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关于要求释放被长期非法关押的贵州糜崇标的声明]
贵州公民论坛
·贵州地方政府实施武力强行征地酿流血事件
·贵州官商勾结动用警力征地置农民于死地
·雍志明:从贵阳市菜价怪异现象看中国底层民众的生活
·声援秦永敏,支持秦永敏——贵州人权研讨会声明
·年迈的老人盼儿归/黔西南州贞丰县谢安珍
·贵州贞丰旅游景区“双乳峰”前血泪多!
·我的公开遗书-卢勇祥(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
·茉莉花开祭“六四”
·国保公安任意践踏人权非法扣人/吴玉琴
·王藏:只差暴君的鲜血——“6.4”屠杀22周年祭
·强烈抗议贵州公安对李任科先生的伤害!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迫害廖双元!
·迟到的“6、4”22周年祭——贵州人权研讨会
·大纪元:贵州民主人士举行迟到的“六四”悼念活动
·卢勇祥:“六四”周年“坐宾馆”经历
·贵州人权研究会热烈祝贺胡佳先生即将出狱
·王藏: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以诗声援内蒙抗议示威
·王藏:高原勇士廖双元再遭黑帮黑拳头
·贵州人权研讨会多位人士失踪
·自由亚洲电台:中共生日民主人士失自由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7、1”被失踪说明了什么?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姚立法先生遭到政治迫害的强烈抗议
·贵州人权研讨会部分成员7月再次被失踪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旅游” 浙江民主党人续被传唤
·雍志明: 贵阳上访新动态(图)
·冉文波——我 的 控 诉
·工人的正当权利不容侵犯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抗议和谴责中共对冉云飞及王荔蕻的逮捕和关押
·黄燕明——隔着铁幕的人权对话
·名贵茅台酒浸着的是老百姓的血和泪
·贵州信访处强悍处长要找访民单挑
·贵阳“民权橱窗”发起人糜崇标等人被国保抓走(图)
·贵阳七旬糜崇标展'人权橱窗'遭国保挤出大肠和大便
·贵州糜崇标宣传动态网 遭折磨失禁脱肛
·《零八宪章》论坛:强烈谴责贵阳警方对糜崇标先生的人身迫害!
·贵州人权研讨会对利比亚局势的看法
·吴玉琴——社会不稳定因素来源于中共腐败下的上行下效
·吴玉琴——疯狂的打压,不屈的抗争
·民族运动会召开被强制旅游 贵州民主人士抗议打压
·敬请关注被当局逼得走投无路的廖祖笙夫妇
·吴玉琴——荒唐的维稳 非法的软禁
·贵州公民第七届人权研讨会公告(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建开明社会风气 不畏强权参与竞选
·贵州民主人士给 “花瓶党” 送去花瓶(图)
·贵阳访民向市委书记反映诉求被非法关押13天(图)
·曾宁:徐国庆60岁积极参选人大代表
·谴责中共贵州公安没收孙中山画像的行为(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贵州人权研讨会:抗议贵阳警方胡作非为
·贵阳人大参选人连番遭打压 陈西被警抄家拘押
·陈树庆:抓陈西再一次戳破中共当局人权方面“巨大成就”的谎言
·秦永敏——提名结束后陈西获释 虽被排除仍将积极参选
·敬请关注因病住院的王国齐、黎小龙二先生/贵州人权研讨会
·贵州4名独立候选人被抓 8日选举难定夺
·贵阳独立参选人吴玉琴等多人被限制自由(图)
·选举结束,贵州人权捍卫者陆续获自由
·“民权橱窗”比生命还重要——记在中共高压下的贵州人权捍卫者(图)
·警方阻止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集会(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祝陈光诚先生生日快乐!(图)
·强烈抗议当局再次迫害民主党人秦永敏(图)
·贵州公民糜崇标递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控告(图)
·“国家法律只管北京,不关贵州的事”(图)
·黄燕明——挑战“选举法”的独立参选人
· 吴玉琴——我的参选经历
·黄燕明——被操控的投票——贵阳独立参选人参选遭遇
·一个残疾人妻子的控诉/贵州省毕节廖沾英
·官员欺压百姓,依法上访反被拘留/贵州毕节胡银珍
·贵州着名人权人士陈西再次被强制“失踪”
·贵州陈西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已被神速移交法院
·贵州人权研讨会第7届2号公告:告全省公民书(图)
·廖祖笙:中共再次自认是非法组织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严格监控部分被旅游(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强烈抗议贵阳国保施行政治迫害抓捕陈西(图)
·陈西“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庭审实况(组图)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案庭审中律师与陈西的辩护均多次被打断(图)
·糜崇标 ——我与陈西同“罪”
·紫电——人类文明的倒退——记“世界人权日”灾难
·吴玉琴——严冬过后春色妍——当局取缔“贵州人权研讨会”之我见
·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判决书(图)
·卢勇祥——陈西何罪之有
·张善光:陈西—— 一个在冬天里要拥抱太阳的公民
2012年贵州民权活动
·张群选:我为我有陈西这样的丈夫感到骄傲
·卢勇祥——苦难历程,豪迈人生
·欧阳懿——红朝大战陈西
·贵阳异议人士 “寻找陈西”,陈西关押地点成谜(图)
·欧阳小戎——若为自由
·陈西被送到贵州黔西南州兴义监狱服刑
·砸碎黑暗的枷锁,迎接黎明的太阳
·陈西母亲因思念儿子而生病住院
·黄燕明——悲哀的中国 苦难一生的父亲
·贵州卢勇祥创作《自由在召唤》声援陈西
·多名贵州异议人士受打压
·贵州人权研讨会特别致贺秦永敏先生喜结良缘
·中国民主党人胡明君先生即将出狱
·“六四”临近,贵州民众要求停止政治迫害释放陈西(组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公告(第二号)——纪念六四、勿忘六四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雍志民因拍摄纪念“六四”活动被带走抄家
·六四前夕,多名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被抄家传唤
·吴玉琴——闪光的历程,不朽的丰碑——记陈西与贵州人权研讨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要求释放被长期非法关押的贵州糜崇标的声明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9月27日 转载)
   

   关于要求释放被长期非法关押的贵州糜崇标的声明

   
   
    民生观察工作室惊悉:反法西斯战争著名将领糜藕池将军后代,现已75岁高龄的贵州人权捍卫者糜崇骠(网名糜崇标)及其妻子李克珍因创办“人权厨窗”、宣传《世界人权宣言》、组织纪念六四活动,自2012年起遭到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街道派出所各级国保、警察的监禁、酷刑、关押黑监狱等长期迫害迄今已三年多。
   
    糜崇标是抗日名将糜藕池将军的二儿子。糜藕池将军在辛亥后投身革命,为中国的民主自由和拯救“沉沒神州”报效祖国浴血奋战一生,在1916年护国战争中随蔡锷入川,1925年1月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学习,先后参加了东征与北伐。在1937年中华民族全面抗战的起点“七七事变”的第二天作为上校团长的糜藕池就带领部队参加抗日,糜藕池所率的506团在宛平与日军开战,初战获胜,夺回门头沟。随后糜藕池率领506团参加了从1937年10月13日至11月2日的忻口大战。忻口战役是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军队在晋北抗击日本侵略军的太原会战的中心战役,该战役创歼敌逾万的纪录,是国共两党团结合作、在军事上相互配合的一次成功战例。糜藕池身先士卒,把指挥所设在前沿战壕,和日军展开白刃战,血透征衣。糜藕池在忻口战役立下赫赫战功,获第一战区司令卫立煌授予金质勋章一枚,晋升为255旅少将旅长。糜藕池身为国军师长、抗日名将,在反法西斯战争后并没有将枪炮对准中共,但1951年7月在中共的镇反中被处决慘遭杀害,直到1987年才被平反。
   
    糜崇标以其父亲的诗句“沉没神州事可伤,立身报国志豪强,而今未了生平愿,不死沙场死杀场”自勉,继承父辈的追求祖国自由、民主的精神,不屈不挠地宣传民主思想,参与人权活动,是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2007年,糜崇标在贵阳创办“人权厨窗”宣传《世界人权宣言》,2011年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日,糜崇标在贵阳市黔灵公园大门口宣传散发辛亥革命资料和“世界人权宣言”,2012年5月28日,糜崇标组织了近千名群众,在贵阳人民广场拉起横幅《“八九·六四”二十三周年祭,追查凶手、停止政治迫害、强烈要求释放良心犯陈西》游行,与会者高喊“民主万岁”、“人民万岁”、“打倒独裁专制”等口号,发出了民间的最强音。
   
    为报复糜崇标组织纪念六四活动及不理睬维稳机构的威胁继续进行民主、人权的宣讲活动,贵阳当地各级国保、警察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对糜崇标夫妇抄家、搜查、殴打,而后将其夫妇非法拘禁在黑监狱,并派出四十余名警察、保安轮流与糜崇标夫妇同居一室、共同生活,昼夜看管夫妇二人,连睡觉、上厕所都不许关门,持续至今。糜崇标已75岁高龄,身患癌症、糖尿病等多种重疾,李克珍也已年近七旬,身患多种疾病,行动不便,而警察、保安人性泯灭,毫不理会糜崇标夫妇的年龄、健康状况,在拘禁、看管糜崇标夫妇期间随意性地殴打、折磨糜崇标夫妇二人,致糜崇标的牙齿被打掉五枚,夫妇二人甚至曾被殴致生命垂危。在把公民视为假想敌的荒谬维稳体制下,公权力不仅践踏法律,践踏人权,而且维稳还成为公权力掠夺捞钱的聚宝盆,糜崇标夫妻就成为了当地政府官员的摇钱树,每月申报费用就高达30万之巨。为了维持非法利益链条,官方维稳人员视糜崇标夫妻为“人质”,两名中国的人权捍卫者就这样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被长期关押在黑监狱受尽折磨,当局的罪行令人发指。
   
    糜崇标为宣传民主和推捍卫人权方面展现出超人的勇气,他被关押黑监狱遭受的长期迫害体现了中国深重的人权危机,为此,民生观察工作室严重关注糜崇标所受到的非人折磨,并声明:
   
    1.糜崇标的人身安全,生命安全已迫在眉睫,呼吁各界关注并尽力促使糜崇标夫妇获得自由。
   
    2.当局必须立刻结束对糜崇标夫妇的长期非法拘禁并给予有效医治。
   
    3.当局必须追查贵州省各级维稳部门相关人员的长期非法拘禁、施暴糜崇标夫妇的犯罪行为的法律责任。
   
    4.当局必须取缔一切形形色色非法限制、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的黑监狱,停止一切践踏人权、破坏法治的行为。
   
    民生观察工作室
    2015/9/25
   
    附:人权捍卫者糜崇标个人简历及遭受迫害的情况
   
    糜崇标父亲糜藕池,别字济民,1897年生,贵州毕节人。早年加入黔军,1916年护国战争中随蔡锷入川。在军阀混战中,滇军的糜藕池被黔军逮捕并要处死,在临行刑前,糜藕池口诵这首绝命诗,省长周西城怜悯其才志,将他释放。糜藕池因此被称为“刑场诗人”。1925年1月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第二期学习。参加东征与北伐,1935年糜藕池调85师506团任上校团长。1937年“卢沟桥事变”85师奉命由安徽进抵北平,糜藕池所率的506团在宛平与日军开战,初战获胜,夺回门头沟。85师奉命开赴山西,506团参加了忻口大战。忻口战役,是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军队在晋北抗击日本侵略军的一次大规模的战役。战役从1937年10月13日至11月2日,历时21天。参加作战的部队有阎锡山的晋绥军、国民党的中央军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这次战役是由第二战区指挥实施的太原会战的中心战役。该战役创歼敌逾万的纪录,是国共两党团结合作、在军事上相互配合的一次成功战例。506团和85师将士奉命镇守左翼阵地,敌人先用飞机轰炸,再用坦克开道,双方伤亡惨重。糜藕池率506团抢夺中路被敌人突破的阵地,糜藕池身先士卒,把指挥所设在前沿战壕,和日军展开白刃战,杀得天昏地暗,血透征衣,506团终以不屈不挠的精神,赴汤蹈火夺回失去的高地。糜藕池在忻口战役立下赫赫战功,获第一战区司令卫立煌授予金质勋章一枚,晋升为255旅少将旅长。1951年7月的中共镇反运动中,糜藕池被当作“历史反革命分子”枪决。
   
    糜藕池被镇压时,因亲属不在而暴尸荒野,过去他收养的一名孤儿辛昌普夜半悄悄将他的尸体背出刑场,草草掩埋在丛林。1952年,糜藕池在政治清洗运动中被残酷冤杀,糜藕池全家也遭到封建时代式的株连,年幼的糜崇标开始了流离失所的一生。糜崇标先是被贵阳市儿童教养院管制,而后又被迫流浪到重庆,以流浪者的身份被收容,当地政府对他进行了长达三年的劳教,其间又被充当劳教黑劳工参加修路劳作。(糜崇标有发表文章“这样坏的劳教制度还不想废除”一文批露当时被奴役时的遭遇)。
   
    2007年,糜崇标在贵阳创办“人权厨窗”宣传《世界人权宣言》,被各级公安和国保开始了超过30多个月的折磨:抓捕教育、监禁、殴打。
   
    2011年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日,糜崇标在贵阳市黔灵公园大门口宣传散发辛亥革命资料和“世界人权宣言”,被云岩区三桥派出所教导员刘晓艺和副所长王修华绑架到车上,不由分说,就被年轻力壮的三名联防队员压在老人的胸脯和肚子上,差点窒息过去,老人直肠被压出肛门,副所长王修华大叫“你反对周永康书记就是反对党,老子就先把你整死,还要整死你儿媳肚子里怀起的孙子,让你断子绝孙”,另一教导员刘小玉说:“周永康书记是铁板钉丁,谁也扳不弯的”。
   
    2012年5月28日,糜崇标组织了近千人群众,在贵阳人民广场拉起横幅《“八九·六四”二十三周年祭,追查凶手、停止政治迫害、强烈要求释放良心犯陈西》游行,“民主万岁”、“人民万岁”、“打倒独裁专制”等口号。
   
    5月30日下午5点多钟,贵州省国保、贵阳市国保、市公安近100名工作人员在没有出示任何书面手续的情况下开始对糜崇彪实施抄家。大概有30人先是闯入糜老先生家中,外面有近70多余警察把守。然后6、7个彪形大汉一起将70多岁糜老先生的双手紧扭,糜老先生被几双强有力大手掐的顿时胳膊好多部位青紫和伴有淤血,因实在无法忍受如此疼痛糜崇彪央求警察自己走,但是警察根本不理会,硬是连托带架将糜崇彪拖至300米之外的警车上,随后糜崇彪被警察带到云岩区公安局审讯。
   
    在审讯期间,警察将糜老先生的双手扣在椅子上开始轮流审讯,审讯一直持续到次日下午5点。在25个小时的审讯过程中,警察不准糜老先生休息,也不准吃饭。因不堪折磨,糜老先生几次晕厥过去,但是最终警察还是再次把糜老先生揪起来,重新开始审问。
   
    在审讯25小时之后,警察又将糜老先生送到贵阳市公安医院,该医院的工作人员对糜崇彪说:“你是专政对象,你必须老老实实配合我们给你的治疗。”糜崇彪告之医生自己有严重的糖尿病,每天都要打两针胰岛素,还有膀胱癌,随后反问医生如何治疗,但医生并未回应,连续三天,糜崇彪都在打吊针,据糜老先生观察判断医生用的那些药可能都是治疗神经病的,最后糜老先生调侃道可能是遗传基因较好,自己身体没受多大影响。
   
    6月2日,警察害怕糜崇彪的两个儿子向媒体揭露此事,为了封口,30多名警察又将糜崇彪夫妇和两个儿子押送到离贵阳比较偏远的山区某个养鸡场继续关押。据糜崇彪描述,在此期间,有个皮肤黝黑姓张的男子,平时一句话也不说,非常严密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糜崇彪根据此人的种种行为特征猜测,他极有可能是个枪手,如果他一旦发现自己有逃跑的举动,可能对方就会开枪。
   
    6月9日,警察以找糜崇彪父亲照片为由,从贵阳出发开始在湖南怀化、长沙等地来回转悠。直到6月21日,糜崇彪一家才被送回贵阳,但是他们并没有回家,而是又被当局继续软禁在贵阳金怡大酒店。糜崇彪的妻子感受着家人的遭遇,想着有家不能回的境遇,开始绝望和无助的整日以泪洗面,最终导致罹患眼炎,后被警察送往到贵阳市中医院治疗。由于糜老先生长期吃地沟油所做的饭菜,导致营养不良,肛门喷血,随后也被警察送往中医院救治。
   
    6月29日,糜崇彪在治疗期间,曾有名患者问糜先生犯了何罪被那么多人监视,糜老先生向此病患者道明原由,结果遭到龙冰明(音)的警察严厉指责,糜崇彪开始以理据争,没想到该警察竟对糜老先生拳脚相加大打出手,最后该警察搬起椅子向糜老先生头部砸去,致使糜老先生鼻梁被打断,脑部被打成脑震荡昏倒在地。后来此人回去向局长汇报糜老先生思想反动、反对党,结果该局长不仅没有对此事做任何处理,反而嘉奖这个警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