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小平头夜话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

   
   (接 受 和受理投诉 编号:FDC(dispute)-002)
   
   


唐元隽和民阵应急工作小组同仁:


民阵全体同仁:

   
   关于2013年论坛 经费 申请的情况,在论坛和民阵的网络会议上,我已经多次做过解释。但盛雪一再纠缠此事,并于2015年3月24日向民阵总部监事会或民阵应急委员会提出投 诉。这 里,我再次解释如下:
   
   1. 2012年10月在布达佩斯大会上我正式讲过,论坛2013年不再开会,只是整理材料出版光碟和论文集,2014年再召开一次全球大会。当时没有任何人(包括 盛 雪)提出异议。潘永忠、彭小明、邹海霞、王进忠、李震、陈联昆、刘劭夫、苏君砚、逸君、张健等许多与会同仁都可以回忆此事。实际上,在布达佩斯大会之前以及在大会期间,我同数位论坛和民阵的同仁都私下对此交流过意见。所以,2013年初论坛就递交了出文集和光碟的经费申请报告并获得批准。
   
   (盛雪甫一 登上民阵主席的宝座,就要当家作主,做海外民运的龙头老大。她力排众议,一意孤行,无非是借召开多伦多的论坛大会,广招海外各个民运山头,做起大姐大的美梦而已。有人形容盛雪把多伦多的论坛大会看作是自己的加冕典礼,此话有道理。盛雪以为经此一次会议,她就坐定了民运龙头老大的角色。殊不知人家根本不买她的帐。海外山头里面,来者寥寥。王军涛提早告退,算是给她一个面子。所以她十分痛恨阻碍此次会议的所有人,把这些人看作是她政治的拦路虎,必欲除之而后快。)
   
   2. 盛雪公开对外宣传要召开多伦多大会之前,从未向我通告过此事。论坛内部事先根本没有开会讨论过。民阵也没有开会商谈过。2013年4月潘永忠去日内瓦参加了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会后他与我通了电话,介绍了会议情况,还提出了要筹备多伦多论坛会议。我当时很震惊,问潘永忠怎么突然提出在多伦多开会?潘永忠说: 盛雪在布达佩斯会议后就数次提起了。我惊异地问潘永忠:为什么我不知道?潘永忠说:在世维会上盛雪已经对外宣布要召开多伦多会议,并开始邀请人参加。我们要支持盛雪的工作,开始计划、筹备、申请经费。我当时曾表态说,盛雪这样做很不好。在论坛和民阵内部没有讨论形成共识之前,盛雪瞒着大家一人先在外面宣传,这违背了组织原则。但既然盛雪已经对外公布,我们还是要支持她把会开好。
   
   3. 盛雪说:“费良勇明知民阵及论坛预计在2013年召开大会,却偷偷暗中向台湾民主基金会申领2013年款项,称是要编撰前几次会议文集。使得会议的筹备出现一系列障碍,迟迟无法开始,平添了大量协商协调的工作。”盛雪的说法完全是撒谎。 在潘永忠2013年4月 没有告诉我盛雪已经独自对外宣称要召开多伦多会议之前,盛雪何时何地向我通告过此事?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吗?给我发过一个电邮吗?召开论坛或民阵的网络会议讨论过吗?如果说会议的筹备出现一系列障碍,那正是因为盛雪的独断专行造成的。自己不会游泳,怪河弯。
   
   4. 尽管盛雪瞒着我和许多同仁在外 面独自宣称要召开多伦多会议,当我得知这个消息后,还是决定支持她开好多伦多会议。一个组织每年只能申请一次经费。因为论坛已经申请过 经费,我和潘永忠及盛雪商谈以民阵的名义提出申请报告。盛雪是民阵主席,当然由盛雪牵头。我和潘永忠也作为协助申请人。但没有料到,申请报告被拒绝了。
   
   5. 为什么盛雪牵头的报告会遭到拒绝呢?那是因为2011年2月旧金山会议上盛雪贪名贪钱,并乱搞一通,破坏了基金会的规矩。辛亥革命是震惊世界、改写中国历史的特别重大事件。盛雪借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大祭之机宣扬自己的祖父(其实盛雪的祖父辛亥年才17岁,同辛亥革命毫无关系),为自己造势扬名。因为纪念辛亥革命100 周年,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作为合办者为旧金山会议申请了5000美元。可是,盛雪在所有文件中以及事后出的书中闭口未提到论坛。盛雪既要论坛出钱,又完全排斥论坛, 对基金会也没有一句感谢话,完全破坏了有关规定。而且盛雪一方面打着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旗号在民运界到处派捐(每人1000美元),另一方面又打着纪念其祖父,召开家族会议的招牌在亲属中捐款。盛雪在会上宣称其伯父和兄长等人捐了大头。实际上,普通与会者都是自付旅费去旧金山,还需要缴纳会费200美金,这足够会议期间的食宿费用。大量的捐款到哪里去了?许多民运人士和盛雪的亲属在捐钱,但盛雪一人在“闷声发大财”。(此事另外撰文详谈)。按照基金会的有关规定,基金会有权将原本赞助的5000美元抽回去。盛雪想要钱,但又不认错。后来,还是我和潘永忠出面写检讨、说好话,保证下不为例,才算解决问题。盛雪捞了名、捞了钱,却要我和潘永忠写检讨,到现在为止,盛雪未对此向潘永忠和我表示过任何歉意。而且,我、梁友灿、潘永忠和李震等许多人还掏腰包每人捐助旧金山会议1000美元,结果都进了盛雪腰包。盛雪和张小刚后来还指责我“忘恩负义”。请问,究竟是谁“忘恩负义”?
   
   (盛雪策划召开的2011年旧金山会议,可谓名利双收。这是盛雪假公济私,名为纪念辛亥革命,实为彰显自己出身名门,并闷声掠取金钱的经典成功案例,难怪盛雪食髓知味,“猪仔便宜墟墟来”,两年后在多伦多如法炮制,只不过多伦多的会议目标更高,胃口更大。旧金山会议的奥妙是,盛雪对外堂而皇之说的是要搞一次民间的纪念辛亥革命的会议,公然向台湾民主基金会申请经费,并以此名目邀请海内外学者如戴晴、吴国光等参会捧场站台,私底下又夹杂私货,那就是借机弄一个纪念民国先贤臧启芳的追思会,以此名目向盛雪的亲属进行募钱。这样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伎俩,欺骗绑架了公众及相关机构,又在纪念辛亥革命的旗号下,把一个当时只有十七岁的少年硬塞进辛亥革命的行列里,既趁机在其家族中大肆敛财,又做了一件光耀门楣的事情,不仅抬高了其祖父,自己也标榜了乃出身名门。其实所谓的纪念辛亥革命只不过是走过场,会议真正的重头戏就在于盛雪所导演的追思其祖父的把戏。在盛雪的入幕之宾顾明、张晓刚、潘永忠等人的操持下,在无行文人陈奎德的鼓吹之下,这个追思会成了盛雪一个人的风光,她由一个出身微贱,没有基础教育背景的北京胡同串子,变身为出身名门的“民运领袖”,为她今后更大的政治野心准备了台阶。这次会议的募款都是在盛雪一个人的操控之下的暗箱操作,究竟捐了多少钱,无人得知;究竟花了多少钱,也无人得知;盛雪私吞了多少钱,更无人得知!)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图:2011年旧金山会议成了盛雪夹杂私货借机弄一个纪念民国“先贤”臧启芳的追思会。这是当年登在《北京之春》上的照片,成为盛戏子的一众入幕之宾崭露头角的“盛”会。从左至右是,边大卫又名李心佛、张晓刚、潘勇忠、盛雪、万润南,戴晴充当陪衬的“绿叶”,右1是顾明。
   
   6. 以盛雪牵头提交的经费申请被拒绝后,为了支持盛雪的工作,论坛放弃了原来已经审批下来的申请,将两案并作一案重新申请。这的确“平添了大量协商协调的工作”。增加工作量的原因是盛雪的独断专行和贪钱贪名造成的,但增加的工作量几乎都是由我和潘永忠来承担的。因为一次二次三次的申请报告是由潘永忠和我协商撰写的,同基金会的反复协商联络也是我们两人完成 的。盛雪的专横跋扈、造谣中伤还让我们心烦,并浪费许多精力。不过,我们当时都采取了特别宽容的态度。
   
   7. 基金会后来批文同意补助论坛12000美元(包括会议和出文集光碟)。一般情况下,基金会先汇来一半经费,待报销手续完成后,再汇来另一半经费。但因为多伦多会议的经费申请,以盛雪牵头被拒一次,后来由费良勇和潘永忠以论坛名义重新申请,延误了时间。再加上,盛雪大会前在网上发些乱七糟八的邮件,造成负面影响。所以多伦多会议前,论坛并没有获得汇款。
   
   8. 由于2011年的旧金山会议出了重大问题,我担心多伦多会议也会出问题。所以,我一到多伦多,就向会务组宣布,所有收支必须清清楚楚,我要亲自过问。盛雪很生气地抢白我说:“老费是来查账的”。我是论坛理事长,我有义务和责任监察财务。多伦多会议的捐款较多,会务费也收得较高,收入超过开支,所以,盛雪拒绝交出收支单据,执意贪钱。尽管盛雪长期以来恶毒造谣中伤攻击我,我还尽量给她留面子,没有对外谈过盛雪的贪腐细节。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把具体过程讲出来,立此存照。
   
   (这么精彩的事实,读者诸君千万不能错过。这段往事,足以证明盛雪这个政治骗子是如何贪婪的以民运为名实为贪渎 的真实嘴脸。费、盛利益之争为我们留下了真实的民运历史,这是应该感谢费良勇的。相信他说出这段往事,是十分挣扎痛苦的,这不仅是盛雪一个人的丑闻,也是费记、盛记民阵这个群体的耻辱)
   
   多伦多会议结束的前一天晚上,盛雪和顾明约我和潘永忠在顾明房间商谈会议财务结算。盛雪荒唐地向我和潘永忠提出,只要我们把基金会赞助的8000美元款交给她和顾明就算完事。她还欺骗我们说,包括基金会赞助的钱在内,开支超过收入两万多,亏损的钱当地自行解决。我和潘永忠指出,不交出单据,不能做帐,这不符合NGO组织的财务规定,无法向基金会交代,这绝对不行。但盛雪和顾明坚决不交出单据,反而责怪我和潘永忠没有将8000美元现金带来结帐。我和潘永忠发现盛雪根本就没有任何财务观念,感到很震惊和悲哀,尽管如此,我们耐心花费了许多时间做解释和说服工作。潘永忠甚至和顾明争执起来。盛雪借故先走了,留下顾明挡阵。我们三人又谈了很久,顾明还是表示绝不交出单据。甚至说,宁愿不要那8000美元,也不交出单据。潘永忠后来也生气地走了。顾明随后同我说,盛雪没有工作,家里经济困难,需要这笔钱。我说:“盛雪经济困难,我表示理解。历次会议,我们在经济上都尽可能照顾盛雪,比如报销机票费等。论坛的会议必须按照NGO组织的有关规定核销经费。如果发现论坛有贪腐行为,基金会不会再支持论坛,论坛无法继续维持。盛雪有困难,我们可以发动一些有能力的朋友捐款帮助。”
   
   (这次盛、费双方四人摊牌,就有顾、潘两人是盛雪的入幕之宾,盛当然“不战而屈敌之兵”!这是触目惊心的。这也是盛雪在费良勇等人的质询下,公然还敢于明目张胆的贪污,可见在无人监督之下,这个民运败类是如何中饱私囊的!这样的行为,有哪一点资格还配自称为追求民主?盛雪这个人现在连一丁点儿行政权力也没有,只是掌握了一个小小的民运社团,就敢于以此贪污,假如她真的在某一天,手里握有一定的行政权力,平头可以断定她一定是贪污腐败不让中共,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样说绝不会冤枉她,她的所作所为,为自己预划了未来。众人感到悲哀,这个号称“中国民主运动的领军人物”的女流之辈,只不过是一个见钱眼开的政治骗子。这种人盘踞在民运山头的头领地位,民阵前途可想而知,民运声誉可想而知!说盛雪五毒俱全,不算冤枉她。第一政治可疑;她的疑云重重的96年返国,跟人民日报记者李学江隐秘的关系,2014年诡异的香港之行,以及2015悉尼会议多名非民运港人出席会议,在不认识盛雪的前提下上台赞美盛雪,这些人来回机票、旅游新西兰的开销都有人报销等等疑点,盛雪一概回避,无一作出合理的解释。第二,贪污敛财。借申办假难民收取钱财,借召开会议为名贪污捐款。第三,秽乱民运。盛雪淫荡好色,生活糜烂,为达政治目的,盛雪借身体上位,已知有多名重量级的人物与她有床第之欢,以至于民阵在弘扬正气,扫除盛雪的时候,这些人成为了一股隐然的阻力,盛雪成为了比李薇、汤灿更为无耻的海外民运公共情妇。海外民运的道德败坏,盛雪罪无可恕。第四,盛雪作风专横,以江湖做派运作民运组织,党同伐异,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大兴政治迫害,把民运组织搞成私人利益集团。第五,盛雪毫无诚信。盛雪说谎成性,在事实面前都敢于抵赖,死不认账。她以谎言来掩盖她的错误,以谎言来挑拨离间,以谎言来否认事实,以谎言来欺骗公众。这个人在成长的环境中形成了极不老实的性格。作为一个自诩为民运领袖的人,首先就要讲诚信,取信于人。盛雪这种无信无义没有资格作为一个民运头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