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张千帆:宪法不能规定公民义务]
郑恩宠
·有生之年可看到宪政民主的中国/贺卫方
·倪玉兰获释 继续维权捍卫法律
·贺卫方论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微博、微信是中国人的粮食和衣服
·王扣玛、魏勤的判决书与上海访民的相互“揭发”
·王扣玛无罪与上海访民的教训?
·铁流实名举报李长春
·首都变首污让谁服气?
·朱久虎律师为基督徒上诉辩护词
·刘卫国律师申请法官是否中共党员?
·四川6人中就饿死一人,邓小平有何罪?
·香港占领中环社福界进行第二轮商讨
·刘萍案将开庭 上海张雪忠律师辩护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北大法律硕士曹顺利(女)被失踪
·刘亚洲的新思维/许行
·袁裕来律师将“百姓梦”挂在全国人大会堂
·中国退出常任理事国?/鲍彤
·中国维权律师工作组19月11日声明
·中国人权还有长路要走/胡佳
·中国人权毫无进展
·千岛湖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长沙村民与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235人维权走向正路比到联合国跳楼表演好
·陈良宇案真了结了吗?
·四川饿死1000万人邓小平至死隐瞒事实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美媒未报道到上海人的跳楼秀
·我参加郭飞雄案公民观察团的联署
·香港七高校商占领中环
·刘虎被捕后首会律师周泽
·刘家财被逮捕律师首次会见
·一批大陆学生支持占领香港中环
·郭飞雄已在9月11日被逮捕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刘沙沙被行政拘留
·中国每年400万起征地拆迁纠纷
·裸官越多亡党越快
·上海已养不起党报无奈合并记者将失业?
·上海自贸区与政府破产危机
·香港《动向》首次刊我新作
·上海等地访民声援冀中星远离跳楼秀
·余姚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
·唐吉田律师被扣押
·中国五千万失地农民要发声
·BBC报道陈建芳、曹顺利
·上海陈启勇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力军的真相
·英人权报告批评中国
·习近平难圆父亲梦/鲍彤
·中国又一个方励之式教授夏业良
·香港大学生网民发起游行
·支持孙文广呼吁各界声援夏业良教授!
·上海李慧芳一点进步却走了十年
·香港举行万人游行(10月20日)
·还有1.8万个审批的中国审批经济
·香港十万人参加黑衣游行
·支持陈子明等关于王功权刑拘期满的声明!
·香港12万人包围政府
·海自贸区﹕炸不响的「哑炮」/于怡郊
·支持“恢复良心律师执业权利呼吁书”
·上海218公民维权上层次!
·海内外声援夏业良教授!
·唐吉田律师10月22日获释
·台湾施明德支持香港占领中环
·台湾大学师生声援夏业良!
·在京访民维权的正确方向
·济南市民申请游行获受理?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谈陈永洲案
·中国律师、公民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达赖喇嘛与华人作家对话
·人权律师是敢死队/陈光诚
·中国当代方励之-夏业良教授
·韩正不要回避上海沈勇之死
·浦志强律师谈中共干预司法
·唐吉田律师回北京受欢迎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鲍彤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河南法院要保障律师权益?
·刘萍案10月28日开庭
·香港十万人六天六夜还真相!
·陈光诚家人获赴美签证
·勿忘高智晟
·无学术自由的中国/夏业良
·上海沈勇死物业有执法权吗?
·天安门车起火爆炸的真相?
·欢迎沈勇之死观察团赴上海,韩正准备好!
·刘萍三人案张雪忠等六律师声明
·美国会举行郭飞雄及言论自由听证会
·我参与近200人恢复良心律师权利联署
·中共饿死3755万人来自国家档案馆
·王宇律师看守所会见曹顺利
·祝独立中文笔会选出新会长
·知识分子天职是批判/夏业良
·陈建刚律师被赶出法庭
·独立中文笔会六届大会公报
·三国外交官见倪玉兰基督徒律师
·台港交流绝非「两独合流」/桑叶
·妻弟家再度被搜查(11月1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千帆:宪法不能规定公民义务

   
    郑恩宠点评:
    张千帆是北京大学法学院宪法学教授,先后在美国获物理学博士和法学博士,要是在台湾早就被蒋经国聘为秘书,成为政要了。
    马英九获美国哈佛大学法学博士,被蒋经国直接聘为英文秘书,不久就出任司法部长,现成为台湾总统。连战获美国法学博士,成为美国大学国际法教授,被蒋经国聘为台湾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后成为台湾副总统。蒋经国才是真正有“依法治国”的诚意和决心。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千帆:良法 良治 良序
    (博讯2015年09月14日发表)
   
    要依法治国,首先要确定宪法权威,宪法权威的一个核心就是党和法的关系问题。需要解释党如何制定宪法,党又如何首先遵守宪法;要讨论党制定宪法干什么,党制定宪法,就要首先遵守宪法。凸显宪法权威,可以达成某种共识。习近平强调依法执政,主要是依宪执政。用当年彭真的说法,党率领人民制定了宪法,党应该首先遵守宪法。这实际上回答了党大还是法大的问题,不要把党置于一个制定宪法而不守宪法的尴尬位置。
   
       确定了这个政治前提,有两个问题需要面对:一个问题是依法治国,依宪执政究竟是一个什么状态?要对它的规范状态做出描述。现代国家之所以要依宪治政,依法治国,说到底就是要维持一种非人为秩序,这就是宪法秩序。长期以来中国人熟络于心的是人为秩序,”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人治传统、德治传统,都是人为秩序。人在政在,人亡政息。我们要成为一个现代国家,必须要确立现代非人为秩序的法律权威,而这种最高权威的体现就是宪法的权威。
   
       怎样建立比较好的宪法秩序呢?依赖于三个支撑点:
   
       第一,要有良法,许多法律专家重点伸张这一点。许多部门法,要到良法还是恶法的平台上检验一下。现在中央和地方的法律有一万四千部左右,究竟哪些是良法,哪些是恶法?良法应当实施,恶法必须废除。要以十八届四中全会的精神,首先对我们的法律条规体系进行清理,使我们的法律真正属于良法。
   
       良法基础上才可能有良治。在具体的治理上,首先要厘清政府的权力。法治国家应当是法治政府。政府的良治从何而来?要杜绝行政权力僭越为司法部门权力,比如随便出动警力,就是行政权力冒充司法权力,这是不行的。行政权力只能维护日常秩序,而不能僭越为执行法律裁决的权力。所以,良治要符合良法,良法之下才有良治,理顺了这个关系,就可以解决行政权的随意作为了。刚才江老师说的”维稳”,大多数都是行政权的僭越。地方政府、公安局觉得问题很严重,危机来了,就急忙抓人,抓人之后再搜集证据,再拿到检察院起诉,检察院无数次返回,再去搜集更多的证据,这是行政权对立法权的一种僭越和颠覆,显然不是良治,也没有遵守良法。良治的建立非常关键,在党已经确立宪法的情况下,权力的制衡,立法、行政、司法必须各归其位。现在的行政权力抽象做大,具体做实,这是很麻烦的。
   
       最后才有良序。良序最重要的是权力秩序。若权力不讲秩序,一旦受到威胁就乱来,就没有优良的政治秩序,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整个社会肯定陷入小暴君普遍增长,谁也不遵守规则的状态。所以,依法治国,依宪执政,就要厘清行政权,不能独大,一定要归位。
   
       第二,在实际的国家治理中,国家权力与社会权利之间,如何形成良性的状态。宪法最本质的规定,就是对国家权力机关的限制和对公民权利的保障。我们的宪法多了一部分,是对公民义务的规定。本来公民义务不能由宪法规定,因为宪法是保障权利的,是公民让渡出去的权力才成立国家,因而只能保障公民的权利,不能由国家权力通过宪法形式对公民加以更多的义务。我们现在尽管有这个义务累赘,也不是要马上修改它。但首先要理顺国家权力与社会秩序之间的相互关系。说到底就是两个关系:第一,要在保障宪法秩序的情况下,严格限制国家权力打压社会权利。就是刚才江老师强调的,维稳和维权的关系不能颠倒,不需要国家权力部门去恩惠性地承诺”国家尊重公民权利”。公民权利是天经地义的权利,不是你附加给他的权利。权为民所赋,反过来要限制国家权力。对于依法治国、依法执政来说,这至为关键。
   
       另一个问题是:在宪法秩序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来自两种力量分别呈现或合力呈现的时候怎么办?一种是国家权力本身违宪,这个问题不好谈,但是必须谈。国家权力违宪,等于撕毁了跟公民的宪法契约,因而国家权力是叛乱者,公民有权起来反抗你。就是说,你没有遵守宪法秩序,我们凭什么还承受你的权力压制?从权力必须守宪的角度来讲,权力首先具有示范性。社会中公民不守宪,寻衅滋事,首先是因为权力不守宪,权力寻衅滋事。第二,社会感受宪法秩序受到威胁,怎么办?我们现在法律救济上有空白,部门法有,但宪法没有司法化。要解决宪法司法化的问题。公民要能够援引宪法条款自我保护,公民权才有根本法的保护。公民的宪法保障是一大缺口,必须要堵住这个缺口。
   
       当权力和社会共同感受到宪法秩序受到威胁的时候怎么办?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宪法独裁如果以颠覆宪法秩序来维护社会秩序,就走向专制,权力就彻底丧失了公民承诺的权力合法性的理由。不能以高尚的道德理由来超越宪法。现在中国的治理,常常是抢占道德高地,来颠覆宪法权威。国家不能超越宪法,给社会更多更苛刻的规则。这些规则只能叫例外的规则,不应由国家来提供,只能由社会来约定。因此,国家不能侵入社会,而社会必须限定国家。这个关系理顺,宪法的生存有了保证。理顺这些基本理论问题,大家可以回归现代的、宪法政治的常识层面,不要动辄就用纪律来干预宪法,动辄就用道义来干预宪法。既然依宪执政,依法治国,那么大家共同回到宪法平台上,这就是结论。
   
       (作者为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来源: 《炎黄春秋》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2015/09/14 发表)
(2015/09/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