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徐水良文集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在电子邮件组中反驳胡平
·关于汉字汉语问题的辩论贴
·关于海外民运和见好就收跟贴
·胡平八字方针与老毛十六字方针对比
·一本荒唐的书:胡平的《中国民运反思》
·中国民运内部争论极端激烈的原因
·人类文明的辉煌一面
·对马列经济学问题的一些意见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几点教训
·春节上街闹革命
·再谈专制主义者及其走卒“反民粹”
·回洪哲胜胡平等:现在该不该讲革命?
·再谈革命和暴力等问题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对胡平”最糟的失败是把成功丢掉“等说法的批评
·香港抗争的第一阶段很完美(驳失败论)
·宗教不能证伪的说法是谬论
·张三一言:重谈暴力达到民主的老调
·本人关于圣诞节问题的部分帖子汇编
·关于花瓶特线有无组织问题答洪哲胜
·近来跟贴三则
·坚决反击神棍们对民主事业的破坏和干扰
·软骨头无间道的一个共同规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继续辩论革命问题


徐水良


   

2015-7-27日


   

   (本人今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所跟贴的他人帖,一般用标题中的部分或全部。)
   
   所跟帖:cwing:有打有拉,有敌派维权派遭安抚,无敌派保钓活动家被围捕。
   
   作者:徐水良:看来习中央系特务努力拉拢招安反对人士,把他们变成习系拥趸,势头不小。
   
   所跟帖:cwing:大家反共, 有人无敌;某派共党内斗失势后,无敌派蝶变死磕派。
   
   作者:徐水良:无敌特线花瓶长期诬蔑攻击革命,茉莉花后不得不转向,但仍然制造种种谬论混淆是非。尤其是非要把俄国人自己已经否定是革命的十月政变说成革命,把中共叛乱和伊斯兰神权政体复辟等等,说成革命,以便继续诬蔑革命。他们不得不一夜之间转向,“咸与革命”,但仇视革命的内心不变。现在不能再说革命十恶不赦了,就说革命不是褒义,是中性。留下几个早已公开暴露的特务,继续恶毒攻击革命,并且充当特线花瓶的拳击沙袋,以便特线花瓶们能够练拳批判,把自己洗白、把自己打扮成主张革命、反对公开特线的真民运,各位网友务必不要上当。
   
   这些花瓶特线们几乎都是这样的模式。
   
   不过,如果有的政法系无敌花瓶们因为被习系打击,不得不弄假成真,真的走上反中共道路,我们还是要欢迎,至少要认真加以利用。但要时时提防对民运危害最大的政法系复辟倒退危害民运和民主的企图。
   
   所跟帖:cwing:从汤武到辛亥,凡不用向外国请示的国人自主革命都是正面的。
   
   作者:徐水良:光荣革命请来外国军队做革命主力,那赛昆革命的说法,需要排除外力的谬论,纯属胡扯,别上当。革命取决于自身性质,不取决于外力不外力。
   
   你是坚定的革命民主派,别让线特线们的胡说八道搞昏了。
   
   ====
   
   余大郎:革命是对既定模式规则社会关系或原自然规律体系认知d颠覆性活动。
   
   徐水良:你是污蔑攻击反对革命、把革命说成坏东西的大将,现在也舌头一翻来说革命中性了?你们特线人物怎么一个个都反复无常,不知羞耻?
   
   你除了造谣一万遍不断谩骂,还会什么?你政法系早已暴露特线。还是滚一边去为好。
   
   旁观者昏:我认为革命一词是中性的。
   
   徐水良:(针对旁观者昏修改前文中的内容反驳)美国人从不吝啬对美国革命的赞扬。俄国否定十月革命是革命,而定性为十月政变。你们有什么道理非要坚持十月革命那是革命?
   
   俄国人俄国政府遵从的是革命的褒义逻辑,顽固坚持苏俄黄俄逻辑和对十月政变是革命定性的,恰恰是攻击别人黄俄逻辑的赛昆自己。
   
   旁观者昏:网上这么多资料,不是我的道理啊。
   
   徐水良:为啥非要采用错误过时的网上资料,不采用俄国人俄国政府自己反思后纠正错误后的正确的正规结论和资料?
   
   旁观者昏:俄国的反思怎么了,看看今天普金手下的俄国。
   
   徐水良:俄国反思不彻底,但至少否定十月政变是革命,比坚持那是革命的黄俄们进步多了。
   
   旁观者昏:不仅仅是黄俄在坚持啊!
   
   徐水良:俄国确实有很多人在坚持,但至少正式否定十月革命。不像黄俄包括赛昆,迄今非常顽固地坚持那是革命。中国黄俄比俄国苏俄更坚持十月革命是革命不是政变。
   
   旁观者昏:黄俄说法不改变白英美的史学,政治学现状。
   
   徐水良:欧美政治学现状本来就是左派主导,没必要无条件肯定。
   
   赛昆:你硬要把黄俄的定义强加于人就有意思?
   
   徐水良:革命一词在光荣革命后当褒义普遍使用,针对光荣革命,与黄俄有什么关系?黄俄不过是盗用褒义革命概念的名义而已。
   
   非要把历史上正面褒义的革命含义说成盗用者黄俄的创造,不过是特线混淆是非污蔑革命的办法而已。在攻击革命,攻击爱国,攻击中国传统文化,捏造黄色文明蓝色文明无稽之谈,为马列中共开脱罪责等等做法上,中共特线使用的是类似手法。
   
   赛昆:还嘴硬?西方书籍中此词一直是中性的。例如俄国十月革命。
   
   徐水良:西方革命概念从来很少是中性的。普遍倾向是褒义,少数认为是贬义。各人立场不同而已。
   
   一般情况下,人们讲革命,例如光荣革命、美国革命;这是某某科学领域、技术领域的大革命;这是电影、音乐、戏剧史上的一场革命;这是思想领域的革命性变化;等等等等,都是褒义。很少有人说成贬义。只有中国的特线、花瓶民运等等,才把它说成贬义,十恶不赦。
   
   连俄国人自己都否认十月政变是革命,你为完成任务非要坚持它是革命。
   
   你的黄俄苏俄立场,比苏俄还坚定。对党对马列对维稳忠心耿耿。
   
   ====
   
   徐水良:冯胜平应该是美国公民,知道美国革命。美国革命造成美国道德堕落了?
   
   他攻击别人喝狼奶长大,其实他自己才是。闭眼撒谎说假话,就是狼奶的典型效果之一。
   
   张鹤慈:美国是独立战争,不是革命。
   
   徐水良:那是你主子的习惯翻译,美国和全世界一般称美国革命,很少称独立战争。
   
   赛昆:这又是笑话了。
   
   徐水良:你读了几本书来显摆?非要顽固显示自己无知?
   
   任何一个读过几本美国自己历史书和美国政府关于美国历史的资料的,都知道美国人通常自称美国革命,有时也称独立战争,但比自称美国革命少多了。
   
   赛昆:呵呵,认错就好。
   
   徐水良:你真卑鄙,从来当面撒谎。我从来都是同样说法,何处有错? [
   赛昆:你承认“独立战争”了嘛。跪安吧,笑话篓子。
   
   徐水良:当面撒谎不脸红!我标题上就摆着独立战争,你大概患了特线性失明症。
   
   ====
   
   赛昆:前面具体说的是:找本说苏俄1917年11月政变不算革命的书。
   
   徐水良:俄国政府自己否定十月革命说不是革命是政变,你非坚持是革命,有什么道理?恐怕无非是混淆是非,污蔑革命,为你主子把革命“消灭于萌芽”状态卖力。
   
   赛昆:美国历史书从来都说是“革命”。例子已经找了。你跟书争去。
   
   徐水良:你真无知。美国书籍称独立战争还用找?我的意思明明白白,就是美国人美国书籍,称独立战争比称美国革命少得多。
   
   ====
   
   徐水良:实际上,网络是个浅薄地方,但恰恰是最浅薄的人,最敢对不浅薄的下断语。
   
   网络之所以浅薄,那是因为大部分人都是以外行来发言发议论,其中有的人什么都不懂,所以胆子大如天,总是非常大但地对内行对专业问题下断语。无论是大赞,还是大贬,都是这样。
   
   ====
   
   赛昆:美国之音:十月革命百年反思:理想、恐怖或灾难(驳斥谣言) 。
   
   徐水良转NABC60 金唢呐文章:俄罗斯教科书弃十月革命、卫国战争用法。
   
   俄罗斯教科书弃十月革命、卫国战争用法
   
   百岁学者周有光说到:现在俄罗斯出版一部俄罗斯的历史,叫作《二十世纪俄国史》,还没有中文的翻译本,可是已经有中国学者介绍这本书,过去苏联的历史材料都是错误的,已经证明不是事实。这本书组织了俄罗斯四十个很好的历史学家来共同写的,他们根据公开出来的苏联档案。俄罗斯做了一件好事情,把苏联档案公开出来,莫斯科有三个档案图书馆,二十四小时都开放。
   
   介绍这部颠覆性的《二十世纪俄国史》的是一位女性历史学家(李玉贞)。首先讲列宁是德国的特务,列宁从一九一五年开始,得到德国当局资助,在俄国进行革命活动,实际上充当了德国的秘密代理人。德国人拨出五千万金马克,约合九吨黄金,资助列宁革命,来破坏俄罗斯,这里面一件一件都是跟过去写法完全不一样,「十月革命」不叫「十月革命」了,叫做「十月政变」,这个变化很大。
   
   俄罗斯历史教科书:列宁是德国代理人 弃卫国战争用法
   
   核心提示:列宁从1915年开始得到德国当局资助在俄国进行革命活动,实际上充当了德国的秘密代理人。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就主张俄国失败,坚持要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的阶级斗争。二月革命后,1917年4月3日,列宁和一些政治流亡者,得由德国特种兵帮助顺利经德国回到彼得格勒。(下略)
   
   又转贝苏尼转帖新闻:《“十月革命”如今改称“布尔什维克政变”了》和踏并转发新闻:《中共弥天大谎 揭秘俄国“十月革命”真相》。踏并转发的新闻开头部分说:
   
   //关于1917年的俄国“十月革命”,过去我们得到的教育是:“伟大的列宁”领导了“十月革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开劈了人类历史新纪元………。但是,历史真相是,受德皇资助,列宁发动十月政变,并在夺权后,出卖领土给德国。如今,俄罗斯的历史教科书写着,列宁创建的苏联是人间地狱。
   
   列宁十月政变夺权 出卖领土给德国
   
   历史终究会回归到它本来的面目。现在,在俄罗斯学生课本中介绍的1917年俄国历史真相是:
   
   1917年,俄国爆发了二月革命,这是人民自发起来推翻沙皇专制统治的民主革命。革命成功后,成立了由立宪民主党组成的临时政府。
   
   当时流亡在瑞士的列宁,在德皇威廉二世的金钱支持下,购买枪技,组织武装,并返回俄国,在十月发动了政变,推翻了临时政府,掌握了政权。列宁马上回过头来镇压了支持自己夺权的孟什维克和社会革命党,从而使苏共,或者说,列宁独掌权力。//
   
   并问赛昆:除了贝苏妮、踏并、nabc,还有其他网友发过类似报道,不知你指谁造谣?
   
   赛昆:那算什么报道?能跟美国之音比?
   
   徐水良:你的身份性质和阵线当然相信美国之音中文部,别人可不像你。
   
   赛昆:呵呵,世人皆知美国之音是美国政府机构。这里打住。
   
   徐水良:世人皆知你黄俄主子拼命渗透美国。
   
   旁观者昏:你这篇文章到底也没说清楚为什么改革命为政变啊。
   
   徐水良:(针对旁帖文内内容)你不收普京否定十月政变是政变不是革命的定性,却收列宁斯大林苏俄黄俄的定性,什么道理?
   
   是列宁斯大林苏俄黄俄更符合你的思想,与你更亲近,而经过天鹅绒革命的现在的俄国,包括普京,否定十月革命,你就要反对,就要坚持恢复列宁斯大林苏俄黄俄的对十月政变的“革命”定性?
   
   旁观者昏:那你说白英美怎么也跟着列宁斯大林一样说呢?
   
   徐水良:那是过去,也是西方学界左派传统。现全面否定能十月革命,包括赛昆也说要全面否定十月革命。全面否定,能不否定其最基本最重要的“革命”性质?
   
   旁观者昏:请直接回答问题。
   
   徐水良:什么叫直接?我的回答不是直接,非要像你罗罗嗦嗦才行?
   
   旁观者昏: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什么都没回答。
   
   徐水良:原来你的智力还理解不了最简短最直接的回答。我的努力对你是白费力。只是对旁观网友起作用。那我也不对你继续努力了。再见,失陪。
   
   赛昆:呵呵,美国之音的文章是今年的。靠造谣总会穿帮
   
   徐水良:美国之音什么货物,大家清楚,也许你还可以拿世界日报侨报做证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