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吴应霞——冤民血泪]
贵州公民论坛
·TF:黄燕明——黄琦不求名利,只为耕耘的老黄牛
·TF:李果——“十年书”与“一句话”能相提并论吗/
·贵州成立民间瓮安事件调查组
·“贵州瓮安6.28事件”真相民间调查组——给林树森省长的紧急报告
·“瓮安事件”真相调查组资料被公安违法扣押作者:陈西
·保护和支持“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是民主宪政建设的曙光/陈泱潮
·贵州瓮安“6.28事件”民间真相调查组公告
·TF:强烈抗议成都警方非法逮捕黄琦
·TF:陈西——瓮安真相民间调查组叩关瓮安城
·紫电 : 强权下的瓮安“6.28”
·美国之音:中国承认警民冲突有地方吏治原因
·美国之音:贵州当局罢免瓮安公安局书记局长
·TF:吴玉琴——贵州瓮安群体性事件——强权压迫下的必然
·TF:张菁——夜狼拒做順民與中共對美情結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特别致贺——胡石根先生出狱
·TF:吴玉琴——奥运与我何干
·TF:吴玉琴——“奥运”使我们失去了基本自由
·陈西与访民见面被公安强行驱散
·《世界人权宣言》被贵州公安以“非法”没收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异见人士于中秋聚会
·贵州第四届人权研讨会:贵州人权研讨会对杨佳事件的立场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专题讨论英雄杨佳
·TF:贵州异见人士于中秋聚会
·TF:列车长带头捆绑人致死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
·自由亚洲电台:分析人士反感中共党内学习运动
·张尤森:拼上身家性命,也要为流失的国有资产讨说法!(贵州)
·辛栋:瓮安暴动的深层原因-(贵州)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声明
·TF: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贵州公民第四届国际人权研讨会:邀请函
·大纪元:缅街只剩几帮凶丢丑 周永康在法拉盛死撑
·自由亚洲电台:中国继续禁止普通居民安装卫星设备自由亚洲电台
·贵州公民第四届人权研讨会:尊重和保障人权才能国泰民安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人权研讨会活动”发起人遭传唤与警告
·"人权知识培训班"并非只准官办,而不能民办!?
·贵州公民第四届国际人权研讨会:响应记者无国界24小时网上示威
·自由亚洲电台:山西封口费事件给中国记者节蒙上阴影-记者安培
·自由亚洲电台:瓮安事件首宗开庭 评论认为起因不单纯-特约记者方华
·TF:李祝先请求人权理事会帮助农民呼吁求救
·贵州公民纪念人权公约签署十周年
·李果:贵州人权捍卫者给《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出一道题
·美国之间:贵州维权人士拟纪念人权宣言被阻
·中国人权报道:贵州维权人士举办纪念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活动遭警方打压
·自由亚洲电台:举办世界人权宣言60周年纪念活动遭打压
·TF:政府放火,法院“违法” 申冤加冤!!!
·TF:李果 ——推广言论自由网.共享言论自由权倡议书
·TF:贵州人权研讨会正被中共当局强力打压
·TF:贵州人权研讨会最新消息
·数百警察包围贵州人权会日期
·贵州人权活动人士获释回家
·记者无国界 :政府逮捕异见人士庆祝《世界人权宣言》发布六十周年
·家人担心廖双元因签署《08宪章》被拘留
·TF:李果——请用爱心赠送你多余的衣物和用品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于《零八宪章》的声明
·申有连:论人权是国家权力的渊源
·李元龙:没有平等,只有“更平等”的国度
·TF:刘新亮——人权从哪里来
·TF:张道南——《世界人权宣言》花甲记
·贵州人权捍卫者集体学习《零八宪章》-李果
·2008年中国人权状况的“民间报告”—黄燕明
·TF:《零八宪章》是中国的人权大宪章——贵州《零八宪章》讨论会纪要
·来自贵州友人的祝福!
·TF:黄燕明——行动起来,践行“世界人权宣言”
·TF: 紫电:向民主进发——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TF: 吴玉琴——我们的人权得到尊重和保障了吗?
·TF:张祖桦——提交贵州公民第四届国际人权研讨会论文
·TF:陈西——为了“三个公民”——答共产党公安
·TF:李元龙:人权日:贵阳警察如此践踏人权
·TF:李祝先:检察官抗拒宪法 断章取义编“聊斋”
·TF:吴玉琴:捍卫人权,抗争强权!
2009贵州民权活动
·贵阳文化讲坛讨论:农村土地所有权问题
·贵阳青山路野蛮拆迁 用枪威逼着不准报警
·贵州同仁向海内、外各界自由、民主、异议人士拜年!
·TF:廖双元——大陆中国民主党人坚韧不拔的抗争
·贵州推出民间人权报告. 异见人士向狱中人捐款 -自由亚洲电台
·关于中国《国家人权报告》的不同意见书
·TF:团结一致,迎接新的挑战----2009贵州人权研讨会新春献辞
· 贵州人权研讨会:将密切关注贵州德江县发生的群体性事件
·TF:异见者贵阳派发“国家改革建议书”
·TF:中国民主人士推广国家改革建议书
·TF:贵州人权研讨会:就廖双元先生受到国保警察粗暴待遇的声明
·TF:政治改革建言者及倡议书均遭封杀
·关注系狱的志士和家属为他们献爱心
·VOA:贵州人士捐款助四川民运人士家属
·TF:刘晓竹——贵州贵州,可贵之州!
·快讯:贵州访民在北京被警察抓捕关押
·冤民刘俊春特致“两会”代表(图)
·政府干部行凶抢劫,6次进京上访难讨公道!/黄仁才(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先生失踪
·陈西境外记者采访前遭拘留 郭永丰两会期间失踪
·贵州访民刘俊春上访被关押
·贵州人权研讨会特别致贺杨子立、张宏海出狱
·贵州异见人士周末聚会被传唤 在京东莞维权人士肖青山被关
·欧阳小戎:贵阳民主人士的风采
·严厉谴责贵阳“国保”的无耻行为-吴玉琴
·政府放火,法院违法?冤上加冤!
·贵州毕节:黑恶官僚侵刮百亿钱!害苦十万民众!(图)
·多人死在看守所 中国当局欲治理-美国之音
·零八宪章签署人陈西和日本记者见面再遭警方阻拦
·TF:廖双元——悼念赵紫阳先生何罪之有?(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吴应霞——冤民血泪

   
吴应霞——冤民血泪

   
   我是贵州省独山县百泉镇(原尧梭乡)凤汝村坡上寨组村民吴应霞,是一个农村妇女,贫民百姓,遭冤屡屡,在无忧中偶然祸从天降,一次又一次的冤案降在我身上,在我长期的生活中难以安宁,昼夜难眠,有冤无处申。近八年来我一直向各级有关部门反映要求依法维护我的合法权益,从地方重复苦干次的反映到中央至今无效。在那披着羊皮的派出所所长(柏启奎)逆向的行为,非法的侵害,有法不依,致使我难以安宁,在这无边的大地上无处哭诉,冤案染黑我一身,不知到何时得到清洗,度过光明磊落的人生!
   
   事在2007年4月30日,我全家人到坡上种地,我回到家时,家门坎脚落有一张伍元钱,后又到内房外面又落下一张拾元钱在门坎脚,进房门时见我的柜子已被打开,被子也翻得乱七八糟,然后我翻看我的钱不在了。我就去跟支书和村长报案。当晚村支书打电话给派出所,派出所来未查获,只查得两件啤酒、一挂阉肉,然后我到学校跟校长反映,偷钱的学生听到了,到第二天学生来我家自己承认,钱放在坡上,村支书、校长、两个老师到山上搜得肆佰元(400、00元)。在中午时派出所来人未查出此案,学生自己拿两仟元来还我家。派出所把学生抓去审问,学生的家长承认自己愿交出叁仟元给派出所,我去问派出所所长柏启奎要还我被盗的钱,柏启奎说还没得钱。派出所的警官李仕祥说:“得到钱也不拿给你家了,这个钱拿来罚款。”并且还问我要车油费,我就问罚什么款?李仕祥说:“你家以前开饮食店,并污蔑我开赌场。就拿这个钱来罚款。”


   
   派出所不拿钱给我,我就去独山县公安局政法委反映,政法委就打电话去尧梭派出所叫柏启奎拿钱还我。后来到2007年7月1日,柏启奎自己拿钱到我家来,只拿两仟,还差壹仟肆佰元。柏启奎说:“这个钱是你母亲的抚恤金,你已到政法委举报我们了,这笔账永远记在心。”说完后就走了。
   
   到2008年2月22日中午柏启奎唆使我邻居黎宗凡到我家门口。黎宗凡问我爱人今天他去做那样?我爱人说去开会,我爱人前脚走,后脚黎宗凡便闯进我家来。黎宗凡到我家便对我动脚动手,极尽下流!我抗议吼他,我九旬的老母亲就从房内出来,黎把我母亲撞倒地后就跑了,我将我的母亲扶起来,黎宗凡被其侄子拉回家。到家后,又设计回来到我家门口三百公尺倒地装死,然后黎家就向派出所报案,谎报我偷他家的砖,千方百计陷害我,后来派出所伪造逮捕证来哄我爱人,叫我爱人签字,然后哄我去派出所,今晚我们送你回来,我爱人才签字。到里腊(地名)路口时柏启奎对我说:“今天抓你去坐牢,今晚你休想回家。”我就问柏启奎为什么抓我去坐牢,我打伤人有什么证据?柏启奎回答说:“因为你举报过派出所,所以你有今天的下场和结局!”
   
   然后到五月一日派出所的警官董建波和一姓杨的来提审我,董建波说:“她是纯善的妇人,可恶的心。不要按她说的来写,编造一点来写。”我说:既然你们说要编造来写,请你们回避,我不讲了。派出所就拿我去晒太阳,晒得几个小时直至昏倒,也不给我饭吃,极尽残暴及虐待。关了我72天,在看守所叫我穿彩灯线,每天要穿10板,如穿不完家里送去的钱要扣,重新拿钱买吃。然后我生病去医院检查,医院的人说:“这病人只有三天的生命,这疱要封喉了。我在危及生命时,看守所才叫医生来给我输液。柏启奎打电话与我女儿,哄我女儿说:“你妈已承认打人了,你们拿壹万肆仟块钱交给黎宗凡伤残补偿费、误工费等”。拿钱交后直到7月10日才放我出来,还说不允许我起诉。
   
   后来到2009年初起诉到法院,受理后到8月5日才开庭, 黎宗凡的儿子黎应朋来代理,当天未得到结果,当天被告方拿不出医疗证据,法官韦树才就逼我撤诉,我不同意。后来到8月9日哄我去法院说还我的钱,我到法院时,法院的韦树才又逼我撤诉,若不愿意,就撤我女儿的工作。我坚决不撤诉,法院也不敢撤。
   
   后来我反映到独山政法委,石主任就下函叫刑侦队的人来动员我姑娘叫我撤诉,如不撤你工作就打脱了,不要影响社会和谐。
   
   到2009年的12月31日,柏启奎和一个姓杨的买了4斤肉,两瓶瓶子酒,五斤苹果,一箱矿泉水到我家来道歉。就叫我不要上访了,叫我签字,还有一空格子,不知编写什么我也不知道。后来柏启奎唆使百泉镇长处理,陆镇长就叫我们拿我们写的材料给黎方明,黎就没收了,事也不处理。政法委的李付明得到材料也不处理。我反映到独山县检查院,起诉到法院,公安局、纪委、人大、妇联等有关部门均无效,后来又提出民事上诉书到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中级法院不实地调查,维持原判,后来又将材料投递到中级法院,法院不受理,反映到州检察院也不受理也不退还我的材料。
   
   在2010年9月25日,独山县人民检察院下发了刑事赔偿不予确认决定书,上面说:经审查认为,申请人吴应霞构成过失致人重伤,有证人孟光丽、吴秀鸾等证人证言,申请人的供述,这完全是一派胡言。
   
   根据贵州省黔南州良正律师事务所的江山,徐涛的工作人员调查笔录,有孟光丽的口供,孟光丽说:“我根本没有说过我亲眼看到黎宗凡倒地是吴应霞拉的。”
   
   在2010年9月2日尧梭乡卫生院的祝锦祥带一个男人约30岁的人到我家来,哄我说他是黔南州中级人民法院的,说他的名字叫刘祥,你带伍仟元钱来,我们法院帮你处理,你家女儿冤枉是一个教师,一家都是法盲,出这么大的事没人敢去搞,你们交伍仟元钱来,当时我没有,只有壹仟肆佰元钱,那个叫刘祥的男人就抢了我的包去,我的包里除了壹仟肆佰元钱外还有我诉状的材料证据。我到裤裆街那里的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人说,这事不在我们管辖区范围内,我无法当时身无分文的只好走路回家了。
   
   此事走访到北京公安部,国务院信访办,各级相关部门均无效。派出所柏启奎等相关人员目无国法,明目张胆,策划唆使黎宗凡嫁祸于我,滥用职权非法伪造逮捕通知书没有公章,没有办案人名字,非法逮捕我,出谋划策陷害我,对我敲诈勒索,包庇违法犯罪分子,我把此事披露出来,希望社会各界人士关注!
   
   
    申冤人:吴应霞
   
    2015年7月25日
   

此文于2015年07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