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也说偶像]
徐水良文集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中共的一个圈套
2016年
2016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给安徽霍邱草包公安草包特线奖桂冠
·致正在乞求入党的吕千荣
·全世界都要警惕中共发动战争的危险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别头痛
·致安徽草包公安
·中共的一贯手段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我对王希哲先生的劝告
·公告
·在国内网站对朝核问题部分跟帖
·对中国股市和经济的短评
·关于河南毛像问题的几个跟贴
·就朱瑞文章闲聊几点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中共脑控不断攻击民运人士的心地邪恶的走狗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谈谈小平头
·小平头: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
·我个人对吕千荣的鉴定结论是认真的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安徽国保是任务在身
·驳茅于轼的无敌论
·中共及其特线长期以来的特点
·再驳无敌派
·继续与无敌派论战
·赏无敌派一些理论耳光
·海峡两岸未来8年走向预估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安徽公安,继续伪装,装大点装像点
·谈谈私生活问题
·再驳无敌派“反民粹”
·这些年表面复杂情况的背后实质
·安徽公安,请继续伪装,造假和造谣
·继续批驳无敌派谎言
·对无敌派谈国家等问题常识
·刘刚改换主子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没有敌人没有阶级是无敌派弥天大谎
·与无敌派论战的简单小结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附件4:秦晖: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
·文化、制度、素质三种决定论的正误及区别
·继续批评茅于轼
·“反民粹”是两岸权贵及其走卒撒谎反民主
·再谈制度和文化
·【批评秦晖】继续解释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漫谈广义生产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关于文化和制度问题的一个跟帖
·漫谈广义科学
·2月7日是羊年除夕非猴年除夕
·敌人概念全世界早已约定俗成不容任意篡改
·弘扬人性,还是用党性或兽性泯灭人性?
·再揭无敌派权贵走卒真面目
·关于出版等问题的讨论
·无敌派杜撰“爱国贼”、用障眼法颠倒是非黑白
·继续探讨国家和其他理论问题
·简评周泉缨先生的意见
·什么是自由主义?给东海一枭谈点常识
·再谈公敌、革命、暴力等问题
·简评秦晖文章《靠民主走出动乱不容易》
·谈民主、社会主义和平等等问题
·如果没有共产党
·如果没有共产党
·关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概念的讨论
·谈谈研究共产主义的方法
·象形文字、表意文字在信息时代复兴、重生和发展
·重视语言文字的保护工作
·再谈价值观道德观和人人平等问题
·对人工智能的一些猜想、预测和讨论
·瓦文萨是波兰共产党秘密线人
·关于瓦文萨问题的争论
·我对川普问题的看法
·市场经济决定论可以休矣
·再谈川普等问题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说偶像

   


   
   徐水良

   
   


   
   2015-8-8日

   
   最近很多朋友谈偶像,谈“偶像的崩塌”,“告别偶像”等等。所以本人凑热闹,也来谈几句。
   
   现代偶像绝大部分是媒体或权力创造出来的。没有媒体或权力支撑,就不大可能、至少很难产生偶像。
   
   17年前,我刚到海外时,就曾经说过:中国民运的最大悲哀之一,就是民运的领袖和偶像,往往不是民运自己产生的,而是由中共和海外媒体选择,强加给民运的。
   
   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包括他们在镇压打压民主运动时,往往选择弱点多,比较容易抹黑的人当样板,结果,这些人,尤其是上了媒体被批判的人,往往被外界认为就是反对派或民运代表人物,于是海外媒体就大力宣传,最后,即使他们有的实际上是无关紧要、不起多大作用的人物,也往往变成最著名的、名声远远压倒其他真正起大作用人的代表、领袖和偶像。
   
   一开始,中共和海外媒体还是无意间为反对派制造了代表、领袖和偶像。但中共后来发现此种情况大大有利于中共,大大不利于反对派,于是,中共就开始有意利用此种情况,系统地为反对派制造名人、代表、领袖和偶像。
   
   中共的主要做法,就是中共表面打压,抓抓放放,背后策动特线民运签名上书、营救呼吁,大造舆论。然后,海外包括外国政府和媒体,就信以为真,也跟着营救呼吁。
   
   正象我在海外十多年来的文章中许多许多次指出的:
   
   中共通过抓抓放放,政府国内辱骂打压和海外特务民运吹捧等方式互相配合,共同制造"知名民运人士",种种手段,已经运用娴熟,得心应手。他们甚至推出他们自己的领导人来领导民运。但因为是假的,要推出过硬的知名人士,并不容易,并且直接由他们的人来领导,容易暴露,因此,他们往往退而求其次,推举民运中的流氓或者某种程度受他们控制要挟的软骨头及有劣迹把柄的人作傀垒。
   
   中共在全力打压和抓捕真反对派真异议人士的同时,也对他们的线人抓抓放放,有的人抓抓放放十几次以上,迫使海内外异议人士听从他们指挥,不得不为这些线人呼吁造势,从而把那些原来默默无闻的线人,很快一步一步打造成国际知名的“著名异议人士”。同时迫使海内外民运离开自己的主要工作目标,变成吵吵闹闹的“呼吁民运”。而且,还使得你真正的异议人士毫无办法。人被抓了,是政治原因被抓的,不管是什么人,在道义上,你总得营救呀,总得为他呼吁呀!尽管签名呼吁的作用不大,但签名呼吁的工作总得做呀。你不参加,你就在道义上居于劣势,就可能受到他们道义上的指责。即使你明知道他们是线人,甚至美国政府因清楚他们的身分而拒绝再度入境的人,你也不得不为他们呼吁造势。当然,异议人士使用类似高瞻之类的模式,也没有错。但毕竟是被中共牵着鼻子走,为他们青睐的人造势。(高瞻被FBI调查,就回国,就被中共抓起来,其中的奥秘,我想稍有头脑的朋友都能够理解。但是,人们只能营救呼吁。当然中共弄巧成拙,不得不放高瞻回美国,结果立刻被FBI逮捕判刑。然而除了吴弘达那样直接了解内情的人以外,包括本刊在内,仍然只能表示:说高瞻当间谍,证据不足。因为我们没有证据。)
   
   ——以上摘自《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中共历来惯于采用的办法,就是通过这种抓抓放放的办法,为他们的特务线人塗金造势,或者特务线人暴露了,或者有暴露危险,就通过抓捕,制造其不是线人的假象,给与救助以防止其暴露,使他们获得道德优势,使揭发者丧失道德优势。——摘自《高瞻模式》
   
   那些在监狱中“竹筒倒豆子”,表现很差的人,极少有人不变成中共线人。但这样的人,由于他们有中共许可,可以肆无忌惮的发言,表现得很“勇敢”,同时又有地下势力配合,大力吹捧,中共官方则从反面配合,或制造事件,或抓抓放放,搞雷声大雨点小的“迫害”,大力哄抬,因此往往被捧成政治反对派的“明星人物”、“领袖人物”、“领军人物”。——摘自《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最后,“中国的反对派,地下教会等等的知名人物和领袖,大多数是中共情报机构有意制造出来的。”——摘自《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
   
   即使反对派知名人物和偶像是真的,不是中共特线。中共也可以通过政治高压,监狱,剥夺谋生手段极端残酷的策略等等来压服他们,使他们大多数人改变立场,甚至变成中共的线人。能够完全顶住中共压力的反对派,人数比例相当小,可以说非常小。
   
   中共用监狱等高压手段压服反对派的手段,这一点大家都知道,剥夺谋生手段这一点,很多人不大注意,其实也是非常厉害的。越是坚定对抗中共的反对派人士,中共在这方面的打压就越厉害。
   
   大参考李洪宽先生甚至说:“民运人士穷光蛋例外,稍有点身价的中国人都不能摆脱共产党手里的狗绳。”
   
   本人的回答:既然你选择搞民运,就要准备贫穷受迫害,准备当穷光蛋甚至丢掉生命。不能承受贫穷被迫害,就会当叛徒甚至当线人,那你就别选择搞民运。
   
   因此,看看民运人士的经济状况,看他是不是非常贫穷,也就大致可以当作他是否坚决顶住中共的压力,拒绝当特线的一个旁证。
   
   上面说过,能够完全顶住中共压力的反对派,人数比例很小。
   
   对付人数比例很小的人,尤其是中共认为对中共威胁最大的人,中共就派出大量特线搞围攻,漫天造谣污蔑,血口喷人打混战,反咬一口,把他们说成特线。也像李洪宽等和一些朋友说的,中共的策略,是“用十个特务造谣围攻一个真民运,搞得你忙于应付,精神崩溃。”
   
   记得我刚到美国不久,开始揭露正义党特务问题,有的被朋友就说,你别揭露他们,否则,中共情报机构就会捏造编造材料,反说你是特务。我回答说:我知道这个事情非常非常艰难,最后必然被抹黑得非常非常厉害。但这事总得有人做,为了民主事业,只能无所畏惧。
   
   后来,果然,正义党抛出漏洞百出的“虹桥机场”,那谣言明摆着是上海国保(政保)以正义党名义制造,由正义党贴出。当时这些朋友就说,你看,说来就来,果然象我们预先估计的,造谣反咬你一口了,估计今后还会再来更厉害的。
   
   这个谣言早就被驳得体无完肤,王有才出来后,也澄清那是他同学要带我进机场,被中共情报机构撕掉胸牌把我们拦住搜査的事实和经过。可是,中共线人特务就是用谣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劲头,不断重复由正义党张贴的上海国保的这个谣言及诬陷材料。
   
   所以,即使剩下的极少真民运人士,中共特务也必定铺天盖地围攻,公开地或私下里漫天造谣诬蔑,向你头上漫天泼污水。而中共控制了绝大部分中文媒体,他们必然全力封杀你,使你发不出声音,使你失去影响力。
   
   要断定某人是不是真民运,尤其是某人是不是对中共有威胁,只要看看他受中共特线的围攻造谣污蔑抹黑,就能大致作出一定的判断。
   
   因此,这剩下的极少数真民运真反对派,没有被中共地下势力控制的媒体和花瓶特线们造谣污蔑抹黑,变成大坏蛋,就已经很不错了。当然更不可能得到他们的炒作,成为偶像。
   
   读者如果理解了上述道理,也就不会对目前的许多炒作起来的领袖偶像存在什么希望,因此也就不会有崩坍以后的失望。
   

此文于2015年08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