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胥志义
[主页]->[百家争鸣]->[胥志义]->[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6)——规则与国家职能]
胥志义
·胥志义:生存权与小贩的命运
·胥志义:“莫须有”与“无罪推定”
·胥志义:“领导”能够成为“公仆”吗?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之中
·胥志义:西边的太阳快要下山了吗?
·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场灾难
·胥志义:文强的“摆拍”与人性
·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胥志义:乌坎民主失败的启示
·胥志义:人权为什么高于主权?
·胥志义:文革灾难是人性灾难
·胥志义:权力与财富
·胥志义:稳定是人民稳定还是政权稳定?
·胥志义:土皇帝的底气何来?
·胥志义:TPP对国家主权与国家观念的冲击
·胥志义:只有权力才可能引发经济崩溃
·胥志义:人权能不能谈判?
·胥志义: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的“爱国”与“卖国”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自由是剥削的天敌
·胥志义:剥削源于组织和权力
·胥志义:搞原子弹的收入一定要高于卖茶叶蛋的吗?
·胥志义:人权崛起是人民解放的标志
·胥志义:“左愤”的语言与文革再现的可能
·胥志义:学习胡耀邦,解放人民
·胥志义:民主可以避免战争
·胥志义:美国打击ISIS过程中的人权理念
·胥志义:“毛左”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权力经济才可能出现崩溃
·胥志义:混合型经济的失序和腐败
·胥志义:路是人民走出来的
·胥志义:“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是以“人权保障为中心”?
·胥志义:国界与消费自由
·胥志义:政府折腾——中国灾难的根源
·胥志义:人权进步还是经济进步——改革理念的分水岭
·胥志义:能不能把因“刑讯逼供”定罪的人都放出来?
·胥志义:歌功颂德永远不会有改革
·胥志义:政府“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带来“权贵资本主义”
·胥志义:正义的人都应对金三专制政权说不
·胥志义:只有政府才可能引发经济崩溃
·胥志义:苹果公司的“盾”与美国政府的“矛”
· 胥志义:“如果激起民变怎么办?”
·胥志义:权力的诱惑引无数英雄折腰
·胥志义:让人民也胜利一回
·胥志义:中国正处于重大变化前夜
·胥志义:小岗村的“惊雷”能否再现?
·胥志义:没有私有产权,土地还能是“我们自己的”?
·胥志义:在商言商“OUT”了
·胥志义:剥削与掠夺正是对私有的侵犯
·胥志义:从乌坎看私有化是民主化的前提
·胥志义:传统国家观念的崩塌与新时代的萌芽
·胥志义:文强“摆拍”与恶警心理
·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中国左派”的“封锁”与“侵略”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国家与政府的分离
·胥志义:国家形成机制的重大突破
·胥志义:全球化中子虚乌有的“国家利益”
·胥志义:“国家崛起”是什么崛起?
·胥志义:生存权与“贫民窟”
·胥志义:政权的脆弱性或导致旧体制回归
·胥志义:李鸿章签割地条约是不是卖国?
·胥志义:打倒黄世仁能否解放喜儿?
·胥志义:国企与市场经济不相容
·胥志义:地主思维与房地产热
·胥志义:地主思维与房地产热
·胥志义:伟大的自由女神
· 胥志义:外汇是中国经济的命脉
· 胥志义:全球化终将埋葬凯恩斯主义
·胥志义:特朗普能不能挽救美国的就业岗位?
·胥志义:奥巴马的“不跟你玩”与特朗普的“国家对抗”
·胥志义:保护私有产权最重要的是保护自由
· 胥志义:中美差距——“除了人力,什么都比美国贵”
· 胥志义:中南海——艰难的二选一
·胥志义:监控十八年,费用超千万,食物中下药,强迫人犯罪
·胥志义:寻求律师帮助
·求助
·胥志义:求助SOS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一种“软暴行”——写给新闻界的朋友
·胥志义:人权高于主权的逻辑
·胥志义:“扶贫”与“返贫”
·胥志义:“卖国”是子虚乌有的帽子
·胥志义:“血汗工厂”能否战胜“福利国家”的哥德巴赫猜想
·胥志义:消灭私有制颠覆了基本的社会秩序
·胥志义:全球经济一体化与中国落后的政治经济体制
·胥志义:经济全球化与爱国主义
·胥志义:“陈伯达现象”与智力异化
·胥志义:人权高于主权的逻辑
·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胥志义:“中国奇迹”是不是由中国模式带来的?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胥志义:“1”与“1000”定律
·胥志义:广义民主是社会均衡机制
·胥志义:国富民穷的恶性循环
·胥志义:人权进步还是经济进步——改革理念的分水岭
·胥志义:精英与领导
·胥志义:社会主义与民主不相容
·胥志义:谁最可能做汉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6)——规则与国家职能

   胥志义:存不存在国家利益?(6)——规则与国家职能
   
   那么,国家是干什么的?国家最重要的特征是一部拥有强大暴力的机器,包括军队、警察、法庭、监狱等。在专制体制下,国家机器为统治者利益服务。民主的伟大作用,是把为统治者利益服务的国家机器改造为人民的守护神。在民主体制下,国家机器具有如下特征:A,它本身不是一个利益体,且超脱于社会,并不代表某一社会个体、集团、阶级,甚至政府利益。国家暴力与利益彻底相分离。B,它存在的唯一目的是保护人权和自由,所以暴力的使用是消极的,即在有人侵害人权与自由时,才能对侵害他人权利与自由的人采取强制和惩治。不管这种侵害是来自国内还是来自国外。C。由于个体与个体(包括不同国别的个体),乃至个体与政府之间存在权利与自由的冲突,国家依公正规则执行裁决职能,国家暴力服从于规则,且保证规则的实行。所以,规则与暴力是国家存在的主要形式,规则与暴力复盖的范围,便是国家的范围。
   
   显然,政府与国家的区别是,政府是公共利益的代表,是一个利益体。国家则是以规则来维护社会秩序的工具(此是三权分立中行政权与司法权相分离的职能依据)。当规则建立在人权自由公正基础之上时,国家是维护人权自由公正的工具。而非是维护利益的工具。


   
   前面谈到在专制时代,争夺有人居住的土地,不是国家利益的争夺,只是统治者统治权的争夺,或者说是统治者利益的争夺。那在民主国家,捍卫领土完整难道不是国家职能?当然是。却不是捍卫国家利益,而是捍卫居住于这一土地上民众的民主权利。因为一个民主国家是通过民众讨论,确立一种契约即规则建立起来的。民众通过民主认可某种规则,即认可某个国家。当国家之间产生领土争议时,都必须征询争议领土上居住人的态度,看看他们认可那种规则,即认可那个国家。在未获得居住于这块土地上民众同意的情况下,强占这块土地,或把这块土地归于这个国家还是那一国家,是对居住于此土地上民众民主选择权利的侵害。所以,对民主国家来讲,捍卫领土完整,是捍卫民众的民主选择权利。民主选择权利的另一面意义是,民众有分化或重新组合国家的权利。比如近代的民族独立,比如现代的欧盟建立,比如“苏格兰公投”。
   
   国家既是保护国民人权与自由的工具,当国民活动延伸至世界各地时,理论上这种保护也应延伸至世界各地。这种保护是一种利益的保护还是一种权利的保护?准确的说,是一种权利保护。比如中国在伊拉克有多个石油企业,当ISIS在伊拉克作乱时,世界上有中国应出兵的声音。这种出兵是不是为了中国企业利益?如果在伊拉克的中国企业利益是在自由公平规则基础上获得的,那中国出兵保护中国企业利益,实际上是维护自由公平规则。但利益并不一定全部是在自由公平规则上取得的。武力的使用不问利益的合理性,一味的宣称为了中国利益,就会使人产生错觉,你是否是在抢夺和侵略?现在中国在伊企业的利益正是在自由公平规则基础上取得的,中国出兵为保护中国企业利益也大体说得通,但不准确。在伊拉克建立自由公平以及人权(包括法人权利)能得到充分保障的规则和秩序,才是出兵的根本理由。为了利益出兵是不是侵略与掠夺?就很难说得清,为了人权、自由和公正的规则和秩序而出兵,则一定是正义之师。
   
   国家公共利益之间的冲突,确实可以理解为国家利益的冲突。比如上面所说的上游国与下游国的用水冲突,比如有关海洋利益的冲突,在国际上没有一个获得所有国家赞成的裁决规则,裁决机构,以及保证裁决执行的强制力量时,国家就很有可能为了这种利益大出打手。国家武力确实会成为争夺利益的工具。但这种武力使用与国家职能的性质相背离。国家职能的性质是武力不与利益相结合,用武力谋求利益,是强盗的行径。国家职能正是为了打击和消除暴力谋求利益。如果国家在国内打击暴力谋求利益,在国际上却使用暴力谋求利益,是国家职能的分裂。所以,虽然目前这种冲突仍是世界和平的大敌,但随着人们对国家职能认识的提高,以及国家之间的相互制衡,人类最终会确立一个裁决国家之间公共利益矛盾的规则,并建立起一个公正的世界秩序。正如一个国家内,同样存在地域公共利益的冲突,却已经建立了规则,国家只是维护规则,而不是站在利益某一方一样。
   
   现在世界上的国家之间,仍充满着矛盾、争吵、和咄咄逼人的军事对抗。民众、政治家、外交家、学者都把这当作是国家利益的对抗。其实,从根本上说,产生这种对抗的原因,是国家之间的规则不同,是规则的对抗,只是表现为利益对抗。民主化、市场化、全球化正在缓慢地却又不可逆转地推进国家之间规则的趋同。你的商品要进入我国,那我的商品也要进入你国,此是自由规则的趋同。你的国民和企业在我国要获得保护和公正对待,我的国民和企业也要在你国受到保护和公正对待,此是人权与公正规则的趋同。如果中国与美国都不实行汇率利率管制,何来中美“货币战争”?等等。国家之间通过某种利益对抗和相互制衡,最终会使规则趋同。这一趋同的价值基础必然是人权、自由、民主、公正。即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不是复杂的充满着相互矛盾的物质性利益,却反映全人类每一个人的相同权利要求。它既是从不同的个体利益中抽象出来的,同时又是不同个体利益博弈的结果。捍卫普世价值,便是捍卫国家的核心诉求。或者说,爱国便是爱普世价值,卖国便是反普世价值,你同意这一看法吗?
(2015/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