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國企改革和別讓李嘉誠跑了]
藏人主张
·為什麼「中美國人」即便受到實名舉報貪腐,也毫髮無傷?
·卡斯特羅之死和王岐山在全國政協講話
·中國根本沒有元朝和清朝兩個朝代
·中国污染物排放世界第一
·中共會動用一切能量對台出手
·《陳水扁陳情表》—致蔡英文總統
·【把握「川蔡效應」契機下的台灣應處之道】
·「中國夢」+「被肢解恐懼症」
·誠品世界最高書店夢碎
·极端主义笼罩下的东突厥斯坦
·陳水扁政治迫害案真相的司法調查委員會
·川普當選後中美關係和世界格局的變化
·公投無關統獨,在於國家正名
·中国雾霾的“十面霾伏”和经济困境
·百年政黨國民黨的末日大崩潰
·为什么寄《杀佛》给十世班禅大师的女儿
·网民视野的2016年中国
·納粹與中共的「種族主義」
·蒙古不堪中國「以商逼政」,台灣呢?】
·進化中的「自然災害」:「霧霾」「土地污染」與「基因改造」
·習近平終於「自承」反腐是為了權力鬥爭
·德國之音:香港出版自由已死
·「習核心」時代「批毛」「當然是」禁忌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新書出版消息!
·「愛國賊」與「第五縱隊」?
·川普时代美中博弈及台海局势走向
·2017是美国与中共较量之年
·美学者预言亚洲世纪的终结
·如何廓清時代的大困惑?
·台灣「維持現狀」的迷思
·川普平衡美中关系会倾听台湾观点
·川普总统就职演说全文
·川普民粹论点在中国民众中产生共鸣
·國民黨大崩潰
·為何周強突然坚决抵制司法獨立
·習近平「反腐」的出發點與戰略
·習近平不得不拿下劉亞洲
· 川普上台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川普早祷会讲话令人振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中國官員與留學生對西藏的態度不能只是膝蓋反射式反應
·習近平正在為保衛自己的權位而拼命
·反分裂國家法》其實可以隨時醒來
·袁紅冰攜酒百年行
·BBC: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智者、聖徒、英雄〉 ──袁紅冰在鄭南榕殉道21周年追思紀念會演講逐字稿
·川普要推翻社会主义
·中共十九大搏鬥簾幕拉開了
·毒針暗殺,共產國家常見,爐火純青者非中共莫屬
·朝鲜有哪些著名海外暗杀行动
·台灣與中國,價值觀平行的兩個世界
·台湾出版寒冬与出版者的感言
·從「被出賣的台灣」到「被囚禁的台灣」
·馬英九的馬腳與蔡英文的迷思
·買下臺灣比打下台灣便宜」
·中共軍隊再次興起軍隊國家化的行動
·習近平眼中的馬英九與國民黨百年黨國
·印度乘中共两会向习核心将了个军
·你或許不知道的袁紅冰
·中共絕無「維持現狀」之意
·李克强提不出中国经济面临危机解决之道
·纪念藏人抗暴第五十八周年
·「台獨的盡頭是統一,統一的盡頭是台獨?」
·台湾出版界眼里的西藏抗暴起义
·關於胡耀邦,中共在擔憂什麼?】
·「三‧一九槍擊案」真相與和解公聽會、座談會
·在中國,都是禁忌;在台灣,不知不覺
·呂秀蓮引用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呼籲查出「319」真相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大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家
·分析蒂勒森訪華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重大的歷史機遇有如天意;天予不取,必受天譴」
·中共當代「滅佛運動」的「持續進行式」】
·特習會,台灣如何應對?︱
·「智者、聖徒、英雄」,鄭南榕在二十餘年前就預見到未來
·中國政府「不道德愚民」豈止這一樁!
·「面對中共,委曲不能求全,只會招來更大的屈辱!
·「胡耀邦遭到政治整肅證明,中國失去了和平民主轉型的最後可能」
·袁紅冰將發表「自主代撰」蔡英文總統就職周年演講
·台灣人必須像堅守自己的生存權一樣,堅守「國家底線原則」
·曹长青先生谈女作家琼瑶面临的困境
·《蔡英文總統罪己書》
·金融風險正沖擊著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台灣《反併吞法》VS中國《反分裂法》
·中国“一带一路”的风险和挑战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阿富汗出土文物或证实藏文出现于四千年前
·中國舊思維所以台灣總統要有新思維
·【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
·期待小英總統,這是台灣人選妳的原因
·【袁紅冰自主代撰文集】出版說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國企改革和別讓李嘉誠跑了

伍凡評論第464期 國企改革和別讓李嘉誠跑了
   
   
   
   2015-09-18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64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國企改革和別讓李嘉誠跑了」。
   
   
   
   2015年9月13號新華社公布,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共30條,這是中共當局對中國國有企業第二次大改革的指導文件。新華社屬下的「瞭望智庫」於9月12號發表題為〈別讓李嘉誠跑了〉的文章,批評李嘉誠在中國經濟正處於敏感時刻,做出此舉是過橋抽板,而且不能就此一走了之。文章而且形容李嘉誠是靠特權致富的一介小商人。
   
   
   
   《別讓李嘉誠跑了》是為《指導意見》鳴鑼開道
   
   
   
   為什麼此時此刻出現這兩篇文件和文章呢?我想是和中國目前持續下滑的經濟現狀和數額龐大的資金外流有關。在我看來,《別讓李嘉誠跑了》的文章是為《中共中央國務院,為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鳴鑼開道的,這兩者有內在的密切關係。
   
   
   
   第一次國有企業改革是1990年代中期,朱鎔基任總理,當時大大小小國營企業生產經營效率低下,虧損面大,難以生存,國家資金無法繼續供養這些大小國企。於是採取了一刀切的辦法,實行「抓大放小」的政策,採取了改組、聯合、兼併、股份合作制、租赁、承包經營和出售等多種形式,將數十萬個中小型國營企業私營化,同時數千萬職工被解雇而失業。這是一次中共甩包袱推行私有化的大動作,這是一次試圖改變國營企業的現狀。
   
   
   
   中共以「國進民退」和「做大做強國營企業」宏觀調控改變國企央企
   
   
   
   但是,到了2000年後,中國國企和央企的效率仍然沒有提高,於是在中共黨內和社會輿論上,出現了「國進民退」和「做大做強國營企業」的口號,以更多的國家資本直接投資國企央企,以達到拉抬經濟GDP的目的。
   
   
   
   2008年國際金融風暴吹向全球,溫家寶下令4萬億直接投資,和15萬億貸款刺激市場,執行宏觀調控,全部投放到鐵公基項目和國有大型企業,沒有一分錢救助民營中小型企業,投放19萬億資金,國企被巨額的資金洪水淹沒。
   
   
   
   「國進民退」宏觀調控下很多中小型企業倒閉、破產、自殺、被抓
   
   
   
   為了壓低房價,抑制通貨膨脹,連續7次提高銀行準備金,抽乾池塘回收貸款,只收不放,首當其衝的是民營企業。沒有資金注入池塘,缺水,魚都乾死了。溫州地區出現民企老闆跑路、跳樓、出國,全國很多中小型企業倒閉、破產、自殺、被抓,都是這種宏觀經濟調控背景的作用。
   
   
   
   溫州最大的眼鏡廠浙江新泰集團,遭到供應商圍堵門口,討債要貸款,而該公司的董事長胡福林早已消失不見了,據說胡福林因為欠高利貸12億、銀行貸款8億無法清償,已經逃亡美國,這就是「國進民退」的直接結果。
   
   
   
   在這同時,全面打壓民營企業,中國的民營企業得不到國家財政的扶持,也得不到銀行貸款的支持。由於沒有政府財政的支持,又沒有銀行的支持,民營企業唯一的出路只有向民間高利貸融資,越是規模性企業和資金依賴型企業,這種民間融資的依賴性越大,風險也就高。
   
   
   
   吳英和曾成傑從事民營企業高利貸行業,都成了國進民退祭壇上的羔羊。國進民退和中國經濟自從2008年以來,持續下滑不止有密切的關係。這種情況,至今沒有改變。
   
   
   
   《指導意見》中心思想是需要民營和私人資本支持和供養國營企業
   
   
   
   下面,我分析《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長達30條。它要達到的主要目標如下:其一,堅持公有制主體地位,發揮國有經濟主導作用,積極促進國有資本、集體資本、非公有資本的交叉持股,發展鞏固所有之經濟。這就需要民營和私人資本投入到國營企業中,支持和供養國營企業。
   
   
   
   其二,原則上都要實行公司制、股份制改革,積極引入其它國有資本或各類非國有資本,實行股權多元化,國有資本可以絕對控股、相對控股,也可以參股,並且著力推進整體上市。
   
   
   
   國營企業整體上市就要求再一次做大股市、擴大股市,吸引更多更大的散戶股民投入股市。以股市融資養活國營企業,以達到通過市場化改革,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的目的。
   
   
   
   多數大型國營企業已經在過去10年在香港和在滬深股市上市,但只有流通股,比例通常小於20%。另外80%的股票,仍然操控在中共官員手中,大多是股價低廉的原始股。只要國企上市,原始股的股東必賺無疑,這又肥了中共官員。
   
   
   
   其三,國有企業改革要遵循市場經濟規律和企業發展規律,堅持政企分開、政資分開,所有權和經營權分離,但同時特別強調堅持黨的國有企業的領導。這是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必須堅守的政治方向、政治原則。很明顯,堅持政企分開、政資分開和堅持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是矛盾的、是衝突的。可見,黨的領導是絕對的,而政企分開僅僅是表面文章、是糊弄人的。
   
   
   
   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和中共對經濟的「主導作用」是衝突的
   
   
   
   過去幾次提出國企改革,從思路到措施,都是自相矛盾的。譬如,2013年中共18屆三中全會通報,確定要在資源培植方面讓市場發揮「決定性作用」,同時又保留中共對經濟的「主導作用」。這兩個作用是相互打架的,最終是中共的主導作用是絕對的。這次公布主導意見,仍然如此,絲毫沒有改變。
   
   
   
   那麼為什麼有上述矛盾的思路出來呢?因為這一切都是為了保護既得利益,又要防止國營企業被私有化。中共當局這樣私營資本,引入國營企業,但又害怕私營資本坐大,所以規定黨要絕對領導國營企業。
   
   
   
   現在出臺《指導意見》是因為經濟下滑不止
   
   
   
   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出台《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呢?那麼我們首先看看,中國的經濟現狀。中國經濟持續下滑,在經濟體系中曾經創造GDP50%以上的中國民營中小型企業狀況越來越壞,既得不到政府銀行貸款,又不能從股市中融資,因此許多企業倒閉、工廠關門、工人失業增加。中國進出口貿易量持續下滑,這正是中共高層非常擔心的事情正在發生。
   
   
   
   中共目前有超過15.5萬個國營企業,他們僱用數千萬的職工,涉足於各行各業,從銀行、酒店到航空公司。儘管大部分國營企業有地方政府管理,但是有100多家具有國家及戰略地位的集團是由中央政府控制的。它們包括全球資產規模最大的銀行──中國工商銀行,和全球用戶最多的移動通訊營業商──中國移動。
   
   
   
   國營企業的現狀非常糟糕
   
   
   
   但是國營企業的現狀非常糟糕。比如東北三省,遼寧、吉林和黑龍江三省,經濟以國營企業為主,黑龍江省去年就下降了4.2%,遼寧和吉林也就是勉勉強強將經濟增速維持在0的水平以上。
   
   
   
   以東北老工業基地為代表的經濟落後地區,往往面臨人員思想觀念陳舊、基礎設備落後,以及生態環境嚴重惡化等問題。緊接著是資源枯竭,失去了從事經濟活動的資源以後,吉林、山西和遼寧三省由於財政收入的下滑、房地產的低迷,已經處於財務危險狀態,到了瀕臨破產的邊緣。
   
   
   
   四川攀鋼集團成都鋼釩有限公司在經營了57年之後,被當地人稱之為攀成鋼的這家企業,大約有1.6萬名職工面臨下崗分流,這些人以鋼廠為中心的生活也一夕之間完全改變了。
   
   
   
   據國家發改委今年4月份的一份報告顯示,如果經濟持續惡化下去,超過企業的承受能力,會有大批企業倒閉和工人失業,造成失業率大幅上升。石油和工業金屬等大宗商品的全球價格急遽下降,也推動了進口總值的下降,譬如煤、鐵礦石、銅、鋁和鋼材等關鍵供應原料的進口規模,今年在大幅的下降。這種下降是中國國內需求低迷的一個明顯標誌。
   
   
   
   未來5年-10年中國經濟發展将是嚴峻狀態
   
   
   
   中國經濟增長放緩的主要原因是中國製造業和新房建造業急遽的減少。根據日本共同社9月7號的報導,中共財政部長樓繼偉9月4號,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召開的二十國集團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上,看到中國經濟發展的前景,表示未來5年嚴峻狀態將持續,說不定是10年。
   
   
   
   中國國營企業是背負沉重的債務在運轉,而運轉的目的是為了使企業勉強生存下去。2014年國營企業的利潤比上年增長僅僅是3.4個百分點,而負債超過了66萬億人民幣,眼下中國的私人企業和政府債務的總額高達28萬億美元,這比美國全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還要高出50%,而相當於中國全年的GDP282%。
   
   
   
   根據彭博社統計數據,截至到6月底,中國企業和家庭的未償還貸款佔GDP的比例為207%,遠遠超過2008年的125%。低迷的中國經濟拖累了企業償還債務的能力。那麼中國各個大銀行爭先恐後的從它們的帳本上,要清除掉急遽上升的壞帳,預計今年是它們上市十幾二十年以來,利潤收入最低最差的一年。
   
   
   
   最近幾年大量資金從中國流出是中共當局面臨的最嚴峻的問題之一
   
   
   
   最近幾年大量資金從中國流出,包括中國資金和外國資金。資本外逃是中國許多年來一直存在的現象,外逃資金來自於各色人等,包括中共官員,新上市的國企高管,以及新發富起來的企業家。2013年10月歐美四大銀行幾乎已經從中國全面撤退,流出資金超過二十萬億人民幣。在股市動盪、滙率貶值預期加大之後,資金外流急劇增加。中國在過去五個季度共發生資本外流5,200億美元。
   
   
   
   摩根大通的分析師說,這一個資本外流的規模,將中國從2011年吸收的外來資本全部抵銷掉了。資本外流是中共當局面臨的最嚴峻的問題之一。今年8月中國資本外流將近上萬億人民幣,央行和金融機構口徑並外滙的占款率連續三個月雙雙下滑,創造了歷史最大的單月降幅紀錄。
   
   
   
   資金外逃,香港首富李嘉誠是個典型的例子
   
   
   
   李嘉誠以香港為基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向大陸投資,結交鄧小平、江澤民和胡錦濤等中共高層,投資一帆風順。現在感覺到中國大陸的政治和經濟狀況發生了變化,對他投資不利和不安全,所以從2013年開始,他就將他的資本外流,流向了歐洲。
   
   
   
   2013年7月他出售了香港百佳公司,要價高達四十億美元。其後又抛售了中國和香港的三百間超市和上海的辦公樓宇,轉向投資歐洲的能源通訊事業。8月,李嘉誠又出售上海陸家嘴的東方滙經OFC以及廣州西城都薈廣場超過百億元的商業物業。
   
   
   
   據不完整統計,儘管在2013年期間李嘉誠抛售的資產已經累計資金達到800億以上,2014年李嘉誠出售南京國際金融中心大廈IFC。在李嘉誠巨大的影響和作用下,李嘉誠的資金外逃無疑會讓其他的富豪們產生了跟風的效應,從而降低了對香港和大陸市場的投資信心。
   
   
   
   2015年之初,李嘉誠公布他的資產重組計畫。兩家在開曼群島新成立的離岸公司,將分管地產業務,和分散出來的機械、能源和零售等業務。這是從全面撤離大陸之後,李嘉誠正要撤離香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