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不要再丢时光/裴广度]
雷声
·可怕!“斩尽杀绝黑五类,永保江山万代红”
·馬英九胜诉,段宜康判賠道歉
·蒋中正比美英法苏打得好!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毛贼东唯一正确的一件事
·土改斗地主:中国道德崩溃的开始
·灭绝性大事件被深藏 毛贼东歼灭红20军
·胡耀邦自述胡邓分歧和下台原因
·想不到,钓鱼岛是这老贼出卖给日本的
·马英九蔡英文同秀书法
·马英九蔡英文同秀书法
·危机——​硅谷华人高管遭印度帮“血洗”
·大陆民国派台湾行
·郭台铭拟投资7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
·毛贼东的罪恶和身份
·胡耀邦:一旦人民知道了中共的历史:就会起来推翻它
·宜昌大撤退的英雄们,不止卢作孚
·不劳而获的绿卡持有者将会被遣送回国
·以下数据是主流媒体刻意隐瞒的事实
·加州福利开支占全美三分一,还独立?
·匿名民调川普政府支持率远超正式民调
·中国四大地主的真实面目/余玮
·德媒調查:左派抗議者大多靠爸媽、沒工作
·在欧洲两年,谈谈穆斯林给我的感受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语录”
·德国戏剧:默克尔难民政策和川普禁令内容相同
·移民禁令受欢迎 庇护非法移民城市倒戈
·华人倒卖美国救济粮,骗福利无孔不入
·台“二二八事件是中日战争的继续”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川普说出了美国人的心声
·全球科技实力排名中国差距仍不小
·说说被毛賊东割让的“江东六十四屯”(附1948年地图)
·张学良亲信曝出黑材料 刘少奇被彻底打倒
·赵紫阳为何夸江泽民,让上帝保佑他?
·洗煤易,洗毛贼东割让江东64屯的历史难(附宣统年地图)
·毛贼东反对宋庆龄当副主席失败
·有人预测十年后的世界
·图揭朝鲜半岛兵力部署
·台前总统控诽谤案,台名嘴改判拘役
·东欧四国强硬表态;宁被制裁也决不接收难民
·一家国际医学期刊称中国学者集体欺骗 撤107篇论文
·海参崴的中国人都去哪儿了?
·中国最牛父亲
·抗日英雄军统七美女缅甸跳崖 宁死不敢当俘虏
·驻孟买总领是这样看印度的
·土改地主穿鼻游街,分地主老婆和闺女
·67年前苏俄为何弃权安理会韩半岛决议投票?
·文革前高考“不宜录取”政策的回忆
·真实的中华民国政府治理大陆时期
·林彪的东北野战军竟然有大批日本关东军
·俄罗斯公开要审判列宁
·波兰立法推倒塑像去共产主义
·解密时刻:统战内幕—前中共干部亲述
·千古罪人张学良究竟无耻在哪里?/申正义
·北京高考状元直言“寒门难出贵子”热议
·毛贼东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遒真言實:大撒币,输出邪恶共产革命!人民怎么能爱中共党国?
·毛贼东是中国五千年来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抗日战争关键时刻蒋公为什么访问印度?
·王铭章上将遗孀澳门跪地行乞为生,蒋公闻讯,命人接至台湾
·李富春林伯渠率部,英领事被斩首夫人被轮奸,蒋公签发通缉令
·我为什么力挺辛灏年?
·大清朝完蛋的前夜都有哪些谣言成真了/傅国涌
·孙和江都“改变了中国”
·抗日名將張靈甫殺妻的真實原因
·台南永康成功社區蔣公銅像揭幕 高舉國旗唱國歌
·纪念中华民族伟人蒋公诞辰130周年
·北京大兴屠杀事件的背景/遇罗文
·李瑞環同志讲话
·1967年六千长沙知青大逃亡始末/罗丹
·班农在第十二届族群青年领袖研习营(日本)演讲
·牛淑英忆毛贼东大跃进:母親家人一個接一個餓死
·大陆反台独,要先从为蒋介石正名做起 /北木观察
·从抗议到暴动:伊朗起义三日谈/罗戈铭
·将严格限制中国留学生进入尖端领域
·说谎的高尔基与说真话的少年犯
·笑翻天:时代力量立委绝食抗议蔡政府,偷吃被网友抓包
·我所知道的「反右」和「右派」
·共谍郭汝槐(国防部作战厅长)被划为右派
·真实的以色列,太可怕了!
·共谍郭汝瑰
·周扒皮后人:半夜鸡叫谎言是如此炮制的
·被歪曲的八国联军之战
·蒋经国
·支持土改的姻亲因土改而死 周恩来冷血六亲不认
·井岡山的燒殺抢掠與逃兵/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十集
·李公仆原来死于中共之手,费正清不是好鸟
·毛贼东年代拍马屁也危险,不小心就拍到了马腿上
·深藍團體戳破謊言,辦228史料展、追悼會
·人无信不立,看一看中共国入世承诺都兑现了多少?
·武之璋新書《原來李敖騙了你》
·爱党要从精子开始:京醫院捐精者須爱党爱國
·南泥湾大生产种鸦片的真相
·台湾王炳忠案,“入党志愿书”疑检调伪造
·王毅见安倍,对方却翘起了二郎腿
· 臺大「新五四運動」今日正式起跑/张英
·民国派齐聚纽约成立大中华民国光复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要再丢时光/裴广度

   不要再丢时光
   
   裴广度
   
   


    有人总结晚清的路径大致是:洋务运动34年(1861-1894年),维新变法4年(1895-1898),清末新政5年(1901-1905),预备立宪5年(1906-1911)。从经济改革的第一年即1861年,到辛亥革命兴起预备立宪终止的1911为止,晚清挺了整整50年。期间,政治改革经历了“改革-停滞-倒退-再启动”的曲折反复,最终夭折。
   
    而新制度的创始者:英国从1640年开始,资产阶级和新贵族利用议会重开进行革命,虽然中途经历了克伦威尔摄政,斯图亚特王朝复辟,但最终在1688年通过光荣革命,不流血的情况下实现了君主宪政,五十年不到绝对光荣。
   
    最需要比较的是一衣带水的邻邦:日本。大陆的习惯性口吻:小日本。日本从1867年倒幕,接下来明治维新,1885年实施内阁制、1889年确立立宪制,只有20余年。效果大家都看到了,1894年,日本联合舰队歼灭号称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接下来,1931年9月18日侵略东北,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件全面侵华。日本宣布投降在1945年8月15日,1946年11月3日麦克阿瑟主导的新宪法开始实施,然后不到二十年,一个废墟中的日本再次跻身发达国家,而且是至今为止亚洲唯一的发达国家。
   
    大陆中国人是不是得好好问问:什么是大,什么是小?如果说土地面积大就是大,别人会说:圈再大,圈里的最后都去了屠宰场。同样的时光,几乎同样的起点,日本两次崛起,我们呢?近150年,如果说乌龟的理想是宪政,它也早爬过去了吧。可怕的是直到今天,环球日报说:中国梦就是宪政梦是误解。人民日报说:宪政是美国在华代理人颠覆中国的武器。
   
    突然,你会觉得恶心都被它恶心死了。都知道孙中山为国民党定的宪政三部曲:“军政、训政、宪政” 。你党在1940年2月1日, 向国民党提十点要求:“三曰厉行宪政。‘训政’多年,毫无结果。物极必反,宪政为先。然而言论不自由,党禁未开放,一切犹是反宪政之行为。以此制宪,何殊官样文章。以此行宪,何异一党专制。”
   
    那是在抗战阶段,谁都知道战争会赋予政府一定的集权性,再说特殊时期也应顾不暇。但你党要求别人厉行宪政,从严要求别人一直是你党优点。抗战一结束别人就成了“反动派”,一场内战死了1千多万同胞兄弟,结果你党执政66年玩毛线,整人整死人成了连续剧,而1996年,“反动派”却在台湾基本实现宪政。
   
    现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实现了民主宪政,甚至非洲一些奴隶国家都实现了,并且你把老婆孩子也移民宪政国家,你能告诉大家TPP、TTIP为啥不带我们玩了吗?世界主流:自由、民主、宪政,你带着中国敲朝鲜的门,反动究竟指啥?
   
    当初你说要画最新最美的图画,结果现在空气污染、河流污染、土地污染,别人最多力透纸背,你劲大污染地壳。是个人都着急呀,网络的呼唤,街头的举牌,律师的维权,一波又一波的涛声,只想告诉你:不要再丢时光。
   
    “Duang” 200多名律师被失踪被拘押,你才知道世界第一黑色幽默:包子哥。喊依法治国才几天啊,包子就噎到嗓子眼。不厚道也才整了一个律师,包子倒好,下网捕,有人说:现在是没有不厚道的不厚路线。是不是又言中?当一切道理都说不通的时候,暴力就会成为唯一的选择,包子不仅自己走向蒸笼,这个苦难的国家有可能再次陷入内乱。
   
    那些一心期待明主的人脸有些疼,扇的太狠。其实是不懂轿子原理,简单说吧:假设一个八抬大轿,抬轿子的不是你选择的,坐轿子的也不是你选择的,你想让坐轿子的按你的方向走,可能性多大?假设坐轿子的想从善,想向右走,抬轿子的右转头,迈左脚,奈何?或者干脆消极怠工又如何?也许你说裁人,裁人的理论极限决不能超过五人,否则轿子会翻了,而实际操作中也许你刚裁一两个人,抬轿子的就会合伙把坐轿的掀翻。今天的中国,抬轿子的是一个几千万的腐败团体,才抓了几个贪官,就已经开始撂挑子,股市搞个稀巴烂。而真正的供养者,真正的主人只是在默默承受,所以,一切改变的前提,一定是增加公民数量,增加公民社团数量,形成强有力的围观、压迫,可以换轿子、换人。
   
    有人在网上呐喊经年,有些疲惫、失望,甚至觉得中国人种不行,其实这是一个错觉。当冰山撞上了泰坦尼克号,人们的注意力太多关注浮出表面部分,其实真正起作用是水下部分,水下体积最大、面积最大、质量最大,是它们托起了坚冰,形成巨大的冲击力。今天的先行者,为什么坐不到谈判桌前,反而进了黑屋,还是背后托举的公民太少,其实就是网下太少。我们的网不过是个局域网,还要随时删帖封号,能起到培育自由、民主、宪政的种子已属不易。种子要发芽,需要每个种子担起自己的责任,要在现实生活中传扬公民理念,饭桌之上、同学旧好、菜市场大妈、隔壁老王逮住就嘚吧。
   
    150年未求得宪政,真是无法入眠,愿诸神佑中国,不要再丢时光。
   
   来源:北京之春
(2015/07/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