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极权的主要精神基础:无神论+理想主义]
曾节明文集
·悼吕令子
·纽约市人物印象记:王希哲
· 被中国右翼异议人士谬托为“普世价值”象征的撒切尔夫人真面目
·核战争迫在眉睫,人类需要戈尔巴乔夫的精神
·蜀汉的战略一开始就错了,中国民运第一步走对了吗?
·当今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实质以及民运的任务(修正稿)
·英国衰落的另类原因
·时局观察:习近平形左实右学普京,金蝉脱壳宪政再成黄粱梦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朱令案的声明
·困难重重的习李开局 (部分章节)
·满、蒙征服中国靠的是骑兵优势吗?
·中央集权制是中国抵抗北方蛮族能力不断退化的政体原因
·哈耶克的道路,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二十四周年声明
·时局观察:三岔口理念混战中南海分歧加剧,中国命途叵测
·新自由主义对民族和国家的巨大危害性
·中国社会民主党二十五点纲领(讨论稿)
·六月九日观音乐会记
·论自由与公正的关系
·自由也可能是邪恶的——兼论健全的自由
· 斯诺登事件反映出自由主义的荒谬和中国右派的虚伪
·右派所主张的全球化自由贸易为什么注定难以为继?
·中国男足国家队一比五输给泰国青年队反映出什么?
·朝鲜问题中南海十年交锋史
·波兰节记事
·时局观察:习式改革同崩溃赛跑,胡锦涛欲提前搞垮习近平
·习式改革(增加对芦笛等人谬论的驳斥)
·中国的民主化同样需要强有力的领袖
·新世纪中国改天换地的领袖出自何方?何时出现?
·中国社民党声明:声援秦永敏
·生育权何所谓“看得太重”?——与曲明路商榷
·退出高寒伪“社民连线”的声明
·“社民连线”王、高之争的实质和教训
·“十八大”后胡锦涛架空习近平的基本规划和部署
·闭门造车、取媚权贵的伪自由书
·与草庵居士通话有感
·美国独立战争英国战败的战略原因
·胡锦涛暗立太子,胡海峰志在诸侯
·走投无路,习近平或重走毛泽东“群众监督”路线
· 曾成杰案再次暴露出:中国民主化的最大障碍是胡锦涛而非薄熙来
·去纽约市开会旅记
·在美国找工作的一个片段
·李克强的专制市场化经济新政,是街头运动的催化剂
·李克强的市场化新政将提前引爆总危机
·审判薄熙来的前因后果
·审判薄熙来是习近平失败的开端
·进步或继续倒退,庭审薄熙来是中国拐点的风向标
·中国社会民主党关于中共当局公诉薄熙来的声明
·夏日随感:爱与美的共同之根
·中国的大势和中国社民党的救国基本方略
·关于民运的新思维
·习近平会有多大作为?谜底已经提前揭开
·薄熙来在法庭上的强势表现必产生重大影响
·庭审薄熙来的希望和失望
·小唐老师的回忆
·习近平的血性,比不上秦桧的孙女
· 百年轮回:由历史的惊人相似看中共国的天命
·“八九”难再现,红朝随清朝——兼谈检验真假政改的试金石
·薄案落幕,习、李新政治僵尸登场
·论个人独立和精神创造的关系
·由习近平的义和拳攻势看中南海前景
· 日本的目的是搞垮中国,而决不会帮助中国民主化
·决定国际关系的是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这个消息令多尔衮悔恨得在地狱里打滚
·民族素质高低并不能改变国际事务中国家利益至上准则
·已经迫近的中国“计生”大灾难,祸害将远超过毛泽东祸国
· “计生”才是“粗鄙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
·中共主导下倒错的中俄关系及其前景
·德国是中国地缘政治的最大盟友
·对伪儒假先知张国堂的新批判
·中朝关系简析
·韩国是中国在东亚的潜在最大盟友 
·中医和西医各有短长且具互补性
·习近平的极权式反腐改良在把中国推向割据
·习近平对日本强闯演习区的示弱,加快了钓鱼岛中日开战的时间表
·因偏执而生的愚蠢——简析理工科生对文科的歧视现象
·时局观察:“三中”全会确立超越胡温的维稳基调
·由习近平其人之相,看中共国的气数
·需不良破坏民运的一贯伎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时局观察:中南海设立防空识别区自取其辱、增大外战风险
·习近平“改革”的实质及可能后果
· 英国民族的有道和无道
·中、朝再次同时迫近改朝换代的新拐点
·时局观察:周永康、张成泽余党可能挑起不测剧变
·中美两国的运势完全相反
·《推背图》第四十四象并非预言习近平
·国、共两党的本质区别:决定了习近平成不了大陆蒋经国
·邦无道,子孙弃之!——儿子眼中的中美差异
·对习近平“圣人”的赞誉,不宜出自反对派之口
·甲午年元旦再论中共习近平当局的可塑性
·中国共产党专制的另一种可能演变——变身军阀独裁专制
·中国的两种前途以及反对派的分化趋向
·“甲申以后无中国”——甲申三百七十年再祭
·甲申三百七十年再悟:李自成败于战略、军事大错,而非腐败
· 时局观察:习十年集权改良充满变数,身后中国必陷变乱
·习近平成败取决于中日战争
·时局观察:习近平以收黄页岛模式进逼,日本被逼至墙角
·时局观察:中共之垮台,当在江泽民死后
· “粉碎四人帮”属左派内讧,不是右派政变
·海外反对派人士应该理直气壮地加入外国国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极权的主要精神基础:无神论+理想主义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极权的主要精神基础:无神论+理想主义
   
     二十世纪是一个极权空前肆虐的世纪,且二十世纪极权的恶劣程度,在人类史上空前,恶劣到了连人的私有财产都剥夺了的程度:之前野蛮民族之征服、宗教极端势力之压迫,虽有“薙发易服”、“留发不留头”、宗教裁判所等极权性质,但均属部分政策带有极权性质,并非整个政权都变成了极权。
   
     极权意味着一个政权什么都做得出来,没有界限和禁区。满清虽则专制到头发到衣裳,但在和平时期没有共老百姓的产,没有管制老百姓的生育,也没有领导宗教。。。因此它只是一个带有极权色彩的少数民族殖民专制王朝,而不是极权政权。


     纳粹德国和共产党国家,就是极权的典型,其中共产党国家比纳粹德国更为典型。纳粹没有剥夺私产,共产党政府则什么都做得出来。现今中共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就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式的暴政,因为把专制的手伸进妇女的子宫,这种阴毒下作的暴政,连中国历史上最残暴的秦朝和满清都做不出来。邓小平式的计生,只有共产党极权政权才做得到:表面上看,毛泽东时代没有计生,但这不是毛共当局搞不了计生,而是毛泽东本人歪打正着、长期不愿搞计生。邓小平推行血淋淋的“一胎化”计生,正是利用了共产党的极权属性,推行“计生”也表明:邓小平决不愿放弃共产党政权的极权性质,所以,“四个坚持”的出台,决不是偶然的。
   
     无所不为“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属性,必要求没有敬畏的价值观,只有无神论才能让人没有敬畏;因为一个人只有不信神、不信鬼、不信因果报应,才会“天不怕、地不怕”,什么坏事都敢做,于是强行堕胎、残杀婴儿、活摘人体器官。。。统统不在话下。列宁就是彻底的无神论,因此他理直气壮地屠杀抢劫,他为了建立“共产天堂”,杀掉一半俄国人也在所不惜。。。。。。。
   
     但是一个人,如果光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无所不为,那也不能成就极权大业,这种人在各国的重刑犯监狱中比比皆是,最多也就是一个谋杀犯,最成功的也就是一个逍遥法外的杀人犯、诈骗犯。。。这类人不足以危害到一个国家、整个民族。
     能够危害到一个国家、整个民族的价值观,必是理想主义的价值观,因为唯有理想主义,能够以大善的名义,行大恶之事,因而特别据有诱惑力和危害性。
     列宁为什么会成为俄国历史上最大的杀人犯?不是因为列宁本人就是个流氓恶棍,相反列宁的私德在布尔什维克众头领中出类拔萃,很有涵养雅量,很有政治操守:列宁宁可失败,也不愿做布尔什维克党以外的领袖。。。列宁的私德,是令托洛茨基、布哈林、加米涅夫、季诺维耶夫等心服口服的。列宁为什么会成为恶魔?就是因为他自以为他领导的共产屠杀,是在做善事,而且是在做大善之事——是在为俄国人建造天堂,为了这种“大善”的目的,杀个一、两千万人算不了什么,是为了幸福必须付出的代价。
   
     至此已经很清楚:列宁的魔性,完全由无神论和理想主义炼成——无神论对生命没有敬畏,拿人命不当一回事,当然可以无所不为;理想主义要拯救俄国无产阶级、甚至要拯救全世界无产者;为了这样崇高的“大善”,当然可以无所不为,杀掉两千万俄国人算什么?为实现美好的共产主义,杀掉全世界五亿有产者,也完全值得(即螺杆语录:“XX问题要从实际出发,不要为空泛的人权观念束缚了手脚”——什么是列宁主义?这就是骨子里的列宁主义、这就是灵魂深处的列宁主义!)
   
     以无神论为基础的理想主义者,有一种常见的智力上的狂妄,就是喜欢从救世主(上帝)的宏大角度,对世界对人类作深谋远虑、“未雨绸缪”态,而每每得出大而无当、似是而非、甚至荒谬绝伦的大论来;同时,他们也是科学的崇拜者(即拜科学教徒),即认为科学可以解决一切、解释一切,不承认科学也有局限性,不承认冥冥之中有不可知的东西,更不承认应果报应。
   
     列宁之外,朱学渊博士就是以无神论为基础的理想主义者典型。无神论的理想主义者朱学渊先生,是物理学博士,于是他就有了一中智力上的狂妄,自以为物理得了博士,则人种考古学、人类学、环境学、社会学、历史学。。。那还不小菜一碟,因为那些个学,有物理学难吗?于是朱老就半路出家,在考古条件、考古训练、考古实践“三无”的情况下,突然做起古代东亚、北亚种族起源的人种考古学的高级论述起来,并嫁接出“秦始皇是说蒙古语的女真人”之大论出来。
     朱老比达尔文雷人多了,因为达尔文提出“进化论”假说来之前,毕竟乘“小猎犬”号作了一年的全球物种调研。尽管谨细如斯,“进化论”仍是破绽百出,被后来的多项新发现证伪。
   
     那么,朱学渊为什么会力挺血淋淋的中共计划生育,并为现今中共计生恶果,在中国东北大面积地率先浮现,而“欢欣鼓舞”?我想,这决不是因为朱老本来就是个坏人,实际上朱老私德不错,还与列宁一样,很有几分清高。
     朱老力挺中共血淋淋的计生基本国策,是因为他的无神论价值观,和为了“保护地球生态环境”的智力狂妄——尽管学渊先生既不懂人口学、也不懂地球生态环境学、更没有就地球到底能够承载多少人口作过调查和评估(就如他没有能力考古、进行DNA、碳元素等测定一样,他也没有能力作此调查和评估),于是只好如邓小平那样大嘴一张、脑瓜一拍:中国人口太多了!就是多、就是多。。。至于日本人口密度一直是中国的三倍、台湾人口密度是大陆的五倍以上、韩国人口、新加坡人口。。。则统统选择性失明再说,横竖则是:中国人口太多了!就是多、就是多。。。与此种熟悉论调骨子里相通的,就是那句: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就是好!”
   
     一句话,朱老力挺中共血淋淋的计生基本国策,“用心是好的”,因为他站在常人不敢站的角度——站在“保护地球生态环境”的救世主角度,朱老好象一个睿智大能的巨人,在宇宙中俯视着地球。在无神论者眼中,人不过是一堆化学元素,有什么好敬畏的?为了崇高的保护地球生态理想,少四亿人有什么大不了的?杀死几千几万婴儿有什么大不了的?小道理要服从大道理!
     “死一百万人只是个数字”,此种恶魔观念,就是这样炼成的。
     我想,“东方之星”沉船死亡434人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朱学渊先生大概不会欢呼:“死得好!”,但其实,对东北“计生”恶果欢欣鼓舞,与为“东方之星”沉船死人而欢呼,价值观是相通的,人少了是好事嘛!
     支持“邓计生”,朱老决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也是中国反对派事业的悲哀,因为中国反对派,即使在知名人士当中,也竟有这么多与灵魂深处与中共相通的人。在嘴上高唱骨子里却不承认人权的情况下,他们的反对事业,无非是反掉中共,由自己来实行“改造”中国的极权暴政。
   
     对于此类救世主般的无神论理想主义者,中国民运界宜高度警惕。以后实在不行,宁可让普京上台,也比让这类人统治强太多。
   
     然而,朱学渊现象并不说明:凡事理、工科学得好的人,都是无神论理想主义者、拜科学教徒(科学鬼子),恰恰相反,真正的大科学家,反而绝大多数是有神论信仰者:爱因斯坦和牛顿都坚信上帝存在,他们承认冥冥之中有不可知的力量,他们与虔诚的宗教信徒殊途同归。而有着救世主般智力狂妄的无神论理想主义者,几乎都是科学既不精深,人文也不通窍的“半桶水”类,何祚庥、司马南、方舟子之流,就是典型。
   
     居在美国,我庆幸美国社会的成熟,因为倘若美国政府和国会中象朱学渊那样的聪明人占了多数,则血淋淋的计划生育灾难,一定会以“保护地球”的神圣名义,降落在三亿美国人的头上。
   
     美国人尽管成熟,也受过“优生法”、禁酒法的折腾,相比之下英国民族更为成熟:从来就不接受这些新奇古怪的东东。从古到今,英国人有一条独特的经验主义原则,就是从不接受未经检验的理论,那怕它再振振有理、充满魅力,据此,英国人拒绝了马尔萨斯的理论、达尔文的理论、马克思的理论。。。这才是真正的睿智。
   
     英国人这一条“保守”的大智慧,中国人一定要汲取,以前走的弯路太多了。
     
   曾节明 写于民国104年法国国庆日下午于夏雨纽约州  
     
(2015/07/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