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小平头夜话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无耻之尤


——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盛雪,你给彭小明的公开信,继续你的一贯的忸怩作态的恶心,无非是想再一次告诉世人:我有多了不起的简历、多么才貌双全、多有超人的能力和宽阔的胸怀,多么守纪守法,多么谦和友善,别说加拿大就是全世界也没有这么全面杰出的华裔女人和海外民运领袖!我盛雪的存在,就是个神话!现在全世界应该掀起一个拜神运动。
   

   好一位超人!真理的化身!上帝的使者!盛雪充其量是“台上伟光正,台下贪腐淫”!那么你能不能向海内外民运的支持者们解释清楚你一直回避不谈的重要问题,也让世人进一步了解你的伟大、光荣和正确以及你那“透明的清澈”?
   
   1,多伦多财务为什么20多年来,不给捐款人收据!为什么20多年来的第一次查账,就发现拿六四捐款买彩票?是谁买的?谁报的销?谁批准的?你不要说你不知道,多伦多财务都是你一人说了算,除了你们理事会,不会有人干这种缺德的事!有这样的丑闻,还不集体辞职,还在那振振有词、装模作样?!
   
   你们不想对捐款人有个交代吗?全球民阵也未想将此事列为调查内容之一吗?我作为每年的六四捐款人之一,有权力代表捐款人要求多伦多民阵拿出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不会再继续信任多伦多民阵,也不会继续装聋作哑,我们要通过媒体、网络曝光你们的丑闻。
   
   2,盛雪为什么不谈受贿假难民胖子房子一事,这件事是你丈夫-董昕,当作炫耀对多人说过的话,也是亲口对我说的,xx也可以证明和你们一起去谈了贷款,并告诉我“如果贷款谈不下来,这房子就要不了”。2013年7月在前往渥太华的休息站,你亲口向刘劭夫承认收受馈赠公寓的事情。刘劭夫对你说,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必须立刻停止过户。刘劭夫的出发点是为你好。你很无奈的说,“已经过户了”。后来刘劭夫在电话里对你说,这些年你所接受的大量财物馈赠,你气急败坏说,“我接受馈赠又怎么了?杨建利也接受…”。刘劭夫的文章里已经准确向外界提供了所接受公寓的地址,价格,目前状况以及拥有者,还有过户日期。事实铁证如山,你等着加拿大有关部门的调查吧。
   
   我知道你会说我、刘劭夫都是故意陷害你, 那这事也挺奇怪的,董昕脑袋也没问题呀?怎么自己家买的房子非要说难民送的,他不说谁会知道?怎么变成我陷害你盛雪了呢?董昕后来还在邮件中恐吓我“告诉你是对你的信任,胖子是我朋友…”,我回他“你缺的不是房子,是尊严”,你调查组怎么没从我这取点证明材料?你们有没有查查前后的时间?我想每一位公正的读者,心里应该有了一个真实的结论。没有也没关系,举报者已将人证、物证提供给了警方,相信你们一定能等到一个真实的答复。
   3,利用对你讨好已近疯狂的罗乐,成立对我的私人调查组,将所有的事实推翻,装出无辜,恬不知耻地胡搅,公然用偷梁换柱的把戏欺骗不明真相者。罗乐的调查报告一公布,你心里也踏实了,因为黑白颠倒了。但是后来我又不明白了,你为什么跟费良勇坚决否定曾经成立对我的调查组?“说陈毅然不是民阵成员,我们根本没有调查过她 ”老费有权利知道真相,我自然要提供白纸黑字的多伦多民阵正式发文和调查报告结论,并附上我的质疑。
   
   你们这样出尔反尔编瞎话的目的是什么?把别人都当傻子是吗?前两天罗乐又挺身而出,说调查组是他组织的,所以你盛雪就可以说不知道怎么回事了?但我可有证人证明你在现场,并说了很多话呢?你好好回忆一下,你老是这样不能自圆其说,别人怎么相信你呀?老是那么健忘,怎么工作呀?都这样了,就别硬撑着了?这世界没谁,地球都照转!
   
   不过 多伦多民阵里有一位神秘人物我想再介绍一下,化名—罗乐,真名—没人知晓。在民主国家里,此人为什么要刻意隐瞒自己的真实姓名?是不是心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此人在2010年混进民阵,因为紧跟盛雪,很快被盛雪在2012年的布达佩斯民阵换届会议上提名为民阵总部理事,当了主席的盛雪又把他委任为民阵总部副秘书长,加拿大民阵秘书长。
   
   此人来历不明,号称参加六四,可是连六四的基本情况都说不清楚。2014年他神秘潜回北京,却安然无恙!就是这个罗乐,当2013年我发表致海外民运的公开信后,他高喊“誓死保卫盛雪”,马上组织了多伦多民阵调查组,对我这样一位非民阵人士“攻击民运领袖”展开调查。为了让同情我的刘劭夫、苏君砚先生出面做恶人,罗乐竟打电话让刘、苏两位担任调查组的成员。罗乐打电话给苏先生,苏先生二话不说,就说请你办一件事情,就是“发布一个退出民阵的声明”。打电话给刘先生时,刘先生严肃指出,你们这样做是违反加拿大法律的,即使是加拿大总理,我们公开批评他,他也没有权力私自组织调查组进行调查,只能通过司法部门,通过法律的途径调查。你们公然私自对一个加拿大公民调查,加拿大是法治民主的国家,你们懂不懂法律?在刘苏两人的抵制下,这第一次的调查组才流产了。
   
   不久由多伦多民阵理事会再次通过,让罗乐、贺军以及应宏善三人再次组成调查组,这个给自己开出个清白证明的调查结论,最终受到无情的嘲笑!罗乐号称自己对于调查是内行,可是这个调查报告连我是主要的举报人都不询问,也没有讯问过刘劭夫先生。韩文光老先生跟盛雪一同参加民阵,是多伦多民阵历史的见证人,起码要问问老人家的意见吧?你们连起码的走过场都不敢做,这样的调查有公信力吗?你们所询问的两位“证人”,他们跟盛雪是什么关系?我比你们清楚!李忠言当时的难民身份还没拿到,但他生活困难,向你们借了不少钱,十几年都没还完他能赚多少钱我们不清楚吗?他有钱了不赶紧还债,还买大电视你家也不缺,不会让他退掉吗?难民梁玲也没钱,董昕在多次场合说过那部高级照相机是梁玲送的,刘劭夫也说听到过多次。我记得1978年夏天我从农村插队返回北京,我父亲在中组部工作,当时胡耀邦是部长,我父亲参与了为冤假错案的老干部平反工作,那些精神上获得解放,分到了房子,补发了工资的老干部感激涕零,一定要送点礼品来感激我父亲,但他没有收留任何一件礼品,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拿着地址将他们的谢礼送回。盛雪整天在高喊民主,倒共,而自己的所作所为还真不如共产党!你真的是抹黑了海外民运,还要强词夺理!
   
   我是向民阵总部投诉你的,调查组也只有民阵总部才有资格组成。你不觉得可笑吗?那就好比某个党员向中央纪委投诉习近平,而由陕西省纪委组织调查组调查,荒唐不?调查组的结论说你是一个经济上,私生活上无比清白的人,你自己相信吗?你不觉得是一个讽刺吗?
   
   你以为你说一个“不”字,全世界的人就都信你了?就可以掩盖你所做的一切了?给你一句现成的话:一说xx也贞洁,xx都发笑。你懂的!
   
   4,盛雪,你为什么不谈谈张晓刚这个澳洲公民,在你的伪证下,欺骗律师,欺骗政府,办理加拿大难民? 我不知道小平头的信息从哪来?民阵圈中有些人出于对小平头的误解,不相信他讲的事,但我对大家说这件事千真万确,小平头所讲的细节都准确无误,加拿大警方正在调查,所以张晓刚吓的逃回澳洲,再也不敢来了。
   
   我真是服了你和张小刚。你们在布达佩斯会议上公然同居一室。张小刚欺骗与你一室的日本女孩子,说我太太身体不好,需要我照顾,于是日本女孩搬出来,张小刚堂而皇之的住了进去。日本女孩以为自己在助人为乐,就将真相告诉了大家,所以开会的人都知道了,你们也就无法抵赖了。照理说你们的关系应该避嫌才是,但是不,你们公然勾搭成奸,祸乱民阵,好像也没人拿你们怎么办!这民阵怎么啦?海外民运怎么啦?像这种丑事居然没有人敢出来指责,还真拥护罗乐高论:人家的个人隐私,跟别人没关系;还有盛雪也理直气壮批评费良勇的隐私,好像你盛雪没丈夫?张晓刚没老婆?纯洁得像一张白纸,太可笑了!
   
   那个非法调查组,尽管给盛雪一个“办的全是真难民”的结论,那不过是骗骗你们自己,哪个难民是真的?现在在哪?我和盛雪的多位假难民聊过天,他们讲过给他们办理手续的全过程,我会向法庭提供人证。当初盛雪手下的人怕我举报盛雪,打电话威胁我说“你说了会出人命的”,还说:他们要找我丈夫和我的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我当时不懂是什么意思,但凭我对盛雪的了解,知道她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只好寻求法律保护了。但一点也不会把我吓住,反而更让我清醒地知道我应该做什么!
   
   5,盛雪两次神奇进入香港,为什么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真正身份可疑的是她自己,可她却整天在那贼喊捉贼。
   
   6,和中共《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驻加拿大首席记者李学江勾结,欺骗王炳章的妹妹接受李学江的采访,说是能为王炳章说话,究竟是谁利用了谁?李学江写的参考消息已经过两年多了吧?王炳章的状况有丝毫的改变吗?
   
   7,去悉尼开会的人,据我所知,会议只有20多人,却有13位是来自香港,首次参加会的商人,他们没有一个是香港泛民派人士,也不是占中五方平台的人,香港站在一线民主抗争的人,没有一个民运人士认识这些人。这伙人中的不少人在会下聊天时表示对民运毫无兴趣?会上这13位人士有8人上台发言,内容不涉及任何会议主题,而是只为盛雪唱赞歌,说完就下去了。而这些香港与会者自己说他们的飞机票是有人出钱的。他们还去了新西兰自己也不用花钱,甚至在外吃大餐也不用自己掏钱。但他们以前并不认识盛雪。
   
   这事也太离奇了吧?我听了都很吃惊。为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总发生在盛雪周围。没有人想对事实真相追究一下吗?听说香港某人有兴趣,等消息吧。为什么民主中国阵线不调查你的这些政治问题?民阵还有什么作为?
   
   以上我提出的问题,请盛雪明确答复,不要再装傻充愣、避重就轻、扯你那些浅薄的、文不对题的东西。再说你瞎解释也没用,有是非的人不会轻易被误导,都会自己思考和判断。
   
   最后我还要再重复几件事实,也让大家更清楚盛雪的险恶和肮脏,虚伪和无耻,说一套做一套;自己错了时从不认错,不仅胡搅蛮缠还打击报复,比共产党野蛮多了。而且谎话连篇,不择手段地抵赖。
   
   第一个例子,去年,渥太华六四见证会老关没让她去,而邀请了我先生发言,她受不了被没收了一个出风头的机会,就让张晓刚化名“待雪沉冤”到处散发“加拿大真假民运大对决”,造谣我和我先生是中共特务,我们回国就是接受培训,并指使几个无耻的枪手挺她,那些人根本就不认识我们,却跟着她造谣泼污。其实我根本不怕,瞎叫唤半天我还是原来的我,倒是将她惯用的流氓手段再次验证给大家。在海外民运圈中屡次复制已不新鲜,刘劭夫先生在和她20多年的合作中,为她做了很多事,写了不少东西,她那些用来招摇撞骗的获奖文章掺有多少水分,多伦多的老民阵最清楚,她也是在刘劭夫质疑她和中共间谍李学江关系时,先下手,一夜之间,刘劭夫就让盛雪定性为长期潜伏的特务,为了让刘劭夫闭上嘴,她竟然将刘劭夫告到加拿大国家安全部门。但这一阴谋没得逞,国土安全局没有调查刘劭夫反而向刘劭夫调查盛雪。所以说害人者最后都是害自己。上述事情已是老生常谈,不必细说,只是展示盛雪的无耻和卑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