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陈破空文集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萧胡会:不见了“一中”原则
·胡温不思进取,坐失政改良机
·中日关系:北京一厢情愿
·民族主义救不了北京奥运
·大地震,悬念笼罩中国
·批评和压力,促成中共改变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中国官员,为什么不道歉?
·倒塌的学校,倒塌的希望
·“豆腐渣”瓦解中共新形象
·余震未息,谁在发国难财?
·东海协议,中方惨被套牢
·中美博弈“世界影响力”
·外国首脑出席京奥有多重要?
·苏丹话题:罪犯的盟友也是罪犯
·铁笼中的百年奥运
·“示威区”为谁而设?
·话说京奥“示威专区”
·是中共的奥运,不是人民的奥运
·北京奥运暗喻中国现实
·京奥闭幕,“百年国耻”洗刷一清?
·盖棺定论华国锋
·香港选举:民生重要,民主也重要
·俄格战争,或有利中共
·毒奶粉与民主
·重温鲁迅:救救孩子
·金正日死后,谁将主宰朝鲜?
·新一轮巧取豪夺的开端
·台湾政府的盲点
·从“台湾同胞”到“台湾乡亲”
·美国大选后的中国
·另一种崩溃 也谈改革开放30年
·中共推动“藏独”,不遗余力
·“中国模式”,可能猝死
·中法争执,北京无理取闹
·美国民主的奇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9月3日,中共举行了大阅兵。这个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为名的大阅兵,名不正而言不顺,从历史到现实,都不合逻辑而站不住脚。而其过程中的洋相百出,更是弄巧成拙。出场人物的众生相,或令人玩味,或令人捧腹,或令人感叹。


   
   
   
   习近平。乘敞篷车检阅大军,应该是威风一刻,然而,习表情黯澹,很不自在,令人意外。习显得倦怠,甚至厌倦,彷彿巴望眼前这一切,无论是由军人还是由装备组成的方队,儘快过去。显然,渴望通过这次大阅兵而显示大权在握的习近平,心下并非厌倦,而是心不在焉、心事重重。习的表情,还明显缺乏自信,甚至流露几分畏怯,彷彿自己不配这个三军统帅的角色。
   
   
   
   惯用左手敬军礼,且多次,出了这次大阅兵的最大洋相。依照《中国人民解放军队列条例》,敬军礼应该用右手。身为军委主席的习,如果说是不知道,那是严重渎职。多半是神思恍惚、心慌意乱所致。检阅三军的习近平,既无霸气,也无豪气;而反过来,也并不亲切,毫无笑意。刚或柔,强悍或仁慈,两头都不沾边。苦心策划的大阅兵,因习近平个人表演失败而功亏一篑。
   
   
   
   习表情不自在,很大程度上,与全体政治老人登上天安门城楼有关。从前,无论毛泽东还是邓小平阅兵,绝无更老资格的政治老人佔据天安门城楼、而对其虎视眈眈之情状。毛、邓大权在握,毫无疑问。对比之下,毛泽东的霸气,邓小平的轻鬆,在习近平脸上找不到半点影子。有心比肩毛、邓的习,明显遭到心理重创。让包括江泽民、曾庆红、李鹏这类臭名昭着的政治老人全体登上天安门城楼,应该是党内各派争夺风头、习近平无法阻挡而被迫妥协的结果。这是习近平大阅兵落下的最大败笔。
   
   
   
   至此,暴露党内权力斗争的阶段性窘态:习近平并未取得压倒性胜利。官媒连番刊载影射江的文章,中央党校搬走江题词的石头,不过是习对江喊话:「请停止老人干政!」而并非习拿下江的实际动作。旧有的政治格局、三代同堂的政治框架并未打破,在相当程度上,习近平仍然受制于政治老人,或者,受制于政治老人安插在本届政府里的亲信和代言人。可以预见,高层权力斗争仍将继续,且未知鹿死谁手。如果习近平仍执意不与民间力量相结合,而仅仅在党内倒腾,未必有取胜的把握。(连毛泽东都要藉助于文革——大规模群众运动——才能打败党内劲敌刘少奇。)
   
   
   
   江泽民。站在习身边,白髮稀疏,身体直挺,表情阴辣,如凶神恶煞。彷彿对习近平和党内外、国内外倒江阵营公开叫板:「你们呀,不要想喜欢,啊,弄那麽个大新闻!你们呀,too simple(太简单)! sometimes naïve(有时天真)! 我告诉你们,我是身经百战了!你们呀,毕竟还too young(太年轻)!」
   
   
   
   胡锦涛。人们注意到,胡变得虚胖,双手微微颤抖。有人判断,胡患了帕金森综合症。然而,笔者倒觉得,这是胡与江同台并立的心理反映、条件反射。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江、胡代表两个世代,其实已成世仇。观礼中,江、胡二人,从未交谈,江曾扭头看胡,但胡始终不看江一眼。最让胡气结的,应该是排名。胡接班之前和接班之初,江都排名在胡之前,胡当政两年后,好不容易才让江排名到胡之后,岂料,胡一退休,江又排名到胡之前。如今,每当江、胡同台亮相,都是江在前、胡在后。胡「受气的小媳妇」角色,何时熬到尽头?
   
   
   
   曾庆红。被摄像头捕捉到的这个江派师爷,正像老鼠一样在人丛中窜行,出没在江、胡之间,但身处第二排,并非如其他老常委所站的第一排。曾经身为国家副主席和政治局常委,其地位并不比其他常委低,为何屈居第二排?这种很不正式的亮相,其实反映了这个被习王再三影射的「庆亲王」的处境:受到习王「打虎」威胁,灰头土脸,因而藏头露尾。
   
   
   
   普京。紧靠习近平、而站在习的右边。据说,在俄国,右为尊。今年5月9日,习近平受邀到莫斯科出席红场大阅兵时,就是被安排紧靠普京、站在普京的右边。这次是一种回报,彼此给予对方最高礼遇。但,这也只是在西方大国领袖集体缺席的情况下,可以想见,如果美国总统出场,习近平右手那个位置,就肯定属于美国总统、而非俄国总统,正如去年11月在北京亚太首脑峰会(APEC)上所展现的那样。北京的实用主义,不过如此。由此也可折射中俄联盟关係的暂时性和脆弱性。
   
   
   
   朴槿惠。几番周折,终于把韩国总统请到北京观看大阅兵,这几乎是习近平此番唯一的外交成果。朴最终决定到北京,也是在遭遇了朝鲜最新一轮的炮击和开战威胁之后。(人们有理由怀疑:中朝是否又上演了一出威胁的「双簧戏」?)首尔意识到,只有交好中国这个大国,才可能制约朝鲜。朴槿惠被安排在习近平右边第二个位置,应该说,是很高的礼遇。韩国目前奉行反日政策,中韩对上了口味,然而,不要忘了,历史上,韩国与日本有血海深仇,韩国与中国同样有血海深仇。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共百万大军攻入朝鲜半岛,代替抢先发动战争、然后又陷入溃败的金日成军队,与韩国军队和联合国军恶战,把个朝鲜半岛,打成一片焦土,无数韩国或朝鲜民众,枉死于中共军队的枪口和铁蹄之下。
   
   
   
   崔龙海。这个位居朝鲜高层第二或第三号人物,作为金正恩的特使到达北京。但只有与习近平握手的镜头,却并没有出现在天安门城楼。最可能的原因是,当他得知安排——韩国总统的位置靠近、而自己的位置远离习近平时,立即向平壤报告,获金正恩指示:不准登天安门,立即返国。崔龙海的谨慎可以理解,他可不想因为登一次天安门城楼而丢掉脑袋。
   
   
   
   潘基文。如果北京阅兵当真是为了世界和平,大可以将联合国秘书长安排在紧靠习近平的显着位置上。结果,这个名义上统领各国的联合国之王,位置不如俄国和韩国总统,甚至还排在哈萨克和乌兹别克总统之后,委屈之至。更糟糕的是,联合国秘书长竟与苏丹总统同登天安门城楼,而后者是被国际法庭通缉的罪犯,而国际法庭是属于联合国的机构。如此安排,是对联合国秘书长的莫大讽刺和羞辱。联合国193个成员国中,大多数拒绝出席北京大阅兵,身为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却执意前往,乃是出于个人目的,他是韩国人,不仅受到近期韩国反日亲中风气影响,而且试图藉机在韩国国内製造民意,以便在联合国卸任后,还可以在韩国政坛捞一把。日本指责潘基文偏离联合国中立原则,可谓在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潘基文以联合国秘书长的身份出席北京大阅兵,都是被利用,不折不扣地,当了一回「冤大头」。
   
   
   
   巴希尔。这位遭国际法庭以战争罪和反人类罪起诉并通缉的苏丹总统,被邀到北京出席观看大阅兵,反映如下事实:中共与苏丹政权的同质性;北京是国际灰色阵营的龙头老大。这回,习近平与巴希尔握手,说出这麽两句话:「你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国和苏丹就像是两个兄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其实,如果任何一位西方大国首脑表态出席,只要轻轻丢下一句:「若要我出席,苏丹总统就不得出席。」那麽,巴希尔就肯定不会出现。中国政府请来这个瘟神,原是飢不择食的结果。
   
   
   
   连战。这位前国民党主席、前台湾副总统、目前依然挂衔国民党荣誉主席的台湾政治人物,到北京为中共大阅兵捧场,变相为中共的「抗日史观」(不承认国民党是抗日领导者、不承认国军是抗日主力)背书,不仅卖台(台湾),而且卖中(中华民国),堪称卖主求荣、数典忘祖。连战被安排在天安门城楼上的一个边缘位置,窝在栏杆后,始终只坐不站,状如缩头乌龟。这个当代「李宗仁」(上世纪六十年代投共的前国民政府副总统),台湾的过气政客,极可能已经径直要求中共收留他,只是,中共方面,可能搬出当年周恩来对张学良、宋庆龄等人的劝说词:「你先不要急于加入共产党,你留在党外更有用。」习近平对连战的劝说词大概就是:「你留在国民党内、留在台湾,更能发挥作用,对我党更有用。」
   
   
   
   (原载自由亚洲电台 2015年9月8日)
   
   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chenpokong/js-09082015124101.html
   --
(2015/09/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