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咏巢湖岠嶂山]
槟郎文集
·大学城的夹竹桃
·少时放牛西山上
·公仆和主人
·试刀山隐士
·刘三姐的诗歌
·谈谈槟郎老师
·女神的小城
·我们的好先生槟郎
·塞壬的歌声
·情系钓鱼岛
·欢迎来南京
·有个禅师叫法融
·同根同祖的老爷们
·钓鱼岛之恋
·我的七夕节2012
·忆游褒禅山
·美国啊,美丽的国
·槟郎前生为僧
·在彭佳屿眺望钓鱼岛
·秋到江心洲
·槟郎诗歌《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赏析
·短谈槟郎老师
·献给诗人老师槟郎
·以终身布衣为傲的槟郎老师
·记我的老师——槟郞
·槟郎哥的课堂
·寻寻觅觅:写给孤独的诗人槟郎
·槟郎诗歌中的情爱
·雅俗之间的槟郎老师
·浅谈槟郎及槟郎的诗
·槟郎先生与南平大嫂
·赏析槟郎诗歌《问与答的彻底》
·初冬的方山
·读槟郎诗歌:女神的小城
·诗人槟郎老师的琐记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读槟郎老师两首诗歌
·冬天里的冤魂
·读槟郎诗歌《公仆与主人》
·记我们的槟郎老师
·写给槟郎老师家伙
·大汉朝的功夫熊猫
·久敬庄,中国的心脏
·诗坛门外汉槟郎老师
·读槟郎诗歌《秦淮女郎》
·此槟郎,非彼槟榔
·漫谈槟郎先生
·重游栖霞寺
·槟郎的亲情诗
·住步桃花扇亭
·诗歌疗伤的槟郎
·献给诗人槟郎
·浅谈槟郎先生
·阳光下的裸戏
·选修课老师槟郎
·议槟郎,忆槟郎
·真情浇铸的诗人:刍议槟郎诗歌的思想意蕴
·你好!诗人槟郎
·我会记得槟郎老师
·2012年底感怀
·赏析三首诗感悟槟郎
·故乡的雪
·一三新年致槟郎
·避言套十四行
·特别的你槟郎
·私下称他槟郎哥
·有一位老师叫槟郎
·文学写作老师槟郎
·感谢有你槟郎
·槟郎是个大小孩
·可爱的狂人槟郎
·给清溪小姑
·青溪梦忆
·杨佳小妹歌
·怀念诗人李煜
·槟郎:寻找森林里的羊
·黄叶飘落槟郎诗集
·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
·记槟郎:方山火山石
·其貌不扬的槟郎老师
·我的“槟郎”老师
·黑夜的乌鸦
·记敬爱的槟郎老师
·我心中的槟郎老师
·南京的朱湘
·寻找杨佳小妹
·南京神策门抒情
·熊氏牌锄头赞
·扫叶楼怀念龚贤
·郭仙墩之梦
·大学城的樱花
·哀悼同胞张如琼
·故乡的油菜花
·莫愁湖东堤
·春游琵琶湖
·方山千秋岭上
·千秋岭论道
·记传奇的老师槟郎
·利涉桥怀念吴敬梓
·方山记事
·木末亭怀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咏巢湖岠嶂山

   咏巢湖岠嶂山
    槟郎
   .
   寄情山水的诗人,
   山对他有特别诗情。


   我一生与许多山结缘,
   深交的并不多,
   而故乡的岠嶂山,
   无疑是我亲昵的第一座。
   .
   南北向的岠嶂山,
   如一个笔直的1字,
   长约六公里。
   海拔高度254米,
   山顶平缓,起伏不大,
   似一条卧龙长直的脊背。
   .
   山南抵达巢湖城的东北端,
   临近市第一人民医院,
   周围是繁华的闹市。
   山北尾部有大力寺水库,
   与试刀山等隔水相望,
   重山在清幽处交集。
   .
   儿时的我常常爬上山顶,
   看山村外的广大世界。
   山西与凤凰山大尖山
   间谷地有安徽维尼纶厂,
   大峰山青龙尖北斜,
   省会合肥在西北的层山外。
   .
   山西南市区濒巢湖,
   洗耳池畔隐居过许由巢父,
   中庙姥山是八百里第一胜境,
   千年银屏牡丹天下闻名。
   南面旗山与鼓山相对,
   更远处奔腾着扬子江水。
   .
   山东方与汤山照面,
   温泉小镇半汤在它脚边,
   那里有中学和大学,
   度过我求学关键的八年。
   更远处是江南又江东,
   外省南京落拓我的后半生。
   .
   地方志上称为岠嶂山,
   也是山南端的人的叫法;
   山东侧北段的家乡人,
   只叫它西山。我接受五年
   启蒙教育的力寺村小学,
   便又叫西麓小学。
   .
   岠嶂山,我生命中的第一山!
   养育我的80多户的东李村
   在它的偏北的东坡上。
   出村便见山,看我长大,
   放牛,打柴草,耘收农地,
   山里的孩子呼吸山气。
   .
   家乡人生生死死,
   火葬场就在岠嶂山南。
   两年里相继绝别父母,
   从此将山中的坟茔挂念。
   待我死后,也望将部分骨灰
   长相伴在双亲的身边!
   .
   一生与许多山结缘,
   而故乡的巢湖岠嶂山,
   无疑是我亲昵的第一座,
   也永远是一生最重要的一座。
   忽然想到建个茅亭在山巅,
   守望退休归乡的残年。
   2015-9-12
(2015/09/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