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悠悠南山下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芳華》:"荒誕歲月"裏"被忘掉的戰爭"
·在中國:蔑視惡俗的美學也是一種抗爭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作者:仲義 ( Trọng Nghĩa )

   
   2015年8月3日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2015年7月19日,約二千多名柬埔寨人在柬埔寨民族救國黨議員帶領下前往柬越(柴楨省和隆安省)邊界地區示威,反對越南侵犯領土。網絡圖片
   
   
   
   在金邊與北京日趨加強兩國關係之時,尤其是在軍事領域上合作的情況,觀察家就難以不得不將近來發生在越南和柬埔寨邊界的緊張與中國在東海( 即中國稱的南海。譯者註 ) “ 默然 ” 填海造島的局勢連貫起來。人們質疑中國的造島行為是北京企圖以諸人造島作為控制全部南中國海海域的前哨陣地。
   
   此時越南正須忙於集中精力,思考應付中國在東海顯得日趨清晰的意圖,併吞越南所宣稱諸島主權的野心之時, 近幾個月來,似乎一個新的陣地正在越南的西南邊境地區展開,柬埔寨又再次挑起兩國之間仍未獲完全解決的邊界問題。
   
   邊境的緊張情況爆發於2015年6月28日,數百名柬埔寨人,包括一些屬反對黨 --- 柬埔寨民族救國黨( Cambodia National Rescue Party , 縮寫CNRP )的民選議員進入屬越南管轄的隆安省( Long An )203號界碑區內並攻擊越南平民,一些人受傷。
   
   
   
   製造邊界事端:柬埔寨政府與反對黨同時干預

   
   
   柬埔寨反對黨黨派已被指責為此次製造越柬邊境緊張狀況事件的挑釁者,尤其是指責民族救國黨領袖森-雷斯( Sam Rainsy ),他曾宣稱此事中的柬方無錯,只有越方之錯,“ 掠奪土地 ”。以及在不足一個月後,7月19日,兩名議員雷亞-卡米林( Real Camerin )和烏森安( Um Sam An )與二千五百名柬埔寨人再次來到203號界碑地區惹事。
   
   至今柬埔寨民族救國黨仍然不斷製造煽動越柬關係緊張的論調。據英文《 高棉時報 》( Khmer Times )2015年7月29日報導,森-雷斯在其臉書上再次呼籲在國際上需要 “ 抹黑 ” 越南,因為在南中國海問題上,河內正極需要國際社會的支持來反對中國。森-雷斯認為,越南曾在1991年巴黎協定上簽署,其中承諾尊重柬埔寨的領土完整, 因此,若果在國際上控告越南侵佔柬埔寨領土,河內肯定將遭受 “ 指責 ”。
   
   柬埔寨民族救國黨和森-雷斯的反越論調一點也不奇,因為正如艾利奧特-布南( Elliott Brennan )學者在澳洲羅維國際策略研究院( 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 )的電子網報《 演繹者 》( The Interpreter, 7月30日 )指出,柬埔寨反對黨領袖在近二十年來以多種招牌的方式,其中包括邊界問題,煽動柬埔寨人的排越情緒。
   
   今次值得注意的是,有時洪森政府也插手干預,使局勢變得緊張。 金邊曾向河內發送聲明,反對越南 “ 越境進犯 ” 柬埔寨各省拉塔納基利( Ratanakiri )、堪達( Kandal )和柴楨( Svay Rieng )的邊界地區。據柬埔寨報刊報導,越南在靠近拉塔納基利省邊境的越南農莊地區內挖魚塘;在接近堪達省的邊界地區建立一所哨站和在靠近柴楨省建造一條公路等。
   
   越南為此事展示善意,努力達至和解,願與柬方談判並幾乎全部答應由柬埔寨提出的所有要求。
   
   
   
   中國與柬埔寨宣稱將捍衛其核心利益

   
   
   在事件發生的第一日起,諸觀察家曾指出中國干預的可能性,使越柬邊界緊張。
   
   日本《 外交家 》( The Diplomat )網報2015年7月10日的一篇文章報導柬埔寨國防部長蒂賓( Tea Banh )訪華,分析家Prashanth Parameswaran指出,在蒂賓與中國國防部長常萬全和中共軍委副主席許奇量( 音譯 )會談後,雙方承諾將改善兩國的軍事關係並 “ 在相關的核心利益問題上繼續互相支持 ”。
   
   據此作者所述, “ 核心利益 ” 這詞組曾是中國涉及南中國海的新立場,並過分地使用和充斥挑釁性,而柬埔寨在此問題上又鼎力支持中國。然而,值得指出的是,中柬雙方強調 “ 互相 ” 支持核心利益。人們不禁要質問或爭議,究竟何為柬埔寨的國家核心利益,但是,顯然此是指柬埔寨的主權和領土完整, 它正與越南發生的各邊界問題中的一個重大因素,肯定所說的也就是其中之一的那個核心利益問題。
   
   據艾利奧特-布南分析,在設法妥善和盡快解決由柬埔寨挑起的邊界問題之時,越南也難免會想起金邊可能是被北京操縱:“ 以中國大量的投資額,柬埔寨和寮國正日趨受到北京的影響。河內擔心柬埔寨,對於諸多人都認為它幾乎已是中國的附庸,可能被北京操縱,在沿著越南( 西南 )邊界上製造各種事端 ”。
   
   艾利奧特-布南寫述:“ 這個顧慮始於2012年並拖延至今, 那時金邊故意破壞東盟團結,因東盟諸國欲反對中國在南中國海上的強硬態度和行為。越南擔心金邊可能將邊界爭端升級,使河內分心,一旦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再次製造事故。 在此情況下,越南將可能需要在在兩個極為不同的陣地上應付兩個最大鄰國的火熱衝突。”
   
   
   
   越柬邊界問題中之第三者

   
   
   越南的報刊當然也極為關注柬埔寨,包括洪森政府以及反對黨順從中國的態度。
   
   《 越南教育報 》( Báo Giáo Dục Việt Nam )2015年7月2日登載一篇題為《 警惕西南邊界的“第三者”》( Cảnh Giác Với "Bên Thứ 3" ở Biên Giới Tay Nam )的文章,作者毫不含糊地指出該第三者不是他人,卻是中國。 文章長篇分析,點出柬埔寨的各種動態,使讀者看到金邊不再掩飾其聽從中國的態度, 尤其是在東海的問題上。 這份越南報刊分析,只在最近的幾個月內:
   
   “ 柬埔寨出現越來越多為附和北京在東海擴張領土野心及掩飾其詭言悖論的聲音。 近來的5月6日,柬埔寨外長蘇翁-拉差維( Soeung Rathchavy )發表支持中國所持的雙方談判立場並排斥美國出東海。
   
   6月4日,柬埔寨政府發言人費-斯潘( Phay Siphan )又指責美國 “ 在南中國海製造混亂 ” 並要求美國遠離爭端地區,……。
   
   6月27日, 在清華大學,北京召開對外關係國際研討會,外長王毅和中國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等人出席。在會上,柬埔寨國王最高機密顧問諾羅敦-斯利武( Norodom Sirivuth )繼續發表附和北京的聲音,要求美國、日本 “ 離開南中國海 ”。
   
   由此,連柬埔寨的兩名記者密斯-蘇姬( Meas Sokhea )和舜-突敦( Shaun Turton )也在6月29日的《 金邊郵報 》( Phnom Penh Post )著重指出:在過去的一週裡, 執政人民黨的一些官員發表就越柬邊界問題上支持反對黨的觀點,使人們看到中國的影響日趨增加。”
   
   
   為增加了解關於越柬邊界的問題以及令人懷疑的中國角色,RFI 法國國際電台記者曾訪問澳洲國防學院教授卡利-塔耶 ( Carlyle Thayer )。以下為訪問內容:
   
   
   
    金邊倒向北京但不想與河內的關係緊張

   
   卡利-塔耶教授表述, 今天的柬埔寨果然已臣服中國,但在河內與金邊之間目前所發生邊界緊張的問題上,中國的角色還未顯得清晰。據這位澳洲教授所說,正因為在邊界設立界碑的工程遲緩,為反越勢力的柬埔寨反對黨製造了條件,利用來挑動事端:
   
   卡利-塔耶 : 最近發生在柬埔寨與越南邊界的緊張狀況,是由於兩國共同邊界設立界碑工程進展緩慢,還未完成而造起。 也就是說,沿著邊界的居民在還未劃分清晰的邊界地區內繼續耕種。 任何一種的活動,促使改變現狀也將可成為激烈的爭執事端。
   
   舉一例: 柬埔寨的一些政治活動人士曾指控越南農民在拉塔納基利省內的爭端地區挖塘養魚以及在堪達省可塘( Koh Thom )縣領土上建造公路和一所邊防哨站。
   
   
   RFI : 邊界問題可否確真是已獲妥善解決的呢?
   
   卡利-塔耶 : 儘管已有一些由政府的政策處理各邊界爭執的事件,但最近所發生的事已被一些柬埔寨民族救國黨成員利用,為達到其政治目的。這些人不但指控越南侵犯柬埔寨的領土,而且還指責洪森政府使用由越南所規劃的邊界地圖,及這些資料偏袒越南,是反柬埔寨的。
   
   柬埔寨民族救國黨的各個領導人曾追究金邊政府一些官員的罪行,具體的是指控他們已聽從越南的提議。此外,他們要求必須公佈兩國政府的邊界談判內容,讓民族救國黨、專家和社會人士的代表參與邊界委員會,以及還必須讓該黨使用權力監查勘界碑的事務,確定界碑的準確位置。
   
   民族救國黨還呼籲停止與越南的邊界談判,直至2018年大選之後。
   
   
   RFI : 除了反對黨之外,洪森政府也曾干涉此緊張關係,他對越南政府發出反對聲明。 這種反應的嚴重性如何?
   
   卡利-塔耶 : 在此問題中有兩種推動力。首先,洪森的柬埔寨人民黨( Cambodian People's Party,縮寫CPP )和森-雷斯的柬埔寨民族救國黨在2014年7月達成一種不太穩固的共識,即是雙方互相合作,恢復柬埔寨的穩定。
   
   在民族救國黨的壓力下,柬埔寨外交部曾致函越南外交部,反對各邊界事件並呼籲越南在爭端邊界地區停止各種侵犯的行為和活動。
   
   此外,洪森首相還致函聯合國、美、法和英國,要求它們提供支持。 他特別要求提供在聯合國保存的1964年邊界地圖副本,可使與目前柬埔寨在邊界談判會議中使用劃分邊界的地圖作比較。洪森的意思,那就是將可證實目前柬埔寨正使用的地圖的準確性。
   
   洪森正有意奪取反對黨的主動權,同時在對越關係中,則想減少緊張。
   
   第二,柬越邊界問題是極為容易在柬埔寨內部政治中製造激動的問題,民族救國黨一直以來就利用它為將要舉行大選造勢。 幾年前,因支持民族救國黨的一些成員前往邊界拆遷界碑的行動,森-雷斯曾與洪森發生衝撞。
   
   迄今,森-雷斯正扮演一個更為模糊的角色。 民族救國黨內的其他政治人物,例如雷亞-卡米林和烏森安,曾主動參與幾千人在與越南所爭執的敏感各邊境地區的示威活動。
   
   
   RFI : 諸多人認為中國站在新的越柬緊張關係的背後,正如1979年那樣, 欲想製造東海之外的第二個戰場?
   
   卡利-塔耶 : 中國沒有理由直接插手煽動柬越邊界的緊張,尤其是北京此時正想努力改善與河內的關係。 若果中國從中設法吹噓緊張狀況,那就可能導致嚴重的反效果。
   
   雖然中國可以就各次邊界談判會議為柬埔寨提供政治上的支持,但目前中國的傳媒如新華社對此事也曾發表客觀的報導。
   
   
   RFI : 此事件與河內拉近與華盛頓的關係有連貫嗎?
   
   卡利-塔耶 : 中國,至少在外表上,曾不指責越美關係的改善,因為其本身也正努力與河內和華盛頓改善關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