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东方安澜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近些年来,接触了基督教,和一些基督徒,常有一些圣洁、虔诚的情怀在萦绕。特别是读了《圣经》后,被摩西带领信徒走出埃及,那种担当、牺牲精神所感动,每每读到这里,常满怀崇敬。推此及彼,接触到基督教或基督徒,或自称基督徒的人,心中满怀敬仰,每当遇到困难或挫折,或受到委屈,我总是以基督情怀来扪心自问,你看人家上帝的子民,担当、牺牲和义勇,不知不觉,我以摩西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自己虽然没有受洗,但心向往之。

     这次4月29日,王健邀请我去乐清做一个农业项目,同去的还有龙森,都是哈利路亚。而且,该项目还是教会牵头。牵头的蔡牧师银发满头,却不以长辈自居,亲切的称我兄弟,令我虔敬与喜悦。基督的力量感召了我。我相信,一个成熟的教会散发的力量是通过光辉来感召受众,而不是相反。

     在乐清,几天下来,总是龙森烧菜,我洗碗。因为我做菜,喜欢放味精,喜欢重油,王健讲究养生之道,饮食清淡,以他的说法,水即是油,他这样理解,吓的我不敢做烧菜的尝试。既然一开始就是龙森掌勺,那就顺风顺手,让龙森烧去。等一切妥当了,我再来洗碗抹桌子。我知道,基督教讲究谦卑,我就从做的来的小事做起。况且,我是穷人家的孩子,什么都做,什么苦都能受。

     我们就这样闲着,谈谈《圣经》,谈谈眼下的项目,谈谈庆安的枪击。交谈中我才知道,龙森身为基督徒,没有读过《圣经》。当时,我内心里非常惊讶。龙森诡秘的笑。我想问,“没有读过《圣经》能受洗”之类的话,但几十年的社会经验告诉我,这种问题既愚蠢又无知,既然让没读过《圣经》的人受洗,肯定有他们的道理。

     基督徒的圣洁指数在我心目中急速下滑。王健问我,你读了《圣经》有何感想。我说,一部《圣经》,充满了杀戮。王健顿了顿,说,对,人类社会本来这样。正因为有杀戮,才需要义人去拯救。王健这样说,我深以为然。内心里,我视每个基督徒为义人。基督徒在我心里有不可或缺的份量。为此,《圣经》我读了两遍,希望在《圣经》中找到我精神的力量,行为的支柱,信心的依赖。

     缘于对基督徒的信赖,更缘于对苏州整个圈子的信赖,我一直不好意思问王健,我们在乐清做这个项目的生活待遇问题。如果是来看一下,那呆个三五天就应该回去了。幸好第二天,王健主动提到工资问题。王健提起,是在早上饭后,我在小屋里洗碗。王健提,我远远的听见,尖起了耳朵,看在边上的龙森怎么说。龙森却不说,这是龙森的乖巧之处。他大声叫我,我只好擦干满是洗洁精的手,走过去。

     我说我在诸暨是四千,外加社保,在这里怎么的也要四五千吧。王健嗯了一下,没表示什么。龙森坐在王健边上,此时接口说,“某某,你可要想好了…………”,接下来一些话,我没听清楚,也听不下去,当时的龙森像狗腿子,像龟田边上的翻译官,又像皇帝边上的太监,一副媚上傲下的神情。后来,我和龙森一起散步时对他说,第一,我们刚来这里,银子是白的是黄的也没看到,不必要为多少争执;第二,我和你都打工,为了养家糊口,是一体的,你的利益就是我的利益。我开工价,也有你的利益在里边,你却为了不得罪王健,讨乖卖巧,不应该。

     最后我对龙森说,你是基督徒,我不是。

     我直言不讳,龙森肯定不高兴。其实,我们也是空争执,因为后来,我们各自灰溜溜的滚蛋了。最终也没谈什么工价不工价。到乐清来,不知所以;去,不知所以然。大莫名其妙一场。没有人送,拖着拉杆箱,步行三五公里,自掏腰包,倒贴了路费。到家后,父母问,老婆问,关切殷殷,我却只有简单的一个字:嗯!后来,我在微信上,试着问蔡伯能不能照顾点路费,没有回音。只有群里哈利路亚的福音在传播。在乐清18天,第一次很长时间,这么亲近上帝。但上帝好像并不眷顾。

     不知上帝是专门眷顾拿基督证的基督徒还是没有领证的信众就眷顾不过来了?

     不管怎样,尽管如此,我对新教基督精神仍然心存虔敬。回来后,因为心里委屈,我又特意读了一遍《出埃及记》,发现自己仍然为摩西的悲壮和牺牲所感召,直至泪流满面。所以,内心里的那份圣徒情结使我分析出了基督徒和中国基督徒的区别。我以为,玩得转的,应该是中国的上帝,派生出的中国的圣父圣灵圣子,以及中国的基督徒。

     与宗教无关,中国基督徒,中国佛教徒,中国共产党党员,形形色色的信仰者们,统统都是中国徒。

                                2015年8月8日

(2015/08/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