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民主国家要“自由”但守“规则”]
熊飞骏的博客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国家要“自由”但守“规则”

   民主国家要“自由”但守“规则”

   (民主常识系列之三)

   ——熊飞骏

   有次在武汉中山公园听到一老汉慷慨激昂:美国佬总是指责我国没有自由,对我国人权说三道四,真是岂有此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人人要自由想干啥就干啥,社会不就立马乱套了,那还成其为一个国家吗?说人家的话不腰疼,奥巴马能给我强暴他老婆的自由吗?

   在这个老汉心目中,“自由”就是“想干啥就干啥?”

   不仅是这个老汉,很多中华大国民都是这么理解“自由”的。

   美国是一个崇尚自由尊重人权的国家,但去过美国的中国人都知道:美国人特好“排队”,干什么事都习惯排队。不但上公交排队,连去生意旺的餐馆吃饭也好玩“排队把戏”。

   “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的柏杨老先生第一次去美国,前往银行取钱,看到十来个人在柜台前稀稀松松地排了一个长队,就大喜过望,轻轻松松“插队”到第一位去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民主前台湾”,就算排队也是人挨人前胸贴后背,你想插队可没那么容易。

   美国这个“自由至上”的国家,为何给中国游客的感受“一点也不乱”呢?公共场所很难看到任何中国式争夺挤占,人与人之间彬彬有礼礼让三先,个个都如孔夫子再世。

   你要想在美国公共场所听到中国式骂街吵架,那可比当宇航员的概率还低。

   当然中国游客也能偶尔在美国公共场所听到中国式大声喧哗,但那绝对是中国人!绝不会是美国白人!连黑人也不是。

   美国人真的很守“秩序”!事事讲礼让,处处守“规则”。

   但美国人对“自由”的崇尚较真却是中国人至死都难以理解的。

   美国《权利法案》第一条就是: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伸冤的权利。

   美国人把言论、出版、信仰自由当成公民第一权利列入宪法。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判决的有影响案件,半数以上都是关于维护公民言论、出版自由的。

   可见美国人对“自由”认真到何种程度。

   可美国人理解的“自由”与中国人想象的“自由”完全是两码事,不是想干啥就干啥。

   美国人心目中的“自由”主要有两层涵义:一是防范政府滥用权力;二是一个人的自由有“边界”——不能侵害到他人的“自由权利”。

   比如一对夫妻在自己的私人场所有“性浪漫”的自由,但你不能在公共场所玩“性开放”,因为那样做侵犯了他人的自由。

   美国曾经有这么一个官司:一个白人公寓搬来了一对黑人夫妻。两人晚上的房事有点夸张,叫声影响到楼上邻居一个白人家庭孩子的身心健康。白人在劝告无效后就把黑人夫妻告上法庭。最后白人胜诉。法官的判决理由是:你的家庭虽然是你的私人场所,但你的言行不能对他人私人空间造成不利影响。当你有邻居时,你没有在自家放火或高声喊叫的自由。

   美国的“个人主义”也是这样的,不是中国人理解的“自私自利”;而是处处“尊重他人的正当权益”。所以多数美国人性格豁达乐善好施以助人为时尚。倡导“集体主义”的专制国家则奉行“他人就是我的地狱”!信仰“人不为己天殊地灭”!

   因为“不能侵害他人的自由权利”,美国人必须处处守“规则”,否则就会吃官司,就会赔钱坐大牢。

   说得通俗一点:美国人只有干正事的自由,没有干坏事的自由!

   专制国家刚好相反:国民的自由权利被官府粗暴剥夺。官府可随意侵害公民个人的言论、信仰自由,连举个牌静个座都被打为“敌对势力”强加个“颠覆国家政权罪”;就更不用说游行示威了。至于贪官恶警强闯私人空间搜查玩强拆,公民连个正当自卫权也没有。

   不但官府可随意侵害公民的自由权利;有官僚背景的强势公民也可侵害弱势公民的自由权利不被追责。光天化日之下流氓闯入良民家中玩打砸抢,主人也只有忍气吞声的份。如果良民正当防卫伤害到流氓暴徒,绝大多数都会被官府判刑。

   上月接到一个甘肃网民的申诉:三个暴徒砸开他儿子租屋的房门对他大打出手。儿子为保命随手拿起一把菜刀自卫,情急之下刺死了行凶的首犯。这在国外属响当当的正当防卫屁事也没有,可他大学刚毕业不久的儿子却被当地法庭判了无期徒刑!

   与正当自由权利被剥夺罄尽相对应,公民不守规则也没相应的追责。不但插队挤公交没人控告你告了也白告法庭不会受理;你在家把高音喇叭开到极顶,邻居除了好言相劝外也一样投诉无门……

   所以专制国家的公民最不守“规则”!

   因为正当自由权利被剥夺又不守规则,专制社会欺善怕恶,流氓黑恶势力很容易做大做强。整个社会陷入人人自危个个趋恶的无序状态,自卫无术又哭告无门。

   所以专制国家是一个“人人互害”奖恶惩善的无序社会!

   专制国家公民没有干正事的自由;但有干坏事的自由!

   如果你是一个正常人,你是要专制还是要民主?

   

   

   二0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

(2015/09/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