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严家祺
[主页]->[大家]->[严家祺]->[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严家祺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2卷 1164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3卷 110页
·陈小雅《89民运史》第4卷 13万字
·陈小雅《89民运史》第5卷 1483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6卷11120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7卷13460字
·陈小雅《八九民运史》第8卷156300字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9卷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第9卷 六月腥风
·陈小雅 《八九民运史》 第10卷 大结局
·赵紫阳逝世十周年:严家祺访谈节录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紐約《世界日報》:為趙紫陽翻案不能再拖了
·聲討“六四屠殺”的呼聲響徹全球
【19页影印件,需要5分钟才能打开】
·中国社科院对严家祺“罪行”的调查报告
·邓小平躲避1个月 共产党躲避29年
·
当代中国政治 憲政改革
·
·廢除黨和國家最高領導職位事實上的終身制(原文)
·舊文新貼:新憲政運動
·打字稿:中国并不是共和国
·专制制度的三个特征
·如何用制度來保障政治稳定?
·五论“走向新共和”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法治三要素
·《开放》杂志:废除“终身制”是怎样产生的?
·鲍彤怒揭内幕:邓小平当年为何废除领袖终身制?
·香港特約記者麥燕庭3月5日报道
· 预告:谁在习近平心中埋下了连任二十年种子
·严家祺:全国人大的“三院制”结构
·
当代中国政治
·
·展望二十一世纪中国政治
·毛泽东思想千头万绪,归根到底一句话
·把江澤民李鵬周永康送上審判台
·纽约“胡赵精神和中国转型研讨会”文章:习近平时代大转型的一种可能
·严家祺:没有重大事变,中国不会有政治改革
·严家祺:终于听到了人讲人话
·澳洲研讨会:中国大转型的制度目标(2012-6-28)
·转发张显扬文章:理论务虚会前前后后
·和平民主崛起论
·未来五年中国政改的前景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2005年)
·从全球专属经济区分布看南海问题
·悼念兩次大地震的死难者
·1991-11-1欧洲日报舊文 中共王朝与满清王朝异同论
·“和諧世界”不應成為中國外交的政策原則
·毒奶粉應當眾銷毀
·《三头马车时代》前言
·高皋:朱厚泽倡导的「三宽」政策
·严家祺:中国成为“警察国家”的根源
·胡锦涛的性格弱点和中国的“多头专制”
·用卫星遥感中南海动向
· “核心论”的“比较制度”分析
·中央政治局要取消常委
·《动向》10月15日文章《胡温裂变正在开始》
·《开放》文章:人机对话
·打扫“孔家店”(《前哨》2011-4)
·辛亥革命的“五大成果”是怎样被扭曲的?
·严家祺:《东部论——读西部论後的思考》2010-10
·“六四”敲掉了专制政治的“第二根支柱”
·严家祺:《谈谈孔老夫子“救世论”》
·《亚洲周刊》文章:《不希望中国沦为警察国家》
·如何看待“改革開放”三十年?(2008-10-18)
·北京用“网禁”封闭地方共产党
·中国宪政改革的四项原则
·一次刊出《新宪政运动》全文
·严家祺:“三头马车”的历史考察
·《前哨》2011-7-1 《法治天下——从建立“宪法诉讼”制度做起》
·严家祺:《中国面对 6 条“走不通的路》
·《争鸣》2011-4《从温家宝读古罗马皇帝“沉思录”谈起》
·中国向何处去?——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
·谈谈江泽民“有任期能否成为独裁者”的问题
·《开放》2011-11严家祺:《革命可以“反对”,不能“告别”》
·我拿英雄赌明天
·重新审视二十五年前薄一波所做的事
·《争鸣》杂志:严家祺《王立军代“天”惩罚薄熙来》
·方励之是中国大变革的“第一推动力”(2012-4-7)
·《薄一波中南海发飙亲历记》文中所附照片
·就《中国正在走资本主义道路》一文答张成觉先生
·推行一條防止「噩梦成真」的新路线
·第三共和:未来中国的选择(《中国时报》文章)
·从温家宝家族巨额财产看制定《国家政务官家族财产法》的必要
·严家祺:中华民族复兴的四大步骤
·薄熙来事件的教训:“非毛化”“非邓化”同时并举
·《亚洲周刊》记者纪硕鸣专访,严家祺谈中国资本主义
·《开放》文章:反宪政逆流不会长久
·谈谈一党制下的“限任制”
·《前哨》2013-2《中国陷入“托克维尔困境”》
·于光远于今日凌晨去世
·『青聯』時期的胡錦濤
·為藏族姑娘才貝和五年來135位自焚者而痛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香港《前哨》月刊2014-1-1


嚴家祺


    進入二十一世紀,中國經濟最大的變化是,中國經濟高速增長的同時,中國國內外資本流動在數量和速度兩個方面,在中國歷史上都是空前的。資本流動這種大潮,在中國國內觀察,由於距離過近,也許不容易觀察清楚,但從太平洋對岸、或從衛星上觀察,可以大致地看清兩個大的趨勢。一是在未來幾年,外資撤離中國將成潮流;二是,在中國,近二十年來流向房地產市場的資金和資本,在未來的一個時期,會出現嚴重斷流。
   

外資撤離中國將成潮流


    在胡溫時期大受推崇的“中國模式”,最典型的表現就是“高鐵奇蹟”、“重慶模式”、“土地財政”和“濫發貨幣”。這種發展模式的後果,已經證明是不可持續的。二0一三年政府換屆,對這種“不可持續性”開始有了清醒的認識。中國中央銀行對银行间市场出现“钱慌”,改變了以往的做法,沒有予以救援。為防止金融危機在中國的爆發,新一屆政府看來已决定減慢经济發展的速度和扭轉濫發貨幣的做法。 然而,在全球化的今天,國際金融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愈來愈大,中國已經不能置身度外了。
    二0一三年六、七月間,外資開始撤離中國,數量有數千億美元,對於GDP五十多萬億人民幣的中國來說,數千億美元是微不足道的,八月,外資加速撤離中國。九月初,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 )拋售自己在中國銀行中的全部股票,套現近十五億美元。這是一個標誌性的時刻,這時,中國工商銀行、農業銀行、建設銀行和中國銀行的外資全部撤離中國。這是一次大逆轉。
    外資大規模進入中國銀行系統的時間,是在溫家寶時期,當時,中國對外資銀行的經營方式了解十分有限,許多外資銀行藉機大量購買中國銀行股份,是因為可以得到比在其他地方更高的利潤,這是一種“財富的跨國轉移”。
    中國四大國有銀行的外資數量十分有限,對龐大的中國經濟體來說,這些外資的流入流出沒有造成多大的波動。然而,中國經濟名為“社會主義”,實際上,愈來愈資本主義化了。外資的撤離有助於增加中國經濟的“社會主義成分”。在全球化的今天,資本的大規模跨國流動是一種人力無法阻擋的現象。一個日益資本主義化的中國,已經無法設置與世界經濟之間的“防火牆”了,今天,中國已經不能有效地控制資本在中國國內外的流動,中國劳动力成本上扬、形形色色的變相徵税、經營環境的種種不利變化,使外資企業也開始出現撤離中國的苗頭。連香港李嘉诚這樣的人物也抛售了中国房地产资产。
    外資的大規模撤離將伴隨着中國國內資本的運動,其中最明顯的是,近二十年來流向房地產市場的資金和資本,成了一個極其龐大的泡沫。在不遠的將來,房地產泡沫將在某一時刻突然破滅。
   

中國國內資本流動潮流


    中國國內資本流動,隨着近十年來資本市場的發展,有四股巨大的潮流。一是從中央經過行政審批流向諸如“高鐵”那樣的“超級項目”的投資;二是通過銀行、投資信託公司、債券市場流入各地方各級政府的大量貸款;三是民眾投入股票市場的資金;四是民眾投入房地產市場的資金。
    長期以來,中國有很高的儲蓄率,老百姓多餘的錢大部分是存進銀行儲蓄起來。隨著中國資本市場規模的擴大和城市化運動,中國老百姓手中的錢找到了一個出路,就是購買股票、政府債券和房產。
    這四股資本流動的“源頭”,除了外資外,最主要的是數億農民工、工人和其他勞動者創造的財富。濫發貨幣是一種變相掠奪民眾創造的財富的手段。在近二十多年中,人民幣發行量以空前的速度增長,現在廣義貨幣量已達一百0四萬億元,与GDP之比接近百分之二百。溫家寶離職時廣義貨幣M 2接近一百萬億元,是一九九0年的六十倍。地方政府的大量貸款,許多也最後轉嫁到民眾身上。在胡溫時期,在地方政府主导下,各地紛紛成立形形色色的“城建开发公司”、“城建资产经营公司”的融资公司,這些融资公司拿着政府的项目,如蓋政府大樓、建造城市基礎設施,到银行融资。银行就把此债权转卖给信托公司,信托公司为逃避风险就把这些个债权打包成一个个理财产品回笼到银行,让银行代理销售并拿取回扣。于是億萬民眾就成为了地方政府的實際债权人。地方政府投资平台债务高速增长,據野村國際推算,截止二0一二年底,中國地方政府主導下成立的各類融資公司的總負債已達十九萬億元,相當於中國GDP的百分之三十七。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遙感中國資本流動大潮

    股票不是普通商品,股票價格的上漲,引起的反應是更多人的購買,但股票上漲有一個限度,到一定時候,股票價格就會突然跌落。房屋與股票有不同,具有兩重性,它既是用來消費的普通商品,遵循普通商品市場規律,當價格上漲時,人們的需求跌落;但房屋又具普通商品所沒有的、如同股票一樣的特徵,人們可以出讓房屋的使用權,以獲取租金收益。所以,在一定情況下,房地產市場與普通商品市場不同,房地產價格的上漲,會在一段時間內不斷自我強化,房地產價格愈高,人們的需求增加。二0一二年的廣義貨幣量與十年前的二00二年相比,增長了五倍,而大中城市的房價在十年中也增幅五倍。多餘的人民幣,除了可以進入股票市場外,就大量湧入房地產市場。房地產成了吸收人民幣的巨大“黑洞”。房地產市場的這種虛假繁榮,給中國經濟帶來最大的“好處”是,因房地產大量吸納貨幣,緩解了普通消費品的嚴重通貨膨脹。
   然而,房地產市場也與股票市場一樣,當房地產價格高到一定限度時,房地產泡沫就會突然破滅。一個在大城市市中心居住兩間三十年前舊房子的人,看到自己房價不斷升值達到幾百萬元時,感覺自己已經很富有了,但他不知道,正是在此時此刻房價高企時,他的“財富”已經被人拿走了,實際上他並沒有享受“百萬富翁”的居住生活,他的住房條件與三十年前相差不大。房地產泡沫的突然破滅,是一種公開的、正式的“宣告”,“宣告”人們以往投入房地產的資金,在房地產價格高漲期間,通過一次又一次交易,早已轉移到其他部門和其他人手裡了。拿近年來中國高房價的收入分配情況來說,由於地價很高,大約百分之六十被掌握土地批准權的地方政府和貪官拿走了,百分之十三左右是房企因貸款付給銀行的利息,兩者相加等於房屋價格的四分之三。建築原材料和建築工人的收入大約各佔八分之一。房地產泡沫的破滅並不是大量財富的“蒸發”,一部分成了地方政府大樓和城市建築,一部分被揮霍浪費掉了,還有一部分早已被貪官、被銀行、房地產開發商拿走了。
   看一看中國許多城市中地方政府、地方人大、地方法院的高樓大廈,看一看層出不窮的貪官通過“政府項目”掠奪的財富,看樣看許多城市地方政府花費在維穩和城管中的巨大開支、看一看無數揮霍浪費、三公消費,實際上,這些錢的大部分來自於成千上萬購買了高風險債卷、付出高房價購置了房屋的人,這是近十年來中國國內最波瀾壯闊的資本流動現象,使外資的流入流出相形見絀。
   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與歐美國家相比,仍然處於初級階段,股票市場、債卷市場和房地產市場遠遠沒有建立在法制基礎上,股票市場充滿欺詐,一些上市公司變相地掠奪散戶財富。房地產市場則是公開掠奪,高房價的本質,是地方政府違法中國法律、對購房者的“非法稅收”,也是一種掠奪人民財富的行為。然而,中國國內資本流動的規模已經非常巨大,當金融風暴突然爆發時,許多人不知道,所謂“金融風暴時財富突然蒸發”完全是一種欺人之談,是一種對成千上萬“財富縮水者”的麻醉劑和安慰劑,他們“蒸發掉”的財富,在資本市場和房地產市場一片繁榮的時候,已經被“上市公司”、“開發公司”、地方政府和貪官污吏光明正大地拿走了。
    胡溫時期播下的微風,將成為席捲大地的暴風。(2013-12-5)
(2015/09/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