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國經濟已處於危機狀態]
藏人主张
·在中國,都是禁忌;在台灣,不知不覺
·呂秀蓮引用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呼籲查出「319」真相
·呂秀蓮:若袁紅冰《被囚禁的台灣》指控為真,是石破天驚的大事
·《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精子成功让卵子受孕的秘密是什么?
·三万年前青藏高原已有人类活动确切证据
·我为什么瞧不起中国历史学家
·分析蒂勒森訪華後中美關係的走向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不只糧食,還有鴉片!正視《轉基因魔咒下的世界》提出的警告
·「重大的歷史機遇有如天意;天予不取,必受天譴」
·中共當代「滅佛運動」的「持續進行式」】
·特習會,台灣如何應對?︱
·「智者、聖徒、英雄」,鄭南榕在二十餘年前就預見到未來
·中國政府「不道德愚民」豈止這一樁!
·「面對中共,委曲不能求全,只會招來更大的屈辱!
·「胡耀邦遭到政治整肅證明,中國失去了和平民主轉型的最後可能」
·袁紅冰將發表「自主代撰」蔡英文總統就職周年演講
·台灣人必須像堅守自己的生存權一樣,堅守「國家底線原則」
·曹长青先生谈女作家琼瑶面临的困境
·《蔡英文總統罪己書》
·金融風險正沖擊著中共政權岌岌可危
·台灣《反併吞法》VS中國《反分裂法》
·中国“一带一路”的风险和挑战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狂人囈語
·阿富汗出土文物或证实藏文出现于四千年前
·中國舊思維所以台灣總統要有新思維
·【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
·期待小英總統,這是台灣人選妳的原因
·【袁紅冰自主代撰文集】出版說明
·台灣的諍友—袁紅冰
·為台灣燃亮另一把火炬
·小英總統維持現狀的迷思
·在自由台灣國運轉捩點上再奮起
·台灣民眾如何面對黑幕重重的基改食品審查?
·在小英總統民調低迷的此刻,這本書是對她落井下石嗎?
·小國不必然是弱者,讓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國家!
·〈以「酒書九章」祭悼「六四之殤」 ‧ 期待「自由台灣」成為「壯麗的
·中共當局面臨金融危機難以化解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的十大惡果與「再振國運六策」】
·袁紅冰聲明
·在自由台湾国运转折点上再奋起
·自由台灣再振國運六策
·「中國想用台胞證完成統一夢想」時,台灣政府和台灣人民分别可以做什麼?
·美国众议院亚太小组通过“台湾旅行法”
·被逼迫的正義與獨立革命──重讀袁紅冰 《決戰2016》
· 從上海萬人示威和吳小暉落馬來觀察中共金融危機
·【祭悼「中華民國」行「台灣正名革命」此其時也】
·北京怎麼發出哀鳴?
·「『維持現狀』基本國策十大惡果」的警告
·袁紅冰為台灣及蔡英文總統代擬「再振國運六策」
·我的同學李克強及其與習王聯盟關係
·【糞坑中的蛆,你把他放到清水中,他會死掉的──「無官不貪、無吏不腐」的
·「郭文貴現象」透露了什麼?台灣人應該關心嗎?
·台灣國家危機的真相
·「我為香港感到難過,更為台灣感到憂心
·香港回归20年 中英声明起波澜
·【中國「神邏輯」:同樣性
·【台灣國家安全白皮書】
·【關於重發「柯文哲現象」的說明】
·【「深陷政治」回首來時路,「當誠品走向沒品」】
·從《中華民國祭》到「祭中華民國」
·紀萬生與許長仁評袁紅冰與他的《酒書九章》
·評習近平「弱智型的毛澤
·你可能不知道的中共军史
·國際大爭之世,台灣豈可自陷在狹隘的「兩岸關係」上糾纏?
·要準確判斷中國未來的趨向,就不能不對中共「第五代」的人格特
·中共金融危機和政治撕殺正在生死搏奕之中
·讨伐马克思主义
·過去二十年偽類們的改良保共派一直主導著中國的海外民運
·对郭文贵先生8月7爆料的两篇评论
·郭文貴的「訊息核彈」證實馬英九早已淪為中共的第五縱隊
·偽知識分子的改良主義是祈求中共暴政恩賜給人民自由民主
·《人類大劫難》與〈長老教會的台灣情〉
·讀袁紅冰《酒書九章──飲者心炻}典》
·藏学动态——首部世俗伦理教材出炉
·袁紅冰《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一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二
·伍凡評論習近平的"四个不惜代价"
·所有的革命都是暴政逼迫出來的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三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四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五】
·凡犯我中國天威者,雖遠必誅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六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七
·西藏独立理念者聚集巴黎探讨自由运动实际步骤
·《人類大劫難》重版導讀之八
·中台维蒙代表出席西藏独立理念者大会
·第四屆西藏獨立國際研討會在巴黎外郊舉行
·《人類大劫難》重版說明(一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目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國經濟已處於危機狀態

伍凡評論第458期 中國經濟已處於危機狀態
   
   
   
   2015-08-07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58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中國經濟已處於危機狀態。」
   
   
   
   4月30日,中共政治局對中共經濟形勢的判斷完全落空了
   
   
   
   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30日召開會議,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對於今年的經濟形勢作判斷,高度重視防範和化解系統性風險。會議認為,一些企業經濟困難,經濟增長新的動力不足和舊動力減弱的結構性矛盾依然突出;還特別指出,中國經濟正處於「三期疊加」的特定階段,經濟發展步入新常態。
   
   
   
   4月30日召開的政治局會議上,第一次全面評估經濟全貌,中央政治局對宏觀經濟出現了新的判斷,「需求結構、生產結構、企業組織結構、產品結構、商業模式發生較大的調整,一些新的增長點獲機而生」。當時4月份的會議就提出了一些穩增長的辦法,也就是拉大投資是頭號辦法。股票市場要進一步活躍,宏觀當局在降低市場風險的條件下,會進一步活躍股票市場。
   
   
   
   三個多月過去了,我們現在回過來看看。4月30日,政治局對中共經濟形勢的判斷完全落空了。那麼我們要問,究竟是判斷錯誤?還是所公布的判斷本身就是假的?沒有把經濟的實際狀況公布於世!但是假的終歸是假的,真相一定會曝露的,尤其是涉及到中國15億民眾生活和國際經濟發展,中國經濟現狀是隱瞞不了的,全世界頂级的學者和專家們,在緊密觀察和分析著中國經濟現狀和發展趨勢。
   
   
   
   今年5月,《人民日報》發表「五問中國經濟」(權威訪談)──權威人士談當前經濟形勢,由權威人士出面解釋經濟現狀:三個月以後的現狀,是更壞,而不是更好。
   
   
   
   經濟現狀好、壞的標準是什麼?我想不應該是中共政治局對經濟形勢的判斷,也不是權威人士的訪談;應該是看得見、摸得著的經濟實體現狀以及金融現狀。
   
   
   
   中共公佈的GDP資料是不真實的,是虛假的
   
   
   
   中共當局最喜歡用GDP來表明中國經濟的發展現狀,我們可以看到,從2009年曾經達到12.1的高峰,一路下滑到2015年第二季度的7.0,6年中間沒有回升過。外國學者和部分中國學者都不相信2015年第二季度中國GDP的7.0數據,認為充其量只有4%~5%。
   
   
   
   倫敦獨立研究公司 Fathom Consulting 的分析師布里頓(Erik Britton)表示,中國的數據只是幻想,甚至可能離真實狀況差得很遠,根據他們預估,中國今年經濟成長率可能只有2.8%,明年更會跌到1%的成長率。
   
   
   
   有人已經把中國目前出現的危機稱之為中國的「1929」。「1929」是什麼涵義呢?也就是在上個世紀的1929年,由美國帶頭的全世界金融和經濟風暴,經濟危機,這就意謂著中國的經濟還會下滑,會進入持久的蕭條狀態。
   
   
   
   我們用「李克強指數」觀察中國經濟的GDP,中國鐵路貨運量連續14個月下跌,跌幅達到6年來的最大,今年1~2月份,累積貨運量同比下降10%。根據新浪經濟網報導,中國電力聯合會7月21日發布的《2015年1~6月份電力工業運行簡況》報告顯示,上半年全國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1.3%,是從1980年以來的最低增速,發電量和發電平均利用小時數都在下降,電力相對過剩,但是電力的建設、投資還在增加。上半年,全國的用電量增速創35年來的最低。
   
   
   
   在中國鐵路貨運量連續下跌、全國全社會用電量和發電量都下降的情況下,中共當局公布2015年第二季度GDP的數據居然不下降,還是7%,這不是明擺著偽造假數據嗎?
   
   
   
   中國經濟和金融的其他狀況也很遭糕
   
   
   
   我們觀察中國經濟和金融的其他狀況,按照人民幣計算,7月份,出口和進口降幅分別是8.8%和8.6%,這兩個數字說明中國對外出口和內需都在下降。最新公布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初值估計數是48.2%,是15個月來的最低。
   
   
   
   再看看全國各個省市的經濟狀況如何?今年上半年25個省的經濟增速下滑、18個省沒有達到預定目標。
   
   
   
   中國東部因為帶頭謀求增長轉型,所以工業增速普遍偏低;西部地區的投資、消費持續下滑,外貿持續逆差,而近幾年來其勞動力的流失也較為嚴重,因而工業化難以為繼;中部地區嚴重依賴投資,但近幾年投資效率持續下降,工業增速比全國平均增速的優勢縮小。
   
   
   
   「中國東北地區出現經濟造假,GDP完全是負的。」這話誰講的呢?是劉源的智囊張木生到東北參觀訪問的時候得出的結論。
   
   
   
   中國債務總額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82%,將近三倍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MGI)在一份新的報告中說,中國債務總額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82%,將近三倍。報告說,這是2014年年中前中國的總債務規模,包括政府、銀行、公司和家庭的借貸。這個比例遠遠高過於發展中國家的平均水平,也高過於包括澳大利亞、美國、德國、加拿大在內的一些發達經濟體的水平。眼下,中國的私人企業和政府債務的總額高達28萬億美元,這比美國全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還要高出50%,相當於中國的GDP 的282%。
   
   
   
   麥肯錫全球研究院的報告當中提出,中國的經濟面臨三個主要的風險。
   
   
   
   第一,家庭、非金融類公司以及政府,所持的債務當中半數都間接或直接和房地產有關。
   
   
   
   第二,地方債務迅速增長,其中許多債務可能沒有力量償還。粗略估計,地方債務超過30萬億人民幣。
   
   
   
   第三,中國債務餘額大約有1/3是高度不透明的影子銀行系統所提供的,這個系統是由各種形式的非銀行借貸機構所組成。影子銀行的掌控者大多數是中國的太子黨、中共的高官以及國營大企業。
   
   
   
   中國社科院8月3日發表的研究報告說,中國政府負債超過56萬億人民幣。所以有人說「債務關難過」,相信中國的經濟快支撐不下去了。
   
   
   
   這一次股市暴跌抹去了大約4萬億美元的財富,相當於中國GDP的38%
   
   
   
   再看看股市,今年7月份股市暴跌,後果已經產生了影響,這一次股市暴跌抹去了大約4萬億美元的財富,相當於中國GDP的38%。這場股市暴跌,已經開始對企業的成長、戰略產生影響。首先我們看到消費急遽減少,消費者開始減少購買東西。
   
   
   
   第二,拿高股價作為武器,在全球推進併購戰略的聯想公司也亮起了黃燈。許多企業以前都是藉著高股價來順利推進資金籌措,但現在資金這條路斷掉了,所以他們的業務環境急遽惡化。
   
   
   
   這場股市暴跌,受到打擊最嚴重的,是那些把投資股票作為理想的投資手段,將很大一部分的收入和存款存入股市的中產階級。9,000萬的股民當中,有相當大一部分是中產階級,他們的資產在一夜之間不見了。
   
   
   
   中共當局現在除了印鈔票之外,所有的生財之道都斷絕了
   
   
   
   中共當局現在採取積極救市,希望把股市救起來,或許它還能支撐一段時間;它怎麼能夠阻止創紀錄的債務崩潰呢?在我看來沒有辦法,沒有辦法阻止崩潰。中共當局現在除了印鈔票之外,所有的生財之道都斷絕了,擴大股票市場,本來是想從民間挖掘財富,現在股市暴漲到暴跌,股市再也不相信中共當局了,尤其是暴力救市失敗,股民們離開了這個國家大賭場,這是其一。
   
   
   
   中國的私有企業在生死線上苦苦掙扎
   
   
   
   其二,實體經濟的生產效率那麼低下,沒有稅收、沒有創造新的財富,這條路眼看也快斷了。我們看今年以來,中國的私營經濟一直在衰退,並且還繼續在往下滑。中共當局長期以來,一直是支持國營經濟,不支持私營經濟,任其自生自滅。近20年來,中國民營經濟有溫州和蘇州兩種模式,溫州模式是「民有、民治、民享」的私有經濟,獨立發展得很成功;蘇州模式是「集有、官治、官享」的集體經濟,離開了官商勾結和國家貸款,它一天都存在不下去。
   
   
   
   毫無疑問的,在當今中共當局大力支持國有企業政策下,蘇州模式受到國家貸款的限制,很難發展和生存,而溫州模式仍然在堅持,但是在中共對基督教和天主教教徒迫害的政策下,溫州模式的發展正大受傷害,有能力的帶著資金移民到外國去了,留下來的要為保護十字架而奮鬥。這對發展經濟必定受到阻礙,使得許許多多溫州模式的企業家們在生死線上苦苦掙扎。
   
   
   
   英國《金融時報》6月24日的文章標題,「中國的製造業小城鎮正面臨痛苦轉型」。
   
   
   
   中國在過去二十多年來崛起成為世界工廠,很大程度上有賴於小型製造業的城鎮發展,這些城鎮有數百家、甚至有幾千家專門生產某種產品的工廠,同時源源不斷的廉價農民工也為這些工廠提供了人力支援,然而這類小工廠目前面臨著巨大的壓力。隨著需求的放緩、勞動力成本的日益上升和產能過剩,他們很難保持競爭力,其中有一半以上(55.6%)的工廠企業主表示,他們的第一季度收入沒有增長,甚至下滑,利潤增長停滯。
   
   
   
   90%的企業主們都認為借錢非常難,貸不到款,銀行不借錢給他們,只能走上私人的道路,走向私人高利貸或者是借貸,要付出很高的利息代價,年融資成本包括利息和手續費超過10%,遠遠高過一年期的基準貸款利率5.35%,以及中國製造商的平均利潤,2015年的第一季度是5.18%。借錢的利息10%,利潤只有5.18%,越做越賠錢哪,這就沒人做啦!
   
   
   
   從另一個方面我們看,中共當局現在制定「中國製造2025」的規劃,目標是要在各個行業打造數目比較少的大型的國家冠軍企業,取代曾經為中國製造業繁榮提供動力的小型企業,要把大批的小型企業關掉。請問這些失業的人出路何在呢?這就會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
   
   
   
   國營企業每年的利潤在下降
   
   
   
   上面我講的私人企業、民營企業,我們看看國營企業。國家大力投資國營企業,可是它的利潤是走的負的,不是正的,每年的利潤在下降,今年1月到2月的利潤下降了21.5%,最近這幾個月略為有一點好轉,下降的速度減緩了。總的來講,整個國營企業在中國吸收了大筆的資金,占領了龐大市場,可是利潤、效率是下滑的,甚至於走負的,還要國家來投資,積極挽救這些國營企業。那請問,中國的整個實體經濟,無論民營經濟或國營經濟都是在這個現狀底下,國家的財政稅收從哪裡來?
   
   
   
   所以國家財政稅收是逐年的下滑,2014年,中國的國營企業負債超過66萬億元,一直在負債運轉,每年賺的利潤都要付這個債、付利息。另外一方面,中國正面臨著外國投資資本的大量外流,這就是未來的中國面臨的一個很大的問題。
   
   
   
   外國投資資本和中國資本大量外流
   
   
   
   高盛集團估計,今年第二季度,中國資本外流規模超過2,240億美元,在過去的1年裡頭,中國資本外流規模可能高達8,000億美元,高盛認為,這是歷史上從來沒見過的。資本外流自然就會削弱了人民幣的匯率,人民幣匯率下跌有它的好處,中國出口商品價格會低,有競爭力。可是這又和中共制定人民幣要走上世界、走上國際市場的目標相違背。沒有一個國家願意購買幣值在下降的人民幣,做為儲幣基金或保值,所以這個矛盾很難解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