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郑恩宠
·广东16名儿童血铅超标
·鲍彤:四平中共“依法治国”
·贺卫方:传统社会与中国法治
·美国律师夏钧曾为上海访民出色服务
·中美对香港问题立场不同
·维权律师2014年10月动态
·“郭雄伟律师团”12律师在战斗
·儒家与公民不服从格格不入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依法治国”面面观/王军涛
·有治法,无法治/杨光
·李金芳:甘当民主事业铺路石才是真英雄
·中国缺多少公职律师?
·美国际学生31%来自中国
·儒家与公民不合作格格不入
·庄道鹤律师被“占中、假学者、假党员”
·程海、张磊律师被禁止出境
·农民工报天津户口要等220年
·从英国历史看公民抗命/林忌
·我与130律师上书人大
·中国“水安全”威胁每一个人
·真反腐大多官员将死刑/贺卫方
·四川眉山400人在成都法院前静坐抗议
·网络举报北大教授获成功
·高瑜案未当庭宣判
·又有3名省级官员落马
·法律援助找政府律师找习近平
·我与468名律师上书人大修法
·高瑜案证据仅是口供
·北京余文生律师遭批捕
·各地车主聘律师就停车费维权
·安徽“严打”的回顾与思考
·亚洲国家民主主要靠精英集团
·香港23议员发102项意见书要特首下台
·波兰团结工会非暴力的胜利/胡平
·律师取得八个拆迁刑案的胜利
·黑龙江3000教师罢课维权
·学香港:非暴力是最大武器
·揭露上海帮中国有希望
·安徽淮北2000工人罢工游行
·上海市民堵路抗嘉闵高架路
·曹思源临终前还和我保持联系
·国际呼吁释放常伯阳律师
·常伯阳律师昨日获释
·台湾选战鼓舞香港、大陆民众
·新作:中共的法治梦
·宪政勿忘曹思源/陈诗峰
·上帝拣选曹思源中国宪政后继有人
·三百人为基督徒宪政学者曹思源送行
·四律师要求贵州教育厅信息公开
·法学家与中共不同声音
·访民刘萍狱中为何受到各界关爱?
·百多律师、公民要求建违宪审查制度
·如何申请海外“人权行动”资金?
·中小学教师罢课蔓延浙江、河南
·法办周永康再查江泽民
·律师政治地位是法治关键
·官媒再批刘晓波《零八宪章》违宪
·不接地气的中国宪法
·在中国最有“违宪”资格是中共
·台湾选举给大陆民众的启示
·广州鞋企2500工人罢工
·律师是非法证据克星全民齐努力
·戴维民少将落马涉上海江湾地产
·上海高院副院长47岁突然去世
·谷俊山、戴维民涉上海大案要案
·胡耀帮之子诉罗康瑞在港开庭涉上海
·祝安妮姐妹获美政治庇护
·鲍彤:彻查江泽民向国人交代
·我与208律师就辽源拘押律师抗议声明
·台湾成立声援中国人权律师团体
·李金芳笔下37岁农民活动家赵枫生
·海外人权组织绝大多数是义工
·新作:中国缺多少公司律师/《动向》
·八律师在建三江为法轮功辩护
·上海程玉兰被判1年10月将出狱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姜燮富倒台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打响之二
·打响攻克上海帮的外围战之三
·大学生为法轮功父亲辩护
·令倒台攻克上海帮指日可待!
·鲍彤:从重从快本身违法
·攻克上海帮外围战之四
·上海张雪忠律师和访民的两个故事
·我和106律师谴责北京警方抓捕律师余文生
·判8个月谢党不谢律师的上海访民
·中国民间组织筹资难!
·令计划学历曝光韩正快了!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上海访民得到海外援助了吗?
·令计划使中共学历造假曝光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郑培培、石萍错误在哪里?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为何打倒中共是假?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上海访民“抢占房”为何都失败!
·一边倒中共一边拜毛泽东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我要飞建三江若有自由一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日期:2015-08-01]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张镇强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2015

   
   
    作者: 张镇强
    律师的首要职责或主要职责就是同权力的滥用作斗争,首先是同司法权力和政治权力较真和较劲,竭尽全力地争取司法公正和社会公平正义。在专制独裁国家,尤其如此,绝对如此。因为专制独裁国家尤其是一党专政国家,司法权力绝对是执政党的统治工具,不可能有真正的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但他们为了摆脱国际孤立处境,又不得不公开宣称司法是独立的,也不得不装模作样地设立律师制度,为自身装潢门面。在这种现状下,中国律师的天职更应该是利用宪法和法律的某些条款来同政治权力、司法权力较真较劲,以捍卫人权与人的尊严,推动中国朝着法治国家和宪政国家的方向前行。
   
   图片来源: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署名“鲁宁”的作者于2015年7月13日在博客中国网发表《“死磕派”被抓,对律师朋友说几句心里话》的文章,我认为文中的一些观点值得商榷。文章首先说,“国内互联网上的主流民意都把周世锋等的‘遭遇’视为放着好日子不过的反面典型。”我要问,何为“主流民意”?鲁文并未加以说明。可不可以理解,民众中的多数对国内某一重大问题、重大事件或重要人物的相对一致的看法。另一种理解是,国内主流媒体即官媒和官媒辖下的子媒等对这些重大问题、重大事件或重要人物的肯定或否定的评论。如果指的是前者,我认为主流民意就不是把周世锋等的“遭遇”看作放着好日子不过的反面典型;如果指的是后者,则鲁的结论还说得过去,符合逻辑。
   
   
    但是,如果把官媒的一致意见当成主流民意,则是绝对说不通的,也不符合实际。因为作为专制权力的宣传工具,官媒的意见和评论只是传达专制权力的意志和要求,虽然不能说它绝对排斥某种民意的表达,但基本排斥是无疑的。
   
   
    而周世锋等律师的“遭遇”正是体现权力当局与周世锋等律师之间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上的较量。在这种较量中,权力是处于强大的一方,周世锋等则是绝对的弱势一方,可以被权力任意处置。在这种情形下,官媒当然会而且一定会把周世锋等说成一无是处甚至罪有应得。这是很自然的。所以鲁宁若把官媒意见说成主流民意则必大错特错。
   
   
    据我观察,网上多数意见是同情和赞赏周世锋等律师的行为的。鲁先生在博客中国的这篇文章,反对者占绝对多数,支持者是极少数,就是有力证明。
   
   
    另外,何谓“放着好日子不过的反面典型”?鲁文开头也未具体说明,只说周世锋等是“放着好日子不过的反面典型。”好在其文的后半部分详解了这一结论。但这又说明此文的系统性、逻辑性很差,非要逼着读者看了全文以后,才知道其某个结论的究竟。
   
   
    文章在“律师‘身在福中’”一节中强调:“尽管《律师法》就有专门处罚和吊销律师从业资质的法条,但政府各级司法行政部门,对违纪违法的律师在绝大多数情形下,仍坚持教育、引导、开导为主,通常只有在律师直接触犯刑法时,才不得不对其施以刑事惩处。”
   
   
    文章在“律师能与政治共舞吗?”一节中又说:“坦率地说,在今日中国,对律师队伍的社会评价实在不够高,同时,律师阶层的收入水准位居社会的中上层。尽管律师阶层内部也有贫富差距,但整个阶层早已步入小康社会乃不争的事实。自从律师与编制剥离后,司法部颁行过数个版本的律师服务收费标准,但政府的收费标准从来没有得到较真执行。现实中,诉讼费之高,收费之乱,弄得一般人不敢轻易打官司,以至于国家不得已对低收入人群实施财政出钱的‘律师服务司法救助’”制度。
   
   
    这两点,大概就是鲁先生所谓周世锋等律师“放着好日子不过的反面典型”的依据。但在我看来,这都是不能令人信服的依据。我还要直率地指出,这是一种很低级庸俗的心态反映。难道当律师的唯一目的或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使自己过好日子吗?有了好日子过,就不要去认真履行律师职责了吗?果如此,这不是对整个律师群体的侮辱又是什么?
   
   
    在我看来,律师的首要职责或主要职责就是同权力的滥用作斗争,首先是同司法权力和政治权力较真和较劲,以确保司法公正和社会公平正义。在专制独裁国家,尤其如此绝对如此。因为专制独裁国家尤其是一党专政国家,司法权力绝对是执政党的一个工具,不可能有真正的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我国一位很有权势的高级领导人就公开对外国政治学者说,中国的司法不能独立,必须在党的领导之下)。但他们为了摆脱国际孤立处境,又不得不公开宣称司法是独立的,也不得不设立律师制度,等等。在这种情形下,中国律师的天职更应该是利用宪法和法律的某些条款来同政治权力司法权力较真较劲,迫使他们不能装模作样,最大限度内体现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实现社会公平正义。
   
   
    而据我的长期观察,现有的中国律师,除了小部分是为了个人出路和生计外,大部分都是为反对专制独裁,推进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而投身律师职业的,绝不是仅仅为了过好日子而来的。这次被抓捕的律师周世锋等人,正是这大部分律师中的典型代表。如果他们仅仅是为了过好日子而当律师,何必要去与权力较真较劲呢?他们明明知道,中国的权力强大无比而又蛮横无理,与他们较量等于以卵击石,但他们仍然要这样做,说明他们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促进中国权力的转变,唤起民众的觉醒,阻止权力对民众的折磨,培育和催生一个新的民主制度。
   
   
    所以,无论从短期和长远看,周世锋等律师的行为和被抓捕,不仅不是放着好日子不过的反面典型,而是为全体中国人(包括抓捕周世锋等人的权力人)和全人类的进步和幸福而忘我奋斗的先进典型。他们只会令人敬佩,不会被人瞧不起。至少我作为84岁的大学退休教师是很敬佩他们的。
   
   
    鲁文说:“政府对律师犯错的宽容和对律师队伍的爱护,同样有目共睹。”其意是,权力对律师既然宽大为怀,律师就应该老老实实听权力的话,不要跟权力较劲,一切按权力意旨办事。这又是一种很低级的政治交易心态的反映。
   
   
    它首先违背了法治国家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即任何人犯了法,都应依法惩处,律师也不能例外。律师违纪违法,司法权力不予处置和惩处,然后以此要求律师不要与司法权力、政治权力对着干,而要遵照他们的意旨办事,这不是最恶劣的政治交易是什么?当司法权力和政治权力腐败变质的时候尤其如此。这样的律师对民众还有何用?还要他干什么?何况律师中并没有人要求违纪违法了应该免予追究和惩处。
   
   
    鲁文说,“律师阶层的收入水准位居社会中上层……整个阶层早已步入小康社会乃不争的事实。”这可能是事实。但律师阶层的收入水准与那些权贵阶层、大小官员、与权力勾结、日夜暴富的新资本家阶层相比,他们的收入水准,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或根本无法比。我估计一个年收入最高的律师,也许在几百万或千万,而前类人员中,则动辄在几千万、上亿、几亿之中。而律师的收入,全凭自己的体力、脑力和知识、智慧得来,前者则仅凭自己的几句话或一个批示就可获得一辈子甚至几代人都花不完的钱财。
   
   
    这里还不谈那些新老权贵阶层和大小官员在任和离退休后所享受的令普通民众简直无法想像的种种特权和利益。请问鲁先生对此还有何高见?
   
   
    鲁文中有一点倒值得一谈。文章说 ,“在‘律改’中,国家采纳了绝大多数律师要求‘自食其力’的愿望,于是,律所与各级司法部门脱钩,允许组建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律师放弃官身成为自由职业的司法工作者。”此举在中国法治史上绝对是一个历史性的巨大进步,它融入了通用的国际司法规则。如果律师也是国家公务员,吃国家饭,他们必然成为各级政治权力司法权力的工具,那就绝无司法公正和社会公平正义可言。因为只要律师不听权力的话,与权力较真较劲,权力就可找个借口,把律师的饭碗收回来,律师就会无处可逃,无处安生。至少让你没好日子过。
   
   
    但是,从鲁文的前后联系起来看,他是把这一点看作权力对律师的关爱和恩惠,这就大错而特错了。实际上,这是中国律师们深谋远虑、胆识超群的表现。如果当时律师们仍然栖身于公务员队伍中,不放弃官身成为自由执业的司法工作者,就不可能出现今天独立的勇敢的律师维权运动,也不会出现今天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的运动。从这个意义上看,今天的权力当局一定会觉得当时允许律师们从司法行政部门独立出去是一个大失误,而很可能在这种杀一儆百的抓捕式运动无效以后,权力当局会不顾后果地再次把所有律师收入公务员队伍中,以方便对他们的严加管束。那时就可轻松地运用“吃党饭,砸党锅”论来对付不听话的律师,免得像今天这样,兴师动众,既失国内民心,更失国际信用。正如美国著名法学教授孔杰荣所说。“镇压律师使‘依法治国’ 成为世界笑柄”。
   
   
    鲁文在“律师能与政治共舞吗?”一节中说:“由于法律、法制、法治三者都是国家政治的天然组成部分,故而,律师在执业过程中,在从事诉讼活动时,要想完全回避政治,即使是刻意去做也是不可能的。但古今中外,律师都不能误把政治作为主业,更不能把律师的司法工作者身份,以及律师特有的‘司法方便’作为从事不当政治活动的招牌和工具。从历史到现实,各国或多或少都有错把政治当主业的律师,但最后往往都‘玩火自焚’。”
   
   
    鲁先生的这段话显然是要吓阻中国的律师们不要参与政治、干涉政治,专司律师职业即可。但又无法掩盖法律、法制、法治本身就是政治的组成部分,律师执业根本无法回避政治,从而使自己陷入不能自拔的极度矛盾中,只好说,律师不能误把政治作为主业,否则就是“玩火自焚”。
   
   
    实际上,律师这个职业本身就充满政治性和政治斗争的火药味。而这一点,在专制独裁国家更是如此。因为专制独裁者的首要目标或主要目标就是维护他们的独裁统治世世代代不变,任何危及这一目标的现象都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一切司法、立法、行政措施都要为这一目标服务。所以律师作为司法工作者,根本不可能立身于政治之外。
   
   
    中国的维权律师为成千上万访民打官司,本身就是参与政治。因为中国权力当局一向视访民为心腹大患,视访民为稳定的统治秩序的破坏者、政权的挑战者。律师帮助访民上访、打官司就是挑战政权,参与政治。而律师若对此置之度外,不闻不问,就失去了律师的良心和良知,不配称之为律师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