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高耀洁:惨遭苦难]
雷声
·王思想:没有我,祖国什么都不是!——我的个人主义宣言
·习近平揽权:内斗乱了阵脚,外斗嘴硬骨疏
·当年都有谁承认过“伪满洲国”?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
·周恩来逼走毛贼东情妇遭报复数十年
·“西点军校学雷锋”的假新闻
·请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之流都离我的孩子远一点!
·华人曾在海外建有7个国家 国人不知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共“乌鸦嘴”少将张召忠退役 网民热议
·股市暴跌幕后:养老金入市才是最大的阴谋!
·经济硬着陆:铁路货运降一成
·到底是谁在卖出A股?/卫联
·胡乔木反击邓小平,四项基本原则迟早要废
·历史在冷笑--被刻意隐瞒的火烧圆明园真像
·高耀洁:惨遭苦难
·瑞信:中国正陷入“三重泡沫”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谁说毛时代没有特权没有腐败?
·杨瀚谈杨虎城
· 王明揭毛贼东卖国联日打国军
·中国经济是怎么硬着陆的?
·外交出大问题,访美访菲取消?
·蒋公眼中的抗战第一功臣
·张学良后悔西安事变:我应死罪
·富士康看好印度:拟投200亿美元
·周小平花千芳式的白字文联主席----湖南耒阳市文联主席熊艾春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网传中共对五毛的通知规定
·十三大万里为何没能入常?
·喜见部分地区人口压力减小
·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抗战中投日的共军团以上干部
·习近平最后的赌局
·习近平为何屡屡不按常理出牌?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报告称人民币有望2年内成为第四大国际货币
·内外交困的习近平面临的难题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程慕阳打赢一场法律战:中国猎狐行动加拿大遭重挫
·佛教如何看轮子功?
·成都四中官办红卫兵抄家纪实
·20名观看恐怖宣传片被捕外国游客已全释放
·春秋戈:习近平所谓“反腐败”的正当性必须彻底否定!
·郑义批南水北调
·不要再丢时光/裴广度
·维权律师为何成为严打新对象
·抗日将领王纘绪殉难55周年祭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住铅毒房子30年 华人一家浑身是病
·从令计划五项罪看习近平厚黑/陈维健
·习近平的疯狂与中共的垮塌
·何清涟:政府救市成骑虎 虎背易上却难下
·农行首席经济师:当局以为印钞票就可以解决问题
·谁是“善意”的做空者?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公安入市 然后各种段子满天飞 这个最火
·刘仲敬:美国的力量还没有达到顶峰,任何挑战者都会自取灭亡
·卢峰:别为中共暴力救市涂脂抹粉
·杨建利:习近平的颟顸“自信”加剧中共统治危机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梁思成预言成真:50年后历史将证明你错了
·李大钊佣金上亿支配军阀 陈独秀无足轻重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中国经济形势多严峻?从中国出发的船运费暴跌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争/陈维健
·四人帮倒后邓小平称华国锋能再执政20年
·李小琳的学历和习近平的学历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曝王健林妻子涉嫌内幕交易 获利约70万
·大饥荒:周恩来下令毁证
·华人教授率美国击败中国奥数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贪财导致南昌起义失败
·缅甸四年来的十多次大赦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美国著名邪教研究专家瑞克艾伦罗斯对邪教的看法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谁信?“万达称林宁不涉内幕交易:不知有并购”
·傅才德点破习近平姐姐股份“转给”了她的下属,
·高文谦:习近平内无官心外无民心,志大才疏要做亡党之君
·习近平的盲点与误区
·习近平者,“截颈平”也,“斩首”作名,真是天意
·八一鬼节
·需求不振 7月中国制造业全线告急
·海外华人为争取中国退休金的公开信
·唐僧给孙悟空的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张欣:刺刀不会带来股市繁荣——论“恶意做空”罪名之荒谬
·当代贫寒子弟不宜从政
·魏京生:父亲与毛泽东江泽民的来往
·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张木生
·红海:李铁映认为,习近平是混乱之源
·老红卫兵习近平和十字军搏斗
·总有一种力量骗得我们泪流满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耀洁:惨遭苦难


    毛泽东发动反右派斗争,主要是为保护他本人及其利益集团的利益。这也是从他最崇拜的、历史上最无道的暴君秦始皇那里学来的伎俩。秦始皇惧怕知识分子颠覆他的王位,利用政治上的权力焚书坑儒。这是残杀高智商人士的一种方式,但其实他统治的秦朝是历史上最短命的王
   
    反右派斗争完全是为保护毛泽东自己的宝座,采取哄骗、愚民措施,伤害了无数知识分子的个人和家庭,摧残了中国的文化,造成了万世罕見的冤孽。
   

    —,划分右派——陷害多少知识分子
   
    毛泽东利用哄骗、愚民政策换来执政的宝座,建立政权之后,很怕知识分子把他从龙椅上赶下来。他认为秀才可怕,有史以来知识分子是揭竿而起,改朝换代的主力军。毛泽东占据了中共路线和权力主导的制高点,故对知识分子痛下杀手,用血淋林的镇压凸显所谓的 “阶级斗争”是“激烈的、残酷的、你死我活的”。
   
    毛泽东用诱骗的方法来让知识分子说出內心的话,以言定罪,是为了巩固他的江山根深蒂固永不改变,借反右斗争清除异己,做到对知识分子铲草除根,以绝后患。
   
    有文献记载:毛泽东的手法很多,把右派分子划分的种类繁多,有极右、有中右、有内定右派、有“攻击”肃反扩大化的右派,有“攻击”苏联专家的反苏罪行的右派,有家庭出身“不好”的右派;有給党员、支部书記提意見的反党右派,有說1955年农业合作化运动是冒进了的右派,有说农民穷的吃不饱的右派、有说饿死人的右派,还有更多的是莫須有的罪名的右派!
   
    更甚者,1958年2月反右派补课,凑不够5%右派的单位还必須拉一个人来頂名!作为一个右派,戴上右派帽子之后谁都要远离他,见面也不能和他说話。生活待遇下降,有的仅给他们生活费,更有甚者基本生活费也不给他,必須把他孤立在群众当中,甚至有的右派被开除公职,送劳动场所改造。近年来我在省、市、县、乡级遇到的这种被诱自报当右派的人不少,他受到右派待遇,还累及家属。凡家里人提及此事,均泪流满面。
   
    1960年之后全国給右派们摘帽子,摘帽右派又是新的一项发明!之后每次的运动,右派首当其冲,每次“运动”中,右派都要出“項目”表演,以黑五类分子 (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 对待。 右派帽子拿在“革命群众”手中,可以摘掉,也可以随时给他戴在头顶上!
   
    广大知识分子太痛苦了,有诗为证:
   
    “苦 难”
   
    知识界的苦难
   
    声称党外人士可以帮助党整风。
   
    知识界,大学中,
   
    开座谈会,写大字报,设自己论坛,紛紛诉心声,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又显得不是那么平靜。
   
    倏忽间,“这是為什么?”工人說話了!
   
    欲來的山雨,
   
    暴雨前的风!
   
    这些意見是善良的衷言,
   
    还是向党进攻,党,已经成为凌驾于国家民族至上的神灵,
   
    当局抛出区分香花、毒草的标准,
   
    所有提意见者都被称之谓向党进攻!
   
    知识界、大学城,
   
    掀起巨澜,
   
    因为轻信得到的后果
   
    歇斯底里的呼叫声,响彻初夏的夜空。
   
    反右派斗争这段时期出生的婴儿,现在已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受打击的知识分子已是耄耋之年。那时知识分子其实为数不多,特别是有学术成就的高级知识分子更少,但受害最深的多是这些人。有作为的知识分子,更是重点打击对象;小知识分子也难幸免,特别是出身不好的知识分子更倒霉;甚至在大学生中划了不少右派,惨遭苦难。到底有多少人被划成右派,官方的说法是50万人,但如果全国每个工作单位按百分之4至5计算,右派人数应在300多万人以上。至今还没有一个清楚的数字,这是历史的遗憾。
   
    一旦戴上右派帽子,在批斗会上,被指责為反党反社會主义的右派站立当中,会场上悬挂着大幅标语,“打退资产阶级右派分子的猖狂进攻”!口号声!命令某某必須彻底交待反党社会主义的言行!某某必須低头认罪!悬崖勒马!回头是岸!缴械投降!”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顽固到底,死条一条” 积极分子們相继发言,罗织罪名!突然间,又爆发出惊人的一声:“他还是某某反革命集团的骨干,他与某某結成反党联盟!”“他还有反动日记数册,白紙黑字写得分明!”打倒右派分子某某!打退某某猖狂的向党进攻!“攻心”小会三五人组成,大会百余人批判声!讨伐之声!不绝于耳!使得人心惶惶。这个暴行尚在进行时,己有人自杀。
   
    例如,河南省中医院斗右派分子,不让说话,积极分子还可以任意打他。右派周耀宗被批斗,挨打之后,听说第二天全市召开大会,并通知全院职工参加,周以为又是斗争他,于是当天晚上服毒自杀,未留只字片纸,这是一种无声的反抗。
   
    二,反右派带来中国人口大爆炸
   
    人口专家马寅初先生曾提出节制生育,这是很正确的,但却与毛泽东多生孩子、人多好办事的观点相反。因为毛泽东听不了任何反对意见,马寅初因此得罪了这个专制魔王,被划成了右派分子,在全国范围内批判罪行。毛泽东同时号召民众多生孩子,其口号是:“儿多女多幸福多。”
   
    这个专制魔王毛泽东制造了中国近代的人口爆炸。继而共产党又抛出了毁灭人性的强制性计划生育,使千百万没有出生的胎儿,命归西天,也使母体留下了多种疾病,甚至造成不少妇女死亡。
   
    例如,孙爱玲1998第二胎怀孕六个月,因和第一胎女孩相隔不到四年,又怀上第二胎,河南巩县计划生育办公室强迫她引产,施行引产手术措施不力,胎儿娩出,胎盘不剥离,县医院大夫不负责任,没有及时处理,造成子宫大出血几个小时,孙爱玲己不省人事,输血900多毫升,做了子宫摘除术,因输血感染了艾滋病,久治无效,于2011年3月死亡。这件事情在中国何止孙爱玲一人,这种事例太多了,让人不可思议。
   
    孙爱玲在生病时期,经常到我家索取预防艾滋病的的宣传单和书藉,带回巩义市向民众宣传预防艾滋病的知识。她的病情日益加重,面色黑青,她会遭他人的闲气,怕她传染艾滋病不接她、不和她说话,孤立她,总之一句话——歧视艾滋病病人。
   
    2009年我离开家来美国了,她多次去我家找我无果,我往处的人们怕她传染艾滋病不对她多说:孙爱玲问不出来我的消息,她以为我死了。她买了二斤黃纸和冥币在我原住的小区门前,烧着哭着还祷告让我快来拾钱······ 她烧过纸、哭完之后回家了,从此她一病不起,一个多月后她离开了人间,我听到孙爱玲对我的感情和去世的消息很难过,写了一首吊亡诗送行:
   
    孙爱玲安息吧!
   
    狂风呼呼的吹,
    暴雪纷纷的飞。
    爱玲啊!15年艾魔的摧残,
    你走得痛苦,
    我的心伤悲。
   
    人生的灾难,
    输血是罪魁,
    爱玲啊!你壮年离世,
    你的遭遇是贪官污吏制造的罪孽,
    有一天历史会向他们追责问罪!
   
    更惨不忍闻的是更年后丧失独生子女的夫妻,顿时有如天塌地裂一般。这是一个共同的灾难。20年多来在中国实行计划生育后,有多少独生子女死亡?又有多少父母失去唯一的孩子?其死因是疾病死亡、是意外伤害、还是其他事故,迄今未见一份统计数据。我亲眼见到的事例不在少数,但无能力调查、统计。
   
    例如,山东曹县陈庄村的陈家,独生的儿子己23岁了,外出打工因意外事故死亡。陈氏夫妻年已五旬,终日以泪洗面,哭红了双眼,头发也变白了,每次見到一个与自己儿子相似的人,都不自主的在后面跟着看······
   
    新蔡县高闯父母因卖血染艾滋病双亡,他无处归宿。2002年6月2日,我让陈母的弟弟刘宗启把高闯带往陈家,收为养子。是年陈家养的黃牛生个双胞胎,一对可爱的牛娃,大家说:“吉祥”,又飞来两对鸽子,在陈家房上筑巢、生出四个小鸽子,陈家认为是孩子代来的祥云瑞气,因此起名叫 “陈祥鸽” 。
   
    一次我去陈家看他 (陈祥鸽) ,陈母美滋滋的告诉我说:”这孩子是个福星,他很懂事,放学了就帮助他爸爸铡草喂牛、或去田间干活,他又瘦又小,我怕他累坏了,下学先给他煮两个鸡蛋吃。”
   
    一会陈母又说:“俺俩结婚30多年没有吵过架,从儿子死后、天天吵架,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不顺眼,一天吵吵闹闹到深更半夜,老头子一气之下,拿起被子跑牛棚里睡觉了。” 邻居接着说:这孩子是个福星,来这半年的时间里,这两位老人一次架也没吵过。
   
    上述故事,我们应该了解,这都是一胎化造成的悲剧。中国后来限制生育,是毛泽东提倡多生孩子造成人口爆炸的后患。
   
    如果建国初期听马寅初先生的建议,提倡节育,宣传节育,不会有这么多的后遗症----人口爆炸的恶果,是毛泽东又一个重大的罪恶,可与发动各种政治运动的罪行相提并论。
   
    计划生育这是多么残酷的事实,民众怨言载道,靠计划生育能控制中国的人口吗?在民众中传说:”有权的人明着生孩子,有钱的人买着生孩子,穷人跑着生孩子。” 深入过农村的人士都知道,在农戸家里—个孩子的家庭很少見,多数农户家中都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孩子,我在河南省商丘郊区见到农村八个孩子的家庭,因为不生男孩不罢休,这个家庭非常穷困,小孩们很消瘦。
   
    计划生育不但没控制住人口,而且造成男女比例失调,残杀女胎、遗弃女婴的现象很普遍。男多女少,几十年后中国男性娶妻己是个大问题。社会老龄化,青壮年劳动力缺乏,这个社会问题不可小视,有人说中国实施计划生育,近几年来人口呈下降趋势,对吗?各地工伤事故频出、自然灾害无穷无尽,仅”血祸”引发的艾滋病死亡者要在千万人之上,还有其他疾病多发、民众无钱医治等着死亡,人口怎能不下降呢?
   
    各级都设立计划生育机构,这种机构不但杀生害命,而且抢孩子、卖孩子,贪污腐化,买官卖官。河南杨某本是个县级计划生育机构的干部,她花一大笔的钱款、买了个省城厅级领导官员,可谓钱能通神。一切的一切,无疑是反右派造成的后果,当然还有更多学者为此遭遇厄运,无法—一列举。
   
    三,小人物也难免右派之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