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蔡楚作品选编
·康正果:破解毛共军事神话——读芦笛《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凤凰网“王立军专栏”设立四小时后被迫撤销
·东方月:中国民主转型的民间思考——推介王天成的《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
·关于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美国的呼吁声明
·金蔷薇:论革命者的素质
·赵常青:“南巡讲话”与《零八宪章》
·中国境内自焚藏人最新情况介绍(附图)
·朱家台:从春晚看胡还政于左
·魏强:《记茉莉花》
·中国“茉莉花”革命一周年 异议人士回忆经历
·张辉:努力走向公民政治
·秦永敏:中国民主化阶段论
·黎建军:反满与革命——戊戌前后的梁启超
·112位公民给中共两会及十八大的建言:习近平先生,您能率先垂范公布财产吗
·刘逸明:赵紫阳词条为何昙花一现?
·杜光:警惕自己身上的专制主义影响
·凤凰台暗示“六四风波”有可能平反
·杜光批判吴邦国的15篇文章将结集出版
·铁流:迟到的声音-全国1428名各界人士再次要求加快新闻立法
·杨光:中国的革命传统与中外革命之比较
·湖北咸宁异议人士高纯练近况(图)
·铁流:从我的博客三次被封杀,看中国言论现状(图)
·朱健国:管窥中共“太一党”与“太二党”
·南方周末揭贺国强为薄熙来通风报信
·有关西藏境内藏人自焚须知概况(图)
·网络人士张健男公开揭露被捕期间遭遇
·一周新闻聚焦:薄熙来下台,高层权力斗争白热化
·重庆媒体人士高应朴因为质疑打黑被判刑3年
·就重庆薄王事件参与独家专访国内著名资深记者高瑜
·十二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今天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公开信(图)
·罗茜:弊端丛生的上访制度
·王丹:我們希望回國看看
·丁子霖:痛悼方励之先生
·達賴喇嘛尊者致信李淑嫻老師,悼念方勵之老師(图)
·公安部新闻发言人责胡专制催生谣言(图)
·艾未未税案向北京朝阳法院提起诉讼(图)
·一周新闻聚焦:薄熙来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会有政变谣言?
·南都报抗议中南海放纵三聚氰胺变形毒明胶(图)
·国保扬言要逮捕古川、李昕艾并赶出北京(图)
·方励之先生追思会在纽约法拉盛喜来登大酒店举行(图)
·一周新闻聚焦:薄熙来事件发展扑朔迷离,中国政局混乱
·尊者達賴喇嘛参加第十二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世界高峰會議(图)
·中共以流氓手段让陈光诚“自行离开”美使馆
·古川:“茉莉花”飞来“黑头套”——被绑架失踪63天的日子里
·一周新闻聚焦:各种传闻网上疯传,十八大前权斗激烈?
·赵常青:“八九一代”的历史责任!
·陈永苗:改革已死,民国当归
·王书瑶:驳斥救党派,揭开“维稳”迷雾
·潇湘军:民族主义不再是灵丹妙药
·丁锡奎律师就陈克贵案致函沂南县公安局
·黎建君:拒绝政改与制造政敌——满清从戊戌政变到宣告退位的灭亡之路
·黄闽:阿拉伯革命对中国民主进程的启示
·美国人权报告提到128位中国维权人士名字(图)
·中国民主人士支持美国驱逐中共的孔子学院
·王天成:中国究竟有多“特殊”?——就《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
·昭通党员骨头硬,反薄倒周再加油
·藏人自焚人数升至41 中共当局下令禁止报道
·天安门母亲:纪念“六四”死难者离世二十三周年
·维权人士纷纷揭露“茉莉花”被失踪经历
·第十二屆青年中國人權獎頒給何培蓉(图)
·吴玉琴:闪光的历程,不朽的丰碑——记陈西与贵州人权研讨会
·“零八宪章”第二十八批联署者名单(一百零四人)
·千名维权人士签名要求调查李旺阳死亡真相
·李旺阳“被自杀”真相调查委员会名单
·李旺阳签名突破九千 关注者黄丽红被失踪
·李旺阳签名超过一万二千 中共当局发出禁令
·何朝晖:楚虽三户,亡秦必楚!——李旺阳先生祭
·一周新闻聚焦:李旺阳之死引发全球关注,真相可能永远是个谜
·一周新闻聚焦: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举行颁奖及文学研讨会系列活动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市民将以大规模抗议活动“迎接”胡锦涛“七一”访港
·一周新闻聚焦:香港七一大游行,胡锦涛访港遭遇抗议浪潮
·网友热议“我们可以牺牲,我们是90后!”(图)
·陈永苗:“民国当归”作为八零后九零后的未来出路
·杨光:六四平反与政治改革
·余杰:推倒政治局,重建共和制——兼驳胡鞍钢《辉煌十年,中国成功之道在哪
·四川藏区马尔康再次发生僧人自焚事件(图)
·艾未未税案输了 将继续上诉
·李昕艾:去国前夜,泪洒唐山
·中国十位律师联名公开信,呼吁重新调查李旺阳死因
·陈光诚关于不接受陈克贵案指定律师的声明
·北京暴雨死亡人数“超出了想象” 可能数以万计
·陈永苗:民国在当下“当归”
·北京暴雨“头七”将到 网友祭奠遇难者(组图)
·启东游行遭到镇压 网传造成两人死亡(图)
·澳大利亞齊氏文化基金會第五屆“推動中國進步獎”頒獎公告(图)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美国国会议员于2012年8月9日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信
·历史揭秘网要求取消“劳动教养”(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作者: 刘正清
   
   唐荆陵以清贫的农家之子考上中国顶尖的上海交通大学化学系,而后又通过自学考取律师资格,并为推进中国人权民主进步,挺身加入为弱势群体维权行列,传播推广非暴力不合作理念,以致遭到当局打压。唐荆陵默默地为中国的人权民主事业奋斗了10余年,为此他在经济上付出了沉重代价(失去律师牌,妻被失业),在精神与肉体上饱受折磨(两次入狱,喝茶及短期传唤乃家常便饭),在当局迷恋暴力统治的情况下,荆陵的非暴力不合作原则难免会受人诘难,但从人类文明演进的历史来看,唐荆陵先生所倡导的理念必将是未来中国和平转型的一剂良药!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唐荆陵在狱中照片
   
   
   唐荆陵再次被拘已有一年半了,作为荆陵的朋友及律师,这么长时间未能为其写点什么,总有一种负债感。近年来我终日东奔西走,每每提起笔来又常被一个电话打断而忙别的案件去了,但挂在心头又似沉甸甸的石头压着,不吐不快,今乘国殇日长假静下心来了却这桩心愿。
   
   我1999年南下广州谋食,因初来乍到曾有过的理想和抱负似乎也被生计所累而消弥于觅食之中。几年后,我听说广州有一律师因给村民维权而被剥夺了律师执业权,我不知该律师姓什名谁,基于我之前在湖南岳阳执业过程中被拘的经历,大概是同病相怜的缘故吧,我总想寻找该律师以为同道。然而那时我没电脑也不会上网,身边能接触的律师也都是些商业律师,根本就无从打听到此方面的消息。自2005年之后我在广州购置了新房,生活稳定之后又以银行按揭的方式购了台手提电脑,在朋友的帮助下我学会了翻墙上网,08年底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墙外看到了《08宪章》的文本,思索片刻就签了名,然后根据该文本上之前的签名,我在网上搜索“唐荆陵”,结果网页上只有唐荆陵之名,并无其联系方式和律师事务所名,这事也就罢了。过了不多久,大概是09年上半年吧,北京的滕彪博士来广州,荆陵电话通知我去吃饭。见面之后才知道其实他也在通过网络找寻我,只不过是我在网上留有联系电话和所在律师事务所名罢了。饭后同刘士辉律师回家的途中,我俩不无感慨地说是08宪章将我走到了一起。
   
   我年长荆陵近10岁,起初我叫他唐律,渐渐熟了之后便直呼荆陵。我对其非暴力不合作的理念不甚了解,当然也谈不上深入的研究。当初我还以为他是一个怒目金光的猛夫,接触之后才知他其实是一个非常温和理性的人。他坚守自己的信念,只要认为是正确的就绝不动摇迁就,却又从不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因当局对民间异议人士的暴力镇压,故其非暴力不合作之理念也常遭同道非议,每遇此,他便淡然处之,从不迁怒于人,充分尊重他人的选择,他认为只要是一个不怀私心杂念有独立思考人,事实就能让其心悦诚服,真理不在言高和人多。荆陵颇具谦谦君子之风!他是一个虔诚的基督徒。2011年因“茉莉花事件”我被拘期间,国保常来找我“闲聊”,以了解荆陵的为人与性格,并“教育”我是受唐荆陵的影响而误入歧途。我毫不隐讳地告之:我年纪比唐长,学历也不比其低,我怎么会是受他的影响呢?我对其理念不甚了解故谈不上认可,但其信仰是真诚的,其对基督是虔诚的,对其为人我是心悦诚服的。然而国保却说唐荆陵的所谓非暴力不合作是假的,只是时机未成熟罢了,其为人其信基督也是伪装的,只是为了聚笼人气而已,这才是唐荆陵的非暴力不合作比暴力更可怕之处。这大概是当局以暴力起家,故常怀暴力情结作崇罢了!魔咒在心自然心生恐惧,将有益于社会的和平转型正能量拒之于千里之外。当然我知道国保对我的“闲聊”和“教育”不过是离间分化之术,我认为对政治观点的分歧是正常的,是无可非议的,也是可以改变的,对人品的认同不是他人离间得了的,是人与人之间心灵的契合体悟出来的。
   
   2010年我们广州几个同道爬白云山时,刘士辉律师因穿“一党独裁,遍地是灾”T恤衫而被白云山公安分局抓捕,在营救刘士辉的过程中,荆陵硬是压着我,不让我冲在最前线;稍后我和荆陵、士辉合办佛山南庄村民诉省政府的土地维权案,广州市司法局律管处领导找我谈话,荆陵知道后,一天中午,他啃着馒头找到我,要我二审退下,由他与士辉在前面顶,说我尚未被当局定性为敏感人士,保住律师牌于公于私有益。这样的真诚难道能伪装出来吗?
   
   荆陵对我如此,对普通当事人也是如此,2011年茉莉花期间,荆陵预感到自己有被抓的可能,便事先将其经办广东三水一保安被殴致死案、广东中山毒疫苗至害案的案卷材料交给我,由我为其完善后续的法律事务。这种自己即将身处困厄仍不忘他人,在当今中国能有几人?
   
   2011年2月15日因吃饭闲聊中东茉莉花事件,不料3月上旬荆陵、野渡、士辉、新亭等朋友进去了,我暂时“逍遥”于外,之前其妻曾签署授权委托书,要我担任其律师,我心有余悸,未敢前往会见,心想不过吃饭闲聊而已,当局知道真相之后就会放他们出来。3月24日,我从印尼回来之后,他们仍处失踪状态,道义战胜了恐惧,我持其妻的委托书,到之前荆陵在国保抄家时悄悄留在屋里的羁押地址(番禺大石民警培训中心301房)去会见,不料该中心值班辅警异常“热忱”,带我“找遍”了民警培训中心,然后才找到301房。结果荆陵转移了,留下的是士辉。这次荆陵没见着,我自己却进去了——这是我第二次正在执业中被拘捕了!我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关了一个月。荆陵自2011年2月25“被旅游”,3月1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监视居住达五个多月。其妻也于3月15日被失踪,后被控制在家,直到荆陵8月2日出来才获“自由”。出来后听新亭说,国保在与其“闲聊”中,曾戏谑说新亭是荆陵的刘伯承,我是荆陵的诸葛亮。其实荆陵所做的一切都是光明正大的,是常识性的东西,哪要我做他的军师?!
   
   荆陵第二次被拘捕是2014年5月16日,被抓前一天荆陵预感其可能被拘,遂通过朋友预留了一份刑事授权委托书给我,要我做他辩护律师。这次被抓后,荆陵先是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羁于白云区看守所,一个月后便改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羁押于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之后长达半年的时间,我作为他的委托代理律师居然见不到荆陵。
   
   荆陵自己就是律师,他对法律很精通,对律师在当下的作用也很清醒。后期我能见荆陵时,在商量辩护策略时,他捎话给其妻说,后期重新聘请律师时要由我把关。读此,我很愧疚。荆陵对我如此信赖,我除了能通过勤会见来抚慰其受伤的心灵之外,我还能为其做什么呢?!我唯一能说事的也就是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然而这些法律都是常识性的,他们自己也知道。不是吗?检察院二次退补均是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第二次退补之后,侦查机关竟然什么证据也没补上,不也照样起诉到法院吗?荆陵基于对中共玩弄法律的清醒认识,便以实践其非暴力不合作之理念,通过以解聘律师辩护的方式,从而使中共当局预演的庭审流庭,从而消耗其道义资源,让世界再次认清其依法治国的本来面目!也让我们六位辩护律师赞叹不已!
   
   荆陵以清贫的农家之子考上中国顶尖的上海交通大学化学系,而后又通过自学考取律师资格。在与司法局领导的谈话中得知,当局对荆陵的才能还是很佩服的,他们说:“如果唐荆陵不走此路,做律师也是一个很好的律师,早就发达了。”我想这不是应景之言,我在与荆陵合作办案过程中也有此感。然而荆陵命途多劫,荆陵本想做个正直的律师,然而,1999年当局迫使其转所、2004年又强迫东莞律协不接收、2005年办太石村民选举案律所坚拒他,尔后又尝试去找几家律所,但律协不盖章,从而失业十余年。最后还殃及其妻——2008年当局逼迫其妻所在单位解聘她;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荆陵进了小监狱,太太也遭连坐,在大监狱里24小时被监控、窃听和跟踪。两次拘捕均祸不单行,第一次拘捕期间外婆去世,第二次拘捕母亲含恨而故,致使为人之子竟不能送母亲最后一程。
   
   荆陵默默地为中国的人权事业奋斗了10余年,为此在经济上付出了很多(失去律师牌,妻被失业),在精神上饱受折磨(两次入狱,喝茶及短期传唤乃家常便饭),在当局迷恋暴力统治的情况下,荆陵的非暴力不合作难免会受人诘难,但我坚信唐荆陵先生所倡导的理念是未来中国和平转型的一剂良药!
   
   2015-10-3
   
(2015/10/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