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2047香港得唔得?]
悠悠南山下
·河內反對中國網文攻擊越南計劃
·越南與“中華世界”
·越中兩國互建信心
·六十年中國對越南的影響
·中國永遠都是對的?
·越南應該學和不學中國的甚麼
·越南努力抵制中國的擴張
·越南在中美之間保持平衡
·為免受中國之危害,越南與多國交好
·越中邊界談判(1974-1978)
·越南自古即屬中國?:談研究者與常民知識的斷裂
·中國外交反攻:習近平訪越之行與其意義
·越南與中國的軟實力
·越裔教授武國促談中越關係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平吳大誥
·越南和中國的軌道
·關於越中領導人會晤評論的審查
·越中關係裡的美國角色
·金庸、馬援、二徵王、胡志明
·越軍前高官眼中的解放軍,越戰和中越衝突
·越中貿易:愈增加就愈失平衡?
·我的父親黎筍以及對中國的記憶
·毛主義對越南和越南華人的影響
·歷史上越、日對華之態度和比較
·前越南駐華大使談已故中共領袖鄧小平
·俄中聯盟之間的越南
·成都秘密會議資料之疑惑
·成都會議:原因、過程與其災害後果
·中國和越南還會是「同志」嗎?
·越中“從未恢復”互信
·越南軍隊比“中國低20級”
·中國為北越的反美言辭消音
·越柬邊界緊張與中國因素
·越南應重審閱南中國海戰略
·越南會像菲律賓那樣倒向中國嗎?
·越南能否徹底“去中國化”?
·周恩來與黃沙群島問題
·越中關係仍然“極為敏感”
·中國如何利用「九二」學校影響越南
·黎筍從1973年已擔憂“被中國進攻”
·黎德英與江澤民以及“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的會晤
·越戰中共“援助河內,但不能支配越共”
·胡志明請求毛澤东出兵
【 領土領海主權爭端 】
·越南西貢再次發生短暫反中國侵略示威
·視頻﹕越南人反對中國侵犯主權的示威
·評析中越領海開發石油之主權爭執
·中國對越南威脅語言之背後
·為海域主權爭議尋找解決方法
·南中國海再起‘風暴’---中越關係新局勢
·領土主權爭議激化 中越關係面臨考驗 \zt
·南海之爭與民族主義
·南中國海的不穩定
·海底下的武力競爭
·北京對其主權領土的問題
·南中国海岛屿主权争执 越南对中国的态度
·东盟、中国和南中国海
·南中國海上的“長篇劇”
·民主可作為南中國海問題的解決方法
·中美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
·中越秘密舉行關於南中國海問題的談判
·金蘭灣是解決东海問題的鎖匙 ?
·中越北部灣的麻煩和出路
·臺灣劉必榮教授談南海主權爭議中臺灣所扮角色
·切缆是為施壓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1974年黃沙事件:美國政府說了什麼?
·年終專稿:南中國海持續對峙的一年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47香港得唔得?

   

作者:蕭少滔 (香港)

   
   2014年7月23日
   


   
   1997其實只是一個「過渡期」,因為「中英協議」是「五十年不變」。但2047呢? 這個才是真正的世紀懸疑,因為「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一定到期,但到時又會是一個怎樣的安排,原來沒有人認真探討過。
   
   是再來五十年不變? 是回歸一國一制? 還是另有新制安排? 如果另有新制安排,又會是一個怎樣的制度? 是永續兩制? 是獨立建國?
   
   現在真的什麼意見都有。接受不接受,那是另一會事。總之人就是會思考;不想人思考,除非腦袋搬家吧。
   
   而更懸疑的,不止是考慮到上層的政治制度,而是要意識到包括承托這個上層的社會制度、是會影響到的是每一個人的生活方式。
   
   我在新書【世代戰爭】之中亦都指出了這一點:為什麼香港的年輕人會愈來愈「躁動」、並且在2014年的兩傘運動之中跑到最前線? 這個絕對不是什麼外來勢力在搞什麼顛覆。根本沒有這個需要嘛。原因太簡單:因為一個在2014年才17歲的青年,到了2047年,也只有50歲。人生還有一半要過,怎麼辦? 香港的新生代之所以「忽然政治」起來,絕對不是什麼奇特的現象或受到挑撥。而是他們意識到自身的命運正在逐步踏進一個未知的環境。只要腦袋稍為正常的,都必定會盡力去探索和思考。因此一個在雨傘運動期間叫得特別響亮的口號是「命運自主」。
   
   說真的….能夠自主就不用叫出口了吧? 從來只有被窒息的人才會叫嚷「我要呼吸」噢。
   
   更加令港人不安的是,在香港陷於嚴重撕裂的同時,世界正在用超光速進化之中。香港又能夠如何追趕?
   
   科技的變化帶來全新的生產和生活方式轉變;很多從前習以為常、我們珍而重之的生活方式,都經已發生巨大的變化。此時此刻都經已出現各種嚴重混亂的情況,那麼到了2047,又會是一個怎樣的光境?
   
   就舉一個最簡單的「生活方式」例子。可能現在人人都面對着而不知所措、或者乾脆視而不見。不喜歡的就破口大罵,喜歡的就我行我素。這個例子就是:一面開會、一面看手機!
   
   這個「通話群組」的現象,在「等埋發叔」一事上「大放異彩」。原來一大班老餅也來玩這一套! 不知是否真的無法和後生仔爭雄進行「實體協調」,結果變成「國際大事」。忠告是:要潮…都唔該要有料。公司裡面在抱怨,業務會議越來越難開。而實在,全香港最重要的會議:立法會,也一樣開個落花流水!
   
   今日打開【信報】看占飛的「忽然文化」專題「電郵興衰簡史」,方才發覺,原來不久之前稱雄稱霸的「電郵」,經已是青年「厭惡」之物。而占飛引述美國的市場調查公司 Nielsen 在2007年發表的統計:早在2007年,「短訊」的使用量已經超過了電話通信量了。到底「電郵」與「短訊」的統計,會否也在不久將來作出同樣的評價呢?
   
   從前美國有個律師笑話,用來挖苦「電郵失控」的嚴重性(包括被捉到犯罪證據),話說:可以點頭的話,不要講;可以講,就不要寫;而不論寫什麼都好….千萬不能寫電郵!
   
   而占飛慨嘆:到了今天,讓世人分心的事物實在太多了、世人要回應的東西也太多了…那就很難「集中精力去閱讀或撰寫需要深思熟慮的長篇電郵了。」
   
   我在【世代之戰】之中,也是相同的觀察。引用了法國社會學家和哲學家Bernard Stiegler 2006年的著作 La télécratie contre la Démocratie;指出了「民主社會所受的最大衝擊,來自缺乏深思熟慮」。
   
   哲學家和藝術家從來都比其他人對事物的反應來得敏感,總是予人一種「過敏症」的感覺。但原來,他們才是洞悉先機的天才。「實體社會」的運作由於受到既得利益者的把持固守,同時亦囿於成年人害怕改變的心理窒礙,因此改變好像經常都來得很遲。亦因此,在改變真的不能不發生的時候,又總是予人一種「改變來得太快」的錯覺。其實改變一直在發生之中,只是人的反應和適應來的太遲才對。
   
   為什麼會牽涉2047這個話題來?
   
   大家請看看我們的制度安排:均衡參與、咨詢式民主。最近這個制度的怪異地方不停暴露出來。
   
   例如「科技界議員並不代表科技界意見」之類。不過開口評批這個功能組別代表的,竟然又不是要求取消功能組別的泛民,而是由689個人小圈子選出來、也同樣被指不代表香港人的香港特首! 於是雨傘運動期間就真的出現了一個「誰也不代表誰」的「拆大台」行動。繼而在「兩過天晴」之後,輪到「學聯」這個照道理是最能代表青年人的學生組織被「退聯」肢解掉。
   
   為什麼說「民主社會所受的最大衝擊,來自缺乏深思熟慮」? 試想想,一些涉及所有人的事務,若果要決策做得好,不可能不考慮受眾的意見。假如香港社會的發展趨勢是「誰也不能代表誰」,那麼公共政策又可以如何產生出來? 受眾的意見又如何整合和協調?
   
   明乎此理,在逐步向2047年前進的同時,腳底下卻像踩着浮泥一路往下沉淪拖拉。又可以如何和平過渡呢?
   
   練乙錚醒覺最早。在2012年特首選舉的「豬狼大戰」期間,就點出了「新利益與舊利益」的「板塊」正在互相撞擊。同樣道埋,雨傘運動期間,也出現了「新世代衝擊舊世代」的「世代板塊」撞擊情況。到底在這種近乎「活火山」的狀態之下,又如何產生一個新的「社會共識」出來承托一個跨越2047的願境? 實在令人費煞思量。
   
   
   2014-07-24日轉載
(2015/07/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