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基督教在中国“一教独大”?]
郑恩宠
·白皮书也剥夺13亿人权力不仅是香港
·徐文立:驳中共香港白皮书
·各界就香港事态发出与中央不同声音
·香港占领中环响警报银行防范语演
·香港学联告市民书:灭亡抑或反抗
·港千人行动呼吁占领中环参加公投
·我与121 律师致信国务院
·俄天然气救得了中共吗?/我的新作
·香港千人冲击立法会
·120法律人抱团控告郑州警方
·各界正筹备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
·港80后:622全民投票!
·鲍彤批中共香港白皮书
·中国公民声援香港“全面投票”
·刘萍、魏忠平获刑6年年半李思华获刑3年
·我与102律师公开谴责中国律师协会!
·香港公投开始我被传唤
·6.20港投票40万我被传唤
·港数千市民再围立法会抗议!
·香港已有70.7万人参加公投
·香港公投累计72.4万人(6月23日21时)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声明(6月23日)
·孙文广教授:声援港人反对假选举
·中国三公民赴港声援受阻港公投已78万人
·港导演黄秋生绝食声援占领中环!
·香港占领中环是否会提前?
·审计署揭人民日报社十大问题
·赞江天勇律师:你如何朋友多不孤独不孤立?
·香港法律界黑衣游行抗议中共白皮书
·港1800法律界人士游行抗议现场20人反对
·数十律师聚会郑州团结起来抗争!
·79万港人投票否决中央政府方案
·30律师聚会郑州团结抗争!
·中共公开点名我等七律师
·美国之音:中国点名我等7律师
·今上午我家被搜查因香港问题
·当局搜集我与港反对派的证据
·我将到北京告中国律师协会等
·中国公民香港真普选关注组建立
·近300香港大学教师声援学生!
·香港三泛民主派议员面临被起诉
·孙文广教授反对中共对港白皮书
·香港7.1游行5组织者被捕
·韩“第一夫人”是律师彭丽媛是歌星
·我的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的中国律师证从未被吊销!
·我与上海访民作些交流
·祝入狱上海郑培培见到律师
·前上海市长镇压民众、法轮功、贪官大头目
·澳门仿效香港也发起公民公投
·我等15律师曾为家庭教会挺身而出
·太子党已经占领中环
·上海访民为什么是失败的?
·上海高院长升副书记访民大翻案?
·滕彪给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失地农民联合会建立
·习近平难解北京危机/我的新作
·当局对我监控升级/自由亚洲
·祝张牧师三家人抵美获营救
·西藏的今天与香港的明/丁一夫
·胡佳被袭和上海访民反响?
·上海公民迟到进步也是进步!
·上海访民为何不声援胡佳?
·中国死磕派律师吹响集结号/牟传珩
·维权律师纷纷被捕罗织罪状/许行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法官大批辞职和访民大骂法官
·上访是一条慢性自杀的死亡路。
·有种上海谣言当局不打压而鼓励
·全国访民苦难多唯有上海得解放?
·中国大陆几乎无一合格法官
·张思之:律师的老传统与新血脉
·我参加了千人联署呼吁保障工人权益
·上海李华平案7月30日在合肥开庭
·福建律师诉省司法厅、民政厅
·上海维权公民应支持香港民主运动
·侮辱胡佳或许是“自己人”?
·上海访民为何是失败的(一)
·上海王宗南被查直逼江泽民牵出韩正
·上海抛出经济大虎王宗南
·公布周永康转移对港视线?
·中国律师要求“废除律师年检”综述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上海广播香港“反占中”消息
·中央巡视组拒见500北京访民的冷思
·谁是上海的维权英雄?
·27律师致吉林市政府公开信
·一个上海访民法律顾问的品格?
·中央巡视组拒见河北访民
·上海维权英雄李化平
·林保华:北京对香港政改食言
·韩正失宠!习空降反腐专家到上海!
·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浙江拆教堂抓牧师属习近平败笔
·上海蔡晓红被捕证明上访属死亡路
·台网民进党之父是法学博士、教授
·高智晟律师出狱将面对复杂局面
·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高智晟出狱考量习近平与上海帮不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教在中国“一教独大”?

   郑恩宠点评:
    当局定维权律师为五黑势力之首,第二是地下宗教。官媒数据,在中国大陆信基督教的人数已经超过信佛教和道教人数,这是事实。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郭宝胜:为压制基督教帮腔的“宗教生态失衡论”
   [日期:2015-10-07] 来源:来稿 作者:郭宝胜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郭宝胜
   
   
    自习近平上台后,对基督教的压制和迫害举世惊诧。世人一时不知道究竟何种原因使其比前任更加加剧迫害基督教。其中除了习近平“红二代”的毛泽东式思维和政风外,众多御用学者鼓吹的所谓“宗教生态失衡论”,也为新一轮大规模压制基督教培育了理论土壤。
   
   
    持“宗教生态失衡论”的学者,除官方最重要的基督教研究学者卓新平外,还有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段琦和中央民族大学的牟钟鉴。他们都认为基督教近年来在中国“一教独大”、“一教独尊”,严重地影响了中国宗教的生态平衡,使其他宗教尤其是中国传统的民间宗教江河日下、日趋衰亡。他们建议政府应该一方面振兴传统宗教来抑制基督教的迅猛发展,另一方面寄望政府修改基督教教义、改造基督教,使其不致于威胁中国传统文化及中共政权。
   
   
    段琦在2010年发表的《宗教生态失衡对基督教发展的影响——以江西余干县的宗教调查为例》一文中写到:“‘宗教生态’是指社会中各种宗教的存在状况,它与自然界的生态有类似之处。在正常情况下,各类宗教形态彼此间应该是互相制约而达到一个平衡状态……改革开放之初落实宗教政策时,对基督教和天主教的落实也先于本土宗教。因此,从整体上来看,新中国成立以来,‘土教’实际上受的冲击超过‘洋教’,特别是在人们心理上,对‘土教’的排拒也超过了‘洋教’。这种宗教生态的失衡,为基督教的发展提供了充分的空间……
   
   
    ……笔者在调查中最大的发现就是,余干县凡是基督徒较多的村子,必定是传统宗教势力最弱的地区……与此相反的是瑞洪地区,由于传统宗教力量较强,改革开放后群众自发地修复了不少小寺庙,地方政府对此没有加以取缔,那里的基督教发展也就大受限制……传统宗教力量保持得较好的地区,也就是宗教生态较为平衡的地区,基督教的发展一般比较缓慢,反之,基督教则会迅速发展”。
   
   
    其实段琦所谓的宗教生态失衡,只是一个压制基督教、复兴传统宗教的理论托词。在西方宗教界,并没有宗教生态说,更没有把一个国家或地区某种宗教信徒数量的巨大,视为生态失衡,如天主教在南欧、拉美占绝对的大数量,基督教在北美、伊斯兰教在中东,也都是绝对的大比数,能叫这些现象是宗教生态失衡吗?至少西方宗教界没有这种说法。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段琦认为宗教生态失衡的补救办法就是政府人为地要压制大比数的、扶持小比数的,这种政干涉教的粗暴作法,在西方学界看来是匪夷所思的,是明显违背政教分离、政府不干预宗教内部事务的普世价值和原则。段琦“宗教生态失衡论”的逻辑发展,就是让中国政府成为慈禧太后,扶持民间的“义和团”式样宗教团体,以打压“洋教”基督教。但义和团也是双刃剑,控制不好大清王朝也会被其颠覆。所以当今政权明显采纳了“宗教生态失衡论”中打压基督教的部分,而对扶持民间宗教部分,显得并不积极。
   
   
    跟段琦相比,牟钟鉴倡导的“宗教生态学”及其相关政策建议,对基督教的伤害和危害更胜一筹、遗祸无穷。牟钟鉴在2009年发布的《基督教与中国宗教文化生态问题的思考》一文中指出:当代主流社会人士放弃儒家温和的“神道设教”理念,从而压抑了温和的宗教;不重视传统民俗文化,反复不断扫除民间宗教与信仰,结果摧毁了多元通和宗教生态的基础,为以传教为信仰并擅长于基层分散传教的基督一神教扩张性传播,提供了适宜的广大空间……因为基督教信徒人数的急剧增长,能够改变原有的宗教结构版图、削弱中国宗教文化的民族主体性。
   
   
    牟钟鉴根据所谓宗教生态失衡的现状,提出基督教中国化之道:(1)限制基督教:牟建议以消极的方式限制基督教的非常态性扩张,决不允许基督教搞“一教独尊”“一教坐大”的战略图谋,损及中国原有的多元和谐的宗教生态环境,侵犯中华文化的主体性和民族性;(2)重建民间宗教;(3)修改基督教教义:一是要突破基督教“唯一拯救”的基要主义教义,放弃霸权主义的说教和以基督教改造中国政治与中国文化的野心,二是要突破福音派扩张地盘的传教模式,抛弃救世主代理人的身份,以谦虚精神与其他宗教展开交谈,要用优秀的中国文化解释教义,把神学理论建立在中国文化的基础上。
   
   
    牟钟鉴在2012年发布的《宗教生态论》中再次向政府建议:为防止基督教“一教坐大”,根本办法是恢复和建设“多元通和的信仰文化生态”;.鼓励基督教搞好神学建设,走中国化道路;要加强法制建设和法律的监督能力,严厉打击带有扩张性的传教活动;反对“世界基督教化”的基督教保守主义和政治霸权主义对中国基督教的操纵、利用
   
   
    从牟钟鉴的以上言论,足见其以 “宗教生态失衡论”之名,行打压、改造和镇压基督教之实。任何宗教就其信徒而言都是排他的、唯一的。如果所信的神和救赎之道不是唯一的,那么就不会隶属于特定的宗教。基督徒和其他信徒一样,都将相信自己信仰是唯一拯救作为信仰的关键特征,否则就不是基督徒了。各类宗教如果在教义上没有排他性,就会失去自己之所以是自己的内在规定性,而与其他宗教混同了。因此指责“唯一拯救”是霸权主义,显然是一派胡言,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基督教的传福音等传教行为,完全是信仰的内在要求,并无不当和非法之处,在其他国家也从未被指责过。但牟钟鉴却认为传福音是“扩张地盘”,具有“改造中国政治与中国文化的野心”,应该“严厉打击”。这样一种对基督教的偏见、歧视,真不知道从何而来。狭隘的民族主义、封闭的普世视野、对政权的阿谀奉承,也许是牟钟鉴奇谈怪论的根源。学术作到义和团的份上,只能说是中国学者的悲哀。
   
   
    综观“宗教生态失衡论”,实际上是专门为压制、改造基督教而预设的学术怪论,在政治上为政权的安稳、反西方、反基督教、文革化助纣为虐,为2013年后被尊为基督教大政方针的基督教中国化运动添砖加瓦、提供动力。在学术上,“宗教生态失衡论”可谓一钱不值、毫无价值。宗教之间的竞争是应该的,但绝对不能有政府之手的操纵;诸宗教的相互消长也很正常,但绝对不能人为地控制各宗教各自的自然生长;各宗教都有其本质特征、都有传教的热心,对此绝对不能说是霸权主义、是扩张地盘。可以肯定的是,“宗教生态失衡论”在不远的将来,定会像斯大林强力支持的苏联御用科学家李森科的 “米丘林生物学”一样,在学术界臭名昭著、为人不齿。
(2015/10/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