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郑恩宠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成为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宪法:国家主席任期制取消可无限连任
·中国两会律师代表委员作用不可或视
·官方透露中国有近千维权律师
·上海陈建芳为何能获人权奖?
·习近平对上海访民政策继续维持现状
·上海房价每千元降二元的政绩
·绿卡和户口二选一是进步还是倒退?
·对中国律师最新数据的思考
·对美国进口大豆报复的后果
·律师上书国务院城管文件失效
·中国法官队伍是否在进步?
·有律师犯猥亵罪、转移毒品罪、危险驾驶罪
·传韩正亲信上海前公安局长张学兵落马
·美国2003年起人权报告提到我
·美人权报告2003年起提到我(二)
·性侵女学生的教授往往是犬儒加色狼
·中美贸易是舆论战也是人心向背战
·中美贸易战前国内开始乱?
·喉舌在习博鳌讲话后贸易战突然转向?
·殴打律师的9人被判刑!
·中国民营企业家为何称特朗普太伟大
·习近平何时能禁止中国的师生恋?
·美国务院、驻华使馆为何声援李文足?
·特朗普和中国官员谁在说谎?
·美英法打叙利亚中共媒体在误导?
·性与学术交易是中国高校普遍问题?
·64年党龄老人十年上访愚忠、死亡路
·中国政法大学被骗6500万元荒唐!
·律师诈骗8000万官方仍保持沉默
·央视记者遭扣押打了上海帮的耳光
·没有免费的自由!加油张凯律师!
·中纪委找到查处法院院长受贿新思路?
·中兴公司失败是败在律师上
·律师行贿法官82万官媒集体沉默
·美国打了中国律师制度的七寸?
·刘忠林25年冤案平反律师6年艰辛付出
·中“芯”根源未肃清陈良宇上海帮流毒
·巴西大豆危机和北大学生觉醒
·快讯:上海检察官、法官遭内部举报
·上海学生反性侵成功一个案例
·上海律师彭永和妻子被三公司解聘
·上海学生赴美升温回应中美摩擦
·首次中央刑事法律援助会传出信息
·中兴、华为失败系工程师治国失败!
·特朗普有私人律师美国对中国最大武器
·李和平律师证将吊销我出狱12年未接通知
·中国打压、招安律师与林昭精神
·中共紧急征集涉外谈判律师为什么?
·中共紧急征集涉外谈判律师为什么?
·戴建维律师犯罪为何不搞央视认罪?
·中美会谈失败中方缺贸易法律师
·中美会谈无果律师败、国家败!
·华信公司宁裁万人却保律师一人费用
·上海49岁拆迁律师宋依平突然去世
·厉害了,上海律师彭永和!
·上海司法黑幕总指挥陈旭在南宁被起诉
·关注、营救上海彭永和律师一家
·山东两律师被开除党籍看中国现象
·上海49岁拆迁律师宋依平突然去世
·广东刑案官派律师免费辩护全覆盖
·上海拆迁女狠将调离到江西
·习近平用律师在最高法院接待访民
·习特使刘鹤将带王雪华律师赴美谈判?
·上海四川北路居民请愿书写的好!
·李柏光律师不比马英九差但命不同
·大学教授涉刑案得不到有效辩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向宪诤:从拆十字架看“义和团”运动死灰复燃
    (博讯2015年08月06日发表)
   
   
   
   
   
    没有目睹过一百多年前义和团暴行的人,可能不会相信,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义和团暴行依然受到国家层面的推崇和赞赏。此类事件从“反日”游行中的打砸日系车、料理店、残暴地殴打同胞,火烧教堂十字架、强拆教堂及十字架,到在网络上捉“汉奸”和“洋鬼子”、无端仇外排外和谩骂人权律师与人权捍卫者、“美化抗日神剧”和“火烧《南方周末》”等等。有所不一样的是,昔日的义和团暴民在地上,今日有暴民倾向的新义和团不但横行在地上,还横行在网络上。百年来,义和团暴行在中共控制的社会里有着天然的土壤,“文革”期间的红卫兵就是义和团暴民的“革命后裔”;“文革”之后出现的“爱国青年”和近年活跃在网络上的“五毛党”、“自干五”,便是“复活”了的义和团暴民。
   
    1900年发生在北京的义和团暴乱,暴民武装攻打外国使馆,残害使节和外侨,外国外交人员和传教士被杀无数。在中共掌权后,义和团被视为正统,他们给义和团运动定性为“二十世纪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大规模反帝斗争的开始”。六十年代,红卫兵的精神领袖毛泽东发动了“文革”,自以为是义和团的继承者,发动红卫兵打、砸、抢、烧,乱贴大字报,强迫商店改名,驱逐传教修女,打砸教堂,袭击私人住宅,甚至火烧了英国驻中国大使馆,还夸张地把北京苏联大使馆前的一条街道“扬威路”改为“反修路”,苏联使馆直斥红卫兵为“流氓”和“恶棍分子”。富有戏剧性的一幕是习近平、薄熙来等“太子党”成员当年正是十几岁的红卫兵。毛泽东如此蛊惑红卫兵,正如“文革”初期的《人民日报》所推波助澜的那样:“红卫兵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合法的组织。他们的行动是合法的行动。”那时红卫兵“破四旧”(旧文化、旧思想、旧风俗、旧习惯),类似今天的“七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共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他们本想通过砸烂一个“旧世界”,建立一个“新世界”,不料却是一个更加恶毒、仇恨的“新世界”,如今红卫兵暴民思维依然在毒害着中国。
   
    现在看来,“义和团”和“民族主义及爱国主义”是绑在一起的蚂蚱,要蹦一起蹦,要跳一起跳,由于他们的存在,反普世价值,反美,反智,反文明,反人性,目的是要把中国社会变成人人互害的“禽兽世界”,而驾驭、操纵他们的上层利益集团早已把子女和财产转移到了国外安全地带,今天的新“义和团”暴民及新“红卫兵”群体也不过是被中共权贵利用的黑恶势力而已。
   
    最近两年来,新“义和团”暴行变本加厉,主要体现在打压宗教信仰自由上,浙江省自2014年1月份开始发动拆教堂十字架运动,至今都没有停息,全省数千教堂的十字架目前已经拆了超过1800处,部分教堂被拆毁、破坏,一些牧师、信众被抓、被打、被判刑。仅温州一地就有上万处宗教场所了,其中的基督教场所均受到拆除十字架的威胁。
   
    拆教堂十字架,几乎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也不走任何法律程序,半夜偷拆、强拆,还打伤信徒多人,被害人无人负责,场所损害也无处索赔。2013年底,浙江政府以“三改一拆”(改旧厂房、旧民居房、旧村落建筑和拆除违章建筑)名义,计划三年内实施大拆大建“首长工程”项目,其中专门成立了事关宗教建筑的“三改一拆”办公室,目的的是拆完全省教堂上的十字架及个别违章宗教建筑。为避免被指责为宗教迫害,他们名义上却连十字架都不提,含糊指“宗教建筑物上的标记”,一律称为“违章建筑”,那时并没有法律依据。2015年7月,浙江省建设厅等部门草草通过并实施了《浙江省宗教建筑规范》,规定教堂十字架必须贴在教堂外墙上,并不超过建筑物高度的十分之一,但就在该规范实施前,整个6月和7月大肆突击拆十字架,近两个月被拆十字架不少于300处。无论是有了“依据”,还是没有“依据”,十字架照样被拆,起诉法院也不被立案受理。
   
    除了拆十字架,浙江还进一步控制基督教堂的日常事务,要求“五进、五化”政策,即“五进”教堂:政策法规进教堂,健康医疗进教堂,科普文化进教堂,扶持帮困进教堂,和谐创建进教堂;“五化”:宗教本地化、管理规范化、神学本土化、财务公开化、教义适应化。这明显是“文革”中“兴无灭资”的重演,把无神论推进教堂,把基督教改造为无神论,无条件接受党的领导,进而更改教义,把基督从基督教中去除,然后图谋消灭基督教。此外,各类宗教逼迫频频发生,在深圳华侨城一处教堂被逼搬家;在福建发生在建天主教堂被当作违章建筑强行拆除,在广西南宁有基督教背景的幼儿园被教育局强行取缔,园主被当地公安抓捕;在温州,基督教信徒较多的高校、卫生医疗系统,一些中共党员被调查,要求书面承诺不予信仰宗教书;在网络平台上,当局限制基督教属灵书籍的发行,注册地在浙江的淘宝网是这些书籍的发行平台,某个网店每月可发行两三册属灵书籍,最近却接到通知被迫将二十多种属灵书籍下架,禁止销售。按照“义和团”的作法,下一步,基督教的经典《圣经》也有可能会限量供应,需要凭身份证购买;本地教会禁止跨区域传教,禁止开办宗教内容的大中小学生夏令营;无论是幼儿园,还是中小学,除了可以设爱国主义、马克思主义课程外,禁止设任何宗教课,无论是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还是已经同化了的佛教,以及道教,同时,中共经常威胁和训斥民众,禁止利用宗教信仰、宗教课程、主日学来反对国家政权、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近六十多年来中共一直禁止外国人在中国传教,被发现后一律驱逐出境······如今,看来更大的逼迫可能还在后面。
   
    当局恐惧基督教,并非没有原因,自邓小平1979年访美后中国开放基督教信仰以来,基督教发展很快,人数增长过快,教会建立过多,堂点建设过频繁,引起当局的惊恐,担心基督教发展会影响中共的统治和政权稳定。按照最近解放军报记者的报道所称,基督教人数1949年后不过40万人,现已经超过一亿人,远高于中共党员的数字,引起高层及国安系统警惕,他们声称,要坚决打击一切非法传教活动,积极扶持、培养一批有影响力的红色学者宣扬科学无神论思想。首部国家安全蓝皮书《中国国家安全研究报告(2014)》还指出:“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宗教渗透的方式更加多样、范围更加广泛、手段更加隐蔽,公开与秘密并举,具有很强的煽动性和欺骗性。”“境外宗教渗透势力已经把触角伸向中国社会的各个领域,渗透态势愈演愈烈”。按此逻辑,他们把宗教作为西方敌对势力对中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重要工具,因为基督教等宗教“通过在我国境内非法建立和发展宗教组织、活动据点等,尤其是在广大青年人中间大肆传教,企图改造并同化中华民族的道德观念、精神信仰乃至文化根基。”另外,7月30日,中共政治局还召开会议专门设立中央统一战线领导小组,估计由习近平出任小组长。可见,以宗教管理和控制为主的统战工作也会成为国家安全的主要内容。
   
    中共恐惧基督徒“甚至已超过了中国共产党党员的总人数”,特别是大学生中信教的人数比例呈上升趋势,以及共产党员信教的人数也有增多趋势,觉得是一种威胁,拆十字架运动可能就在这一背景下发起了。当然,这一基督教严厉控制的思维,正是一种新时期的“义和团”思维,又是一种“文革”思维,中共自1949年掌权来一直都没变,其左右着各种政策的制定和执行,第一步是压制基督教,一旦可能,他们仍然试图消灭基督教——尽管不可能,他们也要疯狂地冒险一次。西谚说,上帝让谁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来源:民主中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2015/08/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