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基督教在中国“一教独大”?]
郑恩宠
·广州司法局警告刘正清律师将吊证
·吉林访民为何要扣押法官?当局有何对策?
·上海访民联署声援曹顺利方向正确!
·港人签圣诞卡寄狱中异见人士
·桂林数百村民与水电工程发生冲突/自由亚洲
·深圳两千员工连日罢工
·韩正进京前将派员与我“和谈”?
·韩正进京前将派员与我“和谈”(B)
·程海律师到看守所会见丁家喜遭殴打扣押
·韩正进京将派员与我“和谈”(C)?
·中共批准反体制教授到港演讲?
·官方与我谈到港的新况
·上海市民声援刘正清律师!
·上海千人高喊打倒韩正!抗议示威!
·韩正欲派员与我谈话的新情况
·中国74律师抗议声明 声援张军律师
·侯凯空降上海 我将解除软禁?
·从张军律师看中国律师的抗议!
·胡佳街头绝食 勿忘王炳章!
·扩大私权利约束公权力/江平
·向战斗在赤壁的七律师致敬!
·香港政团公布政改立场书
·中国律师控告赤壁看守所多项违法
·上海市民声援张少杰牧师上帝光照上海
·上海员工谢丹被武力押回原籍
·向战斗在三亚的六律师致敬!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12月2日)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5周年/维权网
·香港中联办门前的抗议
·2013上海最大街头冲突看人心向背
·广东普宁三百教师抗议示威将罢工
·浦志强律师抗议刘萍案不公开审理
·近千各地访民北京南站集会示威三小时
·刘萍等人案律师受到攻击
·北京突发二千人游行抗议示威
·别了,三中全会/杨光
·上海对越参战老兵市政府前请愿遭暴力清场
·张林两女儿公开信更多孩子需营救
·王宇律师探望当事人遭警方阻扰
·中国女儿要见爸爸美国会举行听证会
·曼德拉首先是律师后是总统
·曼德拉开了南非第一个黑人律师行
·上海131市民纪念《世界人权宣言》上层次!
·杨金柱等律师遭围攻!
·杨金柱律师遭围攻!
·央视播报曼德拉是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等团体要求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停止软禁刘霞
·十三亿微博挑战中共官媒话语权
·高智晟律师女儿在美长大了
·江天勇等四律师战斗在我原下乡之地
·杨建利当面请求希拉里关注刘霞
·上海市民上街宣传《世界人权宣言》维权上档次!
·奥巴马等国际政要将出席曼德拉葬礼
·上海黄峰平被免职
·斯伟江律师为刘萍辩护赞曼德拉
·曼德拉是基督徒加律师
·许志勇的起诉意见书
·我绝不出卖许志勇!
·官方高度防范80后的领袖人物
·独立中文笔会纪念国际人权日声明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上海张雪忠教授被解聘
·4律师要求31省市公开环保收支
·237名上海市民的抗议!
·30位女律师中国女曼德拉们在行动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张雪忠上海的方励之和高智晟
·上海市民维权高尚的举动
·官员咬伤律师
·15律师在南乐绝食抗争!
·15律师绝食中国曼德拉、甘地在你身边!
·李珺上海出色女律师
·向战斗在南乐的20律师致敬!
·南乐教案,15律师被群殴!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毛泽东与市场体系水火不容/鲍彤
·上海李化平狱中不卖他人,张雪忠律师会见
·俄教材:苏共导致3000万人死亡
·参加断绝金家王朝关系署名
·上海302名失地老农就医疗养老问题到政府讨说法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曼德拉国葬孙文广家被封门
·在美女律师为许志永呼吁!
·上海陈建芳被禁出境委刘士辉律师诉讼
·200多甘肃老知青到省府请愿!
·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杨继绳
·人民币“内贬外升”之困
·刘士辉律师为上海陈建芳交诉状
·就南乐教案致国家宗教局与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市民维权的进步加快!
·韩正面对访民们“推翻独裁专制”口号?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为张林作无罪辩护!
·一介绍曼德拉是基督徒的好博文/刘进成
·云南大学上千学生参加抗议!
·谢炳光9律师上书人大接受外媒采访
·李方平律师为张林辩护词
·维权律师满负荷工作 请好律师更难
·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湖南三千师生抗议特警非法!
·四十多律师论废死刑接受外媒采访
·上海187市民呼关注女人权捍卫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教在中国“一教独大”?

   郑恩宠点评:
    当局定维权律师为五黑势力之首,第二是地下宗教。官媒数据,在中国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数已经超过信佛教和道教人数,这是事实。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郭宝胜:为压制基督教帮腔的“宗教生态失衡论”
   [日期:2015-10-07] 来源:来稿 作者:郭宝胜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自习近平上台后,对基督教的压制和迫害举世惊诧。世人一时不知道究竟何种原因使其比前任更加加剧迫害基督教。其中除了习近平“红二代”的毛泽东式思维和政风外,众多御用学者鼓吹的所谓“宗教生态失衡论”,也为新一轮大规模压制基督教培育了理论土壤。
   
   
    持“宗教生态失衡论”的学者,除官方最重要的基督教研究学者卓新平外,还有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段琦和中央民族大学的牟钟鉴。他们都认为基督教近年来在中国“一教独大”、“一教独尊”,严重地影响了中国宗教的生态平衡,使其他宗教尤其是中国传统的民间宗教江河日下、日趋衰亡。他们建议政府应该一方面振兴传统宗教来抑制基督教的迅猛发展,另一方面寄望政府修改基督教教义、改造基督教,使其不致于威胁中国传统文化及中共政权。
   
   
    段琦在2010年发表的《宗教生态失衡对基督教发展的影响——以江西余干县的宗教调查为例》一文中写到:“‘宗教生态’是指社会中各种宗教的存在状况,它与自然界的生态有类似之处。在正常情况下,各类宗教形态彼此间应该是互相制约而达到一个平衡状态……改革开放之初落实宗教政策时,对基督教和天主教的落实也先于本土宗教。因此,从整体上来看,新中国成立以来,‘土教’实际上受的冲击超过‘洋教’,特别是在人们心理上,对‘土教’的排拒也超过了‘洋教’。这种宗教生态的失衡,为基督教的发展提供了充分的空间……
   
   
    ……笔者在调查中最大的发现就是,余干县凡是基督徒较多的村子,必定是传统宗教势力最弱的地区……与此相反的是瑞洪地区,由于传统宗教力量较强,改革开放后群众自发地修复了不少小寺庙,地方政府对此没有加以取缔,那里的基督教发展也就大受限制……传统宗教力量保持得较好的地区,也就是宗教生态较为平衡的地区,基督教的发展一般比较缓慢,反之,基督教则会迅速发展”。
   
   
    其实段琦所谓的宗教生态失衡,只是一个压制基督教、复兴传统宗教的理论托词。在西方宗教界,并没有宗教生态说,更没有把一个国家或地区某种宗教信徒数量的巨大,视为生态失衡,如天主教在南欧、拉美占绝对的大数量,基督教在北美、伊斯兰教在中东,也都是绝对的大比数,能叫这些现象是宗教生态失衡吗?至少西方宗教界没有这种说法。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段琦认为宗教生态失衡的补救办法就是政府人为地要压制大比数的、扶持小比数的,这种政干涉教的粗暴作法,在西方学界看来是匪夷所思的,是明显违背政教分离、政府不干预宗教内部事务的普世价值和原则。段琦“宗教生态失衡论”的逻辑发展,就是让中国政府成为慈禧太后,扶持民间的“义和团”式样宗教团体,以打压“洋教”基督教。但义和团也是双刃剑,控制不好大清王朝也会被其颠覆。所以当今政权明显采纳了“宗教生态失衡论”中打压基督教的部分,而对扶持民间宗教部分,显得并不积极。
   
   
    跟段琦相比,牟钟鉴倡导的“宗教生态学”及其相关政策建议,对基督教的伤害和危害更胜一筹、遗祸无穷。牟钟鉴在2009年发布的《基督教与中国宗教文化生态问题的思考》一文中指出:当代主流社会人士放弃儒家温和的“神道设教”理念,从而压抑了温和的宗教;不重视传统民俗文化,反复不断扫除民间宗教与信仰,结果摧毁了多元通和宗教生态的基础,为以传教为信仰并擅长于基层分散传教的基督一神教扩张性传播,提供了适宜的广大空间……因为基督教信徒人数的急剧增长,能够改变原有的宗教结构版图、削弱中国宗教文化的民族主体性。
   
   
    牟钟鉴根据所谓宗教生态失衡的现状,提出基督教中国化之道:(1)限制基督教:牟建议以消极的方式限制基督教的非常态性扩张,决不允许基督教搞“一教独尊”“一教坐大”的战略图谋,损及中国原有的多元和谐的宗教生态环境,侵犯中华文化的主体性和民族性;(2)重建民间宗教;(3)修改基督教教义:一是要突破基督教“唯一拯救”的基要主义教义,放弃霸权主义的说教和以基督教改造中国政治与中国文化的野心,二是要突破福音派扩张地盘的传教模式,抛弃救世主代理人的身份,以谦虚精神与其他宗教展开交谈,要用优秀的中国文化解释教义,把神学理论建立在中国文化的基础上。
   
   
    牟钟鉴在2012年发布的《宗教生态论》中再次向政府建议:为防止基督教“一教坐大”,根本办法是恢复和建设“多元通和的信仰文化生态”;.鼓励基督教搞好神学建设,走中国化道路;要加强法制建设和法律的监督能力,严厉打击带有扩张性的传教活动;反对“世界基督教化”的基督教保守主义和政治霸权主义对中国基督教的操纵、利用
   
   
    从牟钟鉴的以上言论,足见其以 “宗教生态失衡论”之名,行打压、改造和镇压基督教之实。任何宗教就其信徒而言都是排他的、唯一的。如果所信的神和救赎之道不是唯一的,那么就不会隶属于特定的宗教。基督徒和其他信徒一样,都将相信自己信仰是唯一拯救作为信仰的关键特征,否则就不是基督徒了。各类宗教如果在教义上没有排他性,就会失去自己之所以是自己的内在规定性,而与其他宗教混同了。因此指责“唯一拯救”是霸权主义,显然是一派胡言,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基督教的传福音等传教行为,完全是信仰的内在要求,并无不当和非法之处,在其他国家也从未被指责过。但牟钟鉴却认为传福音是“扩张地盘”,具有“改造中国政治与中国文化的野心”,应该“严厉打击”。这样一种对基督教的偏见、歧视,真不知道从何而来。狭隘的民族主义、封闭的普世视野、对政权的阿谀奉承,也许是牟钟鉴奇谈怪论的根源。学术作到义和团的份上,只能说是中国学者的悲哀。
   
   
    综观“宗教生态失衡论”,实际上是专门为压制、改造基督教而预设的学术怪论,在政治上为政权的安稳、反西方、反基督教、文革化助纣为虐,为2013年后被尊为基督教大政方针的基督教中国化运动添砖加瓦、提供动力。在学术上,“宗教生态失衡论”可谓一钱不值、毫无价值。宗教之间的竞争是应该的,但绝对不能有政府之手的操纵;诸宗教的相互消长也很正常,但绝对不能人为地控制各宗教各自的自然生长;各宗教都有其本质特征、都有传教的热心,对此绝对不能说是霸权主义、是扩张地盘。可以肯定的是,“宗教生态失衡论”在不远的将来,定会像斯大林强力支持的苏联御用科学家李森科的 “米丘林生物学”一样,在学术界臭名昭著、为人不齿。
(2015/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