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交大碎影(之一)]
张成觉文集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大師與大話
·华盛顿忘记孙中山
·世外桃源访家祺---奥兰多之行散记(之一)
·屈原无祖国---与严加祺兄的通讯
·扬鲁抑胡 貌似公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一)
·亲疏有别 以胡衬鲁 ---<鲁迅和胡适精神世界的同异>点评(之二)
·芝加哥记行(之一)
·芝加哥记行(之一)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巧言令色 文过饰非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美国行散记(之三)——“甩(luc)底”
·七绝一首---半月湾墓园凭吊孙探微大姐兼怀朱启平先生
·出水才看兩腳泥---香港區議會選舉感言二則
·《老兵》的民國範兒
·為共張目,替毛招魂---評電視紀錄片《飛虎奇緣》
·民主小贩?党校教员?中南海智库?---读杨恒均《如何应对咄咄逼人的美国?
·“共产”与民主,冰炭不同器---致杨恒均的公开信
·芬芳桃李耀光华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辛卯感言
·镇反运动草菅人命
·毋忘珍珠港
·特首选战何来民主?
·繁荣文化靠哪般?
·已成绝响的“民国范儿”
·香港选委会选举有感
·余光中的丰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交大碎影(之一)

   自1956年8月考入交大(西安)起,至1960年9月底由上海發配新疆止,本人實際在校2年零1個月。有幸親聆其教誨的教授只2名:一為程孝剛教授,一為孫增光教授。
   
    程孝剛(1892年8月16日-1977年8月1日),字叔時,江西宜黃人,機械工程專家,原交通大學校長。
   
   程教授於1909年進入江西省高等學堂學習,1913年作為省公費留美生前往美國普渡大學留學,攻讀機車專業。1917年獲機械工程學士學位。1918年返回中國。1921年與熊純如侄女熊耀初成婚。他長期從事鐵道建設,曾任職於中東、津浦、膠濟、北寧、粵漢等許多鐵路。期間還曾於1928年出任交通大學秘書長,並代校長蔡元培主持校政。抗戰結束後出任交通部技監、中國機械工程學會會長。1947年任交通大學校長,翌年辭職。


   
   1949年後擔任浙江大學教授。1952年起回交大任教,歷任運輸起重機械系主任、校務委員、副校長。1955年當選中科院技術科學部學部委員(院士)。全國人大代表、上海市科技副主席、《辭海》副主編等職。1977年8月在上海逝世。
   
   猶記得蒙程教授訓誨,乃1956年9月初,於交大西安部分教學大樓某階梯教室。程教授以運輸起重機械製造系系主任之尊,向我輩一年級新生訓話。中央新聞紀錄製片廠專門派出攝影師現場拍攝紀錄片。
   
   出席者大概包括運起系蒸汽機車製造,內燃機車製造兩專業共6個班的學生約200名。
   
   當時程教授地位顯赫,既是中科院學部委員,全校僅有的三名一級教授之一;又是全國人大代表,備受我輩景仰。
   
   只見他老人家開講之前,先在黑板上徒手繪出大陸鐵路通車線路圖,一揮而就,瀟灑流暢。
   
   之後概述中國鐵路發展簡史,言簡意賅,指出當時尚未造出的內燃機車因其熱效率遠高於國內現有的蒸汽機車,故屬發展方向,激起我們內燃機車三個班的同窗之自豪感。
   
   其後他針對時下流行的大學畢業生“學非所用”之怨言,謂在學5年間修讀的各種科目不下30餘門,將來分配工作只要能用上其中一門,就不能說“不對口”。此種說法似頗具為當局用人不當辯護之嫌,但從全人教育的角度看,也許亦不無道理。
   
   我對於作為國內機車業學界泰山北斗的程教授,自然是高山仰止;但親聆謦欬亦僅此一次而已。
(2015/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