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张千帆:15000部法律良法有多少?]
郑恩宠
·我等15律师曾为家庭教会挺身而出
·太子党已经占领中环
·上海访民为什么是失败的?
·上海高院长升副书记访民大翻案?
·滕彪给全国律师协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失地农民联合会建立
·习近平难解北京危机/我的新作
·当局对我监控升级/自由亚洲
·祝张牧师三家人抵美获营救
·西藏的今天与香港的明/丁一夫
·胡佳被袭和上海访民反响?
·上海公民迟到进步也是进步!
·上海访民为何不声援胡佳?
·中国死磕派律师吹响集结号/牟传珩
·维权律师纷纷被捕罗织罪状/许行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巡视组到上海维稳费大发?
·法官大批辞职和访民大骂法官
·上访是一条慢性自杀的死亡路。
·有种上海谣言当局不打压而鼓励
·全国访民苦难多唯有上海得解放?
·中国大陆几乎无一合格法官
·张思之:律师的老传统与新血脉
·我参加了千人联署呼吁保障工人权益
·上海李华平案7月30日在合肥开庭
·福建律师诉省司法厅、民政厅
·上海维权公民应支持香港民主运动
·侮辱胡佳或许是“自己人”?
·上海访民为何是失败的(一)
·上海王宗南被查直逼江泽民牵出韩正
·上海抛出经济大虎王宗南
·公布周永康转移对港视线?
·中国律师要求“废除律师年检”综述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巡视组到上海访民大失败
·上海广播香港“反占中”消息
·中央巡视组拒见500北京访民的冷思
·谁是上海的维权英雄?
·27律师致吉林市政府公开信
·一个上海访民法律顾问的品格?
·中央巡视组拒见河北访民
·上海维权英雄李化平
·林保华:北京对香港政改食言
·韩正失宠!习空降反腐专家到上海!
·中央巡视组拒陕西访民
·浙江拆教堂抓牧师属习近平败笔
·上海蔡晓红被捕证明上访属死亡路
·台网民进党之父是法学博士、教授
·高智晟律师出狱将面对复杂局面
·贪官要抓反对派要关高智晟仍无自由
·高智晟出狱考量习近平与上海帮不同?
·四川访民找中央巡视组反被刑拘
·中共吊销七名律师证
·习近平会放高智晟出国?
·上海大妈们都在骂韩正、江泽民
·香港基督徒支持民主政改
·韩正是上海闵行违法征地的总后台
·上海官员联名信吁巡视组查4 法官嫖娼案黑幕
·中央巡视组进浙江杭州大拆十字架
·当局打压境外资金和民间法援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执业证被注销
·香港罢课占领中环可能提前
·香港将出动七千以上警察对付占领中环
·中联办与香港民主党议员会谈无果
·国企股东是十三亿中国人/新作
·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目前对高智晟最大帮助是什么?
·中国又一高智晟律师唐荆陵43岁
·胡耀邦子香港起诉直奔韩正、江泽民!
·腾彪:中国宪法的结构性缺陷
·江泽民二儿子上海六大职务最大房地产商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香港基督徒再次到中联办抗议中共强拆十字架
·香港26议员联署决心否决假普选!
·香港普选分歧并没降温
·深圳会谈失败香港风暴将临
·活到今天中共健康力量不让我死
·香港律师界为何取得奇迹?
·程海律师被停业政府阻止律师法援
·两维权律师面临停业
·支持中国70律师8月26日联合声明
·上海警方批准我每天可到外遛狗
·欧盟律协就常伯阳律师被拘致信习近平
·香港8000学生将举行罢课!
·我与185名中国律师并肩作战绝不屈服!
·香港命运的决战将启动!
·我与中国人权律师团157名律师抱团抗争
·香港5000警戒备解放军将出动?
·我声明支持香港和平占领中环!
·香港学生上街抗议与上千警察发生冲突
·香港27议员誓言否决人大方案
·全港学界罢课大会明天举行!
·香港大学生22日起罢课一周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罢课宣言书!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绝不退缩坚决抗争
·香港18教授学者支持学生罢课!
·晴朗:香港公民抗命正式拉开序幕
·程海律师被罚百多支持者遭打压!
·全港大罢课:分析罢课形势,如何组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千帆:15000部法律良法有多少?

   郑恩宠点评:
    张千帆是北京大学法学院宪法学教授,先后在美国获物理学博士和法学博士,要是在台湾早就被蒋经国聘为秘书,成为政要了。
    马英九获美国哈佛大学法学博士,被蒋经国直接聘为英文秘书,不久就出任司法部长,现成为台湾总统。连战获美国法学博士,成为美国大学国际法教授,被蒋经国聘为台湾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后成为台湾副总统。蒋经国才是真正有“依法治国”的诚意和决心。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千帆:良法 良治 良序
    (博讯2015年09月14日发表)
   
    要依法治国,首先要确定宪法权威,宪法权威的一个核心就是党和法的关系问题。需要解释党如何制定宪法,党又如何首先遵守宪法;要讨论党制定宪法干什么,党制定宪法,就要首先遵守宪法。凸显宪法权威,可以达成某种共识。习近平强调依法执政,主要是依宪执政。用当年彭真的说法,党率领人民制定了宪法,党应该首先遵守宪法。这实际上回答了党大还是法大的问题,不要把党置于一个制定宪法而不守宪法的尴尬位置。
   
       确定了这个政治前提,有两个问题需要面对:一个问题是依法治国,依宪执政究竟是一个什么状态?要对它的规范状态做出描述。现代国家之所以要依宪治政,依法治国,说到底就是要维持一种非人为秩序,这就是宪法秩序。长期以来中国人熟络于心的是人为秩序,”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人治传统、德治传统,都是人为秩序。人在政在,人亡政息。我们要成为一个现代国家,必须要确立现代非人为秩序的法律权威,而这种最高权威的体现就是宪法的权威。
   
       怎样建立比较好的宪法秩序呢?依赖于三个支撑点:
   
       第一,要有良法,许多法律专家重点伸张这一点。许多部门法,要到良法还是恶法的平台上检验一下。现在中央和地方的法律有一万四千部左右,究竟哪些是良法,哪些是恶法?良法应当实施,恶法必须废除。要以十八届四中全会的精神,首先对我们的法律条规体系进行清理,使我们的法律真正属于良法。
   
       良法基础上才可能有良治。在具体的治理上,首先要厘清政府的权力。法治国家应当是法治政府。政府的良治从何而来?要杜绝行政权力僭越为司法部门权力,比如随便出动警力,就是行政权力冒充司法权力,这是不行的。行政权力只能维护日常秩序,而不能僭越为执行法律裁决的权力。所以,良治要符合良法,良法之下才有良治,理顺了这个关系,就可以解决行政权的随意作为了。刚才江老师说的”维稳”,大多数都是行政权的僭越。地方政府、公安局觉得问题很严重,危机来了,就急忙抓人,抓人之后再搜集证据,再拿到检察院起诉,检察院无数次返回,再去搜集更多的证据,这是行政权对立法权的一种僭越和颠覆,显然不是良治,也没有遵守良法。良治的建立非常关键,在党已经确立宪法的情况下,权力的制衡,立法、行政、司法必须各归其位。现在的行政权力抽象做大,具体做实,这是很麻烦的。
   
       最后才有良序。良序最重要的是权力秩序。若权力不讲秩序,一旦受到威胁就乱来,就没有优良的政治秩序,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整个社会肯定陷入小暴君普遍增长,谁也不遵守规则的状态。所以,依法治国,依宪执政,就要厘清行政权,不能独大,一定要归位。
   
       第二,在实际的国家治理中,国家权力与社会权利之间,如何形成良性的状态。宪法最本质的规定,就是对国家权力机关的限制和对公民权利的保障。我们的宪法多了一部分,是对公民义务的规定。本来公民义务不能由宪法规定,因为宪法是保障权利的,是公民让渡出去的权力才成立国家,因而只能保障公民的权利,不能由国家权力通过宪法形式对公民加以更多的义务。我们现在尽管有这个义务累赘,也不是要马上修改它。但首先要理顺国家权力与社会秩序之间的相互关系。说到底就是两个关系:第一,要在保障宪法秩序的情况下,严格限制国家权力打压社会权利。就是刚才江老师强调的,维稳和维权的关系不能颠倒,不需要国家权力部门去恩惠性地承诺”国家尊重公民权利”。公民权利是天经地义的权利,不是你附加给他的权利。权为民所赋,反过来要限制国家权力。对于依法治国、依法执政来说,这至为关键。
   
       另一个问题是:在宪法秩序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来自两种力量分别呈现或合力呈现的时候怎么办?一种是国家权力本身违宪,这个问题不好谈,但是必须谈。国家权力违宪,等于撕毁了跟公民的宪法契约,因而国家权力是叛乱者,公民有权起来反抗你。就是说,你没有遵守宪法秩序,我们凭什么还承受你的权力压制?从权力必须守宪的角度来讲,权力首先具有示范性。社会中公民不守宪,寻衅滋事,首先是因为权力不守宪,权力寻衅滋事。第二,社会感受宪法秩序受到威胁,怎么办?我们现在法律救济上有空白,部门法有,但宪法没有司法化。要解决宪法司法化的问题。公民要能够援引宪法条款自我保护,公民权才有根本法的保护。公民的宪法保障是一大缺口,必须要堵住这个缺口。
   
       当权力和社会共同感受到宪法秩序受到威胁的时候怎么办?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宪法独裁如果以颠覆宪法秩序来维护社会秩序,就走向专制,权力就彻底丧失了公民承诺的权力合法性的理由。不能以高尚的道德理由来超越宪法。现在中国的治理,常常是抢占道德高地,来颠覆宪法权威。国家不能超越宪法,给社会更多更苛刻的规则。这些规则只能叫例外的规则,不应由国家来提供,只能由社会来约定。因此,国家不能侵入社会,而社会必须限定国家。这个关系理顺,宪法的生存有了保证。理顺这些基本理论问题,大家可以回归现代的、宪法政治的常识层面,不要动辄就用纪律来干预宪法,动辄就用道义来干预宪法。既然依宪执政,依法治国,那么大家共同回到宪法平台上,这就是结论。
   
       (作者为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来源: 《炎黄春秋》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2015/09/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