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孙丰文集
·论“代表”一词对人性的割裂
·人是自己“是人”的,还是由第三者代表着才“是人”的?
·“代表”是机制联系事实
·纯粹语义学意义的“共产党”在逻辑上就非法
·“先进文化的前进要求”是谬句
·对“先进”的还原
·驳“文化的前进方向”
·对“立党之本”的批判
·对“执政之基”的批判
·“三个代表”是贪污之伞
·从对“党”的还原里把握“立党之本”
·“全民党”是一个矛盾,在逻辑上无解
·关于“共产党是否代表工人阶级”的问题
·“三个代表”的创建背景就是二难背反
·为腐败的合法化立法!
·信仰价值观对经验价值观的反动
·信仰是理性成果,人是自然事实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原罪的共产党(10)
·原罪的共产党(11)
·原罪的共产党(12)
·原罪的共产党(13)
·原罪的共产党(14)
·原罪的共产党(15)
·原罪的共产党(16)
·原罪的共产党(17)
·原罪的共产党(18)
·原罪的共产党(19)
·共产党不是党--与姜福贞商讨
·原罪的共产党(20)
·小唐:批评不对缝
·原罪的共产党(21)
·原罪的共产党(22)
·咱把党剁内肉馅包成党肉包子,大家都吃吃有什么不好?
·原罪的共产党(24)
·原罪的共产党(25)
·请问温家宝:道德还能形形色色,多种多样?
·就严正学事与胡锦涛对话
·孙丰:论“明智”
·原罪的共产党(正文)之1
·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2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3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4
·就观念的非经验性在《自由中国》的作答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5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6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孙丰:原罪的共产党 (正文) 之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中央”也不能想正确就能正确!

   〝意志自由〞也不能想要正确就能正确
   
   党不同于个人,党在面对抉择前早就被赋予了责任,即早就抉择了。它的抉择只能在先已的责任许可限度内作出,无论如何都不能超越出已被赋予的责任。人与党不同:人只对良心对道德负责,党却是对理念对宗旨负责,其行为的准则是纪律而不是良知。纪律对党员是外在的,相对的、直接的,人的行为却只有自律,只受良知一个条件的支配,不受相对硬件制约。可以自由自主地做选择,只要合于良心就可。所以个人的活动有多个自由度,想正确选择就可照自已认为正确的去选择。但党的组织包括党的中央都不行,他们必须对党负起责任,不能直接对良知负责,其意志不能照自已认为正确的就可选择。
   
   


   所以“党中央权威"要靠自己的正确来赢得”这个断言在理里并不成立__因为“人类是理性存在物”这个断言讲的是公理”。而“党”做为人的理性的一个代码,它反映的是私理,私理没有也不需要权威性。因公理中根本就设有“党的权威 "这回事。因权威是对公众而言,在公众中成立。人类理性从来就没认定党是公器。公器是事关人人,或人人有份。党是私盟,私盟又哪来的权威性?权威这个词在任何场合都是以自然公众而不是以有特别色彩特别利益的人群为条件。从“人类是有理性的存在物”这个最高公理里推不出党的权威,党只需要合法性。
   
   
   《求是》仲祖一所以要“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是因他们把国家公器拿在了私盟名下,无论是党中央还是各级党组织实际上就是最一般意义的政权,只是因共产党意识到“共产”做为制度不合于人的生命独立,担心人们会“不自觉地和平演变回本性”而设的预防。因而在一般意义的政权里分出了一份党权,用为对政权的控制。也就是说共产党内心肯定了自己是为恶者,是背离人性的。就不自觉地有一种隔墙有耳的防备。其实党组织系统就是自己防备自已。实际上全无必要。共产党是一个私盟握了公器的尚黑组织,他们便稀里糊涂地把明明属于公器的功能与性质挂到了自已身上。
   
   何为正确?不对正确作出界定,就希望党中央能够正确,也很天方。正不正确都是评价,并且其所评价的必须是被派生物,即有自由度的。正确不能用来评价必然性、不可抗性、天命谓之的性,不能评价派生物。因而正确就是被派生的后天能力在应用上与其源头的性质的相符合。因为“正确”也是一个理,那么它出自哪里?当然它出自人。因而正确就必须也只能是在“人类是理性存在物”这个人类最高公理里通过才成立。只有合于人的性质与秩序的才是正确。
   
   希望党中央“靠自身的正确”__它的自身是党呀!因而共产党的正确至少有两个标准,它的自身的主观的标准即党章标准,他们现在所履行的就是此一标准,也是《希望党中央“靠自身的正确”》一文所不希望的那个标准。另一是客观的标准,也就是只有对着别的党才能做为真正意义的政党这个标准,才能取得政党合法性。可只要在“共产”这个名下共产党就不可能在纯理性上合法。因纯粹的“党”字就是一个理,“共产”也是一个理,这两个理在公理原则下不能组成为一个概念,但在实践上是可能的。一旦共产党在理性上合了法,那么它在实践上就立马冰消。
   
   共产党是实践上的一个荒唐的怪物,它的危机是因实践违背了理性。它犯的是没有公理性的错误,希望它正确就是要它合乎公理,若合于公理就必然结束它自已。它是不可能正确的!
(2015/09/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