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北京周末诗会
·清华大学的4条出路/王思想
·南方周末被毙掉的八个版/雾色山脉
·盯住那个割断张志新喉管的人/周秋鹏
·天下兴亡全看匹夫/杨银波
·人民日报拟大庆上山下乡40周年/破冰船
·苏中杰铁流争论中国民主化路径
·我所知道的纳拉迪波王子/刘兴
·五千年一遇的政府/高越农荐
·中国新“黑五类”/肖国珍
·奥巴马的梦想/喷嚏国纪事
·过年/孔令平
·左派混蛋要扒香港保钓人士的皮?/王希哲按
·从金陵大学看中国教会大学/联合祷告会荐文
·嘉荫的歌声/丁朗父
·从梅华宁看极左势力的下场/逆行斋主人
·纪一在那里?/丁朗父
·北京周末诗会作者持续遭骚扰抹黑/上帝的线人
·乘舟/欧阳懿
·你敢不敢来重庆?/李启光
·上帝的线人/诗会作者持续遭骚扰抹黑
·脏水从什么地方泼过来/丁朗父
·想起那个冬天我吹一声口哨/丁朗父
·良宵/丁朗父
·读宋宫人词有感时事
·张掖游记(上)/闵琦
·张掖游记(上)/闵琦
·最后的斗争,最后的牺牲!/武宜三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胡石根
·张掖游记(中)/闵琦
·丁朗父诗集序言/胡石根
·张掖游记(中)/闵琦
·张掖游记(下)/闵琦
·张掖游记(下)/闵琦
·中共的“线人”是如何炼成的?/朱正
·张掖游记(下)/闵琦
·杨显惠揭开夹边沟事件真相/李玉霄
·九一八风雨大作作风雨悲秋歌/丁朗父
·他们都说——他们不说/朱忠康
·老人们怒了——清除教育界败类还国人人性尊严
·二十世纪回响曲/丁朗父
·穿越革命的鸽子/丁朗父
·穿越革命的鸽子/丁朗
·草原之夜/丁朗父
·车游记缘起/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丁朗父
·难忘的罕达盖(续一)/丁朗父
·老秦人的诗/李志英
·长在屁股上的嘴巴/一众屁民
·与志同道合者歌(外一首)/老秦人
·七月诗社: 我有冤魂惹不得(四首)/吴倩
·中国民族问题是共党造出来
·等待恐怖比恐怖更恐怖/马云龙
·向死而生/丁朗父整理
·什么样的农民愿回到毛时代/鄂军都督府
·纪念和期望/丁朗父
·咏婵娟/沙裕光
·辛亥名人陈炳焕/梁小进
·北京中原教会的2004年/朱红
·记住这些右派们/五七之友 朗父
·思乡(题画三首)/丁朗父
·快乐之余想起了杨显惠/文明底
·俞家三代一滴泪/裴毅然
·请赐我们以改变的勇气/丁朗父整理
·一条微博,两年劳教/金羊
·綦彦臣/可爱的枯蒺藜,还有白沙上面的蚂蚁
·等朋友们回家/郭少坤、丁朗父
·唱一首世俗不唱的歌/綦彦臣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关于文学,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关于文学、莫言及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毛左为什么仇恨温家宝?/中国新青年
·入党誓词与自由表达喷嚏/喷嚏王
·永生的大智慧在哪里/丁朗父整理
·听潮者说/丁朗父
·君子歌
·1912年的雪/丁朗父
·题赠王均、俞梅荪/胡石根
·陆祀留言(二首)
·无色透明的我/丁朗父
·致六四死难烈士的一封信/德胜
·丁朗父谈“十八大”
·苦难是上帝的祝福/丁朗父整理
·遍地英雄唱梅花(二首)/老秦人
·岳阳二首(题画)/丁朗父
·丁朗父:中国的出路是民主与基督/钟道访谈
·公仆的由来/丁朗父
·官腔一例/丁朗父
·要改变社会,先改变自己/丁朗父整理
·永定河二首/丁朗父
·共产党改革的道与术/丁朗父
·秋月良宵(二首)/丁朗父
·冬雪感怀/老秦人
·大雪飘飘(岁末雅集开篇)/丁朗父
·俗人与雅人/周舵
·打工子弟学校校长赴任途中偶得/萧远
·咏雪/周建国
·向零八宪章致敬/丁朗父
·西山踏雪歌/老秦人
·刘昕,帮个忙吧/陈士胜
·世界末日的雪/丁朗父
·歌与江天唱/丁朗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华:关于北大荒知青的一本书和一个真实的故事

   小华给小妹的信
   
   小妹好!
   
   昨天收到你的邮件,你发来的链接没有点开,我的电脑还打不开了。对电脑处理技术我是外行,只好把电脑拿到距离我家不远的“电脑维修行”处理。维修行一位年轻人用不长时间就修好了。因为是小问题,他也没找我要钱。


   
   你说的袁红冰,我经常在网上看他写的文章,对他印象良好。
   
   你提到法轮功。虽然我不练法轮功,但法轮功讲真、善、忍。这很好,我非常赞同。
   
   巴黎的朋友都练法轮功。姜、吴等人。因为我不再巴黎居住,平常很少跟他们联络,也就发几封邮件。据他们说,他们在巴黎一个公园练功,都是自愿的,没有谁强迫谁,法轮功对身心有益处。
   
   中国人之间缺少的就是宽容。当年我姐在黑龙江兵团插队,因为一首诗,被那位工宣队连长指使其他知青揪斗整整四年时间;我姐都没有跟家人联系。我几次从邮局给我姐寄的食品、信件。食品没退回,但信件退回来了。
   
   几年以后才真相大白,这四年期间,我姐被批斗,精神崩溃,差点自杀。但这直接导致我那得了癌症的母亲病情加重而早逝。那些食品是被兵团的连长几人占有偷吃了、、、
   
   我姐为此写了一本自传。书名:杉杉。下面发去的是我姐与其他知青的照片。此书在1997年天津日报报道过。
   
   照片摄影者是“周确”。他和我姐是一个团的知青,他现在是新华社黑龙江报社记者。
   
   所以,我现在深深体会到:宽容的可贵!真、善、忍好!
   
   好,别不多谈。
   
   祝好!
   
   小华
   
   
   
   
   
   读王蓉《杉杉》有感/周确
   
   
   
   前不久,我收到了一本百花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新书,名为《杉杉》,20余万字,作者王蓉(署名蓉音)。同为锦河人氏,现为天津市第三人民医院干部。王蓉曾在锦河农场下乡10年,我与梁晓声同在6营40连,虽然与王蓉不相识,但有所耳闻。
   
   在下乡期间,梁晓声曾从团宣传股被贬到木场抬大木,但王蓉更不幸,他不但“劳筋骨”,还经受了4 年莫须有的政治罪名与人格伤害。这在《杉杉》一书中充分体现出来了。
   
   这位女作家的作品从质量到数量虽不能同梁晓声相比,但她笔下的人物同样有血有肉,情节同样生动完整。我读《杉杉》时,曾几次平息了自己的情绪后再读,她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情感和纯真的文字,情景交融地写出了一个柔弱女知青的迷惑,不甘屈服与顽强的抗争,同时也写出了她本连、邻近连队至营部、团部直到兵团部的所见所闻,与她亲身经历与爱憎情感,真实记录了那段几乎改变了一代人命运的历史。
   
   作者通过那些方方正正的文字,将生活的本来面貌呈现在读者面前。让自己的思想在作品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对那些好心人的真情赞美,对那些充满私欲人的无情揭露,使我窥见到她的直率和真诚。这是蕴藏在她心间的渴求真、善、美的一种自然表露啊!
   
   《杉杉》一书中蕴含着作者对人生的历史和社会的沉重思考和深刻的反思。她把自己在黑土地上的苦难展示给世人,以警示后人不要重现那苦涩的历史。
   
   十分可喜的是,王蓉并没有把北大荒写成暗无天日的地域那么可憎可恨。她在作品的最后写到“我走了,北大荒——我的第二故乡;我走了,北大荒——留下了我的青春,留下了一段不似初恋的“恋情”;我走了,北大荒——我谢谢你,将来我回忆你的时候,不仅仅都是痛苦,还有那剪不断的情,情,情”这感人的情愫给至今生活在这里的我们以莫大的安慰和理解。其实,北大荒并非在十八层地狱,也并非到处都是牛头马面。北大荒有北大荒的可爱之处,北大荒人有北大荒人的乐趣,北大荒已不荒凉,而且已建设成了美丽富饶的北大仓,到处都是漂亮的楼房,到处都是宽阔的公路。我对那些对曾养育了他们的这块黑土地有着苦大仇深的个别知青很是不满,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这是永恒的格言。
   
   由于我当时和王蓉同在一个团里,她书中展示的一些情节我是知道的,如“反动诗事件”,雪鹭和白云之死等,她用平实质朴的语言实录了20年前的旧事,毫无夸张和做作之态,并自然地恰到好处地揉合了一些必要的议论和阐发,体现出了或警策或启迪或赞美的艺术美感。
   
   最近,我有幸见到了王蓉,她果然是对北大荒的情未了,回访来了。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同为《杉杉》一书作序的杜鸿林先生的感觉一样,他真的像一棵杉杉,细高、挺拔而多彩。我们谈起《杉杉》她说:“我写这些文字,是被一种爱心、责任心在急切地呼唤着的结果。重温昨天,是因为太珍惜今天,是企盼有一个越加美好的明天。”
   
   在陪同中,我在车里指着路边的一个管理区说是:“听说你当时的连长就居住在这里。”我知道那个连长正是作品中描写的那个对王蓉伤害最重的人。我并向她提议是否去见见时,王蓉先是激动,很快又平静下来说:“他是被当时极左的思潮扭曲了,我们不要再去责怪他了。”车向前走了一会,她让司机停下车说:“无论哪个荒诞时代的宠儿,还是失败者,同样是悲剧的角色,我们去看看他吧,他已是60岁的老人了。”
   
   我被感动了,我的心震颤了。我再一次看了看眼前的这棵杉杉,只有有着博大胸怀的人才能写出有深度的好作品。
(2015/09/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