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曾节明文集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光有自由民主不行——通灵追记: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
·姓氏的截然不同,有力地证明了满洲人不是金国女真人的后裔
·人民币滥发严重,为何对美元不跌反涨?
·中共为何要维持高房价?高物价?
·与昊天上帝的对谈(之十一):中国应当如何建国
·犹太人对特疯子的矛盾心理
·习近平为什么要复辟计划经济?
·“返祖”之路是死路:警告习近平
· 元、清统治者为什么推崇理学?
·儒家理学其实是自尽学
·谢选骏的深邃眼光:武侠小说是亡国的呻吟
·英国的本质就是毒贩子,美国诞生靠法国
·基督徒亲犹,是基督教的教义造成的
· 光绪的头发作证:满清官史真实性不如野史
·特瘋子今年必滅朝鮮
· 满清和中共歪曲历史手法的异同
·马克思民族理论荒谬透顶,简论中国民族问题解决之道
·由沙甸事件看胡耀邦“胡乱邦”的一面
·中国人口大崩塌,习圣君文过饰非再次乞灵专政
·中国异议人士中匪夷所思的文科歧视现象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
·中國民族問題解決戰略之二:借鑒美國的民族熔爐國策(善本)
· 博訊螺桿(螺桿)是如假包換的中共网特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正告博讯螺杆:我曾节明不是你诬蔑得了的!
·特疯子踢开韩国灭朝鲜的战略,必引发东亚巨变
·直把中共当苏共,特疯子三招灭共强度空前直追里根!
·“血浓于水”是伪民族主义卖国贼们的常用画皮
·透视朝鲜的“冬奥外交”与“和谈”迷雾
·习近平的“供给侧改革”,就是向计划经济倒退
·习近平为什么要让李克强留任总理?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 香港占中“胜则中原可图,败则香港难保”已成为现实
·为什么“五一共振”这样的运动不可能被“钓鱼”?
·蒙哥马利被神化,希特勒是巧言令色的疯子
·金正恩访华背后:面临特疯子贸易战绞索,中共急打朝鲜牌
·特疯子发动贸易战如勒紧中共脖子上的绞索,特线伪类惊恐
·五毛混搅“朝鲜无核”为哪般?
·朝鲜能够牵制大国,不是金家能力过人,而是得自优越的战略境遇
·朝核问题的关键点及半岛局势前瞻
·透析中国极度扭曲变态的“加班文化”
·习近平的“道”,就是以朝鲜为师
·在西方,为何共产极权的名声比纳粹要好?
·怪梦:参观戴笠住处
·世界最大的铜像——山东秦始皇像被大风刮倒的预兆
·习近平能否救活共产党的意识形态?
·习近平不会再搞文革,而会实行朝鲜式的特务统治
· 英国在二战中的战略大错
·还原一个真实的诸葛亮 ——兼论对历史独立审视的重要性
·由苏联“新经济政策”的谢幕,看中共“改革开放”的结局
·战略混乱,进退失据,叙利亚战争西方必败无疑
·五一共振者鉴:内涵段子事件中抗争方式的不足
·关于中共取消查封“内涵段子”的消息,明显作假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网特螺杆故意遗漏关于我的一份原始证据
·谣言,只反映出造谣者的愚蠢和卑鄙——对本人刑事拘留释放证的说明
·朝核问题最新透视:习金抱团,韩左作孽,川普中计
·列宁为何没有道德?
·共产党国家的“改革开放”为什么不可能长久?
·共产党国家为什么不设党卫军?
·朝核问题前瞻:金正恩故伎重演,企图骗过特朗普任期
·为什么朝鲜绝无可能“弃支投美”?
·为什么朝鲜决无可能象中共国那样“改革开放”?
·文在寅很有可能是朝鲜间谍
·朝核问题进套、伊核问题蛮干,特疯子正滑落战略困境
·习近平必以全面复辟计划经济迎战川普贸易战
·为何马克思迄今倒不了?
·德国人彻底否定了纳粹,为何反省却不如日本人?
·单方面撕毁伊核协议,特朗普铸成战略大错
·伊核问题酿大错,特朗普政治生命或由盛转衰
·历史惊人相似,中国新义和团运动的社会基础已具备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为什么中国社会底层正在形成“回去”的共识?
·揭穿冯胜平的大忽悠:什么才是习近平愿意考虑的“代价”?
·金正恩为何会突然翻脸?下一步朝鲜意欲何为?
·必遭郭文贵抛弃,曹长青将自取其辱
·军事打击铲除朝鲜政权,是朝核问题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朗普的轻率松口,向朝鲜发出了危险的错误信号
·为什么《龙的传人》不如《小草》?
·为什么“特金会”注定谈崩,结局是美国动武?
·金正恩不如金正日,注定是朝鲜的亡国之君
·特疯子的贸易战乱拳,正把欧盟推向中共
·时机千载难逢:蔡英文在为法理台独作最后的冲刺
·中共武力犯台的条件
·中共政权、台湾政权和朝鲜金家政权的命理关系
·特朗普已把西方阵营拆解得差不多了
·货卡司机大罢工是中共权贵资本主义行将落幕的标志
·“610”货卡司机大罢工成功举行的启示
·袁红兵对付郭文贵的大手笔
·川金会的象征及前瞻:一场急火攻心、拿屁股当脸的进套丑剧
·特朗普的孤立主义,对朝鲜可能收获欲擒故纵的客观效果
·后生可畏,又由此论叶利钦和特朗普
·传闻:美国队离奇出局俄罗斯世界杯,系遭普京做死
· 俄国世界杯观感及前瞻
·“川粉”华人群体的共同点:民主人权观念淡薄
·中共反普世价值的新方式——反“白左政治正确”
·曾节明按语答当代赵括
·我为什么转而反对特朗普?
·曼斯泰因的战术收效,建立在战略的基础上——答当代赵括(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中共对互联网正作重大调整,民运应该及时应变
   
     最近中共上海当局对互联网的政策作出调整:大幅限制家用宽带用户的出国带宽,这就导致VPN和其他翻墙软件丧失作用。鲜有人注意到:这是一个釜底抽薪的封网恶毒招数,它完全有别于胡温时期依赖提升防火墙过滤技术的封网,因为在没有流量的情况下,再高超的翻墙软件也没有用。这就好比水厂关了水阀,水管里没有了水流,你再有高明的户外偷水技术也没有用。
     随着中共上海当局大幅限制家用宽带用户的出国带宽,上海电信提供的优化国际流量宽带项目“出国精品网”,也于7月16日起不再办理,这就反映出:电信部门大幅限制家用宽带用户的出国带宽,不是为了搞钱,而是执行中共当局的命令,为了封堵不利于共产党专制的信息,以确保“网络正能量”。
   


     这是中共当局对互联网作的重大战略调整,它正在进行当中。笔者估计:一旦上海试点成功,中共习近平当局必将大幅限制家用宽带用户的出国带宽的封网的“新政”,推向全国,恰如中共胡温当局2008年强推“火车票实名制”一样。
   
     此次厉行“限制家用宽带用户的出国带宽”的釜底抽薪式封网,是习近平对互联网的根本态度流露,许多人没有注意到,习近平对互联网,比胡锦涛和江泽民都更为敌视:
     早在2013年,习近平在内部讲话(即“819”讲话)中就严厉告诫全党:“互联网为亡党亡国的大敌”,提出对网络要“敢抓敢管,敢于亮剑”。习近平讲话声未落,中共当局即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起抓捕互联网意见领袖,把“清网打谣”恶潮推上新台阶。
     此次大幅限制家用互联网出国带宽,就是与“清网打谣”一脉相承的新政,而且这次的限制,是前所未有的断根式限制:习近平不惜损害经济利益、伤害中产阶级,也要保证互联网的“安全”。
     如果限制家用互联网出国带宽的新政推向全国,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便向朝鲜的“光明网”迈进了一大步。
   
     自胡锦涛上台以来,中国大陆社会悄悄的、然而却是稳步的向着极权倒退:经济上国进民退、重新以行政权力干涉物价、火车票“实名制”(一如毛泽东时代旅行要“介绍信”);习近平上台后,更发生了类毛共的“暴力救市”、釜底抽薪式限制互联网的限制家用网出国带宽试点。。。冷冰冰的倒退事实,无情地揭穿了芦笛、冯胜平之流“党主立宪”、“统治者让步”、“互动”等等无耻忽悠;除非中共垮台,否则此种倒退不知伊于胡底。
   
     中共对互联网的此次重大调整,必将沉重打击以博讯为代表的体制外海外中文网站,令其作用大减,形势在迫使流亡海外的中国反对派,对其国内工作作出重大调整。
   
     海外反对派通过互联网影响中国大陆的黄金时期,是1998到2008年期间,以李洪宽向大陆电邮群发“大小参考”为代表,但约自2008以后,中共当局大幅升级了邮箱过滤技术、以及防火墙技术,导致翻墙软件不再象以往那么利索了,民运通过互联网对大陆的影响,遂开始不断滑坡,海外中文网路和国内中文网络日益隔阂,越来越“两张皮”,海外反对派中文网路,越来越成为海外民运异议人士自娱自乐和内斗的“内网”,对大陆民众的影响越来越小,而与此同时,以微信和微博组群为代表的国内互联方式,对国内的影响越来越大,但是这些互联方式尽在中共当局监控之中。
   
    此次习当局大幅限制家用网出国带宽后,必进一步大幅削减海外流亡反对派通过互联网对大陆的影响,这就迫使民运必须采取新方法影响大陆。而最简易实用的“新方法”,其实并不新,就是减少对互联网、手机的依赖,回归街头运动和颜色革命的原始方法:
     就是串联、刷标语、大字报、发放传单、张贴告示等等。由于这些原始的方式无须现代工具,因此,久已依赖科技监控民众的中共当局,必然很不适应,很难进行监控。
     毛泽东时代,中共当局可以“走群众路线”,依靠“小脚侦缉队”、“红袖套”等愚民做义工,对专政对象进行监控,但在士气低落的当今,就很难做到这点,现在除非政府出大钱,不然去哪里去找这么多有觉悟的“革命群众”呢?
     整个八十年代,没有互联网,老百姓没有手机、没有公用电话、几乎清一色没有家庭电话。。。但是却发生了“八六”和“八九”两次民运大潮,其中“八九”民运发展到全国范围、数百万人规模,差一点就倾覆了中共政权。民运各大佬、各领袖要想一想,当时国内的大规模街头运动,是怎么发动的?当时应该怎么动,现在就应该怎么动。
   
     早在2005年前后翻墙软件热火朝天的时期,我就冒时髦之大不韪地说过:互联网上的抗争代替不了街头运动,因为互联网运动给中共当局的施压的压力,是永远不可能与街头运动相比拟的。例如:大规模的街头运动,足以令政府的运作陷入瘫痪,而互联网运动就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所以,要颠覆中共政权,非要有大规模的街头运动不可。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是:冯胜平之流,一方面拼命散播“党主立宪”、“互动”的所谓“和平理性”观点,一方面竭力贬低街头运动,说什么“八九”式的街头运动“过时了”、容易被人利用、社会振荡太大云云。
     但是另一方面,中共习近平当局现在却在加紧开发主用于驱散大型群体聚集示威的“微波武器”。
     至此,冯胜平之流为何竭力贬低街头运动?中共当局最害怕什么?就一目了然了。
   
   曾节明 写于民国104年七月二十九日于夏热纽约州
   
   
     
   
   
     
   
   
   
     
   
     
(2015/07/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