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张千帆:15000部法律良法有多少?]
郑恩宠
·文东海律师遭长沙警方约谈
·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校长声讨荒唐
·律师已成国家不点名敌人
·十九大重用韩正属习近平低级错误
·北京出现“黑心律师”宣传牌
·港媒:十九大前暴亡党五大危机
·限制律师言论是限制全国公民言论
·彭永和律师退上海律协诉收费7000万
·吴爱英倒台709案会平反?
·习近平高度肯定舒晓琴对访民政策
·十九大前被传唤20日提前会上海
·国家信访局长十九大前接见访民
·十九大前被刑事传唤20日提前回上海
·习近平接班人梯队李克强等四人
·教训:35冤案26件未听取律师辩护
·外媒:韩正明升暗降被调虎离山
·李强接替韩正将打多少上海老虎苍蝇?
·党章淡化“三代表”姜维平论江家出事
·没有中国律师郭文贵必然失败!
·中共前途命运取决于人心向背
·中国无罪判决万分之八西方20%
·向10万党员律师要免费法律援助?
·李强主政上海是合适人选
·习近平与韩国人权律师总统达成和解
·十九大后祝圣武律师行政复议公开
·中国律师权益关注网办的好!
·习近平将推出律师调查令制度
·文东海是不怕丢饭碗的人权律师
·地方文革史交流网办的好!
·王宇等70律师709家属等15人联名信
·台湾四人权律师
·越南废除户籍制度欢迎习近平
·十九大后各地老虎相继落马
·关注上海律师欲跳黄浦江暴司法黑幕
·上海法院丢失起诉人诉状黑幕重重
·十九大后黑龙江6厅官同日被捕
·美国是律师谈出来而非打出来的
·网络禁不住翻墙并不难
·上帝拣选律师缔造了美国
·不修订《国家赔偿法》难得人心
·中共高层论亡党和被历史淘汰
·民众期盼中共虚心学习越南改革
·有关台湾《政党法》信息
·在台湾国民党的党产被没收
·李昱函律师被捕人权律师成政敌
·上海丁德元案的几个看点
·江天勇律师案11月21日长沙中院开庭
·阻止孩子出国就读属没有自信心政府
·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大搞电视认罪中宣部高管也会落马?
·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文东海律师诉云南律协案12月14日开庭
·“免费”上访拿维稳费后果严重
·上海房价再过十年也不会跌
·好律师大有人在并不都在监狱中
·四川三老人拒官派律师要自请律师
·走进人权律师的情感世界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千帆:15000部法律良法有多少?

   郑恩宠点评:
    张千帆是北京大学法学院宪法学教授,先后在美国获物理学博士和法学博士,要是在台湾早就被蒋经国聘为秘书,成为政要了。
    马英九获美国哈佛大学法学博士,被蒋经国直接聘为英文秘书,不久就出任司法部长,现成为台湾总统。连战获美国法学博士,成为美国大学国际法教授,被蒋经国聘为台湾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后成为台湾副总统。蒋经国才是真正有“依法治国”的诚意和决心。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张千帆:良法 良治 良序
    (博讯2015年09月14日发表)
   
    要依法治国,首先要确定宪法权威,宪法权威的一个核心就是党和法的关系问题。需要解释党如何制定宪法,党又如何首先遵守宪法;要讨论党制定宪法干什么,党制定宪法,就要首先遵守宪法。凸显宪法权威,可以达成某种共识。习近平强调依法执政,主要是依宪执政。用当年彭真的说法,党率领人民制定了宪法,党应该首先遵守宪法。这实际上回答了党大还是法大的问题,不要把党置于一个制定宪法而不守宪法的尴尬位置。
   
       确定了这个政治前提,有两个问题需要面对:一个问题是依法治国,依宪执政究竟是一个什么状态?要对它的规范状态做出描述。现代国家之所以要依宪治政,依法治国,说到底就是要维持一种非人为秩序,这就是宪法秩序。长期以来中国人熟络于心的是人为秩序,”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人治传统、德治传统,都是人为秩序。人在政在,人亡政息。我们要成为一个现代国家,必须要确立现代非人为秩序的法律权威,而这种最高权威的体现就是宪法的权威。
   
       怎样建立比较好的宪法秩序呢?依赖于三个支撑点:
   
       第一,要有良法,许多法律专家重点伸张这一点。许多部门法,要到良法还是恶法的平台上检验一下。现在中央和地方的法律有一万四千部左右,究竟哪些是良法,哪些是恶法?良法应当实施,恶法必须废除。要以十八届四中全会的精神,首先对我们的法律条规体系进行清理,使我们的法律真正属于良法。
   
       良法基础上才可能有良治。在具体的治理上,首先要厘清政府的权力。法治国家应当是法治政府。政府的良治从何而来?要杜绝行政权力僭越为司法部门权力,比如随便出动警力,就是行政权力冒充司法权力,这是不行的。行政权力只能维护日常秩序,而不能僭越为执行法律裁决的权力。所以,良治要符合良法,良法之下才有良治,理顺了这个关系,就可以解决行政权的随意作为了。刚才江老师说的”维稳”,大多数都是行政权的僭越。地方政府、公安局觉得问题很严重,危机来了,就急忙抓人,抓人之后再搜集证据,再拿到检察院起诉,检察院无数次返回,再去搜集更多的证据,这是行政权对立法权的一种僭越和颠覆,显然不是良治,也没有遵守良法。良治的建立非常关键,在党已经确立宪法的情况下,权力的制衡,立法、行政、司法必须各归其位。现在的行政权力抽象做大,具体做实,这是很麻烦的。
   
       最后才有良序。良序最重要的是权力秩序。若权力不讲秩序,一旦受到威胁就乱来,就没有优良的政治秩序,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整个社会肯定陷入小暴君普遍增长,谁也不遵守规则的状态。所以,依法治国,依宪执政,就要厘清行政权,不能独大,一定要归位。
   
       第二,在实际的国家治理中,国家权力与社会权利之间,如何形成良性的状态。宪法最本质的规定,就是对国家权力机关的限制和对公民权利的保障。我们的宪法多了一部分,是对公民义务的规定。本来公民义务不能由宪法规定,因为宪法是保障权利的,是公民让渡出去的权力才成立国家,因而只能保障公民的权利,不能由国家权力通过宪法形式对公民加以更多的义务。我们现在尽管有这个义务累赘,也不是要马上修改它。但首先要理顺国家权力与社会秩序之间的相互关系。说到底就是两个关系:第一,要在保障宪法秩序的情况下,严格限制国家权力打压社会权利。就是刚才江老师强调的,维稳和维权的关系不能颠倒,不需要国家权力部门去恩惠性地承诺”国家尊重公民权利”。公民权利是天经地义的权利,不是你附加给他的权利。权为民所赋,反过来要限制国家权力。对于依法治国、依法执政来说,这至为关键。
   
       另一个问题是:在宪法秩序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来自两种力量分别呈现或合力呈现的时候怎么办?一种是国家权力本身违宪,这个问题不好谈,但是必须谈。国家权力违宪,等于撕毁了跟公民的宪法契约,因而国家权力是叛乱者,公民有权起来反抗你。就是说,你没有遵守宪法秩序,我们凭什么还承受你的权力压制?从权力必须守宪的角度来讲,权力首先具有示范性。社会中公民不守宪,寻衅滋事,首先是因为权力不守宪,权力寻衅滋事。第二,社会感受宪法秩序受到威胁,怎么办?我们现在法律救济上有空白,部门法有,但宪法没有司法化。要解决宪法司法化的问题。公民要能够援引宪法条款自我保护,公民权才有根本法的保护。公民的宪法保障是一大缺口,必须要堵住这个缺口。
   
       当权力和社会共同感受到宪法秩序受到威胁的时候怎么办?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宪法独裁如果以颠覆宪法秩序来维护社会秩序,就走向专制,权力就彻底丧失了公民承诺的权力合法性的理由。不能以高尚的道德理由来超越宪法。现在中国的治理,常常是抢占道德高地,来颠覆宪法权威。国家不能超越宪法,给社会更多更苛刻的规则。这些规则只能叫例外的规则,不应由国家来提供,只能由社会来约定。因此,国家不能侵入社会,而社会必须限定国家。这个关系理顺,宪法的生存有了保证。理顺这些基本理论问题,大家可以回归现代的、宪法政治的常识层面,不要动辄就用纪律来干预宪法,动辄就用道义来干预宪法。既然依宪执政,依法治国,那么大家共同回到宪法平台上,这就是结论。
   
       (作者为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来源: 《炎黄春秋》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2015/09/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