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郭知熠文集
·我的命运观
·柳宗元的《封建论》必须从中学生的教材里滚出去
·为什么分封制明显地优于郡县制?
·我们怎样才能得到幸福?
·现在的中国人不幸福的根源在哪里?
·一个女大学生该不该做裸模?
·华师大教授为何不能盯着苏紫紫的下身?
·苏紫紫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
·史上最聪明的皇帝和他的愚蠢子孙
·赵本山其实是一个文化庸人
·我们离民主真的很近吗? - 驳杨恒均
·论历史研究应该以历史为本
·鲁迅的垮台与孔子的再崛起
·2011年年终的一点感想
·论刘邦的装神弄鬼骗金刚
·韩信和项羽,究竟谁有妇人之仁?
·西晋王朝早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西晋王朝之早夭是皇后贾南风所致吗?
·郭知熠对人类思想界的贡献究竟是什么?
·偶感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9)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0)
·揭开爱情神秘的面纱(11)
·郭知熠式的幸福与他的哽咽泪水
·孤独的伟人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1)
·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和郭知熠相比,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伟大的孤独
·论活着就是幸福
·说说郭知熠与鲁迅: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论伟人不应该为生存而劳作
·在感恩节前与大女儿谈心
·因为有你
·遇见
·我有一壶酒
·再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我是如何证明“人是有灵魂的”?
·郭知熠究竟有多么伟大?
·数数郭知熠的爱情渗透理论所解释的爱情现象
·夜读
·关于我批判柳宗元《封建论》的一些趣事
·千年后
·杨绛之争: 中国人的荒唐逻辑
·记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论郭知熠对人类历史的伟大贡献
·论张志新和林昭是两个蠢材
·为什么说张志新和林昭有点傻?
·除了哲学,爱情理论以及历史, 郭知熠还有什么思想贡献
·嫖妓为什么对社会无害?
·很可惜,刘邦只需要加三个字,汉朝江山就会千秋万代
·如果毛岸英没有死在朝鲜,中国也不会像现在的朝鲜一样
·刘邦杀功臣究竟对不对?
·为什么人类“追求幸福”的提法是错误的?
·为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比现代的中国人更加幸福?
·生活中的郭知熠与博客中的郭知熠
·郭知熠的哲学: 保存的痛苦与扩张的痛苦
·论郭知熠的人生目的与命中注定
·郭知熠的哲学:人生第一原理: 人生所有冲突都是目的论的冲突
·郭知熠的歪诗: 人生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生最大的痛苦
·痛苦与幸福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婚姻是为爱情,还是为了金钱?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通奸是否犯法
·郭知熠哲学的核心: “存在”
·郭知熠的哲学: 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起源
·郭知熠的歪诗: 如何
·郭知熠的歪诗:秋天的狂妄思绪
·郭知熠的歪诗: 纵火者与启明星
·郭知熠的哲学: 人生是一场戴着枷锁的旅行,且行且珍惜
·郭知熠的歪诗: 假如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一)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你的王国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五)
·郭知熠的歪诗: 是谁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 (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的歪诗: 心雨
·郭知熠的歪诗:愚蠢的人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三)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七)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四)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五)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知熠语录(之一)
·知熠语录(之二)
·知熠语录(之三)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六)
·知熠语录(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一)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四)
·知熠语录(之五)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作者:郭知熠
   
   这篇文章郭知熠开了一个头,一直没有续写。今天接着写。
   
   在继续写之前,我们先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如何解释“情人眼里出西施”?这个现象古人很早就观察到了,但没有已知的任何爱情理论对此作出解释。
   
   好了。这个问题先放在这里, 读者诸君可以先想一想。它放在这里不影响我们后面的讨论。郭知熠先生就喜欢干这种事情。
   
   我们再来看看古往今来的那些最伟大的哲学们如何解释爱情:
   
   首先我们来看苏格拉底。苏格拉底是古希腊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 也是被公认为最有智慧的人。关于爱情,苏格拉底其实有他独特的见解。
   
   据说他的学生柏拉图曾经请教过苏格拉底,“什么是爱情?”。而苏格拉底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学生的这个问题,而是要他到附近的麦地里采一颗最大的麦穗回来。但有一个条件,他不能回头。也就是说,你错过了就错过了,不能回去再采。结果,柏拉图两手空空地回来了。
   
   苏格拉底于是问柏拉图为什么没有采到麦穗,柏拉图回答说,当他看到一颗大的麦穗时,他并不知道前面是否有更大的麦穗在等着他,于是,他没有采它,而是继续往前走。后来发现他所碰到的麦穗还没有以前碰到的大,虽然后悔,但因为游戏规则,他不能回头去采,所以他就两手空空的回来了。
   
   于是,苏格拉底就告诉柏拉图,“这就是爱情”。很酷的一个比喻,我们也从此可以看出苏格拉底的智慧之惊人之处。
   
   可惜,这个比喻不是一个理论,只是一个观点。我们姑且就叫做苏格拉底的爱情观。
   
   郭知熠曾写过一篇文章批判苏格拉底的这个爱情观。如果我们仔细地考察一下这个比喻所暗示的爱情观,就会发现两个事实:第一个事实就是世界上不存在爱情,因为柏拉图两手空空地回来了;第二个事实就是,如果存在爱情,任何人都会爱上那个条件最好的人,因为柏拉图要找的就是那颗最大的麦穗。
   (不知道柏拉图是否因此而终身不娶?)
   
   第一个事实应该是不难驳斥的,因为如果世界上不存在爱情,我们讨论它就毫无意义。郭知熠在建立他的爱情渗透理论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证明世界上爱情是存在的,并且还提出了在人类社会爱情产生的充分以及必要条件。郭知熠将这个部分的理论作为爱情渗透理论的预备理论。
   
   我们再来看第二个事实。第二个事实就是说,如果你爱上一个人,你一定会爱上那个条件最好的人。初看起来这个想法非常合理,真的很合理。谁都想要条件最好的嘛!但如果仔细思之,你就会发现这个说法与事实不相合。世界上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爱上那个条件最好的人的。这里我们发现了一个明显的矛盾。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其实,在这里苏格拉底没有考虑到爱情本身的复杂性。爱情并不是只有一方,它还有另一方。爱情是双方的事情。在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之前,因为他(她)要考虑到结合,他(她)还要考虑到对方是否会爱上自己,尽管这种考虑有时是潜意识的。当我们自知自己的条件时,我们就不会癞蛤蟆非要吃天鹅肉。
   
   郭知熠在讨论“焦大会不会爱上林妹妹?”里,已经将这层道理讲清楚了。焦大之所以不会爱上林妹妹,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不觉得林妹妹会爱上他。而一个电影演员的狂热异性粉丝之所以没有爱上这个电影演员,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在他(她)的心底,他(她)没有觉得这个电影演员爱上自己是可能的。这个问题在爱情渗透理论中给出了完美的解释。
   
   我们也许还要指出两点:
   
   第一点:苏格拉底的这个爱情观,在今天看来,仍然代表了对于爱情讨论的最高水平。但这个最高水平与郭知熠对于爱情的解释相比,实在是相差十万八千里。
   
   第二点:苏格拉底作为人类思想界的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他对于爱情的讨论也不过如此。这就更加表明了为什么郭知熠能够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划进世界上最伟大的思想家之列。
   
   我们再来讨论古希腊另一位伟大的哲学家柏拉图的爱情理论, 我们已经说过,柏拉图是苏格拉底的学生。
   
   在爱情理论中也许最为有名的应该算柏拉图的“精神恋爱”理论了。这个理论提倡精神恋爱,反对肉体的接触。只有精神的沟通才是最好的,而肉欲是兽性的表现, 是应该彻底放弃的。
   
   为什么柏拉图的“精神恋爱”理论这么有名,世世代代经久不衰? 也许你会感到很奇怪,因为这个理论在本质上没有太多的东西, 也不符合客观的情形。
   
   为什么呢?理由非常简单。以前世界上还真的没有其它任何有意义的爱情理论比它更好。它至少给人一个理想的境界,即使这个境界是无法达到的,而且这个标准也是毫无意义的。
   
   郭知熠也写过一篇文章专门讨论柏拉图的爱情理论, 指出这个理论实质上不是一个解释性的理论,而是一个期望性的理论。期望性的理论是非解释性的理论中的一种。它给出一种期望,或者说给出一个标准。这个标准就是“精神的爱恋才是真正的爱情”。这个理论无法解释爱情的任何现象,也无法回答关于爱情问题的一些已知的难题, 因而不具备科学理论的特质。
   
   (所谓解释性的理论,期望性的理论都是郭知熠所引进的概念,大家望文生义就可。)
   
   以上我们讨论了苏格拉底以及柏拉图的爱情观点和理论。我们的目的是非常明确的:我们要证明世界上已有的关于爱情的观点以及理论都是浅薄的。柏拉图的理论是浅薄的,苏格拉底的爱情观也是浅薄的。
   
   没有其他人的浅薄,如何能证明郭知熠的伟大?!
   
   
   
   
   写于2015年9月16日(未完)
(2015/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