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惯用伎俩之三:贼喊抓贼]
曾节明文集
·肯定康有为,重鉴百年史
·曾节明:宗教信仰为什么比非宗教信仰更具有道德影响力?
·曾节明:中共已显露三分其党的亡党之象
·请防备胡锦涛的政工新手段
·美国对中共的“和平演变”为何至今难奏寸功?
·赵承熙枪击惨案的启示:当今世界需要救世救心的软力量
·曾节明:为什么中国特别需要自由文化运动?
·只有宗教才能拯救人类于自我毁灭——简述去宗教化的历史危害及当前流毒
·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转型的最佳选择
·关于中国民主党的前途
·曾节明:美国对外政策的历史教训
·建设宪政民主制度不一定需要仿效美国政体
·必须根本否定“经济发展必然导致政治民主”的谬论
·中国专制社会的主要精神维护者是儒家而非法家
·儒家阻碍自由民主化的两大重要性质
·祸害中国的祸根不在“左”、“右”,而在专制独裁
·邓小平的流毒和对中国的贻害比毛泽东更深远
·为什么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道路行不通?
·警惕中共胡中央进一步侵害人权的试点图谋
·中国民众和维权人士都亟需进行自由民主基础理念二次启蒙
·赫鲁晓夫和邓小平到底谁更聪明?
·曾节明: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民主化机遇得失新思维:从“九一三”到“八一九”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黑云滚滚的十七大前景与台海形势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一)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二)
·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三)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六)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七)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八)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九)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一)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二)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三)
·无条件“和平改变”比暴力革命更加“不惜代价”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xxx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四)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透视十七大结局:江泽民为何“强大”?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五)
·为仇恨辩:对专制的仇恨可以成为救国救民的巨大动力
·曾节明中共17大前夕再读《特权论》的感触(十六)
·警世训:除非被枪指着脑袋,否则当今的中共寡头们绝不会让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探索(一)
·曾节明:中国已不具备重建君主立宪制的条件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三)
·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对《最佳政体》的补充
·“诉周案”早已不是希望的标识
·感触(十八):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一
·陈泱潮《特权论》的局限性之二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四)
·曾节明: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五)
·曾节明:未来中国政体的再思索(六)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索(七)
·兼论中国受迫害群体当前抗争的最佳策略
·未来中国最佳政体的再思考(八)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小鹰号”事件折射出战争的魔影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曾节明: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英国的毛泽东--克伦威尔评传
·示弱当中藏杀机,台海局势空前险恶
·就荆楚被抓一事正告中共桂林市“国保”警察
·自由俄国之殇
·自由俄国之殇
·时局分析:警惕中共制造分裂台湾的刺杀事件
·依照中共宪法维权之路是一条死路
·中国即将面临的命运及对策
·“延边人民防空动员”消息的障眼法
·地方独立是瓦解中共政权的最后途径
·俄国民主倒退溯源
·汪洋新政能走多远?
·北京奥运的“泡汤”前景
·演艺人杯葛奥运为何效应大?
·达尔富尔问题为何远比中国人权问题更受国际关注?
·没有新闻出版自由,“解放表达”就是忽悠!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曾节明:被专制体制摧残得奄奄一息的中国足球
·由江泽民的衰病看中国政局的走向
·解放军渐成主宰中国政局的独立力量
·藏独运动的再次高涨是中共国全面危机的催化剂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解读正义党关于西藏局势的所谓“爆料”
·国家主席要借国难“崛起”
·马英九的胜选将中共逼入政治绝境
·李鹏及其腐败家族的前景和出路
·布什为何对中共软弱卑琐?
·中共主动寻求与达赖喇嘛和谈的真实用意及前瞻
·贺卫方和《炎黄春秋》现象是不是中共国政治进步的标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惯用伎俩之三:贼喊抓贼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惯用伎俩之三:贼喊抓贼
   
    我在前文(请参见《以个人私德否定反对派事业,是完全荒谬的》、《攻击“民运组织不民主”是共特的一贯伎俩中》)已经指出:以“民主程序”苛责流亡状态下无正常运作条件的民运组织、以私德苛求民运人士,是中共当局攻击反对派的常用伎俩。
   
    除此之外,中共还有一个诋毁反对派的狠辣招数,就是贼喊抓贼,即以“反共特”的方式诋毁和搅乱反对派。这个贼喊抓贼的伎俩,就是派出共特、线人、网评员,污蔑反对派人士是所谓“中共特线”、污蔑反对派组织是“特务组织”、把反对派行动打成所谓共特“钓鱼”的圈套,或者中共派系的阴谋。当然,中共当局也不会不加分辨地全面出击,共特、线人、网评员们贼喊抓贼攻击的,主要是比较实干、有威胁的反对派人士、组织、行动。


    比如:闯关回国策动起义的王炳章先生,就曾被狠冠以“共特”的帽子,及至被中共绑架回国、判处无期徒刑后,仍被徐姓南京国安老线民无耻地死咬至今,徐某人甚至丧心病狂地宣称:王炳章坐牢是“培训”。
    国内资深良知记者高瑜女士,多次英勇地揭露中共高层的内幕,长期被中南海视为眼中钉,终于在去年被习近平当局以“泄密”的罪名逮捕判刑,而与中南海高度一致的是:长期以来南京国安老线民徐某某,污蔑高瑜不遗余力,到处散播高瑜是中共“政法系特务”,硬说高瑜揭露中共高层的行为,是在执行“政法系”的命令、是中共内部派系斗争;面对高瑜被中共当局判刑引发全球声援的形势,尴尬情急之下,徐某人顺嘴又造谣说:高瑜的被捕,是因为一个政法系特务的反正!这显然是在狙击各界对高瑜的声援。
    去年的香港“占中”运动,震撼了中南海,因为极端恐惧“占中”的民主风潮蔓延至大陆,中南海甚至做好了破罐破摔赤裸裸毁弃“一国两制”,以六个师军管香港的准备。与此同时,徐某某拼命地污蔑香港“占中”运动是“中共政法系”煽动的“盲动”,污蔑力挺“占中”的反对派人士是“为政法系”火中取栗。这显然是在诱骗大陆民众不要去支持香港“占中”。
    多年来,徐某某把中国民主党各组织、共和党、新民党、社民党。。。以及新近成立的国民党(大陆)组织,统统打成“特务组织”,号召人们不要参与;徐某某多次咋呼:海外反对派八成是特线!民运已经整体沦陷!鼓吹人们退出民运。徐某某还竭力劝阻新来的政治流亡者不要参与民运组织。
    明眼人不难察觉,徐某某诋毁民运、取消民运、“退出民运”、远离民运的方向,与中共何其高度一致!
    除了徐某某远远超出个人恩怨的攻击污蔑外,明眼人从某些人多年来(或特定的时候)对徐文立、王有才、魏京生、王军涛、袁红兵、陈尔晋、盛雪、张健等人莫名其妙的死缠烂打,也不难看出此种高度一致性。
   
    有人认为:以徐某某为代表的攻击污蔑,是性情所致,出于个人恩怨,这完全是罔顾事实。以徐某某为例,徐某某与他的污蔑诽谤对象,绝大多数都没有私人恩怨,甚至根本不认识:徐某某与他迄今落井下石迄今死咬的王炳章,没有任何个人恩怨;徐某某与徐文立并无个人恩怨,且是民主墙老战友;徐某某与陈尔晋也没有个人恩怨,且民主墙老战友;除了曾参加过民联和正义党以外,徐某某与其他民运组织无涉、徐某某与笔者更是从未打过交道,谋过面的人,更谈不上有什么个人恩怨。
    但是,正是对这些本无个人恩怨的人和组织,徐某某却无一例外莫名其妙突然袭击,大肆攻击污蔑,这就显然远远超出了个人恩怨的范围。
    而且,自1996年出国以来,十九年来徐某某的攻击非常具有针对性、非常具有侧重点,他每一次攻击的目标,都是中共当局大力镇压和防范的热点和重点目标:
    一是污蔑王炳章暨其组织。王炳章数次闯关回国策动起义,实为中共当时心腹大患,所以徐某某及时地炮制出“王炳章八二年出国即共特”的谣言,与中共紧密配合搞臭王炳章;
    二是污蔑九八年国内民主党组党领袖徐文立是中共特线;
    三是污蔑大陆海外人士结合的“天鹅绒”行动计划为共特阴谋;
    四是污蔑郭泉、郑存柱成立新民党,是“特务组党”;
    五是借口有特线渗透搞全盘否定,污蔑当时以大陆刘晓波为会长的独立中文笔会是特务组织;
    六是抓住陈尔晋的一些幻想和温和观点,污蔑当时正揭露共特渗透法轮功、鼓动解放军起义的陈尔晋是“江系特务”,为之不惜与曾诱捕民运人士清水君、并图谋诱捕博讯韦实的云南国安特务“兰剑”沆瀣一气;
    七是及时污蔑国内“零八宪章”运动是中共阴谋;污蔑“零八宪章”运动发起人之一刘晓波先生是共特、是中共培植的假反对派;
    八是及时污蔑诺贝尔奖委员会“被中共渗透”,委员会把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刘晓波是“中共阴谋”;在刘晓波破纪录地成为第一个获诺奖的中国公民/第一个获诺奖的民运人士,而引发轰动后,徐某某不惜赤膊上阵,竟然在一天之内写出九篇文章,狂批刘晓波!这是出于什么“个人恩怨”呢?
    九是及时污蔑中国“茉莉花”行动是中共政法系特务阴谋,号召人们不要参与。当时在中东以“康乃馨”为代表的颜色革命蔓延,国内共鸣,中南海惊恐万状之际,徐某某的表演,急谁所急、为谁卖力,一目了然;
    十是及时污蔑“同城饭醉”公民行动是中共圈套,鼓吹国内异议人士、维权人士远离许志永等人、不要串联、不要联合、不要行动!
    十一是污蔑由前“六四”人士周封锁发起的重返天安门行动,是中共圈套,呼吁人们不要参与;
    十二是及时污蔑香港“占中”运动是“中共政法系”煽动的盲动,极端荒唐地鼓吹香港人民不要急于抗争,要等大陆实现民主化后再来抗争;
    十三是与习近平上台以来大力镇压基督教、大肆拆毁教堂、十字架同时,徐某某不遗余力地污蔑以基督教为代表的“一神教”是所谓共产极权和恐怖主义之源;与习当局的配合,不可谓不紧密;
    十四是污蔑海外反对派人士中八成是中共“特线”,并声称这是他是根据胡锦涛的机密情报作出的结论(不知他是怎样得到胡锦涛的机密情报的?),徐某某并铁口直断:民主党各组织、社民党等等都是特务组织;反对派新的组党都是“特务组党”;
    十五是及时污蔑中国国民党(大陆)党部成立是“特务组党”,污蔑中国国民党(大陆)党部成员冒着被抓风险的英勇行动,是由“政法系”公安人员演出的诱捕行动,公然号召中国人不要参与!
    。。。。。。
    由以上纪录可见,徐某某攻击和污蔑的,全都是实干的、有威胁的反对派人士、组织、行动徐某某高度具有针对性、侧重点、时效性的攻击和污蔑,决不是“性情”或“心理变态”可以解释得了的,他的行为,很明显地具有连续性、目的性和策略性的三重特征。
    有道是“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徐某某对中国反对派具有高度连续性、目的性和策略性的十九年攻击污蔑,既然不是出自爱恨和性情,那当然就是一项能够获利的工作,那么除了中共之外,谁还能给他这项工作呢?
    对反对派十九年攻击污蔑的“工作”属性,就有力地解释了徐某某来美国之后,迄今基本不用打工的问题。为什么在2012年退休之前,徐某某长期不用打工?有传言说徐得了癌症,但此传言并非事实,徐自己后来也否认。
    徐某某为何得于1996年,全家为中共当局,经机场特殊免检通道保送来美,而且获得了近十万美金的安家费?此问题迄今扑朔迷离,徐某某对此亦闪烁其词、讳莫如深,或说其名气大,为国内民运头块牌;或说其对中共威胁大。。。但这些说法,均与事实不符:徐某某仅参与了民主墙运动,而且也不是民主墙运动头面人物;出狱后徐某某再未参与民运异议活动,而且不知从哪里得了一笔钱,数年间在上海炒股,他的国际名气,远远小于民主墙元老魏京生、及民主墙运动、“九八”民主党组党运动双料民运元老徐文立、也大不如民主墙运动中的理论家陈尔晋(陈尔晋靠偷渡才得出国),却得先于魏京生、徐文立被保送美国,这是说不过去的。
   
    以“反共特”的方式诋毁和搅乱反对派,是非常阴险和毒辣的招数,因为“假作真时真亦假”,中共线人贼喊抓贼“反共特”,很容易挑起民运的内斗,从而达到从内部瓦解堡垒的效果。
    而那些贼喊抓贼的“反特”线人,往往披着激进的外衣、伪装成革命的嘴脸,因而具有极大迷惑性,新加入反对派阵营的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很容易把他们当作可靠的民运人士,而向他们和盘托出国内情况,而每每被他们拿去“立功受奖”。
    要辨别这些贼喊抓贼的“反特”线人,其实并不困难,只需以两条来检验:
    一他(她)除了抓“特务”还做什么事?
    二他(她)抓的“特务”是不是中共的现行打击对象?
    如果某人除了抓“特务”,几乎不做正事;而且其抓的“特务”,每每是中共的现行打击对象,那么此人必是贼喊抓贼的共特、线人无疑。
    徐某某正是这样的典型。徐某某自1996年来美后,除了搞过一个不痛不痒(比《大参考》差得远)的《网路文摘》以外(连这个也早就不搞了),就是以九成精力对反对派大肆污蔑攻击,什么正事都不做,他的最大“成就”就是徐氏发现:海外反对派人士八成是“中共特线”!
    徐某某多年来高喊“全民起义”,但是他实实在在所做的,却是诋毁、拆散组织、竭力取消行动、鼓吹退出民运。。。这不仅不是在为起义做准备,而是与中共一致,是在千方百计地防堵起义发生。徐某某的“全民起义”革命嘴脸,不过是其自我掩护的保护色而已。
   
   曾节明 写于2015年八月三日傍晚于仲夏纽约州
   
   
   
   
   
   
   
(2015/08/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