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郑恩宠
·上海官员联名信吁巡视组查4 法官嫖娼案黑幕
·中央巡视组进浙江杭州大拆十字架
·当局打压境外资金和民间法援
·广东律师王全平律师执业证被注销
·香港罢课占领中环可能提前
·香港将出动七千以上警察对付占领中环
·中联办与香港民主党议员会谈无果
·国企股东是十三亿中国人/新作
·入狱常伯阳律师45岁85年信上帝又一高智晟
·一个16岁孩子眼中的常伯阳律师
·目前对高智晟最大帮助是什么?
·中国又一高智晟律师唐荆陵43岁
·胡耀邦子香港起诉直奔韩正、江泽民!
·腾彪:中国宪法的结构性缺陷
·江泽民二儿子上海六大职务最大房地产商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揭江二公子我又被抄家45分钟
·香港基督徒再次到中联办抗议中共强拆十字架
·香港26议员联署决心否决假普选!
·香港普选分歧并没降温
·深圳会谈失败香港风暴将临
·活到今天中共健康力量不让我死
·香港律师界为何取得奇迹?
·程海律师被停业政府阻止律师法援
·两维权律师面临停业
·支持中国70律师8月26日联合声明
·上海警方批准我每天可到外遛狗
·欧盟律协就常伯阳律师被拘致信习近平
·香港8000学生将举行罢课!
·我与185名中国律师并肩作战绝不屈服!
·香港命运的决战将启动!
·我与中国人权律师团157名律师抱团抗争
·香港5000警戒备解放军将出动?
·我声明支持香港和平占领中环!
·香港学生上街抗议与上千警察发生冲突
·香港27议员誓言否决人大方案
·全港学界罢课大会明天举行!
·香港大学生22日起罢课一周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罢课宣言书!
·香港和平占领中环绝不退缩坚决抗争
·香港18教授学者支持学生罢课!
·晴朗:香港公民抗命正式拉开序幕
·程海律师被罚百多支持者遭打压!
·全港大罢课:分析罢课形势,如何组织?
·香港中大学生报:抛弃温和路线为民主直接抗争
·香港罢课可能延长和升级!
·香港罢课与反罢课的对立
·我与百余法律人呼吁释放刘四新博士!
·俞梅荪:黄浦江心水多少访民泪
·高智晟不愿被软禁宁愿回监狱
·孙文广教授和唐吉田等律师声援香港罢课!
·香港和平占中人士中秋剃发表抗争决心
·香港占领中环日期已定
·宗教:社会转型不可少/新作
·香港学生罢课准备一周回顾
·香港举行黑衣游行中学生26日罢课!
·我是225名人权律师团光荣团队一员
·香港黑衣游行抗议特首普选方案
·人权律师英雄集体光荣团队名单
·谁将律师逼上梁山?
·香港七教会支持民主政改!
·香港80学者参与罢课义教!
·胡佳被行政传唤!
·“独立公投”的法律依据/新作
·海内外29个组织发起“和平香港”行动联署
·我到中央巡视组告韩正的全过程
·香港大学生会举行罢课誓师大会
·基督徒百位律师百日禁食祈祷行动结束
·从“信仰缺失”谈起(鲍彤)
·参加“百名律师百日禁食活动”名单
·香港25所高校学生今起罢课!
·奥巴马代表见中国律师良心犯女儿家属
·胡佳再次遭到人身安全威胁
·香港高校学生罢课启动!
·香港罢课学生致梁振英公开信
·我妻到巡视组江绵康马仔倒台大块人心!
·我妻到巡视组江绵康马仔倒台(二)
·王岐山到上海逼韩正交出11'老虎"
·香港罢课学生举行4000人集会
·我和胡佳互报平安
·香港基督教界支援占领中环团成立
·美法学教授孔杰荣谈伊力哈木案
·香港基督徒发起“背起十架,守卫我城”行动
·巡视组态度大变我妻再度告韩正
·到巡视组二告韩正全过程
·香港不眠夜六万人包围政府总部
·戴耀廷宣布:占领中环正式启动!
·香港警方放催泪弹无限罢课、罢工和罢市
·7万港人逼爆抗议现场警方放催泪弹!
·杨建利:和平香港行动通报(3)
·香港防爆警察撤离民众占领大街
·香港抗议激发内地抗争
·香港局势等候北京发话
·香港学生围堵梁振英切断上班路
·北京十拆迁访民撑港知恩图报被拘
·四维:人大香港决定抵触《基本法》
·声援香港人士被抓!
·香港四大影帝撑占中谴责梁振英
·孙文广教授八十大寿各地人士前来庆贺!
·香港十万人集会抗议黑帮袭击民众
·俞梅荪:冤案堆积山访民心泣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日期:2015-08-01]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张镇强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8/1/2015

   
   
    作者: 张镇强
    律师的首要职责或主要职责就是同权力的滥用作斗争,首先是同司法权力和政治权力较真和较劲,竭尽全力地争取司法公正和社会公平正义。在专制独裁国家,尤其如此,绝对如此。因为专制独裁国家尤其是一党专政国家,司法权力绝对是执政党的统治工具,不可能有真正的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但他们为了摆脱国际孤立处境,又不得不公开宣称司法是独立的,也不得不装模作样地设立律师制度,为自身装潢门面。在这种现状下,中国律师的天职更应该是利用宪法和法律的某些条款来同政治权力、司法权力较真较劲,以捍卫人权与人的尊严,推动中国朝着法治国家和宪政国家的方向前行。
   
   图片来源: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署名“鲁宁”的作者于2015年7月13日在博客中国网发表《“死磕派”被抓,对律师朋友说几句心里话》的文章,我认为文中的一些观点值得商榷。文章首先说,“国内互联网上的主流民意都把周世锋等的‘遭遇’视为放着好日子不过的反面典型。”我要问,何为“主流民意”?鲁文并未加以说明。可不可以理解,民众中的多数对国内某一重大问题、重大事件或重要人物的相对一致的看法。另一种理解是,国内主流媒体即官媒和官媒辖下的子媒等对这些重大问题、重大事件或重要人物的肯定或否定的评论。如果指的是前者,我认为主流民意就不是把周世锋等的“遭遇”看作放着好日子不过的反面典型;如果指的是后者,则鲁的结论还说得过去,符合逻辑。
   
   
    但是,如果把官媒的一致意见当成主流民意,则是绝对说不通的,也不符合实际。因为作为专制权力的宣传工具,官媒的意见和评论只是传达专制权力的意志和要求,虽然不能说它绝对排斥某种民意的表达,但基本排斥是无疑的。
   
   
    而周世锋等律师的“遭遇”正是体现权力当局与周世锋等律师之间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上的较量。在这种较量中,权力是处于强大的一方,周世锋等则是绝对的弱势一方,可以被权力任意处置。在这种情形下,官媒当然会而且一定会把周世锋等说成一无是处甚至罪有应得。这是很自然的。所以鲁宁若把官媒意见说成主流民意则必大错特错。
   
   
    据我观察,网上多数意见是同情和赞赏周世锋等律师的行为的。鲁先生在博客中国的这篇文章,反对者占绝对多数,支持者是极少数,就是有力证明。
   
   
    另外,何谓“放着好日子不过的反面典型”?鲁文开头也未具体说明,只说周世锋等是“放着好日子不过的反面典型。”好在其文的后半部分详解了这一结论。但这又说明此文的系统性、逻辑性很差,非要逼着读者看了全文以后,才知道其某个结论的究竟。
   
   
    文章在“律师‘身在福中’”一节中强调:“尽管《律师法》就有专门处罚和吊销律师从业资质的法条,但政府各级司法行政部门,对违纪违法的律师在绝大多数情形下,仍坚持教育、引导、开导为主,通常只有在律师直接触犯刑法时,才不得不对其施以刑事惩处。”
   
   
    文章在“律师能与政治共舞吗?”一节中又说:“坦率地说,在今日中国,对律师队伍的社会评价实在不够高,同时,律师阶层的收入水准位居社会的中上层。尽管律师阶层内部也有贫富差距,但整个阶层早已步入小康社会乃不争的事实。自从律师与编制剥离后,司法部颁行过数个版本的律师服务收费标准,但政府的收费标准从来没有得到较真执行。现实中,诉讼费之高,收费之乱,弄得一般人不敢轻易打官司,以至于国家不得已对低收入人群实施财政出钱的‘律师服务司法救助’”制度。
   
   
    这两点,大概就是鲁先生所谓周世锋等律师“放着好日子不过的反面典型”的依据。但在我看来,这都是不能令人信服的依据。我还要直率地指出,这是一种很低级庸俗的心态反映。难道当律师的唯一目的或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使自己过好日子吗?有了好日子过,就不要去认真履行律师职责了吗?果如此,这不是对整个律师群体的侮辱又是什么?
   
   
    在我看来,律师的首要职责或主要职责就是同权力的滥用作斗争,首先是同司法权力和政治权力较真和较劲,以确保司法公正和社会公平正义。在专制独裁国家,尤其如此绝对如此。因为专制独裁国家尤其是一党专政国家,司法权力绝对是执政党的一个工具,不可能有真正的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我国一位很有权势的高级领导人就公开对外国政治学者说,中国的司法不能独立,必须在党的领导之下)。但他们为了摆脱国际孤立处境,又不得不公开宣称司法是独立的,也不得不设立律师制度,等等。在这种情形下,中国律师的天职更应该是利用宪法和法律的某些条款来同政治权力司法权力较真较劲,迫使他们不能装模作样,最大限度内体现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实现社会公平正义。
   
   
    而据我的长期观察,现有的中国律师,除了小部分是为了个人出路和生计外,大部分都是为反对专制独裁,推进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而投身律师职业的,绝不是仅仅为了过好日子而来的。这次被抓捕的律师周世锋等人,正是这大部分律师中的典型代表。如果他们仅仅是为了过好日子而当律师,何必要去与权力较真较劲呢?他们明明知道,中国的权力强大无比而又蛮横无理,与他们较量等于以卵击石,但他们仍然要这样做,说明他们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促进中国权力的转变,唤起民众的觉醒,阻止权力对民众的折磨,培育和催生一个新的民主制度。
   
   
    所以,无论从短期和长远看,周世锋等律师的行为和被抓捕,不仅不是放着好日子不过的反面典型,而是为全体中国人(包括抓捕周世锋等人的权力人)和全人类的进步和幸福而忘我奋斗的先进典型。他们只会令人敬佩,不会被人瞧不起。至少我作为84岁的大学退休教师是很敬佩他们的。
   
   
    鲁文说:“政府对律师犯错的宽容和对律师队伍的爱护,同样有目共睹。”其意是,权力对律师既然宽大为怀,律师就应该老老实实听权力的话,不要跟权力较劲,一切按权力意旨办事。这又是一种很低级的政治交易心态的反映。
   
   
    它首先违背了法治国家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即任何人犯了法,都应依法惩处,律师也不能例外。律师违纪违法,司法权力不予处置和惩处,然后以此要求律师不要与司法权力、政治权力对着干,而要遵照他们的意旨办事,这不是最恶劣的政治交易是什么?当司法权力和政治权力腐败变质的时候尤其如此。这样的律师对民众还有何用?还要他干什么?何况律师中并没有人要求违纪违法了应该免予追究和惩处。
   
   
    鲁文说,“律师阶层的收入水准位居社会中上层……整个阶层早已步入小康社会乃不争的事实。”这可能是事实。但律师阶层的收入水准与那些权贵阶层、大小官员、与权力勾结、日夜暴富的新资本家阶层相比,他们的收入水准,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或根本无法比。我估计一个年收入最高的律师,也许在几百万或千万,而前类人员中,则动辄在几千万、上亿、几亿之中。而律师的收入,全凭自己的体力、脑力和知识、智慧得来,前者则仅凭自己的几句话或一个批示就可获得一辈子甚至几代人都花不完的钱财。
   
   
    这里还不谈那些新老权贵阶层和大小官员在任和离退休后所享受的令普通民众简直无法想像的种种特权和利益。请问鲁先生对此还有何高见?
   
   
    鲁文中有一点倒值得一谈。文章说 ,“在‘律改’中,国家采纳了绝大多数律师要求‘自食其力’的愿望,于是,律所与各级司法部门脱钩,允许组建合伙制律师事务所,律师放弃官身成为自由职业的司法工作者。”此举在中国法治史上绝对是一个历史性的巨大进步,它融入了通用的国际司法规则。如果律师也是国家公务员,吃国家饭,他们必然成为各级政治权力司法权力的工具,那就绝无司法公正和社会公平正义可言。因为只要律师不听权力的话,与权力较真较劲,权力就可找个借口,把律师的饭碗收回来,律师就会无处可逃,无处安生。至少让你没好日子过。
   
   
    但是,从鲁文的前后联系起来看,他是把这一点看作权力对律师的关爱和恩惠,这就大错而特错了。实际上,这是中国律师们深谋远虑、胆识超群的表现。如果当时律师们仍然栖身于公务员队伍中,不放弃官身成为自由执业的司法工作者,就不可能出现今天独立的勇敢的律师维权运动,也不会出现今天大规模抓捕维权律师的运动。从这个意义上看,今天的权力当局一定会觉得当时允许律师们从司法行政部门独立出去是一个大失误,而很可能在这种杀一儆百的抓捕式运动无效以后,权力当局会不顾后果地再次把所有律师收入公务员队伍中,以方便对他们的严加管束。那时就可轻松地运用“吃党饭,砸党锅”论来对付不听话的律师,免得像今天这样,兴师动众,既失国内民心,更失国际信用。正如美国著名法学教授孔杰荣所说。“镇压律师使‘依法治国’ 成为世界笑柄”。
   
   
    鲁文在“律师能与政治共舞吗?”一节中说:“由于法律、法制、法治三者都是国家政治的天然组成部分,故而,律师在执业过程中,在从事诉讼活动时,要想完全回避政治,即使是刻意去做也是不可能的。但古今中外,律师都不能误把政治作为主业,更不能把律师的司法工作者身份,以及律师特有的‘司法方便’作为从事不当政治活动的招牌和工具。从历史到现实,各国或多或少都有错把政治当主业的律师,但最后往往都‘玩火自焚’。”
   
   
    鲁先生的这段话显然是要吓阻中国的律师们不要参与政治、干涉政治,专司律师职业即可。但又无法掩盖法律、法制、法治本身就是政治的组成部分,律师执业根本无法回避政治,从而使自己陷入不能自拔的极度矛盾中,只好说,律师不能误把政治作为主业,否则就是“玩火自焚”。
   
   
    实际上,律师这个职业本身就充满政治性和政治斗争的火药味。而这一点,在专制独裁国家更是如此。因为专制独裁者的首要目标或主要目标就是维护他们的独裁统治世世代代不变,任何危及这一目标的现象都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一切司法、立法、行政措施都要为这一目标服务。所以律师作为司法工作者,根本不可能立身于政治之外。
   
   
    中国的维权律师为成千上万访民打官司,本身就是参与政治。因为中国权力当局一向视访民为心腹大患,视访民为稳定的统治秩序的破坏者、政权的挑战者。律师帮助访民上访、打官司就是挑战政权,参与政治。而律师若对此置之度外,不闻不问,就失去了律师的良心和良知,不配称之为律师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