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近距离观察2016年流亡西藏民主大选]
藏人主张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嘎玛桑珠爱人的博客日记
·中共對藏統治徹底特務化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西藏的环境状况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中国军事基地与地区和平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近距离观察2016年流亡西藏民主大选)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然而,毕竟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变迁,人心也随之在发生变化。今天,西藏流亡社区竟然有一个不怕虎的出生牛犊,真是可喜可贺。它的出现,说明西藏流亡社会正在发生变化,如果不是逼的无奈,复国派有了一席之地。
   
   
   
   据媒体报道,已经有4 位流亡藏人真实宣布参选2016年的司政大选,分别是现任司政洛桑森盖,现任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卞巴次仁,曾在西藏流亡政府担任多项职务的扎西汪堆先生和九十三西藏政治犯协会会长李科先。在这几位参选者中,除去高举“西藏复国旗帜,以反抗的方式”参选的李科先以外,其他三位参选藏人的观点和立场大同小异,都是“中道派”,只是在方法上有一些差别而已。至于能否获胜,并不重要,如能胜出,可谓是一举成功。根据目前的流亡藏人的思想观念而言,取胜的可能性不大,即使胜利无望,能出来参选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四位参选人的年纪都很年轻,都是六十后七十初出生,除了阿曲乎李科先,其余三人皆出生在印度。
   
   
   
   根据有关资料料记载,李科先属安多区之青海牧区,20世纪90 年代初流亡印度,之后返藏,曾在青海地区建立“西藏青年敢死队”。这个组织的章程里把“西藏独立”列为他们的终极目标。不幸的是,该组织的组织者李科先为首的三名藏人被中共当局逮捕并重判,给李科先判处18年有期徒刑。在看守期间,遭到刑讯逼供与酷刑虐待,导致重伤后不给就医,时达五年长的审讯后,身高一米八的李科先瘦骨嶙峋,只剩下一把骨头,体重只有37公斤,再加上严重的肝病,经过专门医生确认必死无疑后,收取保释金,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释放。苍天不负有心人,他奇迹般地死里逃生,拣回阎王爷屠刀下的生命,并成功逃脱,再次流亡印度。
   
   
   
   李科先的参选,创造了多个第一,他是第一个复国派参选者;第一个59年后流亡印度的“新难民”参选者;第一个政治犯参选者;第一个以政党代表参加的参选者。
   
   
   
   2016年的司政大选中能出现一位复国派,或者说独立派,具有很大的进步意义,同时也说明流亡藏人在反思过去的西藏流亡政府到西藏行政中央的政策和中共当局对西藏问题的态度。 说此具进步意义,经过较长时间的南辕北辙式的倒行后,大部分流亡藏人现已经醒悟,特别是西藏年轻一代,从中共当局在过去60 多年在西藏三区制定和实施的有计划,有组织,有目的的灭绝西藏民族的政策方针,特别是在过去近40年里,达赖喇嘛提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选法框架内的高度自治”来实现保护西藏文化的要求,被中共当局拒绝,达赖喇嘛善良的妥协得到的是歪曲和侮辱,从而更加认识到,唯一的出路是复国,实现西藏复国梦,才有可能保证西藏文化继续发展下去,才能使藏族站立在世界民族之林,否则,西藏将很快走进历史博物馆,很快会消失在汉人的野心中。
   
   
   
   对于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制度来说,李科先的参选具有推波助澜的作用。虽说自20世纪60年代起,依达赖喇嘛的高瞻远瞩和民主思想,在整个西藏流亡社区推行民主制度,时过半个世纪,西藏流亡社会的民主制度却未能发展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化进程,其主要原因是西藏流亡社会没有出现名副其实的政党,有的便是运动性的各种组织。2011年达赖喇嘛把全部政治权力移交给民选司政后,西藏流亡社会的一些不太明亮的角落里会听到有关政党的窃窃私语,这些不敢公开的私语可以算作是一点觉醒,但远远没有达到参与政治竞争的高度。几天前,我在西藏行政中央的官方媒体上看到西藏复国派李科先宣布参加2016年司政大选,还有点不敢相信这篇报道,经过确认,是也!两年前的私下谈论,如今却成了公开的相争,这个速度也真的够快的,这说明西藏年轻一代有很强的变更能力和审时度势的能力。
   
   
   
   据西藏之声2015年8月17日报道:持“恢复西藏独立地位”为立场的2016年司政参选人李科先,于8月16日下午在达兰萨拉发表了首场竞选演讲。2016年藏人行政中央司政参选者之一、前藏人政治犯李科先在首场竞选演讲中,重申了坚持“恢复西藏独立地位”的政治立场,并强调这也是自己参选司政的主要目标。在主题为“新政府政策”的演讲中,李科先指出,如果自己能够胜选,将带领新内阁调整藏人行政中央的政策。李科先表示,作为流亡团体,藏人行政中央的工作重点在外交事务方面。然而,现在很多国家为了获取更多的经济利益,而试图歪曲西藏问题的本质,他认为藏人应该主导西藏问题的发言权。李科先说,美中两国可以说主导着当今的世界,在中国的强大经济前,美国等国试图将西藏问题简化成达赖喇嘛尊者个人的问题。而去年美国公开宣布支持中间道路政策,他们的这种认知,是在忽视境内藏人的痛苦,以温水煮青蛙的手段削弱西藏问题的影响力,因此,藏人应该主导西藏问题的发言权,阐明西藏问题的本质。
   
   
   
   李科先的高调参选,结束了西藏流亡社会“选人”的时代,开始步入西方式选政党,选观点的民主选举制度,这也表明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代人的结束,它同时开启了西藏复国运动的大门。
   
   
   
   小结
   
   
   
   30多年来,西藏人民聚集在达赖喇嘛中道路线的旗帜下,渴望得到中国的正面回音,达赖喇嘛的友谊之手苦苦伸了30多年,直到今天,不但仍然空空无果,中共当局还胡说什么“达赖喇嘛的‘中道’路线是分两步实现‘西藏独立’的第一步”。这不仅是对达赖喇嘛的极大侮辱,也是对佛的莫大亵渎。因此,达赖喇嘛失望了!西藏人民失望了!!西藏的朋友们也失望了!!!
   
   
   
   今天,西藏年轻一代开始离开达赖喇嘛的旗帜,走向复国之路,是中共当局养护的吃西藏饭,升西藏官,占西藏利益的既得利益集团一手制造的结果,怨不得达赖喇嘛,更怨不得西藏人民。即将举行的大选,不管胜负如何,对西藏流亡社会和中国政府,以及国际社会对西藏问题的立场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如果中国政府真的在等待达赖喇嘛的圆寂,那么,此次西藏复国派的出现,提供了一次反思和更正的最佳机会。因为,达赖喇嘛仍然在西藏民众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威望,尽管出现了一些反对意见。
   
   
(近距离观察2016年流亡西藏民主大选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此文于2015年10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