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橘绛轩
[主页]->[新会员区]->[橘绛轩]->[你不隨“俗”?]
橘绛轩
·正恩複來
·無題
·羣主退群
·大陸普通股民
·鎮江退伍老兵維權
·六月偷閒與眾智叟雅集
·大陸媒體回應中美貿易關係
·中共駐澳使館喝令澳洲節目下架
·新華社參考消息評論中國與美國股市
·大陸官媒竟鼓励市民主動放弃領取養老金
·澳大利亞國會正式通過反外國幹預法
·黃一川徐匯區世外小學雙亡血案
·啞然失笑於大要有大的樣子
·刀俠楊佳往生十年後記
·人民幣大跌破關口
·驅逐中共喉舌
·中共反美
·壟斷
·他們有槍
·美國獨立宣言
·滬民喊還我養老金
·海航董事长於法国死亡
·商務部高峰評美國對華征税
·洗腦之言沒有了祖國你啥也不是
·馬光遠先生點評之中國大陸股市奇觀
·美國開始徵稅中共官媒頭條文章不敢報導
·商务部叫嚣不會向美國霸凌主義低頭
·迪外與藏民朋友们共祝尊者長壽
·中共走投無路中國絕處逢生
·馬來西亞終止一帶一路
·曉波遗孀劉霞自由
·中共厚顏無恥
·共克時艱
·週年
·王健詐死
·解讀勿忘國恥
·貿易開戰滿地找牙
·讀茅于軾先生諫言有感
·預言兌現三峽工程禍國殃民
·感習近平消失人民日報頭版標題
·弗蘭克林言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國
·古巴新憲法將承認自由市場制度私有財產
·七一七爆料海航周年郭文貴先生接受路德訪談
·是夜郭文貴先生格外鮮明地道出堅定立場
·郭文贵爆料全面開戰給盜國賊下戰書
·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報價再破關口
·美國川普推特關注人數半
·大陸西南西北暴雨成災
·贈中共外交發言人
·中共吸血狂魔
·娘親爹親
·疫亂
·三零市場
·美中贸易较量
·赴俱樂部年度聯賽
·應對貿易戰之解決方案
·超級大國與第三世界的差距
·感文贵曝光田丁華镔裴楠楠照片
·福州市晉安區永輝超市福新路店視頻
·讀張宏良人民日報不能這樣欺負股民有感
·美批准有史以來對華態度最強硬國防授權法案
·文貴八月五日視頻抵擋數百
·聽路德訪談大衛小哥方老先生等嘉賓
·法國魚皮裙裝女諜戰大戲真人秀
·推特全部恢復文貴推號功能
·法國報導王健死亡真相
·為國結紮為國生娃
·科技决定勝敗
·海航報表
·中敘
·文貴爆料
·路德協助揭秘
·文貴最新平安視頻
·中共下山摘桃盜世欺名
·哀其不幸感其覺醒為其發聲
·世上只畜牲才會被強制計劃生育
·推特被封停明證郭文貴先生爆料不虛
·法国警察高度配合中國政府助紂為虐曝光
·更多證據證人呈現中國政府謊言無法掩蓋真相
·中共苦心經營幾十年之各種網要被廢武功
·中國共產黨骨子裏極度媚洋跪美親歐
·馬哈蒂爾召開記者會與中共翻臉
·川普深水探底中共邪惡之淵
·世界正義圍剿中共邪魔
·南澳學妹支持文貴
·澳洲突換總理
·神的力量
·罪魁
·撒旦魔鬼
·中共並非中國
·凡動刀者必死刀下
·美國公開支持臺灣政府
·路德訪約翰談聯邦制與中國
·結束中國在美上市公司欺詐行為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解鈴還須系鈴之人
·回看二零一七文貴先生爆料為盜國賊存照
·美議員提案全政府力量協助臺灣抵抗中共霸淩
·王倩用生命呐喊出對極權暴政體制的絕望
·毛新宇未現身坐實地獄陪同其爺其父
·川普貿易戰將消除世界邪惡之源
·美方被中國官媒稱漫天要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你不隨“俗”?

   自己做主嫁給先生的第四年,我就當了奶奶。

    大伯子,先生的大哥,比先生年長十四歲,二十歲上就結了婚。先生上大學報到的那年那月那天,最小的侄子出生。有男有女,隔樣兒一個,先生共有四個侄子侄女三個外甥外甥女。嫁乞隨乞,嫁叟隨叟,先生的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當然也就是我的。

    千禧年,移民到悉尼的我們收到大侄子寄來的照片,恭喜先生和我榮升為二爺二奶。望著照片上露著雞娃兒的大胖小子,讓我一時半會兒不知道該說什麼,自己的孩子都還不知道在哪裡,沒有被生出來,可這輩份竟然冷不丁的就拔高了。二奶,二奶,想著再回家的時候就會被隔一代孫子輩的孩子們這麼呼喚來叫喚去的,還真不適應。我特別叮囑先生,不能叫二奶,一定要叫二奶奶! 回鄉了,女兒和兒子與她(他)們的侄子,侄女,外甥女玩得不亦樂乎,滿院子瘋跑,哇哇呀呀大叫,剛剛換好的乾淨衣裳,二十分鐘之後就已經蹭染上黑,白,灰,褐,四色聚齊,十個指甲縫兒裡恣著黑泥,揪著樹杈打棗兒,爬上樹摘梨兒,撅著腚撇玉茭兒,順帶著招貓惹狗,喂羊喂牛……

   等到兒女那兩張抹著數條黑印記,紅撲撲的笑臉冒著熱氣兒回到屋子裡來的時候,他們直起脖子咕咚,咕咚飲水的聲音讓我頻頻回頭,生怕把兩個小肚皮給撐爆了。兩個大哥哥打起來了,雙胞胎小妹妹真好玩……停,停,停,打住!媽媽我教你們多少遍了,你們是他們的姑姑叔叔姨姨舅舅,他們是你們的侄子侄女外甥女,懂不?兒子笑了笑:你說什麼呀?他們那麼高,是我的哥哥;長得一模一樣的,她們就是妹妹,我明明——是她們的哥哥……得嘞,白費口舌!

   回鄉聽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強拆!

   是縣裡面公安的人來了,把個好端端的一溜房子全都推到扒掉了。不在村裡,就在村鎮交界的公路道旁。不光是咱家的,還有黎家閔家白家邢家……原因?就說你沒有辦理房產證,可是當時是有大隊村裡和鎮上的檔報批的,那時候還沒有規定一定要辦房產證麼!大伯子的急脾氣我深有領教。第一次正式到先生家探望,明白無誤地告訴他火車是早上九點抵達,他竟然清晨四點不到起床,每隔一個小時就騎著摩托車到車站打探。直到笑呵呵地把我和先生接回了家。

   “年輕時候脾氣急一些,也就罷了,可直到現今也依舊難改!”大嫂忙不迭的在給我解釋著,孫子外孫子孫女外孫女加在一起都有六七個了,平平安安過了這麼些年,我以為你大哥脾氣改好了。這一回房子被預先通知要扒掉,滿牆畫上了拆,拆,拆!你大哥一聽就火了,揮拳挽袖子,差一點就抄傢伙開打!可是,那警笛嗚嗚嗚嗡嗡嗡的不停地叫喚,穿公家衣裳的人呼啦啦地前後包圍著,誰還敢鬧事?要是他被關進了局子,這一大家子可怎麼辦?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嫂子抹了一下眼睛,沒有再往下說。公公婆婆在炕上坐著,揮了揮手,想說什麼也沒有說。

   回家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挖溝!

   四處都在挖,塵土狼煙的!一問,竟然是在安裝上水管道。好事呀,多少年了,我一直盼望著有這麼一天呢。再問,為什麼不同時把下水管道也裝了呢?沒人回答我。我刨根問底兒:既然溝都挖好了,為什麼不同時把下水管子順便鋪上呢?

   “誰掏錢呀?”

   大侄子接過了話茬。村子裡剛剛改選完畢,換了新一屆領導班子。上一屆把錢都花光啦,現在只好各戶集資。每戶不到千元,真是有一些人不願意或者交不上來錢,這不,新的村長還來咱家動員爺爺,當年的老支書去做說服工作哩。四百多戶的寨子,一千五百多的人口,三十幾萬元投資的工程,可不好辦呢!

   屈指算來,公爹不做村支書已經有三十多年了,人是物非,世風日下,竟然還有機會被新領導想起,惦記,並能發揮餘熱,挨門挨戶去動員的時候,還能被鄉親們接納,首肯,並且願意配合,真是不容易呢!

   及至管道鋪到那個曲曲彎彎繞遍全村深約兩米的溝裡時,我才發現所謂的管道並不是早已見慣了的鑄鐵和水泥材質,而只是直徑不到三公分的白色防腐塑膠管子。這樣的上水管,到底能不能起到作用呢?我心裡一直在打鼓……

   知道我們回來,有一位貴為副局長的遠房親戚特意請我們吃飯。照年紀算來,我們應該稱呼他為伯伯,可按輩份排,他竟然要叫先生和我為叔叔嬸嬸,細想著見了面以後,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還能有什麼話題可以聊的我,搖著頭說,不去了吧。大伯子來勸:“去吧,好不容易局長有空閒,不忙呢!”

   宴席訂在了在當地奢華的雅座包間,漂亮的服務員端上來的是各色家鄉野味小菜,根本不與這位遠房侄子熟悉的我一開始還推託,但是架不住他叔叔長嬸嬸長的熱情好客的吆喝聲,提著的那一點戒心慢慢地放了下來。酒瓶蓋子打開之後,我嗅到了難得的香氣,沒有推辭,直接就端起杯子一飲而盡,且連飲數杯。

   “好酒!”我說,“真不敢相信咱們這裡還會有真酒。”“假酒哪裡都有,但今天我請你們就儘管放心,保證是真的!”

   酒過數巡,我們開始聆聽遠房副局侄子的“教誨”:叔叔嬸嬸去國離鄉多年了,想必將來還是要落葉歸根的,你們在海外掙的錢,匯率一換就是六七倍,爭取為家鄉投資個一千萬,或者是八百萬元,也算是為父老鄉親和這片土地做貢獻了。先生是一喝酒就反應遲鈍些,臉紅紅的沒有出聲。我覺得自己已經聽出了這頓酒宴背後的真實,委婉地解釋著,在澳洲生活,小康富裕容易,一夜暴富太難。不管是一千萬還是八百萬,我們個人百分之一百的拿不出來。即使是澳洲國民銀行的老闆都未必可以,因為任何針對海外投資,無論是理念方式,考察預算,還有風險回報都需要事先考核權衡做出評估才行。

   聽了我的解釋,遠房副局侄子的臉上有些失落了。回程時分,坐在他執意送我們的小車上,我開始覺得忐忑不安。路過那一片黑壓壓的廢棄廠房時,我想起了大侄子講的那個故事。一個當年被抓壯丁隨國民黨潰敗去了臺灣的老人,惦念著依然在家鄉等候的青梅竹馬的戀人,終生未婚。老人幾經創業,後來又輾轉去了美國,畢生的積蓄被他捐獻出來,無償獻給了家鄉,蓋一座現代化的化工廠。若干年前,初期投資的四五百萬元被當地領導們層層扒皮,瓜分濫用,如今只剩下了那一片孤零零的廠房。老人傷心之極,再也沒有回過家鄉……

   有一搭無一搭的與副局侄子聊著,投資的額度從千萬元逐漸下降到百萬元,幾萬元。身為叔叔嬸嬸,更應該說真話,我們目前投不了資,自己還欠了一屁股的債,因為家在澳洲的房子也是要還銀行貸款的啊。與其話題瞎繞,不如一針見血,我問,“要是不能拿出錢來投資就不是好親戚,好鄉黨了嗎?”

   “現在村裡還有民兵,真要是有什麼問題,派民兵把家裡包圍起來,你們這些外國人,管它是從澳大利亞還是加拿大美國回來的,一聲令下就抓起來,讓你們插翅難逃。毛主席當年早就說了,革命運動每十年就得來一回……”

   我的天靈蓋被他的這幾句話嚇得開了竅,直愣愣猛掐自己的大腿,疼死了,我沒醉呀!扭頭看看先生,先生四目圓睜,在黑夜裡沒有再吭聲。

   平安的回到了家,我坐在炕上半晌都沒有說話,心裡面不停地狂跳,打開提包,找到並握緊袋鼠國的護照,真想打道回府,立馬兒就飛回悉尼。

(2015/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