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苏明张健评论
·洗钱、造假,没有廉耻的共党令中国人蒙羞
·政治是大众政治,是每个国民的政治
·根除共党是全民第一要务
·罪行一日不惩办,仇恨就一日不会化解
·中华民族是有精神的民族
·老流氓和小流氓
·重税、失业、贫穷与疾病
·中国大陆变成了外国殖民地
·共党自相矛盾无法自圆其说
·习近平也要在美国捞政治资本
·公投、独立与民意
·改革走进了死路,共党同样走进了死路
·穷不会挨打;挨打的是极权政权
·乱世中的中国人必须清醒
·共党的内忧外患
·雷锋成了共党的救命稻草
·共党的无知、无能、和粮荒
·谎言和欺骗是保不住政权的
·软实力,硬实力,唯独没有民意的实力
·贪腐、维稳、医疗、教育和崩溃
·人民敢说话了,共党就没戏唱了
·装神是想要更大的欺骗,更多的腐败
·共党只有敌人,没有朋友
·共党也在祈望着好年头。可是 ......
·什么是“党的事业”
·维护民主的自由主义者们
·难以自圆其说的谎言宣传
·硬撑着的共党,不如自己下台解散
·共党的书,越读越没人味
·共党穷得向孩子们要钱了
·藏人是我们华夏民族的兄弟
·习近平要向谁亮剑
·人民为什么把共党叫做共匪
·共党之所以特殊,就在于无人性
·腐败、落后、贫穷,但却伟光正
·拆共党台的,其实就是共党们
·相对于人民、国家、民族、文化,共党算个什么
·悼念六四,同时是悼念六十年所有死难的同胞们
·中国人再能忍,也该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人民奉献,共党贪腐,什么时候是个头
·共党制造的黑幕究竟有多大
·外贸出口,引进外资,钱就这样进了贪官的口袋
·八九年六月四日,两件永远无法忘掉的事情
·温家宝不如回天津去卖煎饼粿子
·一穷二白的中国人又背上了巨额债务
·丑陋的温家宝
·习近平究竟是走向极左,还是保护权贵
·共党的超限战,其实就是耍流氓
·反极权暴政的人是英雄,该受到尊重
·经济腾飞与国破民穷
·六四英烈的鲜血,换不来共党的经济繁荣
·习近平树敌太多
·中共负债不还钱,还想打仗
·贪腐形成的中产阶层不会促成民主
·事情变化的好与坏,做决定的是人民
·国与民,孰先、孰重
·在共党暴政下的死难者的鲜血不会白流
·共党够胆撒谎,难道中国人就该生活在谎言中?
·强大辉煌之下,中国人将会第二次挨饿
·与民休养生息和公然抢劫民财
·反恐?镇压民众?还是灭亡前的疯狂?
·中国人迟早要把被枪走的钱再夺回来
·我们所爱的国家和民族正在毁灭中
·六四二十周年之所见、所闻、所想
·中国人民有足够的理由去推翻共党
·共党抢劫暴富,还债的却是中国百姓
·为了国家、民族、个人的自保,必须反共
·共党这个体制没人味
·人性、良知、和道德,是共党永远泯灭不掉的
·败象横生的中国,罪魁是共党,失控的也是共党
·打破两千多年的重复循环,建立进步的历史
·共党这个团伙究竟是一群什么东西
·习近平已为共党挖好了坟
·凭着造假和谎报,这个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中国人民,谁也忘不掉的六四
·在国际社会上享有名誉地位的是中国人
·每斤菜的售价中,一半以上被共党们装进了腰包
·是人民离不开共党,还是共党离不开人民?
·当政六十多年的共党,没过上一天的松心日子
·中国大陆不需要军队
·人、匪不能共处。剿匪是中国人的第一要务
·挽救国家和人民,是每个中国人的义务
·暴恐执政,暴恐袭击,官逼民反,分清敌友
·末世即乱世,更是各行各业的人做选择的时候
·党国机密下的盛世,骄傲?自豪?
·六四大屠杀之后,共党被国际社会制裁
·习近平究竟要走多远
·金融、经济崩溃,共党束手无策
·颠覆或推翻一个政权,是人民的权力
·民愤是压不住的,爆发是必然的
·第二个大饥荒又被共党领导出来了
·土匪讲体面,流氓耍面子
·人民、民生在共党眼里的地位
·台湾的民主、香港的自由,是中国大陆人的盼头
·该是中国人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
·四个现代化没实现,难道改革能成功吗
·发扬六四精神,英雄出华夏
·国穷、民苦、政权危
·习近平的严打,逼出了全民倒共
·共党的伟光正,既令人厌恶又可怜
·物价的暴涨没有尽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起诉,党判罪,公理何在

    2015-08-14

   

   近日网上有一则报导,令本人很是高兴。报导说,今年7月23日,“广州三君子案”在广州中级法院开庭时,辩护律师葛小喜先生要求法官先说明自己是否共产党员。如果是的话,请法官回避这个案子。据说法官不断地敲锤子打断律师的发言,反对回避的要求。

   被人们称道的广州三君子袁新亭、唐荆林、王清营,因为印刷、传播外国学者所写的《从独裁到民主》等著作,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该案在6月19日开庭时,律师也曾提出了同样的要求。律师的理由是:国家政权是共党在执掌着,党员担任法官,会影响案件的公正审理。这个理由是既合理,又合法,完全成立。权力不得干预司法,权力置于宪法之下,这才叫做依法治国。

   六十多年来,共党肆意地折腾、整治国人民众,死人亿万。虽然美其名曰政治运动,但却没有一个运动是有法律依据的。运动过后,共党又给没有被整死的人平反,依旧没有法律依据。对于运动所造成的大面积的损失,更不去追究发起运动者的法律责任。运动过后,暂时恢复了平静,共党把这认为是对国民施恩。其实,共党又在酝酿着下一个整人的运动。

   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其实就是前三十年的反党罪,反社会主义罪和反毛思想罪。凡是被扣上这个罪名的人,统统被称为三反分子。于是枪毙的、入狱的、戴帽监督劳动的,总共死了多少人,至今也没有个大概的统计数字。但是家属、子女、亲朋所受到的歧视和影响,可以长达几十年之久。

   然而,共党依然伟光正。可是这个伟光正却又无法律的依据。挨整的、被整死的、受牵连的,却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那条法。只是隐约明白了共党是触碰不得的,否则就家破人亡。可是这个明白,却又在法律条文中找不到。

   政权是个不确定的东西。以帝王专制的家天下为例,政权是有世系血统代代相传。帝王去做他的帝王,百姓去做自己的百姓。百姓不想去触碰帝王,帝王也不要折腾激怒百姓。否则百姓揭竿而起,替天行道,于是政权崩溃了,改朝换代了,政权易主了。所以说,政权是可以颠覆的。

   在各国、各民族的历史中,颠覆政权的事频频发生过多少次了,理由无非是铲除暴政和人民追求自由与公正。当了八十三天皇帝的袁世凯,也没有敢去想他的政权可以万年牢,仅仅希望王位可以传十代。但他错就错在人民刚刚推翻帝制,他又恢复帝制,当然是得不到民心。

   两百四、五十年前,美国是全世界唯一的民主国家,民选出的总统至今有四十四位。也就是说,美国的国家政权被颠覆了四十四次了,可美国仍然是世界第一强国。现在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国家实现了民主。这就是说,这些国家的政权每四、五年就要被颠覆一次。全民大选去颠覆政权,是国家宪法中规定的。

   共党在宪法中并没有明文规定,不得颠覆共党政权,只是含含糊糊地说,要坚持共党的领导。我们可以把这一条理解为是共党要坚持它的领导地位。即便共党打算要全体国民去坚持共党的领导地位的话,这里还存在着一个责任和义务的问题。也就是说,国民有没有要去帮助共党坚持领导的义务。如果说有的话,它的依据是什么?如果国民没有这个义务,那么国民们就没有去帮共党坚持领导的责任了。

   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他所要尽责的是对家庭、社会、公众和国家。他完全没有必要对政党、对执政党,也就是对政权负责。相反,一旦他发现政权的权力危害到了家庭、社会、公众和国家的利益时,他有责任和义务站出来批评政权,反对政权,乃至号召民众起来推翻政权。

   况且,广州三君子印刷和传播的是《从独裁到民主》这部书,于是就遭到了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起诉。这就是在告诉我们,共党的政治是独裁政治,而不是民主政治。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十六亿中国人的中国,凭什么让一小撮共党去自以为是地搞独裁呢?难道十六亿中国人都是白痴、傻瓜?唯有共党这个烂透了的腐败政权聪明?共党起诉,共党判罪,法又在哪里?民权又在哪里?

   七十多年前美国总统罗斯福说,政府的性质应该是民有、民治、民享。所以民主的制度一定要施行司法、立法、行政三权分制,相互制衡。孙中山先生在相互制衡的三权之外,又加上了考试、监察两权,形成了五权分制、相互制衡的五权宪法,目的就是保护民权不会受到公权力的侵害。这也是美国前总统布什先生说的,“权力必须关在笼子里去”的原因。

   社会在发展,在进步,偏偏有人看不到这个主流。几年前有人攻击民主制度,大喊希特勒是民主选举上台的,最终希特勒成为了世界三大魔头之一。其实,在二战结束后,西德国会就立即修改宪法,并且在第七、第八项的条款后边加上了“此一条款永远不准修改”,和“此一条款即使国会一致通过,也不准修改”等警句。1946年的《中华民国宪法》中,也在第三、四项修款后面加上了“永矢咸尊”的警句。这些做法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野心家利用民主,钻宪法的漏洞和空子。也正是因为德国和台湾实行的是民主政权,才会用宪法来保证民主的制度。

   再去比较另外两个出魔头的国家。前苏联的赫鲁晓夫上台,一点不客气地批判魔头斯大林,并实行经济改革。中国大陆的共党又批又骂,又要“打倒修正主义”地闹了二十年。后来中国大陆的共党也搞经济改革了。这不但不是修正主义,反而取得了“巨大成就”。但是,至今在共党团伙里,没有一个人敢去批判毛泽东这个魔头。

   每当全世界的电视新闻中传播共党政治局的一伙人排队向毛的干尸致敬的镜头时,有正义感、良知感的中国人,难道不觉得耻辱吗?或许有一天,东风压倒西风。但是,政权的一帮衣冠禽兽去拜魔头,难道它们代表了民意?

   毛的二十七年,整死了亿万民众;一场三年半的大饥荒,饿死了五、六千万民众。这些人死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死了的人的法律权力又在哪里?十六亿中国人允许毛的僵尸放在那里三十多年又是因为什么?

   辩护律师要求有党票的法官回避政治迫害的案件,是有充足的理由的,这个理由是完全符合普世价值的。尤其在习近平拼命打压维权人士的现在,这位律师的做法,就是在启蒙民众的法律意识和权利意识。除去那些甘愿做党奴的人,律师的这一要求,必将唤醒最广大的中国民众,去清算共党政权的一切罪恶。

   近一个星期,人民币羞羞答答地小幅贬值了几次。据报道说,立时就有近几万亿美元的资金外逃。7月份大陆股市两次大跌,致使做空的人足足地大捞了两把,马上造成了美元枯竭,被换走的美元很快流入去了外国。共党赃官在国内敲诈勒索、贪污抢劫,所得到的巨额赃款,又被卷逃了。这是根据的什么法?大喊依法治国的习近平,也解释不了他依的是什么法。高喊反腐打老虎的习,更是无法去制止卷款外逃。

   凡是有反思能力的中国人,不妨回忆一下二十五年前的民生物价,再来比较一下现实的物价,于是就不难得出,人民币贬值至少在三十倍到一百倍之间。从2007年底开始,中国大陆的金融、经济就已经崩溃了。可是这七、八年间,人民币死盯美元,汇率不变。为什么在大崩溃的今年,尤其又在8月份突然宣布人民币贬值,就是因为习在9月份要去美国。

   人民币币值的问题,始终是国际社会抨击共党的众多的焦点问题之一,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必将面对习近平提出这一问题。习近平为了使自己不受到太难堪的目的,所以才不痛不痒地微弱贬值。难道这就是习近平的法?那么这个法就是祸国殃民的法。

   《北京日报》报道了美国波士顿顾问公司日前发表的题为<全球制造业的经济大挪移>的文章,其中提到“若以全球出口总额排名前25位的经济体作比较,并以美国的制造成本为基准基数100,中国大陆的制造成本指数是96。也就是说,同样一件产品,在美国的成本是1美元,大陆则要96美分。”

   这份报告有提到大陆成本之高的三大原因:“薪酬大幅提高。时薪从2004年的4.35美元,升到2014年的12.47美元。另外,从2004年到2014年,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攀升35%。第三是能源成本上涨:2004年用电成本每千瓦小时7美元,2014年则是11美元;元燃气从2004年的每单位5.8美元,涨到2014年的13.7美元。”报告最后还提到:“大陆的纺纱成本比美国高出30%,导致大陆纱厂前往美国设厂。”

   物价暴涨,依的是什么法?外资撤离,致使大批的中国工人无业。习近平的法有没有保障失业无业人员生活的条款?显然,习近平的法其实是无法。

   习近平在中纪委十八届二次会议上说:“有的党员干部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有的还专门挑那些党已明确规定的政治原则来说事,口无遮拦,毫无顾忌,以显示自己所谓的能耐,受到敌对势力的追捧。对此,他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不准乱说乱动,不准揭露共党的丑陋,这是习的法。

   今年1月,也是在中纪委会议上,习说:“纪律是成文的规矩;一些未明文列入纪律的规矩,是不成文的纪律。纪律是刚性的规矩;一些未明文列入的规矩是自我约束的纪律。”

   得到正、性、德培育的人,自然有自律。反之,做为它律的法律,就要起作用了。纪律、规矩,是对有教养的人而言的。对于贪婪得无人性的共匪们,是要以暴力和法律去惩治的。对外喊依法,在内部却不敢提法了。显然,共党的法是专治国人民众的。共党们是高高地在法律之上的。

   《新华社》8月11日报道,习近平在人大会堂对中央表彰的百位县委书记说:“县委书记要做政治明白人。”这句话是含糊其辞的。究竟是要这些县委书记认清当前政治形势,加速推翻共党政权?还是要他们支持习近平搞个人独裁,誓死保党?如果是这样的话,保党挺习的力量也太微弱了。

   全国两千九百多个县,两千九百多个县委书记。以1:30的比率,胜的希望几乎等于零。况且,什么是政治?孙中山先生说过:“管理众人之事,即为政治。”民怨沸腾,民愤激昂,百业俱废,污染遍布。人性泯灭,道德沦丧;冤民遍野,农工商三大行业破产;读书人出卖人格、灵魂换饭吃。唯有共党们在十年内卷逃的全民资产近四万亿美元。这就是共党的政治,也是习近平所依的法。

   说到底,中国国民当今最需要的,就是政治制度的变革:需要一部体现人权至上精神的自然法,和一个管理众人之事的民选政府。

(2015/08/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