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62)]
点滴人生
·港事漫談﹕國民與國歌
·政治偉人
·港事漫談﹕‘港獨’已經不能遏止
·港事漫談﹕本土恐怖主義的可能
·香港日記(114) -- 一個相識的逝去
·港事漫談﹕什麼派﹖當然是民主派
·香港日記(115) -- 午夜凶鈴
·小狗IKI
·港事漫談﹕‘一地兩檢’
·跑馬地
·讀書漫談﹕大江
·港事漫談﹕鄭若驊僭建事件
·讀書漫談﹕大江
·暈眩
·柯振中
·張恨水﹕燕歸來
·香港日記(116) -- 狗年戲筆
·西方國家譯名
·香港日記(117) -- 狗年派利是
·巴士風雲
·勝負乃兵家常事
·香港日記(118)
·香港日記(119) -- 美食團
·陳香梅逝世(上)
·陳香梅逝世(下)
·人生隨筆﹕老爺車
·人生隨筆﹕母親節
·世事隨筆﹕特朗普會不會見金正恩﹖
·世事隨筆﹕不願上轎的新娘
·香港日記(120) -- 中學文憑試放榜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一)
·香港日記(121) -- 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
·錢學森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二)
·香港日記(122) -- 昏昏然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三)
·香港日記(123) -- 特朗普連任無望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四)
·香港日記(124) -- 聽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五)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六)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七)
·香港日記(125) -- 港獨欲罷不能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八)
·香港日記(126) -- 說了又如何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九)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 (十一 -- 完)
·我與大學的回憶
·香港日記(127) -- 風之聯想
·香港日記(128) -- 周老師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 (10)
·香港日記(129) -- 不是書評
·香港日記(130) -- 《柴玲回憶》
·香港日記(131) -- 濫用醫療卷
·香港日記(132) -- 時間飛逝
·香港日記(133) -- 大灣危機
·香港日記(134) -- 戈爾巴喬夫
·香港日記(135) -- 特金不歡而散
·香港日記(136) -- 老師跳樓自殺
·香港日記(137) -- 性格衝突
·
·‘她’的補充
·讀《故鄉》
·童工
·香港日記(138) -- 重臨佛光街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139) -- 久違了,遊行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香港日記 (139) -- 久違了,遊行
·港事隨筆:衝擊立法會
·港事隨筆:暴行分析
·港事隨筆:為首‘暴徒’
·港事隨筆:悲情城市
·港事隨筆:‘撤回’與‘暫緩’
·港事隨筆:‘撤回’與‘暫緩’
·港事隨筆:良好願望
·港事隨筆:習近平為什麼死撐林鄭
·港事隨筆:打架了!
·港事隨筆:林鄭從未辭職
·舊文一篇:為什麼一定要林鄭
·港事隨筆:林鄭的轉機
·港事隨筆:港人公敵
·港事隨筆:如何控制港人公敵
·港事隨筆:夠了!
·港事隨筆:割席!
·港事隨筆:中共對港策略
·港事隨筆:基本立場
·舊文一篇:港獨欲罷不能
·港事隨筆:港獨與城市暴動
·港事隨筆:林鄭記者招待會
·港事隨筆:論「暴」
·港事隨筆:城市游擊戰
·港事隨筆:梁振英與林鄭月娥
·港事隨筆:黑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日記(62)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2015/8/2

   為尊嚴和獨立而戰

   香港大學事件,又是梁振英另一“傑作”。

   好好的一所大學,有規有矩,一百年來,除了日治的時期以外,無風無浪,享有社會崇高地位,為香港培養了無數精英。可是梁振英一來,只是施展了三兩手段,一所巍巍乎高不可攀的學府,便閙出軒然巨波來。可知良好的價值,建設十分困難,摧毀卻十分容易。

   香港大學教職員的聘用,特別是最高級教職員的聘用,早有成規,並非隨便。以校長和副校長的聘任而言,首先成立特別遴選委員會,廣泛物色,考慮一切有關因素,然後才向校委會推薦。而一般而言,校委會都通過如儀,因爲相信遴選委員會。

   然而這一次,陳文敏教授的被推薦為副校長,卻在最後落實上受到阻攔,而其潛在真正的原因,是政治審查。對陳教授有認識的人,都知道他同情民主,支持人權和法治。對佔中,他是抱同情態度的。這自然不為梁振英所喜,而梁振英一皺眉,自然有他的走卒為他效勞。

   由於不能以政治傾向為理由拒絕陳教授的任命,梁粉想出了以“等埋首副”為理由予以延擱,其舉出的邏輯是因爲這個職位要向首席副校長負責,而首席副校長現在懸空,須等到有人出任以後才物色副手。這個理由,看似合理,其實十分可笑和混帳。

   香港公共機構的聘任準則,一般並非由直接高級任命,而是由再高的一級決定。直接高級可以提出意見,但聘用與否並非他決定。以香港大學來説,副校長任命的準則更加嚴格,是由校務委員會決定,規格比校長更高。換言之,校長也不能作主,何況還在空氣中的首副?

   不過,梁振英和他的梁粉,深得共產黨整人的精粹,爲了達到目的,隨便塑造出一個理由,也不問這個理由合理不合理。這種情況我們已見慣了。可憐的是,香港大學的聲譽因此而可能一落千丈。

   許多人責怪學生,說什麽“親者痛仇者快”。其實你們有沒有想到學生因爲要保護大學的尊嚴,傳統和獨立,而心急如焚,而痛心疾首,而採取很節制的行動。你們真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最後,我要向陳文敏教授致意,你在漩渦之中堅持不退縮,堪稱港大人的模範。

(2015/08/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