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张千帆:法治与“党领导”难以兼容]
郑恩宠
·中共高层论亡党和被历史淘汰
·民众期盼中共虚心学习越南改革
·有关台湾《政党法》信息
·在台湾国民党的党产被没收
·李昱函律师被捕人权律师成政敌
·上海丁德元案的几个看点
·江天勇律师案11月21日长沙中院开庭
·阻止孩子出国就读属没有自信心政府
·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大搞电视认罪中宣部高管也会落马?
·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文东海律师诉云南律协案12月14日开庭
·“免费”上访拿维稳费后果严重
·上海房价再过十年也不会跌
·好律师大有人在并不都在监狱中
·四川三老人拒官派律师要自请律师
·走进人权律师的情感世界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千帆:法治与“党领导”难以兼容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千帆:也谈宪法、宪政与法治
    (博讯2015年10月02日发表)
   
   
   
   
    勇敢地捍卫宪政和普世价值的杜光先生(本刊资料库)
   
    张千帆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众所周知,中央党校是“党的喉舌”,但坊间有句话,说中国最敢言的学者也出在中央党校。此言不虚,本书作者正是在中央党校断断续续执教二十余年的杜光先生。他的教职之所以被中断,是因为他在1958年被打成右派,直到1979年平反。事实上,早在1948年,他就被国民党打成“左派”,还受到通缉,所以跑去了解放区。杜老既是国民党眼里的“左派”,又是共产党眼里的“右派”——这只能说明他不是左右逢源的“风派”,而是一位坚持独立见解、坚守道德良知的真正的学者。作为曾经的党校理论研究所副主任,只要他顺从上意、不“乱说话”,或偶尔针对某热点事件发表一点隔靴搔痒的评论,不愁没有各种项目、头衔、待遇,只是那样的话,他也就不是杜光了。
   
    近年来,杜老频频发表“敏感”言论。2012年,他在香港出版了《回归民主》,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和争议。从所关注事件的时间点上看,本书应是此后针对一系列重大公共事件的评论集子。各篇的主题紧紧围绕宪政与法治,主要论述了“党大”还是“法大”、法治与“党的领导”之间的关系、宪法与改革的关系、民间宪政运动与反宪政逆流、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文件的进步与局限等大问题。
   
    2013年以来,以《南方周末》新年献辞“宪政梦,中国梦”为标志性事件,“宪政”成为中国朝野左右的争论焦点。反宪政阵营在官方授意下,接连抛出多篇文章攻击抹黑宪政。稍后,官方内部传达“七不讲”,全面抵制宪政民主、公民社会和普世价值。紧接着,各种网络封杀、抓大V、抓记者、抓律师等“亮剑”行动紧密配合,中国俨然进入了一场新的意识形态战争。在这种险恶环境下,杜老奋笔疾书,力挺宪政,接连发表了一系列讨伐反宪政逆流的檄文,体现了一位独立知识分子的良知和勇气。
   
    贯穿杜老文集始终的命题是宪政、法治和“党的领导”之间的关系。他不厌其详地论证,“法治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是一个伪命题。”杜老可谓一语中的。执政党的作用是宪政与法治绕不过的一个话题。我做法治讲座,几乎每一次都有听众问:一党执政体制能否实现法治?迄今为止,真正的法治国家确实都是多党制国家,只有新加坡等个别国家例外。其实即便新加坡也不是严格的一党执政,而只是“一党独大”,反对党仍然合法存在,并拥有少量议席。既然“法治”、“依法治国”等概念早在1999年就已入宪,成为执政党自己宣称要实现的重要目标,而法治又和一党执政存在明显的负相关性,那么就不能不认真对待“党的领导”问题。
   
    法治之所以和“党的领导”难以兼容,根本是因为法治和集权不相容。阿克顿爵士的名言早已众所周知:“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绝对地导致腐败。”任何人都是理性自私的,一旦掌握了不受控制的绝对权力必然会以权谋私、滥用公权,即便有良法也我行我素、无法无天。在其名著《法的精神》,孟德斯鸠精辟指出分权对于保护自由的重要性:
   
    当立法权与执法权联合在一人或单个行政机构手中时,自由就消失了,因为人们将害怕制造暴戾法律的同一个君主或元老院将以暴戾的方式执行它们。当司法权不和立法权或执法权分离时,自由也不复存在。如果它和立法权相结合,那么在公民的生命和自由之上的权力就将是任意的,因为法官也将是立法者;如果它和执法权相结合,法官就能具有压迫者的力量。如果同一个或一群人——贵族也好,平民也好——运用这三项权力:制定法律的权力、执行公共决议的权力、和判定罪行或个人争议的权力,那么一切都将丧失殆尽。
   
    显然,法治和人权遵循同样的逻辑。如果权力过分集中,都掌握在一个人、一个机构或一个党派手里,那么百姓在自由遭到侵犯之后会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找不到人替他们伸冤,因为所有政府机构都是一家开的。更何况“党”是一个抽象概念,“党”究竟是谁?这是一个说不清楚的问题。每一个党员干部在行使权力的时候可以打着“党”的旗号,承担责任的时候则可以把一切都推給“党”,所谓“党的领导”很容易变成该党领导的个人领导,党治很容易蜕变为赤裸裸的人治。因此,如果一味强调“党的领导”,无限增强党的权力,那就等于是让掌握党的权力的个人不受法律约束,为公权私用和贪官污吏制造腐败温床,从而走向法治的反面。
   
    既如此,就不能不谨慎对待“党的领导”和法治之间的内在张力。在转型时期,我能理解执政党不愿放弃“党的领导”,但是如果执政党真的要实现法治,就必须对“党的领导”有所限定。如果还是像“文革”那样党政一体、全面领导、什么都管,不仅管干部,还要管媒体、管法院,那么依法治国就是缘木求鱼了。事实上,赵紫阳在1987年的十三大报告上已经基本解决了这个问题:党政必须分离,“党的领导”不等于什么都管,而只是意味着党领导立法并监督政府实施,但是行政必须保持中立,至少必须实行司法独立。至于有限意义上的“党的领导”究竟延续到何时,留给政治体制改革慢慢解决。
   
    杜老的观点比我更加鲜明,直接宣判“党的领导”是一个“伪命题”,其道德勇气令人钦佩。读杜老的文字,常有振聋发聩之感。他是“反右”、“文革”等政治运动的“过来人”,一度曾遭受迫害,却依然无所畏惧。我等后辈生于极权政治式微之际,更应当超越恐惧,在基本是非问题上直言不讳,才算对得起自己的职业。
   
    这是我读《宪法、宪政与法治》论文集的一点感悟,谨为序。
   
    注:本文为杜光教授新作《宪法、宪政与法治》序
   
    来源:民主中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10/201510020328.shtml)
   
   
   
   
   
(2015/10/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