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十八,盘点广西文革机密“泄密”事件 第一个揭露文革吃人的勇士王祖鉴——]
小平头夜话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十八,盘点广西文革机密“泄密”事件 第一个揭露文革吃人的勇士王祖鉴——

十八,盘点广西文革机密“泄密”事件 第一个揭露文革吃人的勇士王祖鉴——广西文革机密大起底系列(18)
   
   

(一)盘点广西文革机密泄密事件

   


《中国文化大革命数据库,1966-1976》

   
   2014年岁末,宋永毅等七名旅美的华裔学者和一些来自台湾、大陆的学者编辑的《中国当代政治运动史数据库1949-1976》系列完成。其中的《中国文化大革命数据库,1966-1976》(简称“数据库”,下同)所收原始文献6,749篇,中共的文件和内部档案,约占了总文献数的40%左右。该数据库的亮点是新发掘出一批广西文革密档,如第八部分“文化大革命的各类大事记”和第九部份“文革中的特殊档案、检查、交代、申诉书、请罪书、遗书等”均为刚刚显现的全新材料。
   
   嚯嚯,这一数据库功德无量!几乎将全广西重要的文革密档一网打尽,并涵盖了广西文革机密的方方面面。其意义从纯粹的学术研究到保存民族集体记忆,揭示历史真相的升华。就如同前苏联崩溃,俄罗斯韩战机密档案解密,倒逼中共方面不得不解密相关档案。随着《广西“文革”档案资料》的扩散,使人民大众有了知情权,中共当局是遮掩还是开放文革档案的尴尬局面可想而知,毛泽东时代确实是中华民族史上最灾难深重的年代。它尽管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但毕竟不远。在毛泽东仍然被当政者尊崇膜拜的今天,历史的悲剧性的重复并非是不可能的。
   
   何为人间地狱?广西“文革”便是。看完这套《广西“文革”档案资料》,我们才会对毛泽东的文革把中国引向了一个民族大劫难有切肤之痛,才会决然唾弃今天中国的任何上下层毛派分子还要把文革作为人间天堂来继承、怀念的种种意图。
   

(二)二王——广西野蛮暴行的收集者

   
   谎言与偏见把真相埋藏了太久,该是把真相公诸于世的时候了。
   
   广西有两个王姓老干部:王祖鉴和王定,对见证、揭露和收集、编辑、整理文革吃人惨剧史料贡献很大。 二王有许多共同点,都受过良好的教育,都是“白区党”背景;又都受广西“红区党”的代表韦国清的打压,(中共建政之初毛关于地下党的“十六字方针”:"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把以青年学生、知识分子为主体的地下党员,从得胜的红色阵营中暗地里逐步排挤、清除出去的一个总战略)“反右”时都被打成右派;都有悲天怜人的人道主义理想,都同情被韦国清屠戮的广西“4.22”造反民众;都是良心未泯、嫉恶如仇,人性高于党性的勇士;都是中共内部高干“两头真”(年轻时盲目追求真理、年老时孤注一掷捍卫真理)的典型代表。
   
   二王与中共当局封锁文革讯息誓死抗争、拒绝遗忘的风骨,是广西造反民众反抗运动的延续。在人们已习惯了麻木和遗忘,整个民族患集体失忆症的前提下,他们的所作所为,尤显弥足珍贵。值得在此大书一笔。
   

第一个揭露文革中吃人肉的勇士王祖鉴

   
   王祖鉴,广东罗定人、一九二四年十二月十五日生于北京。小学辗转于北京、武汉;初中就读于广西梧州;两年后,以优异成绩跳班到广东省立更成中学读高中。
   
   在一次反国民党CC派校长学潮中,任罢课委员会年级代表,当局派兵抓捕学生领袖时,只身逃至桂林,又上了桂林高中。其父亲王绍辉系著名铁路专家,抗日战争武汉会战时,负责修建南宁至河内铁路。刚完工,日军攻下南宁,父亲率员工炸桥毁路,归路断绝,率领一千余人退往河内。王祖鉴遂失去经济来源,只好写稿卖文,维持学业。常出入于八路军驻桂林的办事处,阅读革命报刊,开始给重庆共产党报纸《新华日报》投稿。但《新华日报》支付不起稿酬,只好以书代酬。王祖鉴便源源不断收到革命书刊,最多一次收到列宁选集十三卷。就这样,国破家亡的王祖鉴自然而然地接受了最初的马列主义教肓。抗战胜利后, 祖母通过老关系让他免费上了辅仁大学历史系。不几日,沈崇事件爆发,血气方刚的王祖鉴又随游行队伍走上街头。这位来自南国的热血青年立即引起了北京地下党石煌(现任北京市外办主任)的注意,
   
   一接触,发现小青年居然还了解不少马列主义,便吸收他参加了『民主青年联盟J(共青团前身)。后石煌细询王祖鉴来历,王拆开棉衣,拿出了“于怀”的介绍信。地下党经查询了解到“于怀”便是乔冠华,于是王于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一日秘密入党。随即派王到西城私立大学和姜千里(现中顾委主任)一起搞地下党支部工作,后又派王到两间大学搞地下工作。一九四九年一月,北京和平解放。王要求随军南下, “解放’两广。因工作需要,又因身体不好,常吐血,姜千里与刘仁不允许王南下,而调他去北京市委办公厅。但王梦魂萦绕尚未解放的美丽的南方,在他的坚决要求下,被分配到四野南下一分团四大队十五中队,参了军,当了个保卫干事。这是一支热血知识青年的军队兼工作队,一万多人中大部分是大学生,中学生是最低学历。集训期间,周恩来、朱德、李立三、王明、吴玉章、薄一波、谭政、罗荣垣等中共高级领导都去讲过课,把建立新政权的希望托付在他们身上。打进广西后,王祖鉴所在的学生军易名为十三兵团,清一色大学生。铁路被白崇禧部破坏,到处埋设了地雷。快速进军中,来不及起雷(挖地雷),就用粉笔划上圈圈。女生及伤病员乘车,男生步行,浩浩荡荡席卷全广西。一边进军一边留下干部,和地方游击队一起组建新政权,渐渐销融于城镇山乡。随即征粮、剿匪、反霸、土改······
   

告别北平南下广西

   
   一个新政权组建者的诱人仕途展现在王祖鉴的眼前。他的经历及才干引起了注意,土改一结束,上面要调任他为省委书记秘书。然而书生气十足的王并不羡慕那接近权力中心的位置,他有他怀抱已久的夙愿一一写小说。早在少年时代,他在家乡听到过太平军将领凌十八的故事。起义初期,凌十八曾率五千人到金田与杨秀清等会师,转战两广:后孤军被围,一万多人全部饿死无一投降。这个在心中扎了根的悲剧使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荣升,而要求下基层。他要熟悉生活、熟悉农民,将来为农民起义。一九五四年,王任来宾县委书记。
   
   中共党内“红区党”与“白区党”权争,“白区党”甘拜下风,注定了王祖鉴多舛的命运。反右派他首当其冲,不当也得当。
   
   1957年因对广西饿死人事件发表了意见,定为右派分子,开除党籍,连降五级发配武宣农场劳动改造。一九六O年,在劳改四年之后,王夫妇终于摘了右派帽子,王被分配到武宣县文化馆任馆长。一九六八年盛夏时节,武宣的“万人吃人运动”如火如荼,方兴未艾。
   

见证武宣“吃人”狂潮

   
   “文革”在武宣县掀开后,他十分惊讶。这不是摧毁文化,不要知识吗?学生批斗老师,他已无法容忍;看到打死老师,更忍不住了;后来发展到吃老师的肉、肝。他的脑袋炸了,思想沸腾了,这是人的世界吗?他听到吃人肉的情况时,已经吃开场面很多天,这时他妻子怀孕了,他们决心去打胎。他和妻子去医院的途中,恰好碰上武宣县城当街杀人开膛、割肉的场面,交通为之堵塞。他们只好原路返回(手术不成,终于后来生下个姑娘)。于是他,坐下来上书。他这时还没有对党中央丧失信心,于是一连几天,偷偷写报告,将武宣县杀人吃人肉的情况写了上去。怎么送出去?邮局是不行的,什么都要检查,尤其是给中央写,根本不能放行。
   
   还是老地下特工的脑子活泛,他终于想到“曲线汇报”的招数——老家广州还有朋友,由广州朋友设法将材料带到北京,交到中央信访办。
   
   就这样,席卷全武宣全广西的吃人狂澜终于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通了“天”。义无反顾不等于蛮干。老地下党员王祖鉴略施小技,突破了独立王国的邮检:同时发出的五封告急信,地址都是他的兄弟姐侄,瞩他们急转寄原北平地下党老同志,再嘱老同志们火急转最高当局。他成功了,五封信全部突出重围。周恩来动了雷霆之怒,广西军区司令员欧致富带兵急赴武宣,指着县革委主任、武装部长文龙俊鼻子拍案大骂,看起来势不可当的吃人运动嘎然而止。
   

“吃人”者报复王祖鉴

   
   败了雅兴的文龙俊们脑羞成怒,严令公检法迅速查清上告中央的“黑手”。一批怀疑对象被拘捕刑讯,却偏偏没有王。一个曾劳改四年的小小文化馆馆长,一个在文革初期便被打倒在地的小“邓拓”实在太不起眼了。遗憾的是,书友邝君吕成了重点怀疑对象。在王的忠告下,邝君吕的三个儿子大武斗前晚撤出了小派(即武宣造反大军)的武斗据点,奇迹般地免于一死。
   
   人们怀疑邝君吕背后有仙人指点,于是严刑拷打,追问上告中央的“罪魁祸首”。邝君吕忍受了种种酷刑,第四天,临死之前,他坚持不住了,说了一句:“可能是王······”。凶神恶煞的一伙冲进县文化馆,将正在上班的王拎出来,膝窝上猛一脚踢得趴在地上,然后用绳子细细绑了个结实。街道民兵营长悻悻大骂:“你这棵野葱,敢告我们吃人肉!早三个月,我要知道,你这副心肝下我肚子,你这百多斤肉,下我们贫下中农肚子!你这一身嗅骨头,扔到黔江流回你广东老家去!”此民兵营长叫廖伙寿,曾吃过十数人心肝。见满院的人皆默默怒目而视,廖伙寿未敢造次,只是将王押到早已布置好的县直机关二十多人的批斗大会上。王一进会埸,口号立即呼起: “打倒王祖鉴!”“老右派妄想翻天!”“砸烂王租鉴狗头!”
   
   墙上赫然贴着一张报纸一个字的大标语:“王祖鉴是全县最大的黑手!”“王祖鉴攻击红色政权罪该万死!”口号声骤然停上。革委主任文龙俊发话了:“王祖鉴,你老实交代反县革委的罪行!你向党中央写了什么黑信?是怎么诬蔑大好形势的?”
   
   他决心利用这个讲坛,攻击黑暗,同时也夺回十一年前曾屈辱丢失的人格。他抬起头,勇敢宣称:“不错,信是我写的。不止一封,是五封,都是通过亲戚和老战友转给中央的。···一为什么要写?三日一墟,逢墟必杀,每杀必吃,成何体统!文化大革命运动难道是吃人运动?”
   
   “这是给文化大革命抹黑”,“给党中央抹黑”······口号声骤起,淹没了他的抗议。有人声色俱厉:“王祖鉴,你向中央诬告县革委,你要负责!”“你拿我的信来,看看我攻击了那一级革委?我没说哪一级应该对吃人负责,只要求中央尽快来制上。”
   
   王转向黑压压的会埸,大声发问:“大家说,到底该不该吃人?”台上台下霎时愣怔了。这种置生死于度外的勇敢出击,在武宣多如牛毛的批斗会上绝无仅见。台上的人们首先清醒过来:不能让王控制会埸!于是色厉内荏的口号声又震耳响起:“不准王祖鉴继续放毒!” “打倒······” “砸烂······”看来,大会批斗对红色政权极为不利。于是当权者迅速调整策略,把王交各系统小型批斗。这是极毒辣的招数:由于每次批门仅十余人,又得了当局眼色,往往便拳脚相加,将受害者打得遍体鳞伤,重者甚至一命归西。然而又失算了:在各系统批斗一遍,王却奇迹般地未挨一拳一脚,连口水都没挨一口。正义与勇敢终于博得感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