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曹长青:打开中共杀人档案]
九剑博客
·【热点解读】香港雨伞运动的收获
·【禁闻】揭马克思老底 看共产党来源
·最后的神启:揭开恶魔的面纱(图文)
·紫电:揭穿马克思主义谎言(图文)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上)
·【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加强考证版)(下)
·疑遭药物迫害 湘法轮功学员含冤离世(慎入)
·【石涛评述】一场改变中国政治格局的车祸
·中共利用法律迫害法轮功:蓄意错用刑法300条
·大陆律师界从令计划案看中共政局走向
·【专访】冷杰甫:解读令计划案 六十年一周期
·迫害法轮功主犯吴官正罪状公告
·英媒:中共会象迫害法轮功那样迫害基督教吗?
·中共法检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的涉嫌犯罪名单
·他山:中共指派的律师也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仲维光:石破天惊话《九评》——谈信仰与科学
·鉴恒:火凤凰舞天际 演绎圣诞精神
·仲维光: 为什么说“反封建”口号是荒谬的
·仲维光:人性的底线
·台北新市长:如再有法轮功的人被打 就撤换警察分局长
·柯文哲:法轮功学员再被打 就换警察局长
·中共75岁退休官员 强奸猥亵10名幼女
·环球“扳倒中国”论 任志强:根烂了怪轻风?
·龚平:薄周令政变不是头 幕后老板大起底
·令计划夫妇情人曝光 央视被指成窑子
·追查国际发布7402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医务人员名单
·法缘:法轮功并不符合中国现行法律对于邪教的定义标准
·中共自曝面临“翻墙”等五大挑战 意识形态严重危机
·大陆老板车祸脱险 看录像几百人三退
·撒切尔夫人明言中共若违背联合声明 英将抗议
·【2014年度十大中国禁闻】完整版
·跨年日7律师为法轮功案奔波 控告建三江违法
·又一次巧合?上海踩踏事故神秘死亡数字再现
·大纪元2015年新年贺词
·【历史今日】著名律师高智晟向中共人大致公开信
·追查国际对中共统战部迫害法轮功的调查报告集
·英国解密档案揭中共出让钓鱼岛主权给日本
·迫害法轮功主犯贾庆林罪状公告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上)
·踩踏遇难者家属:我们基本上已被软禁起来
·【专稿】--令计划的覆亡
·千古奇书20载 《转法轮》受世人推崇
·【今日点击】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李天笑:《刺杀金正恩》并非博世界一笑(下)
·无神论与人类道德水火不容
·专家:九评揭示中共谎言暴力统治终将解体
·退党中心新年献词:三退引导中华民族走向光明
·鉴恒:新年“神帖”已出 见者有福莫错过
·【透视中国】十周年 辛灏年再谈《九评共产党》
·否认到停用死囚器官 中共不断改口后的杀人秘密
·央视“国脸”罗京传死于爱滋病 死前满身泛红斑
·赵紫阳去世十年骨灰仍未能入土 中共怕啥?
·李天笑:上海踩踏惨案 真凶一步之遥
·【今日点击】江泽民与家人现身海南网络报导遭删除
·2014年大陆各界声援法轮功反迫害事件回顾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1)
·回顾2014:真相广传 民众觉醒(2)
·辛灏年:九评共产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图/视频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律师提控告
·建三江案秘密开庭 八律师被拒介入发抗议书
·中共法官们的荒唐言论(1)
·史海:起底周恩来真面目
·降半旗?联合国官微揭美化周恩来的谎言
·江泽民军事化活摘器官的罪恶产业(图)
·中共急于高价买走“西安事变”解密文件之谜
·震惊!原卫生副部长黄洁夫 证实“圈养”活摘器官
·【冷涛】黄洁夫承认“圈养”活摘 欲盖弥章谎言打嘴
·夏小强:政局重大升级信号 薄周政变集团被公开
·【石涛评述】挖出20吨〝螃蟹蟾蜍〞巨石 暗合天意
·【禁闻】民众觉醒 大陆各界声援法轮功
·薄熙来一个耳光出手 京城〝大干一场〞变〝被干一场〞
·回顾-从海外景点看退党大潮
·【专稿】江绵恒贪腐王国大起底
·2014年6415位法轮功学员遭中共绑架-91人被迫害致死
·中共活摘罪恶难掩 台大医院公告指不仲介赴陆换器官
·共产党政教合一的由来与下场
·拒被封口 上海踩踏罹难家属公开信要真相
·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表声明,欲挽救可能被中共杀人灭口的活摘知情者。
·【禁闻】比死囚器官更大的〝危险禁区〞
·【历史今日】胡耀邦下台 间接引发六四
·当代中国的三位弱女子、奇女子(图)
·克拉玛依大火“让领导先走”的女人照片曝光(组图)
·江泽民大管家季建业 及情妇受审照片曝光
·【特写】替父伸冤——当代奇女子江宏
·张万年助江泽民军中镇压法轮功内幕曝光
·香港逾千法轮功学员反迫害游行 陆客直呼震撼
·才被发现的毛泽东乱伦照片(图)
·一个巨大阴谋!江曾合伙把张万年做了(图)
·检察院官员称名字保密 公诉员叫嚣“权大于法”
·欢迎使用iPPOTV(爱博电视)
·挖出共产党的根
·共产党的邪恶根源
·视频:为你解开中共如何抹黑法轮功的
·令计划家族贪腐被曝超800亿 与周永康父子并驾齐驱
·港法轮功游行反迫害-震撼大陆客当场三退
·文革期间不堪凌辱 含恨自杀的十名才女
·赵本山密友空运处女进贡高层 黑钱超10亿
·河北女博士被折磨致疯 仍坐冤狱
·“建三江案”再开庭-拒律师介入-四当事人自辩
·律师捍卫法轮功学员权益在建三江展开系列控告
·【专稿】薄周政变完整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长青:打开中共杀人档案

【大纪元2015年07月02日讯】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周年日。在共产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的今天,中共仍垄断着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的权力。不少人期待这个党能够进行政治改革,把中国引向民主自由的道路。且不说在国际共产运动中,没有任何一个共产政权是主动放弃权力、放弃专制而走向民主的(东欧的全部共产政权,包括苏联,都是被人民推翻,而后建立的民主政府);且不说共产运动中是否会产生异数,中共是否有这种愿望和能力,仅以它建党以来,尤其是在中国建政之后,以政权的力量使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这一事实,中共就绝对没有资格继续执政,而应接受历史的审判。
   
   
   
   

   
   我不是研究中共党史的专家,也不是研究共产运动造成大众死亡的学者。只是作为中共专制下的一个幸存者,今天生活在西方自由世界,得以阅读多种书刊,把其中提及的中共造成大众死亡的数据等资料随手记了下来。
   
   把这些数据综述在这里,一是通过这些数字(在中共建党周年之际),促使那些对中共仍存幻想的人有所思考和醒悟;二是抛砖引玉,期待有心的中国人把各自了解到的中共杀人数字也写出来,零星资料聚到一起,逐步拼出一份中共杀人数字的总体图,有一天也像法国人写出那部揭示共产运动杀人记录的《共产主义黑皮书》一样,写出一部《中共黑皮书》。
   
   一,中共建政初期(1950到1955年)
   
   中共自1921年成立,就伴随着内部清洗、外部残杀。30年代初镇压内部江西AB团(杀了很多人),40年代延安整风时枪杀作家王实味等,都是著名的例子。
   
   中共大规模地杀害平民则是在它获得执政权力之后。在50年代初的“土改、镇反”、“三反五反”中,就有大批中国人被处决或迫害致死。
   
   据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黎安友(Andrew J.Nathan)在《中国的民主》(Chinese Democracy)一书中的数字∶50年代初期,中国有二千万人被打成“地富反坏”份子。
   
   前《纽约时报》驻北京采访主任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和伍洁芳(Sheryl WuDunn)合着的《中国觉醒了》(China Wakes)中说∶“据中共前公安部长罗瑞卿提交的报告估算,从1948年到1955年,有400万人被处决。”
   
   据前《华盛顿邮报》驻北京记者邵德廉(Daniel Southerland)在该报发表的调查性报导“毛时代的大众死亡”(Mass Death in Mao’s China,1994年7月17和18日连载)中的数字∶被杀“地主”为100万至400万之间;被杀“反革命”及对国民政府同情者为100万以上;迫害基督教徒和1953年的“肃反”,至少使几十万人丧生。
   
   据法国学者考特斯和克雷默编写的《共产主义黑皮书》一书(Stephane Courtois&Mark Kramer: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从1950到1957年,中共的城市清算斗争造成100多万人异常死亡。”
   
   据199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四个部门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香港《争鸣》杂志1996年10月号刊发了摘要)∶从1949年初到1952年2月分两个阶段进行的“镇反”中,镇压了反革命份子157万6千1百多人,其中87万3千6百余人被判死刑。
   
   该报告还说∶在1953年的“三反五反”中,有32万3千1百余人被逮捕,280余人自杀或失踪;在1955年“反胡风运动”中,有5千余人被牵连,5百余人被逮捕,60余人自杀身亡,12人非正常死亡;在随后的“肃反”运动中,有2万1千3百余人被判死刑,4千3百余人自杀或失踪。
   
   从上述数字推算,这个期间的非正常死亡数字,起码在中共党史研究室报告提到的(合计)90万零2千人,到罗瑞卿估算的400万之间,或更多。
   
   二,中共建政第二期(50年代中期的反右运动)
   
   据北京“朝华出版社”1993年出版的《中国“左”祸》一书中的数字∶在“反右”中,共有55万2千9百73人被打成“右派”。至该书出版时,上述全部右派仅有96人没有“平反”。中共当局坚持“反右”是对的,仅承认“扩大化”了。如以96人没有平反来计算,那等于“扩大化”了5千7百倍!
   
   据上述199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部门合编的报告∶“在整个反右运动中,有201万3千3百余人被定为右派、右倾份子和右派边际份子(即不戴帽右派),有7万2千7百多人被逮捕,有2万2千1百余人自杀,3千5百余人非正常死亡或失踪。”
   
   从这份中共报告可以看出,在反右运动中被迫害的人多达200万,而且几乎全部是知识人。以五十年代中期中国仅有500多万知识份子的比例来算,当时有40%的知识份子被迫害,致死人数达0.5%。
   
   三,中共建政第三期(1959到1963年)
   
   从1959年下半年到1962年底,中国人口普查数字显示,人口急剧下降。中共当局把人口下降归于所谓“三年自然灾害”——粮食减产导致的饥荒造成。但近来越来越多的内部资料和海外研究证实,这是一场“人祸”,是政策错误导致,而且死亡数字相当惊人。
   
   西方较早提出具体数字的是美国人口普查局统计学者班尼斯特博士(Judith Bannister)80年代初的报告《中国变化中的人口》(China’s Changing Population),该报告根据中国历年出生率和死亡率推算出∶“在中共大跃进政策失败后三年灾害期间,因饥饿死亡了3千万人。”
   
   据原《纽约时报》副总编辑索尔兹伯里(Harrison E.Salisbury)1985年所著的《新长征》(The Long March:The Untold Story)一书中的数字∶“60年代初中国因饥饿死亡了2千7百万人。”
   
   据专门研究共产国家异常死亡人数的美国夏威夷大学政治系教授拉梅尔(Rudolph.J.Rummel)在《华尔街日报》(1986年7月7日)发表的“战争并非本世纪的最大杀手”(War Isn’t This Century’s Biggest Killer)一文中的数字∶“毛泽东时代,有2千7百万人死于饥饿。”
   
   1996年,前英国《卫报》记者,香港英文《南华早报》驻北京采访主任贝克尔(Jasper Becker)的专著《饿鬼中国的秘密饥荒》(Hungry Ghosts:China’s Secret Famine)在伦敦出版。该书首次对中国60年代初死于饥饿人数进行了大量采访和研究。贝克尔曾前往中国几个省份查看了“地方志”,并通过私人关系看到了一些中共有关文件,进行了第一手察访,因而该书数据翔实,有很多首次公布的数据。
   
   根据贝克尔的采访调查,当时所以出现饥荒,主要原因为一是大跃进时九千万人大炼钢铁,没有照顾农田;二是大跃进谎报粮食产量,导致当局相信农村有足够粮食,不仅不发粮,还仍按谎报产量推算的数字征购粮食;三是当出现粮荒时,北京决策者认为是漏网右派造谣,农民藏粮反对共产党,因而继续用强制手段征粮,并镇压说饿的农民,禁止村民外逃找粮。
   
   该书引述中国问题专家、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埃略特国际事务学院教授沈大卫(David Shambaugh)的专著《怎样当上总理赵紫阳在省级工作的经历》(The Making of a Premier:Zhao Ziyang’s Provincial Career)说,1959年在广东省委负责农村工作的赵紫阳曾为此召开会议,认定粮荒是因为农民把粮食藏起来所致,因此赵紫阳发起“反藏粮运动”,派出工作组到乡下,按家按户、翻箱倒柜、挖地找藏粮。由此导致“大批地方干部被清洗,自杀,和被批判。”
   
   沈大卫在他的这本赵紫阳传中说,毛泽东听到有饿死人的消息时,不相信有粮荒,认为是漏网右派造谣,阶级敌人破坏。1959年2月毛泽东收到赵紫阳从广东递交的认定农民藏粮导致饥荒的报告后,“十分高兴”,认为他的判断得到证实。
   
   这场人为饥荒导致大规模死亡,贝克尔的书揭示,其中河南、安徽、四川、甘肃、贵州等五个省最为严重。仅河南省就有780万人饿死,该省很多乡镇的饿死率达20-30%,仅在西县镇(译音Xixian County),就有639个村子由于饿死和逃走,成为空村,死亡人数达10万人。该省信阳地区1958年有人口800万,结果400万人饿死,死亡率达50%,是当时中国饿死率最高的地区。
   
   该书提供的安徽省情况是∶“根据中国政府1989年出版的《安徽人口统计年鉴》的数字,当时安徽有3千3百万人,结果死于饥饿237万人。其中最严重的是凤阳县,有5千1百人饿死(该书还引用华人学者丁抒的专著《人祸》中的数字凤阳饿死9万人),孤儿达3304个(多数在10岁以下)。”
   
   该书说“在凤阳,面对饥荒,中共干部认为是阶级敌人破坏,对声称饥饿、以及被怀疑藏粮的农民进行迫害包括活埋、用绳子勒死、割鼻子等器官┅┅被迫害人数达2万8千零26人,其中441人被酷刑致死,383人终生残废,被关进监狱的2千多人中,有382人死在狱中。据凤阳县文件,当地一位名叫赵传居(译音Zhao Chuanju)的副大队长,一个人就打死了30个农民。”
   
   后来流传到海外的中共官方“凤阳报告”(陈振亚于1961年2月根据该县各乡上报的资料写成,载香港《开放》杂志1994年3月号)∶该县饿死6万零2百45人(接近该县农村人口的五分之一),8404户全家饿死,出现603起吃人事件(当地人说,那时只要看到谁家的烟囱冒火,一定是在煮人肉)。
   
   《饿鬼》中提到甘肃的数字是∶“甘肃省当时有1200万人口,最低估计有69万6千人饿死。据对这个省做过调查的原中共国务院体改所所长陈一咨的估算,该省饿死人数有120万。曾陪同汪锋到甘肃视察的中共官员钱英(译音Qian Ying)自传中的数字是甘肃饿死了130万人。”贝克尔在中国得到的其它资料显示,甘肃有300万人死于饥饿。
   
   该书提到贵州省时说∶“当时该省有1600万人口,约有100万人死于于饥饿。其中遵义地区(中共长征时在此召开著名的遵义会议),八个人中仅有一个幸存。”
   
   四川是中国人口最多的省份,饿死人比例也相当惊人。该书引述美国人口普查局统计学者班尼斯特的报告说∶“1957年底四川有人口7千2百16万,到1964年中期,下降到6千9百零1万,下降比例为0.91%。据中国人口统计学者彭子哲(译音Peng Zizhe)的估算,四川饿死了900万人,仅在宜宾地区,就饿死了100万。”贝克尔自己的调查估算数字是,四川饿死人数在700到900万之间。
   
   仅上述五个省——河南(饿死780万)、安徽(饿死230万)、甘肃(饿死130万)、贵州(饿死100万)、四川(饿死900万)的统计估算,就有2千1百40万人死亡。
   
   据哈佛大学教授马若德(Roderick MacFarquhar,中国译为麦克法夸尔)的专著《文革史之三∶1961到1966年的大灾难》(The Origins of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3:the Coming of the Cataclysm 1961-1966)中的数字∶“1958到1961年之间的饥荒,是历史上最严重的人为饥荒,是人类的大灾难┅┅超过3千万人被饿死。”
   
   据前述法国学者考特斯和克雷默编写的《共产主义黑皮书》一书中的数字∶“1958年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导致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饥荒期,据估计造成了2千万到4千3百万人死亡。”
   
   前《纽约时报》副总编辑索尔兹伯里在1992年出版了专著《新皇帝们毛和邓时代的中国》(The New Emperors∶China in the Era of Mao and Deng)。索尔兹伯里曾多次访问中国,并采访过赵紫阳、杨尚昆、薄一波等,该书很多数字来自中共高层官员。在谈到60年代初的饥荒时,该书引述中共公安部一位资深官员的估算,根据当时全国颁发的“领粮证”计算,有3千万人饿死(后来再没使用“领粮证”)。据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估算,“当时饿死的人数在4千3百万到4千6百万之间。”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