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苏明张健评论
·习近平不知道他的大患在即
·习近平有什么脸召开十九大
·习近平从十九大上什么也得不到
·习近平是奴才,不是伟人
·更加祸国殃民的十九大
·习近平的演讲让中国人丧失了一切的希望
·习政权违法拆邮包、偷信件
·习安排的又一场对全民的大抢劫开始了
·习近平依的是什么法
·哀哉!无知且又不自知的习近平
·习近平能在川普面前表现什么
·川普访华,习近平输得惨
·习近平究竟有多伟大
·个人崇拜的妖风刮起来了,习还能干什么
·十九大后,习近平开始走下坡了
·习近平到底算是哪一端
·习近平还能干什么
·运用独立思考,拒绝惑众的妖言
·自贬身份、自找羞辱的文在寅
·习近平既无法复苏经济,更无法防范金融风险
·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只有死路可走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台湾旅行法》让习政权更加孤立
·习近平根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2018年是习近平受难日的开始
·扫黑除恶就是再次抢劫民财
·恐惧中的习近平在倒行逆施
·习近平只能加速经济的全面崩溃
·加强党的领导,必将促动全民大革命
·大变革在即,莫靠鬼神,只说实际
·野心膨胀的习近平步步失算
·所谓的两会并不解决任何民生问题
·机关算尽的习近平该考虑结果了
·温哥华2018中国大变局研讨会发言
·家家有本受共党残害的账,为什么不说出来
·追求自由和权利才是中国人的梦
·习近平走的是未开战先投降路线
·连连失败的习近平
·习近平的愚蠢招致更惨的失败
·习近平自己惹祸上身
·习近平必将使共党政权倒台在今年
·蠢货习近平越走越邪恶
·在中美贸易和知识产权盗窃上,习为什么一言不发
·中美贸易谈判美国全赢,中国输光
·中朝这种政权,越早灭掉越好
·在多伦多悼念六四聚会上的发言
·终结共党政权,既是天意也是民意
·真正的民运人士们,做抉择的时候到了
·再评《反共、反习民主革命大联盟》的必要性
·习近平还有退路吗
·该出手时就出手,加速共匪政权的倒台
·习近平确实是个蠢货
·习近平号召老百姓挨饿去打贸易战
·习近平是下台还是推出个替罪羊
·蠢货习近平还想称尊
·如日中天的习近平正在垂死挣扎
·习近平倒霉的时候到了
·彻底铲除共匪政权的时机已经到了
·习近平和它的匪类政权焉得不垮
·习近平必将走上对外投降、对内更残酷之路
·面对即将到来的政局大变革,中国人该做的心理准备
·灭亡前的习政权必将更疯狂
·习政权的所为,反而坚定了中国人铲除共匪的信心
·习政权是中国人和世界消灭的对象
·蠢货习近平实在蠢得很
·现实的习政权是前面无路,后退必亡
·中国人离挨饿的日子不远了
·一塌糊涂的习政权一败涂地
·被世界各国围堵的习政权
·弄虚作假的习政权自曝其丑
·共党一贯的陈词滥调挽救不了它的败亡
·习近平干尽蠢事,看不到希望的中国人该起义了
·共匪的慌乱不知所措,正是全民大革命大起义的良机
·匪二代习蠢货除了到处丢人现眼,还能干什么
·女人是抵抗社会败坏的最后防线
·川习会谈的输家是谁
·人权与奴才,张首晟与孟晚舟
·不堪一击的共匪政权
·习政权的谎言何时了
·猪瘟和习蠢货的两个讲话
·2019年是全民大起义实现政局大变革的一年
·习蠢货在中纪委会议上喊口号,仍然无法避免政权的灭亡
·习蠢货的折腾,终于为它的政权赢来了重大风险
·习和它的政权深深陷入了亡党的恐惧
·习蠢货的冥顽不灵是中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喜事
·2019年是中国人至关重要的一年
·“加强党的领导”是共匪垂死的口号
·陷于风险中的习蠢货是人类自由的敌人
·充斥着谎言和欺骗的两会能解风险吗
·胡闹的两会使川普拒绝接见习蠢货
·两会中的习蠢货究竟是得意还是恐惧
·四面楚歌中的习政权
·习蠢货和它的政权过得过去今年吗
·共匪政权已经成为全世界的敌人
·反习反共民主革命大联盟已经在国内外形成
·习蠢货就是这样化解重大风险
·有习蠢货这种政权,就有这种事和这样的人
·习蠢货不配谈五.四和五.四精神
·习蠢货用什么去打冷战
·粮食是根本,凭欺诈吃饭是长不了的
·面对冷战,穷途末路的共匪左右为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抗战的事实是用谎言掩盖不了的

2015-07-29

   

   有朋友做过一项粗略的统计: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中国人,读过四大部书的很少。至于70后、80后、90后出生的中国人,就连四大部书的书名,能说出来的也不多。对于“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幅醒世的对联,不但不知出处,恐怕更是闻所未闻了。

   “五千年文化”被当做个口号喊得震天响,但却不知道五千年历史的经历,这倒也罢了。作为一个现代人,却不知道近百十年来的近代史,这就给了共党制造弥天大谎的空间、和自我标榜伟光正的机会。对于知道事实真相的中国人来说,内心在痛斥共党的无耻和卑鄙;但对于不知或不想知道事实真相的中国人来说,就只能以无所谓的心理去党云亦云了。

   今年是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的日子。尤其欧、亚两大洲的各国人民,重新回想起战争年代的残酷和破坏。除了缅怀死去的英灵,还有就是时时提醒自己和后代人,永远不要忘记、并且不让祸害生灵的战争再次发生。

   前世之事,后事之师。至于搞什么胜利庆祝活动,实在是大可不必。且无论是法西斯,还是反法西斯,双方死人几千万。难道死人的事也要庆祝?尤其在中国,一个说法是两千三百万军民死于抗战;另一个说法是三千万军民丧生。

   欧洲的反法西斯战争开始于1939年,取得胜利是1945年。六年间,三千万军民丧生。而中国的抗战是始于1931年,胜利于1945年,总共是十四年的战争。不知为什么,共党非要把十四年的抗战少说了六年,改成八年抗战。于是不少同胞就也跟着说八年抗战。难道日本占领东三省的那六年是合法占有?或者东三省不是中国领土?

   十四年的抗战是由三个阶段组成的:第一个阶段是从1931年到1937年的四年,称作是被动抗战;第二个阶段是从1937年到1941年的四年,称作是全面抗战;第三个阶段是从1941年,蒋中正总统去开罗与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召开了三巨头会议,组成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最高指挥和决策机构,并且由蒋中正总统担任亚洲战区的最高指挥官。由这次的开罗会议到1945年的四年战争,是对德、日法西斯宣战。

   在整个二战史中,开罗会议是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一次会议。这个会议等于宣布了欧亚两洲,所有被法西斯入侵的国家,结束了被动抵抗和全面抗战的阶段,开始对法西斯宣战。宣战的意思就是要把入侵者从各国赶出去,并且要把他们打得必须无条件宣布投降为止。

   值得强调的是,在欧洲六年的战争中,被德国入侵的各国并不是在孤军抵抗,自始至终都得到了美国、加拿大、澳洲盟军的支持和协调作战。尤其是盟军在诺曼底成功登陆,是在欧洲战场上对德军开辟了第二战场。

   中国的情况就大不一样了。中国始终是在孤军抗战。亚洲国家也没有组织起盟军,帮助被入侵国家抗战,更没有任何一国的军队对日开辟第二战场。这就使得日本可以把全部的精力和重兵,始终用在对付国军上。

   这里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日本自从明治维新以后,确实经济增长,国力强盛。早在八、九十年前,日本已经拥有航空母舰十七艘。为了满足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扩张野心,日本为了那场占领全亚洲的军事入侵战争,足足准备了二、三十年的时间。

   反观中国,在1911年推翻帝制、建立中华民国后,面临的是各地军阀割据,并投靠外国势力,扩大地盘,造成内战不断的局势;又经历了袁世凯篡夺国民革命的成果,自封终身大总统后,复辟帝制。直到1928年,蒋中正先生领导的北伐战争胜利,才统一了中国。之前的十七年内,中华民国实质上是空有国号而无领土的。

   军阀们降顺了中华民国,他们的武装被国民政府收编。可共党却在共党国际的指使下,组织武装,在农村搞暴动,在城市搞罢工,组织工人武装纠察队。共党的口号是武装推翻现政府,建立苏维埃政权。它们占山为王,打家劫舍,绑票勒索,被国军轰进了井冈山地区。

   中国刚刚统一,百废待兴。但仅三年后的1931年,日军就侵入了东三省。对日本有杀父之仇的张学良竟然一枪不放,带兵进了山海关。而明知国力和军力都不敌日本的蒋中正总统,毅然发动了对日军的长城会战和淞沪会战,并取得了胜利。从而使日军推迟了迅速入关占领全中国的计划,为后来的全面抗战赢得了六年的时间。

   蒋中正总统对全国军民的多次演说中,他都强调要以中国地大的空间和长期的抗战心理去打胜这场战争。他没有出书,但他始终是这么做了的。可他的战争策略却被躲在延安山洞里的毛泽东窃取了,又是《论持久战》,又是《运动战》的。中国人被骗了个不亦乐乎。

   就在1931年9月18日,日军刚占领东三省不到两个月,共党则在同年的11月7日,在井冈山上成立了中华苏维埃国,毛泽东自任该国的主席。该国的宗旨是不顾中华民族面临着亡国灭种的危急,而提出推翻现政府,誓死保卫工人阶级的祖国。这个祖国不是中国,而是斯大林的苏联。

   1937年7月7日,日军大肆入侵,全面抗战开始了。一个多月后的8月22日,共党在洛川县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当时的总书记张闻天在他的《形势报告》中说:“中国共产党应该学习列宁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聪明绝顶、一箭双雕的方法,让侵略者与统治者两败俱伤。具体到中国,就是坐看蒋介石与日本军国主义厮杀。”

   毛泽东则在会议中说:“一定要冷静,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只有在日军大大杀伤国军之后,我们才能坐收抗日成果,去夺取最后胜利。”毛又一再强调它的抗日方针:一分抗战,二分应付,三分扩大地盘,十分宣传。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全面入侵中国的行动十分之快。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攻占了天津、河北、山东、江苏,直扑上海。又从海上运兵去上海,并且扬言要在三个月之内,灭掉中国。蒋中正总统调集了六十多万国军,加上敌方的日本侵略军,将近共百万人打了一场上海会战。国军坚守上海三个多月,用行动打破了日本三个月灭中国的誓言。这一战,国军牺牲近三十万官兵。

   就在国军浴血奋战的三十年代,中国的天下出现了四股逆反的势力:一是溥仪.爱勋觉罗在东北成立了满洲国。他是圆上了做皇帝的梦,可他却成了大汉奸;二是汪精卫在南京成立了汉奸政府;三是李六阁在北京成立了汉奸政府;四是共党国中立国,逃到延安后搞起了贩卖、烧制大烟的勾当,直接卖到敌伪占领区。

   这四股逆反势力都组织伪军去协助日军侵华的军事行动。两个汉奸政府的汉奸后来都被国民政府枪毙了。满奸皇帝被关了十年后,受到共党的优待直到老死。至于共党,由学习列宁的绝顶聪明而发展为绝顶的卖国投机,终于取得了它们的“最后胜利”。

   誓死效忠于国家和人民的国军,在整整十四年的抗战中,发动了有万人参与的大型会战23次,重要的大战役1127次,大小战斗近4万次。根据1947年国民政府国防部的统计,国军阵亡将士322万7千926人:其中包括阵亡上将8名,中将41名,少将71名,校尉1.7万名。负伤177万人,失踪13万多名,残废19万多名。统计中也提到了还有32万3千436人是逃兵。在阵亡将士名单中,还包括了4千321名空军飞行员;战机损毁2468架,海军舰艇全部打光。

   日本国史馆的档案中记载了二战期间,在华阵亡将士的数字是:死于国军之手的是31万8千883人,死于共军之手的是851人。在档案中详细记录了所有阵亡人员的姓名、年龄、家乡、部队、死亡地点和被谁所杀。例如其中记录了在与共党的百图大战中,阵亡301人,平型关一战中阵亡167人,1938年晋察冀秋季反围攻在阵亡39人。三项合计阵亡599人,加上零星小战斗,总共851人阵亡与共军之手。这就是共党自我标榜的它“领导了八年抗战”的事实。

   共党可以谎言满天飞,更可以篡改历史,自造假档案,以至于研究共党党史的人不得不去外国,借阅外国的档案和记录。各国都有国家档案馆或国史馆。中国则更是不同,各县、各地方的文化馆里都有记载详细的县誌。更有许多的县誌和地方誌,是可以查到一、两千年前当地所发生的事情的记载的。

   许多人都知道,二战中,英、美两国的诺曼底登陆的伟大战迹。通过查阅这两个国家的档案馆,我们可以知道,当时参加登陆的国家不仅有加拿大、澳洲军队,还有中华民国国军的第五十军共两万多官兵,英勇登陆作战,死伤过半。但是中国军人的军魂和视死如归的精神,给个盟军的军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二战胜利后,国际社会成立了联合国,中国成为了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国和中国人是以自己的民族精神,得到了全世界的敬仰和崇敬,而不是口袋里有了几个不值钱的钱去骄人的。无论大国、小国的国际地位的高与低,那是要以一个国家所奉行的价值理念来评价的。

   人毕竟是个精神生命体。一旦失去了精神所在和精神的追求,按照道家的学术思想,就认为这个人也就不是人了。当一个不被认作是人的人,整天狂喊强大、辉煌、骄傲、自豪的时候,旁观者的反应,也就不言而喻了。但是,如果在自造的弥天大谎中去狂言的话,既可以说这是无耻已极,更可以说这是病入膏肓。古人的注解是:心之上为膏,心之下为肓。到了这个地步,就是不可救药了。

   《新华社》报道,7月9日砖头国领导人在俄罗斯开了第七次会议,习近平发表了题为<共建伙伴关系,共创美好未来>的讲话。讲话中它特别提出:“要共同维护世界大战胜利的成果和国际公平、正义。”有学者当即驳斥说:“中国要维护二战胜利成果,首先要保护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的成果,也就是保护中国对日本侵华战争的索赔权。1972年9月29日,中日两国签署的《中日邦交正常化联合声明》,宣布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同是作为二战胜利国的苏联,已不复存在了。苏联解体,东欧国家成为了北约成员国。形势变化如此之大,竟然要谈什么维护二战成果,岂不是昏话?7月23日,中国大陆驻日大使敦促安倍晋三为二战道歉,这也是笑话。毛泽东感谢日本的侵略,连赔偿都不要了。现在又要求什么道歉呢?”

   这段驳斥说得好。好就好在是以历史的事实去揭露共党的谎言,更是直截了当地批驳了习近平的无知、无能、和荒唐。

   欧洲有一位八十多岁的研究二战史的学者,在三十年前出版的一部书中,曾提到“万万不可低估中国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巨大历史意义。”在这部书里中,他分析到:如果贫穷了、落后的中国当时放弃了抗战,也像一些欧洲国家一样,对法西斯的入侵采取了不抵抗和投降的做法,甘愿把自己的国家变成法西斯的殖民地。那么,在亚洲就不可能会出现一个抵抗的力量。凭日本当时的实力,完全可以把整个亚洲各国都变成它的殖民地,世界的格局就绝对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