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刘佳音
[主页]->[现实中国]->[刘佳音]->[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刘佳音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昨日的抵挡、今日的悔恨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在全能神的话语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神的管教促我寻求 神的话语将我折服
·我在罪恶之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一个狂徒的转变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神的亏欠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我心中的忏悔
·狂妄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在抵挡中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
·很實用(安卓應用宣傳視頻)
·全能神把我从沉睡中唤醒
·赴天國筵席《衝破網羅》出爐了
·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过程
·我在罪恶之中听到了神的声音
·惩罚中我听到了全能神的声音
·忆往日 不堪回首 思今朝 救恩浩大
·在真理面前我终于承认自己是恶仆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瞎眼无知之人
·全能神的爱熔化了我冰冻已久的心
·我是怎样被全能神征服的
·狂妄的我终于俯伏在了全能神的宝座前
·全能神拯救了我全家
·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唯有全能神的话语才能拯救我
·还真理一个公道
·我这个罪魁终于仆倒在神话面前
·狂妄自大成了我寻求真理的绊脚石
·信神不认神伤透神心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内 容 简 介
·为蒙拯救信神——必须追求真理 写 在 前 面 的 话
·附篇一: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
·附篇二:在神的审判、刑罚中看见神的显现
·附篇三:人在神的经营中才能蒙拯救
·第一章 必须认识唯有全能神是创造天地万物的独一真神
·1 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
·2 全能神就是耶稣的再来
·3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二章 必须认识神名方面的真理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 (1)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三章 必须认识神三步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1)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2)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3)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4)
·第四章 必须认识神末世作工方面的真理(5)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1)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2)
·第五章 必须认识神道成肉身方面的真理(3)
·第五章 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
·第五章( 5) 两次的道成肉身完全了道成肉身的意义
·第六章 信神当具备的几个分辨 1 如何分辨神的作工与人的作工?
·第六章 2 如何分辨圣灵作工与邪灵作工?
·第六章 3 如何分辨真假基督?
·第六章 4 如何分辨真假道与真假教会?
·第六章 5 跟随神与跟随人的区别
·第六章 6 如何分辨真假带领与真假牧人?
·第六章 7 外表的好行为与性情变化的区别
·第七章 1 必须认识人信神抵挡神新作工的根源
·第七章 2 寻求真道当具备的理智
·第七章 3 信神应建立与神的正常关系
·第七章 4 信神之人该具备的圣徒体统
·第七章 5 信神不应只求平安、得福
·第七章 6 信神必须该受哪些苦以及受苦的意义
·第七章 7 信神应为自己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
·第八章 各类人的结局与神对人的应许
·七雷巨响——预言国度的福音将扩展全宇
·“救主”早已驾着“白云”重归
·当你看见耶稣灵体的时候已是神重新更换天地的时候了
·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你真是信神的人吗?
·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
·你知道吗?神在人中间作了很大的事
·只有末后的基督才能赐给人永生的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我的帐。因有许多书和磁带落入我的手中,我带着“缴获”来的神话书和磁带,到处炫耀我的“功绩”,向众人卖关子说:“这书我都看了(实际我根本没看),纯

   属是人的话,是人编造出来的。”我还大肆宣传:只有圣经才是神的话,在圣经以外不可能还有神的说话。我不但否认神的道成肉身,对神末后的新工作胡乱定罪亵

   渎,我还烧毁了收上来的神话书和诗歌磁带,我满以为自己这样做是对主忠心。

   

   style="border: 0px none ; margin: 10px 0px 0px; padding: 0px; none repeat scroll 0px; font-size: 16px; outline-color: invert; outline-style: none; outline-width: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font-family: 宋体,SimSun,helvetica,arial,sans-serif; line-height: 29.6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indent: 2.1em; color: rgb(0, 0, 0); font-style: normal; font-variant: normal; font-weight: normal; letter-spacing: normal; text-transform: none; white-space: normal; widows: 1; word-spacing: 0px; -moz-background-clip: -moz-initial; -moz-background-origin: -moz-initial; -moz-background-inline-policy: -moz-initial;">2003

   年9月的一天,又得知我们教会中的一个教会执事接受了全能神,拉过去30多人。我带着满腔的怒火马上带人去姊妹家“问罪”,我当面训斥她:“你自己走偏

   了,不要命了,为什么还要拉那些人来垫背呢?你也信过一回神,你与神抢人,就不怕神咒诅你?”我还用命令的口气,限她在短期内赶紧把人给还回来,否则一切

   后果自负,惹急了我还要采取别的措施。我以为这样一吓唬姊妹,她一定能服软交人,可出乎我的意料,姊妹非但不惧怕,还不生气,反倒乐呵呵地对我说:“弟

   兄,咱们信神这么些年,天天期盼主的归来,但主怎么来我们并不知道,如今人说主来了,正在作收割的工作,咱们不接受还抵挡,这事可不是一般的小事呀!”听

   她这么一说,我更是火冒三丈,对于一个被“东方闪电”蒙蔽的人,竟敢来教训我,我感到太没面子了。我在理屈词穷之际仍强词夺理,边吓唬边挖苦,在众人面前

   觉得争回面子后就赶紧带人离开了。

   

   style="border: 0px none ; margin: 10px 0px 0px; padding: 0px; none repeat scroll 0px; font-size: 16px; outline-color: invert; outline-style: none; outline-width: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font-family: 宋体,SimSun,helvetica,arial,sans-serif; line-height: 29.6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indent: 2.1em; color: rgb(0, 0, 0); font-style: normal; font-variant: normal; font-weight: normal; letter-spacing: normal; text-transform: none; white-space: normal; widows: 1; word-spacing: 0px; -moz-background-clip: -moz-initial; -moz-background-origin: -moz-initial; -moz-background-inline-policy: -moz-initial;">2003

   年10月,我们同工聚会,我便提前一天去了接待家,正好我们同层的一个教会主执也在,按年龄我习惯管她叫大姨。当我们谈论到“东方闪电”时,她说:“‘闪

   电’并不像我们传说的那样坏,他们比我们各宗各派的人爱心都大,他们传的是神现时的作工,接受的是神现时的说话,在教会生活中,他们人与人和睦相处,男女

   界限分明,根本不像咱们传的那样破烂不堪,他们追求活出真正人的样式,活出神话实际,他们走的才是正道啊!”对姊妹的这番话我特别吃惊。我所敬重的、仰望

   的姊妹怎么变得这么快呢?一个教会的主执,怎么能向着“东方闪电”说话呢?是不是吃了人家的迷魂药还没有过劲啊?我试着问:“材料上说信‘东方闪电’的人

   淫乱不堪,你怎么说他们男女界限分明呢?”姊妹回答说:“材料所讲的我们谁都没见过,圣经上要求我们    style="border: 0px none ;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none repeat scroll 0px; font-size: 16px; outline-color: invert; outline-style: none; outline-width: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font-family: 宋体,SimSun,helvetica,arial,sans-serif; font-weight: bold; -moz-background-clip: -moz-initial; -moz-background-origin: -moz-initial; -moz-background-inline-policy: -moz-initial;">‘不

   可作假见证陷害人’,(出20:16)所以我们对没有事实根据的传言不能信,更不能传,今天我们信神,外邦人还说我们男女混杂不清白呢?清

   白不清白不只有咱信神的人自己知道吗?‘东方闪电’是不是神亲自作工,并不是你我能定规的,而是决定于神自己。我们要想跟上神的脚踪,得借着我们多方寻

   求,神的作工奇妙莫测,绝不是人所能猜测出来的。”此时我心有些活动了,觉得很有道理,等我们散会回到教会接待家,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我这也太没主见

   了,被人几句话说得就动摇了,这么轻易上当,岂能成大器,多亏欠神呀,神这些年对我不薄,我太没良心了。不行!说啥也不能上当,等我再见到大姨得好好劝劝

   她,这是跟我说,要是跟别人说,到上边把你告了,你立马就被打发了,几年工就白费了。

   

   style="border: 0px none ; margin: 10px 0px 0px; padding: 0px; none repeat scroll 0px; font-size: 16px; outline-color: invert; outline-style: none; outline-width: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font-family: 宋体,SimSun,helvetica,arial,sans-serif; line-height: 29.6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indent: 2.1em; color: rgb(0, 0, 0); font-style: normal; font-variant: normal; font-weight: normal; letter-spacing: normal; text-transform: none; white-space: normal; widows: 1; word-spacing: 0px; -moz-background-clip: -moz-initial; -moz-background-origin: -moz-initial; -moz-background-inline-policy: -moz-initial;">几

   天后,我与大姨又见面了,我劝她要好好省察自己,赶快回过头来一心一意地跟随主耶稣,至于“闪电”,我们说什么也不能信。我的话音刚落,姊妹便说:“你不

   信‘闪电’你信谁呀?‘闪电’就是神哪!”她接着列举圣经马太福音24章27节:    style="border: 0px none ; margin: 0px; padding: 0px; background: transparent none repeat scroll 0px; font-size: 16px; outline-color: invert; outline-style: none; outline-width: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font-family: 宋体,SimSun,helvetica,arial,sans-serif; font-weight: bold; -moz-background-clip: -moz-initial; -moz-background-origin: -moz-initial; -moz-background-inline-policy: -moz-initial;">“闪

   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诗篇97篇4节:“他的闪电光照世界,大地看见便震动。”她说:“圣经中多处所提到的

   ‘闪电’都是指神自己说的,人信神不能把自己定在一个点上,就像井底之蛙一样,不跳出井外,看天就巴掌那么大,永远也不知道井外的天有多大。信神老抱着这

   儿也‘不对’,那儿也‘不可能’的观点不放,只能充当新时代的法利赛人。”姊妹的话击中了我的要害,使我再次陷入了沉思。姊妹打破沉寂对我说:“如果弟兄

   不介意,我们到××(就是先前和我一直很要好,后来接受全能神的那个弟兄)家去与他探讨探讨,如果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我们就考察考察,如果我们觉得他讲

   得没道理,我们一个是不信、不接受,再一个我们也有责任挽救他呀!”我不假思索地说:“我可不去,他们书里有药,我可怕被迷住。”姊妹笑着说:弟兄,咱可

   不能人说啥就信啥呀!你都把书摸了多少遍了?如果书里真有药,你不早就被迷住了!再说咱们没钱又没势,他们迷咱有啥用啊?如果一迷一片,那电视上不早就曝

   光了吗?再说咱信的是神,怎么还能怕这怕那呢?经上说:“你们所受的,不是奴仆的心,仍旧害怕;所受的,乃是儿子的心,因此我们呼叫:‘阿爸!父!’”

   (罗8:15)听完姊妹这么一说,我觉得句句在理,心想:可不是嘛!收书烧书,那书我真的没少摸,并没有什么反应,也没发现书里有药。我们都是神的儿女,

   怎么能怕人怕邪灵呢?想弄清真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于是,我便答应与姊妹一同去寻求。

   

   style="border: 0px none ; margin: 10px 0px 0px; padding: 0px; none repeat scroll 0px; font-size: 16px; outline-color: invert; outline-style: none; outline-width: 0px; vertical-align: baseline; font-family: 宋体,SimSun,helvetica,arial,sans-serif; line-height: 29.6px; text-align: justify; text-indent: 2.1em; color: rgb(0, 0, 0); font-style: normal; font-variant: normal; font-weight: normal; letter-spacing: normal; text-transform: none; white-space: normal; widows: 1; word-spacing: 0px; -moz-background-clip: -moz-initial; -moz-background-origin: -moz-initial; -moz-background-inline-policy: -moz-initial;">第

   二天,我们来到弟兄家,弟兄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当我们说明了来意后,弟兄高兴地说:“神太爱我们了,又把我们差到了一起,这就是神的心意呀!我接受的

   时间短,许多真理我还说不太明白,不过我可以给你们找两个朋友,请他们给你们交通交通,你们就什么都明白了。”当弟兄出去找人时,我的心又紧张起来,因在

   我的想象中,“东方闪电”的人一定与电影、电视剧中的黑社会一样凶残恐怖,对不肯接受的又挖眼睛又割耳朵(上边下发的材料就是那么写的),想到这些我心里

   非常恐惧,后悔、害怕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可当两个弟兄走进屋的一瞬间就完全打破了我的想象,只见他们穿着朴素,面带笑容,尤其是与我握手的一刹那,给我的

   感觉是那么温柔可亲,说出话来既谦卑又柔和。我心中的惧怕、担心一下子就消失了,因为他们根本不像我想象中的“黑社会”,不像能残害人的恶人。坐下后,一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