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暴力救市暴露:中共政权依旧是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列宁式政权]
曾节明文集
·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中国大复兴的征兆:华夏汉民族意识已全面复苏!
·基督教对中国人的深刻祸害
·习近平在政權合法性困境中冲突不出、越陷越深
·不可迷信举国体制——告橙子露兄弟
·愚蠢而自贱的中华“56个民族”说
·为什么中国人多灾多难?——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九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人民币滥发严重,为何对美元不跌反涨?
·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习近平为什么要复辟计划经济?
·“返祖”之路是死路:警告习近平
·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儒家理学其实是自尽学
·谢选骏的深邃眼光:武侠小说是亡国的呻吟
·英国的本质就是毒贩子,美国诞生靠法国
·基督徒亲犹,是基督教的教义造成的
· 光绪的头发作证:满清官史真实性不如野史
·特瘋子今年必滅朝鮮
· 满清和中共歪曲历史手法的异同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暴力救市暴露:中共政权依旧是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列宁式政权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暴力救市暴露:中共政权依旧是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列宁式政权
   
   
     最近,中共习近平当局动用伪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率专案组进驻中国证监会,追查所谓“恶意卖空者”,据说矛头已指向马云,阿里巴巴副总刘春宁已被抓。。。消息传来,股民傻冒们欢欣鼓舞,一个个以为习总铁腕救市“有魄力”,拍马献媚说,习近平是“救市主”,殊不知:作为散户的股民傻冒们即将大祸临头了!
     习近平的暴力救市,反映出中共政权仍是列宁式政权,这对于包括股民在内的一切民营业主,都是大恶大坏的消息。中共当局的这一本质,实际上早已逐渐流露了,但江泽民卸任之后,十多年来温水煮青蛙式的倒退,使得太多的人浑然而不觉死之将至。


      列宁式政权,对私人业主意味着迟早倾家荡产,甚至性命不保,薄熙来之下的重庆,其民营业主的命运可见一斑。
   
     暴力救市,暴露出中共依旧“什么都能做”,并同时暴露出中共国市场经济的虚假性。抛开经济杠杆政策,赤裸裸地以权力介入市场,以权力操弄甚至关停市场功能,这不是赤裸裸的极权是什么?  孟庆丰一伙进驻股市后,以“防止恶意卖空”为名,命令各大股东只能增持、不能减持,否则以“贪腐”是问。而买卖自由,是市场的基本属性,试问有哪家市场是只准买,不准卖的?这不是权力之手关停市场功能是什么?
     中共当局以赤裸裸以权力介入市场,完全不符合威权政权的行为方式:昔者台湾两蒋政权、南韩政权、智利皮诺切特政权、印尼苏哈托政权。。。即使东南亚专制如新加坡李光耀者,都没有以权力直接操控市场买卖的例子,由此可见:如今的中共政权,根本就算不上威权政权,它依旧是个极权政权。
   
     暴力救市,是中共政权有别于新加坡等威权政权的根本特征。
   
     实际上,赤裸裸地以权力操控市场,早在胡温时期就悄悄开始了:2008年初,由于大陆生产成本急剧上涨,米、面、食用油、猪肉、煤气、电力、旅游等等价格全面大涨,忧惧社会不稳,胡温通过发改委严令:不准涨价!但在生产成本大涨的情况下,你如何要人家不涨价?你国家又不象计划经济时期那样,包人家不涨价的损失?于是人为不让涨价的结果,必然是偷工减料、造假掺毒。。。所以中国社会假冒伪劣毒最严重的时期,不是资本主义(民营资本)相对最发达的江泽民时期,而是“国进民退”的胡温时期。王希哲硬说大陆假冒伪劣是由资本主义造成的,完全是以偏概全、糊涂混账。
     一个政权可以无所不为、可以随意地以权力取代市场功能。。。这种政权就是极权,中共政权迄今仍然是这种政权。
   
     冯胜平、芦笛、张鹤慈之流,一贯摇唇鼓舌强调“改开”后中共政权的进化属性——即已演变为威权政权、已不再是极权,以此为由大力讨伐革命主张,鼓吹与中南海“互动”,散播中共统治者主动让步的幻想。。。这是在故意混淆中共极权与新加坡等威权独裁政权的区别,以为中共“维稳”。
   
     有人说:中国大陆现在遍地是老板了,中共政权怎么还算极权呢?这是把社会的性质与政权的性质混为一谈。的确,中国大陆社会的自由度比毛泽东时期相对大了很多,已经不算是极权社会了;但是中国当今社会的非极权性质,并不表面中共政权已经脱去极权性质。
     事实上,“改开”以后当今中国社会的相对自由,并不是不可逆的自由,而是一种中共政权随时可以收回去的自由:自胡锦涛时期以来,不断倒退的人权状况和经济自由度,就说明了这一点。而且,“邓改开”以来,虽则中国社会大部分领域已告别了极权社会,但有一样依旧停留于极权社会,那就是生育领域,因为“计划生育”,中国人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连生育自由都没有的国民,这点比朝鲜还不如。
     遍地是老板,并不能证明一个政权不是极权。纳粹德国也曾遍地是老板,“新经济政策”下的苏联,也曾有许多老板和民营企业主。而现今的中共国,更像是列宁“新经济政策”下的苏联。
   
     讲起来难以置信,但事实就是这么无情:“改开”三十七年了,中共政权依然是一个实行“新经济政策”的列宁式政权!这次“暴力救市”,就是列宁式政权狰狞嘴脸的完整展现和定格。
   
     由此可知:中共的“改革开放”,决不是要真搞资本主义,而是效法列宁的“新经济政策”,以私营经济所创造的利润,为共产党极权政权输血、服务。中、外的民营业主,对中共应及早放弃幻想,他们需要知道:要获得真正的市场经济,就必须把中共驱逐出历史舞台。
   
   曾节明 于民国104年法国大革命纪念日
(2015/07/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