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去纽约市两天小记]
曾节明文集
·大步回归毛泽东,习近平当局露出了大批谋杀政治犯的狰狞面目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共突然对刘晓波“保外就医”,意在制造新热点转移视线
·刘晓波选择去德国是上选
·二次公私合营启动,习近平主导中国向毛共极权倒退
·海外实干反对派人士最好加入外国国籍
·习近平全面复辟计划经济的又一信号:马云新计划经济论的出笼
·郭文贵事实上已成为中国流亡政府的总统
·对付郭文贵,中共下一步的可能手法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
·把德国带入地狱的是哲学家张伯伦吗?
·匪党又在耍流氓,国内人有美元存款的千万别换人民币!
·刘晓波先生以自己的生命,验证了甘地式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
·孙政才被拿下标志着习倒向王
·“苏东波”模式既非中国样板,也非全然“和理非”——驳胡平
·全面崩溃即的信号:富豪争相套现撤逃!
·和理非在今日中国不具成功的条件
·不放刘晓波体现了习近平的亡国素质
·李登辉母校游记
· 中共必垮于经济崩溃——驳于建嵘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
·我看魏京生和中国民运联席会议(善本)
·徐文立和49年后中国首次自发的民主游行
·“和理非”为何成死路?因当今中国和平转型的条件已不存在
·印度给了习近平权威致命的打击
·人民币对美元真实汇率已跌至50:1!同胞请兑换美元自救!
·论文明的适宜地区及中华文明的劣质化
·洛杉矶中领馆枪击案的大预兆
· 从九宫卦看中共国运数
·郭文贵以反间计断掉了中共的最后希望
·中共炮制伪高智晟声明,意在抹黑唐伯桥、打击郭粉
·郭文贵正在促成对中共釜底抽薪的断根式打击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
· 美国真是帝国主义吗?
·“二战”中的美国作用基本负面,是一个可怜的工具
·台湾国民党为什么要诬蔑辛灏年是共特?
·国民党为什么被中共牢牢克制?
·中南海紧急观察:习王受重挫!
·共特盗用我的line账号,行骗彭明之妹几乎得手!
· 印度不费一枪一弹达成阻止中国修路的目的,习近平威信空前扫地
· 警惕,台湾国民党已投共!国民党特务已变身共特!
·中共线民胡俊雄侵占孤军墓、虐待封锁梁山桥行径一览!
·发指!联合国泰国难民署针对性地停止救济和安置中国难民
·特朗普必很快出兵消灭朝鲜政权
·昔有政归司马氏,而今政归王岐山
·习王的“反腐”,其实是大规模地盗国抢劫民财
·王岐山巧妙地通过反腐,实现了盗国篡权
· “反腐”已成王岐山篡党夺权的超级手段
·毛泽东以唐诗暗示周恩来是谋杀林彪的凶手
·入籍宣誓追记
·只有兵变的枪炮才能打出中国的生路
·老兵们请睁开眼:中央不会给你做主,只会给地方贪官撑腰!
·解放军兵变的时机已近成熟
·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和平示威民众遭遇中共暴力镇压的自卫方法
·细思极恐:武汉失踪大学生,反映出极权盗国贼集团血淋淋的暴利新产业
·中共公务员今后遭大屠杀难以避免,责任在中共
·普通话非满语,而是凝聚中国人的好东西
·武昌起义106周年呼吁解放军起义书
·除非中共主动灭掉朝鲜,否则特疯子不会遣返郭文贵
·东北已是中国本土,不容歧视,更不容舍弃!
·十九大期间,北京上演武警押送地铁乘客的空前丑戏
·郭文贵为什么不反习近平?
·十九大前瞻:王岐山效法司马懿,习载沣呈困兽
· 朝鲜是中共的克星
· 透视郭文贵、中南海和十九大
·十九大后习近平成党内众矢之的
·五年来中国大幅倒退的谜底已经揭晓
·鲜为人知的蒙古变天:民族主义颠覆共产极权的经典
·除非采取对等反制措施,否则民主政府必败于专制流氓政权
·西欧“绿化”,是白左化的报应
·为民运募捐说句公道话
·对郭文贵必须将计就计
·纪念彭明:继承其事业、学习其优点、汲取其教训
·真相原来如此:习近平换掉那些人,是因为他们坏得不够!
·郭文贵先生:您28年来做了啥?
·十九大后,郭文贵与李洪宽、唐伯桥之争的实质
·怪梦中的中国:大货车行进中把砖倾倒在路上
·曾节明以粤语朗诵古诗
·中共为何大举驱逐“低端人口”?意在逼老百姓买房
·没有枪咋办?一种极为有效、极易获得、却广受忽视的抗暴武器
·归家历险记
· 宋高宗和查理七世
·当今世界几大宗教的长短
·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八)
·为什么兴汉需要一定程度的国家主义? ——与索探兄弟商榷
·儒家有罪也有功——就儒家问题与根丰易先生商榷
·为什么中国人得不到耶和华的保佑?
·为什么中国人不能信基督教?
·通灵托梦:昊天上帝对英国人和西方人的警告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中国大复兴的征兆:华夏汉民族意识已全面复苏!
·基督教对中国人的深刻祸害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不可迷信举国体制——告橙子露兄弟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去纽约市两天小记

   去纽约市两天小记
   
   很多次参与民运,我都是把理念和空想交给别人去实行,而自己置身行动之外,永远这样讲不过去,因为政治包含了行动。我以为,反共人士不要怕承认搞政治,搞政治本身不丢人,反共的人不来搞政治,难道要让共产党永远垄断政治?
   这一次我提出:纪念抗日胜利七十周年,不能为纪念而纪念,必须抓住中共假抗日、勾结日寇、伪民族主义真汉奸卖国贼的弱点,予以痛击;同时借纪念抗日之机举出中华民国的旗帜,作为凝聚反对派各派的核心纽带;领导同仁对我的想法大为赞扬、照单全收,如果我再不去走一趟,就说不过去了。
   


   预计中共国纽约市总领馆八月十五日或九月三日很可能有防范,行动遂定于八月十一日进行。
   
   下午三点二十五的灰狗,于是等车十分就在灰狗站吃午餐,西餐中最好吃的批萨,站内的便餐店不卖单片,只有吃“次好吃”的三明治,四块九毛九的牛肉三明治中,咸得舌头发碜西餐牛肉片和生番茄,汁味怎么也无法交融,我真感概:美国人怎么能这么糟蹋自己的味觉。我已经有七年没吃桂林米粉了、、. 、、.
   中美各有所长,就在这三明治中可以品味出来;由此再悟:寸有所长、尺有所短,中国人不必自轻自贱,灭共建国方为正途。
   
   灰狗站繁忙但并不拥挤,这当与美国私车比例高、汽车客运业发达、且旅行分散有关,中国若能部分地做到这些,则绝不会有“春运”之类的乱象,中国“乘车难”的问题,决不是人多的问题。
   
   灰狗启行之前,乘务员——一个戴眼镜的白人胖妇在车门口站定,发话之前,突然向我们鞠一躬,同时右手作脱帽姿势,向右下方一扫,俨如欧洲宫廷大臣向国王的敬礼,此种美国式的幽默,顿时活跃了气氛。
   她交待的内容无非是:不要吸烟、手机要静音、不要大声讲话、、.而在车行过程中,旅客们普遍都能遵守,很少有手机铃声,偶尔有通电话的旅客,他们都压低了声音,外加上复音节语言英语的发音,因为富于元音,本来就不吵闹,所以车内的氛围与中国和泰国的那种氛围对比很鲜明。
   在中国的巴士上,很少有人遵守安静的规则,因为巴士方自己都不遵守规则、不尊重旅客:中国的巴士,无论是长途大巴还是公共汽车,司机在行车中都强迫乘客听音乐或看电视,也不管他们喜欢与否。我去国前夕的2008年九月,桂林各路公交车都奉命在车上十二小时播放“神五”、“神六”的光碟,无耻地试图转移人们对“三聚氰胺”事件的关注。
   美国的灰狗和公交上,司机就不会强行向乘客播放东西,想听想看的乘客,就自己戴上耳机进行,在这样安静的氛围中,你想睡就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不想睡,也可以深入地冥思、、. 、、.什么是自由?这就是自由。自由就是最大的爱。
   这是不强迫、不干扰的安静氛围,是一种文明得以升级的高贵氛围,这是美国真正值得中国学习的地方。
   
   但是坐在我身边的黑人老兄却是个例外,五个多小时,这位戴着布质野战军便帽的黑瘦老兄,几乎都在用手机与他的女朋友和其他朋友在视频聊天,而从未合眼,我在叹服他精力旺盛之时,甚觉奇怪:他用什么时间来思考呢?
   或许他几乎从不思考。黑人普遍依照本能生活,他们活得更真实但层次较低,他们少了几分思虑,却多了几分快活。黑人普遍来说待人比较热情,许多人都有“见面熟”的本事,但却比较任性,显得不讲道理,缺乏同情心,也比较冲动。
   还好,这位黑人哥子还不算任性,他的视频聊天,都是压低了音量和手机音量进行。并不妨碍我这个来自噪音国度的人睡觉。此黑兄还是乐于助人的人,前座白男大学生要给苹果机充电,座旁的车厢插座却被座背挡住了,黑兄主动帮助白男试图调整座背,未果,老黑“Shit”了一声后,就抽出自己的手机充电器,把插座让给白男用。这种事情在今天的广州巴士上,绝对是不可想象的。
   
   不知不觉晴天换作了阴天,雨水不时地打在不能开启的车窗上,灰狗飞驰,八十一号路的两旁,绿绒绒的原始森林连绵不绝,愈近纽约,外面的空气愈发潮湿闷热;看到这秀美清新的纽约州之夏,我禁不住心想:如果当年国民党没有丢失大陆,现在中国夏天的景色一定不比窗外的差。
   
   
   到了纽约市灰狗终端大楼,已经八点半,纽约市地铁的自动售票系统,设计得不如日本人设计的曼谷地铁售票系统那样直观好用,正在售票机上摸索买票时,有一对皮肤晒出了一层铜色的老年白人夫妇,以口音浓重的英语向我问候,手里向我展示一张地铁卡他们自称是奥地利人,马上就要回国了,地铁卡里还剩有七块多钱,问我想不想要,想要的话只需付他们五块钱即可。
   这瘦瘦的古铜色老头子黑发黑瞳小头,大概是犹太人裔或中东裔,老太婆却是个金发碧眼的日耳曼人,他们为了表示诚意,把地铁卡插入售票机,向我显示了余额,又送我到地铁站入口,叫我当面刷开入口的轮盘转门,我进去后回身挥手说:“Guten Tag”,他们意外了一下,竟然也懂回:“你好!”
   可见中国影响力的增长,只要打开国门、减少一些极权束缚,中国老百姓罕有的吃苦耐劳和小聪明就会发挥出来,中国崛起的势头,共产党的专制都压不住。这应该是包藏祸心、一贯大力亲善中共的日本政府,最傻眼的地方。
   
   到法拉盛时已近九点,同仁晓峰准时在出口等候。八月的纽约市明显比上周湿热,法拉盛肮脏熙攘,如北京王府井。我最想吃一碗牛肉面,晓峰却执意点三个菜,结果果然打包,且吃得不舒服,但他的好意我领了。目前的条件下,搞民运都是自掏腰包,在吃的方面,谁破费都是不好的。在少吃请注重效率方面,中国人最应该向德国人学习。
   
   来了才知道,法拉盛的旅馆生意十分火爆,临时一般都没有床位,房间必须提前一个月订。
   由于我不愿意与陌生人一起,睡在王军涛办公室的沙发上,同仁便安排我入住他店里的地下室,安静是绝对安静,连纽约市几乎不可免的飞机起降声都听不到,只可惜没有窗户,好在有中央空调可供换气。我忍不住戏称:这是元首地堡呀,谢谢你给我元首级的待遇!
   
   第二天搞活动,最感满意的是:中华民国的国旗果然令场面增势不少,且在王军涛和我们这两个团体之间起了一种桥梁枢纽的场面作用;而且参与者对这面旗帜的热情也出乎意外的高,好几人都主动取过旗帜演讲、留念,王军涛那边有人甚至持旗带队高呼:
   “中华民国万岁!”
   晓峰在一旁说:“这个旗帜很好卖呀!”
   大概是出于对中华民国旗帜的痛恨,总领馆那天早早地关闭了签证处,大陆人敌对势力居然打着民国的国旗来声讨它,这是中共当局很多年来都没见过的新事。
   
   当年是共产党的红旗来声讨这面旗帜,现在这面旗帜来声讨它,六十六年了,即将走满一个循环,中共政权快要结束了。
   
   活动过后,到王军涛的办公室去落脚。只见这王军涛基本如两年前一般光景,只是更加虎背熊腰了,他正用手提电脑处理图片。没有了一个外交辞令的环境,王军涛难得与我私谈几句,他依旧是精力旺盛、思维敏捷、中气十足。
   我首先就在国内时,“六四”问题上对他苛责表示歉意,并承认我当时对“六四”认知片面。军涛表示不介意,顿时打开了话匣子。我又问他:为什么当时不帮学生拿主意,柴玲他们怎么承担得起把握全局的重任?军涛说:学生根本不听他的,当时谁激进谁受欢迎、、. 、、.
   王军涛还批评我说:民运就是一个江湖,把自己关在象牙塔里不是好事。
   王军涛的优点之一就是没有架子,他现在的目标已经很明确,就是要推翻共产党,而且不惜采取革命的手段。他为什么不知不觉变成了革命派,我已经没有时间问他。
   
   闻知王军涛当晚将和没有住处或不便回去的党员一起,就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这也是他的优点之一),我很想留下来与他多谈一阵,但不得不赶回去打工了。
   回去之前,与晓峰聊天,听了他被中共当局陷害搞惨的故事,包括去纽约总领馆申请护照时,被中国女工作人员从窗口把申请护照的文件狠狠地摔在脸上的屈辱事。我们都有一种共识,就是哪怕自掏腰包,也要把反共进行到底,以对自己的人格作个交待。
   
   坐地铁到了灰狗终端大楼,已经十一点多,这才发现灰狗售票大厅已经关门了,惶急间有个流浪汉样的瘦高黑人主动招呼,并带我到一楼的夜间售票处——那是只有一个窗口的小小售票处,没有这位黑老兄,我还真找不到,感激之余给了老黑一块钱,旋即后悔想多给他几块,但追出去时老黑已经不见了!
   这才注意到:身边的夜间售票员、清洁工和保安都是老黑,不禁再次感悟一个真理:
   没有人的困难,要远远大过没有钱的困难!
   因为倘若现在没有这些黑人的话,灰狗终端就得关门了,现在有钱也买不到票、乘不了车。
   可见中国的计划生育是何等荒谬!
   
   曾节明 补记于民国104年八月十七日于闷热纽约州家中
(2015/08/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