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特稿】江泽民一手搞出的邪恶体制(下)]
九剑博客
·辛灏年:中共没有资格纪念孙中山
·大卫?麦塔斯:掩盖使犯罪变得更恶劣
·中共法官为何惧怕律师辩护
·金言:里根结束苏共 川普结束中共?
·960万平方公里国土是谎言 中共卖国真相大曝光
·九天剑:阴霾昭示天象 共产邪教将亡
·希拉里“邮件门”背后的惊天黑幕 “只怕把你的眼珠瞪出来”(组图)
·高智晟失联 新书遭劫 高夫人公布电子版 免费下载
·周晓辉:上海官员接受大纪元新唐人采访有推手
·《时代》选最有影响照片 江泽民最怕见的一张照入围
·《九评》问世12年 著名学者:当今乱世的解药
·【特稿】九评问世12年 中国巨变在即
·寤翰:〝三退〞 原来与政治无关
·不惧中共刺杀 大卫?麦塔斯调查“活摘”初心不改(组图)
·周恩来杀了多少人?曾一手制造震惊中外〝万人坑事件〞
·觅真:法轮大法给人类带来无边福祉
·【禁闻】《九评》12周年 逾2亿5千万人三退
·飞天大学获中国古典舞艺术最高学位授予权
·川人:中国共产党存在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邪恶超过纳粹《活摘——十年调查》全球首映
·袁斌:贾敬龙死了,谷开来却活着
·觅真:九评——人类心中剿灭中共的火把
·【内幕】中共被看透 倒台已临近(完整版)
·中共财政部不可告人的经济秘密
·程凯:中国人的穷根
·【禁闻】于泓源被免职 曾恐吓杀死高智晟
·美国务卿候选人罗拉巴克:如上任必定制止活摘
·美国务卿候选人罗拉巴克:如上任必定制止活摘
·揭开惊天黑幕 《活摘.十年调查》纽约首映
·高天韵:聂树斌案判定无罪 最大冤案仍在继续
·章含之换肾内幕恐怖 李庄:聂树斌器官可能还活着
·杨宁:细数曾庆红罪行之欲暗杀法轮功创始人
·专访罗拉巴克:若里根仍在任 中国民主已成功
·方舟子“发家”黑幕 与610办勾结大起底
·全球首例 台湾高雄议会提案声援控告江泽民
·世界人权日 全球逾200万人吁大审江泽民
·杨宁:细数曾庆红罪行之迫害法轮功篇
·美国国会举办大型法轮功听证会 关注活摘器官
·川人:中国共产党定将亡于〝活摘〞暴行
·一切为了孩子——郑景贤的自辩词
·【禁闻】电影《血刃》震撼华府:保持善良需要勇气
·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 赛前媒体聚焦
·世姐决赛落幕 林耶凡完美诠释〝使命之美〞
·重庆法轮功案开庭 公诉人承认法轮功合法
·遒真言实:北京检方在玩火 这个国家离呜呼哀哉不远!
·叶启明:崩溃三部曲 雷锋 雷政富 雷洋
·纳瓦罗《致命中国》让中共恐惧的章节包括活摘器官
·全球法轮功学员恭祝李洪志大师新年快乐!
·阚神州: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王华:加入杀人组织是非常可耻的事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2017年新年致辞
·雷洋事件 中国人看清身边的邪恶(完整版)
·2017年 中国良心犯妻子们的新年寄语
·李林一:中共变异了西方世界的思维和行为
·夏小强:郑景贤信仰无罪 华夏正道光明
·李一然:感知神明和信仰
·【王友群专栏】中国共产党亡是谁也挡不住的天意
·【新年特稿】2017巨变中的希望和曙光
·涂先赐:怎么辨别好坏对错
·余文生律师:须让他们清楚迫害法轮功有罪
·2016年逾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709案律师李春富被释放 出现精神失常状态
·独家 惊天重大发现 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一切中国问题的疑惑迎刃而解
·大陆律师发起联署 要求最高法院院长周强辞职
·全球起诉风云激荡 法网恢恢无处可藏(图)
·“血淋淋的酷刑记录” 律师会见谢阳笔录曝光
·法律专家:中共两高新规解释是司法界耻辱
·川人:道德回升奇迹现 法轮圣王在人间
·周永康郭伯雄薄熙来 在押高官八成患性病
·中共两高的司法解释是反人类罪的罪证
·曾铮:看川普国家祈祷早餐会演讲有感
·陶铸夫人回忆录:共产党杀人放火集体嫖娼
·马列主义是毒药
·梵蒂冈邀黄洁夫赴器官会议 被批为中共背书
·【禁闻】新闻人物:中共活摘头号刽子手黄洁夫
·【特稿】共产主义不是出路而是绝路
·“追查国际”致信教皇揭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国人被骗了!还原中共90多年的罪恶历史(图)
·梵蒂冈峰会 移植专家吁查中共“器官移植”
·王友群:马克思主义是祸乱中华近百年的剧毒
·掸封尘:您知道中共党徽藏着什么秘密吗
·【直播预告】中共活体摘取器官-国家犯罪罪证:专家讲座
·史还真:中国人应知的重要事—中共七宗罪
·全球十大视频创作者 新唐人上榜 超越CNN
·197份各界倡议书交康文署 吁邀神韵来港
·掸封尘:您把毒誓发给了谁?
·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简述
·专家讲座:中共活摘器官-国家犯罪罪证
·共产主义是世界上最大邪教
·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涉嫌杀人灭口案
·王友群:金正恩的最后疯狂和江泽民的自取灭亡
·文革 “破四旧” 摧折华夏文明
·川人:剖析中国共产党入党宣誓中的邪教逻辑
·曾伯炎:我脑库里毛时代的腐败记录 会令某粉失魂落魄
·共产主义是世界上最大恐怖主义
·科学家拍下人死后〝灵魂出体〞 证实灵魂确实存在
·郝忠良:给《白毛女》伴奏一辈子才知受骗
·调查中共活摘器官记者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美国务院:中共打压法轮功和律师等团体
·掸封尘:对中共无神论说〝不〞
·掸封尘:中共害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稿】江泽民一手搞出的邪恶体制(下)

【大纪元2015年07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唐青报导)2014年7月29日,习近平当局公布对周永康立案调查,同时公布中共四中全会研讨“依法治国”。这与结束文革时有相似之处,当年打倒“四人帮”之后也是首提恢复法治。落马的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被称作“新四人帮”,他们最大的作恶不是贪腐,是破坏法治、迫害人民。


   
   “新四人帮”背后真正的“大老虎”是江泽民。江泽民在2002年中共十六大搞出了一个以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和国务院国务委员四大副国级身分兼任的公安部长,同时又把政法委书记推上政治局常委,从党内来说,都是极其邪恶和阴毒的做法。他实际上恢复了文革前夕政法小组的“人治”做法,即公检法合一、公安独大、以言代法。
   江泽民一手搞出的政法委体制是比法院还大的法院,比政府还大的政府。在迫害法轮功运动中,政法委和610办公室合体,打破了任何法律和制度的约束。这个迫害机器迫害了千千万万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还轧向更多普通的中国民众,造成每年数千万民众上访、冤假错案遍地。
   本文讲述的是江泽民如何一手搞出这样一个异形体制,以及它的影响和危害。

   接上文:【特稿】江泽民一手搞出的邪恶体制(上)
   
   

体制内的人都看不下去


   “我们的政法委书记往往都身兼公安局局长,公安局本来是检察院的监督对象,但被监督者是监督者的领导,这个体制特别不顺。”
   2010年中共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吴晓灵公开表达了对这种体制的不满。
   吴晓灵在两会期间说,她曾经听到基层法院和检察院的官员感叹工作很为难。“比如,领导开会决定了一个事,那这个领导包不包括政法委书记呢?如果包括,就得服从他的领导。但如果这个事情做得不对,从业务上来说,检察院和法院都可以对公安局做出的不当行为提出不同的意见。”
   她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种党政关系的扭曲和错位,影响了司法公正。她提出的解决办法是,“政法委书记不能身兼公安局长。”
   同样在2010年,《羊城晚报》6月2日报导,三起案件在当时引起了中国公众的热议,“凸显人们对法律的日益不信任”。这三起案件是:
   1. 湖北的按摩女邓玉娇因刺死一名官员而被刑拘。调查发现她是为了防止受到性侵犯而自我防卫,有关部门隐瞒了性侵犯的情节。
2.
   河南农民赵作海因谋杀邻居而被判刑。服刑近11年后,他杀死的“受害人”活着出现了。
3.
   河南8名农民因诽谤罪而被捕入狱。他们所犯的罪是:揭露村支书的腐败行为。
   不少人担忧,政法委书记与公安局长互兼,将可能导致案件协调成“铁案”,检察机关无法进行侦查监督,而法院在被协调的情况下,实际上是按照公安局长的意图,无法做出独立的法律判断。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教授也明确说,政法委书记与公安局长互兼损害司法部门的独立办案是不争的事实。
   山东某县检察院副检察长段梅(化名)多次亲身经历
   “被协调”。“如果公安局长兼任政法委书记,对案件的定性、处理过当却要坚持己见,那么公检法之间就会矛盾丛出。”段梅说。
   浙江某市检察院检察长苗力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检察机关作为专门的法律监督机关,对公安机关的侦查工作和看守所的执法活动要进行监督,包括侦查活动监督、刑事立案监督和刑罚执行的监督。如果公安局长是政法委书记,就可以领导检察机关,这样一来,监督者与被监督者的关系就理不顺,显然不利于法律监督工作的开展。”
   “司法权被协调的后果是,原则不复存在,只要案件被协调,最后都听政法委的,而政法委书记很多时候又是公安局长,所以归根结底是听公安局的。”河北某检察院检察官薛林则颇为无奈地告诉该刊记者,“有时候检察官甚至有点喜欢这种形式,因为都听公安局的,不用担心案件被法院发回来。”
   前文谈到了,江泽民搞出了一个以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国务委员四大副国级职务兼任的公安部长,是一个极其邪恶和阴毒的做法。这样的体制,连体制内的人都在媒体上公开说
   “特别不顺!”但是光一个公安部长,还造成不了这么“特别不顺”的体制,必须从政法委说起。
   
   

政法小组带来文革式灾难


   政法委在正常的国家是不存在的,它本身就是干预司法的产物。
   苏州大学法学院教授周永坤2012年在《炎黄春秋》撰文讲述中共“政法委的历史与演变”。中共政法委的前身是在1940年代出现的法律智库机构,之后是秘书性质的“中共中央法律委员会”。
   1958年6月10日中共颁布通知成立中央政法小组,县以上各级党委都逐渐成立了政法小组。这个小组不仅“协调”公检法的关系,而且形成重大案件逐渐由党委审批。“这个体制不仅在立法上,特别是在司法上强化了人治体制,形成了从上到下的党委第一把手专权的制度”,“开始形成了至今难以改变的党政不分的、人治的一元化体制”,“从此一步步造就了文化大革命的社会条件”。
   周永坤表示,这个政法小组的恶劣之处在于迎合当时领导人的人治偏好,它的两个措施与八年后的文化大革命存在因果关系。
   其一,1958年该小组提出报告说,“刑法、民法、诉讼法根据我国实际情况看,已经没有必要制定了”,导致全国立法工作陷于停顿。
   其二,它在大跃进的时代氛围中提出了完全违背1954年宪法的“公检法三家合一,公安为头”的极端人治体制,造成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和公安部合署办公,并由公安部统一领导,法院检察院都成了公安的下属单位。“公安大跃进”导致全局性的社会大灾难。“警察领导法院,这在任何正常体制下都是难以想像的。”
   1966年文革后,党委被架空,政法机关被砸,中央政法小组也自食其果,最后不存在了。但政法委突进,公安独大带来的教训不能说不深刻。
   
   

乔石的司法理念


   文革后政法机构又重建。从1980年算起,中央政法委先后经历了七任书记,分别是彭真(任期:1980—1982)、陈丕显(1982—1985)、乔石(1985—1992)、任建新(1992—1998)、罗干(1998—2007)、周永康(2007—2012)和孟建柱(2012年11月任职至今)。期间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以1998年罗干为分水岭,1998年前是乔石的“务虚”时期,
   1998年之后到周永康垮台是江泽民的政法委恶性膨胀时期,可以说是复辟文革政法小组的做法。2012年周永康垮台之后,进入习近平时期,目前还在调整中。
   1980年成立中央及省、地、县四级政法委,虽然是统管公检法,但只是在政策层面做指导,不介入司法正常程序和具体个案。当时由彭真出任该委员会的书记,并没有任命副职。1985年乔石接任政法委书记直至1992年。乔石对政法委的主张一直是“务虚”:具体的司法不能干预,抓大的面上东西。乔石在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该机构的办公室都没有独立门面,设在公安部内,只有很少的专职人员编制。
   1988年,在乔石的支持下,时任总书记赵紫阳以“机构改革,党政分开”的名义,撤销中央政法委,成立中央政法领导小组,职能大为削弱。小组不设副职领导人,也不设专门的办事机构,由乔石继续兼任该小组组长。
   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江泽民上台。在江泽民的动议下,中央政法委员会1990年3月又恢复成立。但在乔石的坚持下,委员会的副书记不再安排时任的公安部长,而是由时任最高法院院长任建新兼任;而且当时要求,“政法委员会恢复以后,仍然要贯彻党政职能分开的原则。”
   1992年乔石建议任建新接替自己的政法委书记,次年任建新任最高法院院长,一直到1998年转任全国政协副主席。1992到1998年间,任建新是以最高法院院长身分兼任中央政法委书记。任建新没有像乔石那样进入政治局常委会,连中央政治局委员也不是,仅被安排为中央书记处书记。这段期间中央政法委在党内的组织规格相对较低。
   今年6月14日乔石91岁在北京去世。中共在全国降半旗,进行高规格的纪念。民间对乔石的印象相比江泽民、周永康等要好得多。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对照6月11日刚被宣判无期徒刑的前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这句话在网上被刷屏了。
   《新京报》说,“人们对乔石的怀念,正是反映当下中国社会对民主与法治的现实诉求,以及对未来的期许。”
   如果没有后面江泽民、周永康在政法委的倒行逆施,人们恐怕还不会那么把乔石和江、周来进行比较。
   
   

第二权力中央


   乔石和江泽民一直是政治对手,在政法委问题上的分歧尤其明显。
   江泽民对政法委的理念就是“务实”、利用政法委扩权、抓权,因为他尝过甜头。1986年江泽民担任上海市委书记,时任上海政法委书记的石祝三为其亲信。江为了让石扩权,打破中央关于政法委的权力规限,让石具体插手所谓社会影响重大案例。
   江泽民上台后又把这一套抓权的经验带到北京,并利用总书记之权推广全国,多次指示加强政法委的权力,完全改变了乔石“务虚”的做法,因而中国各级政法委可插手具体案例,权势立时炙手可热。
   1991年,中共成立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该委员会下设办公室,与中央政法委机关合署办公。
   1994年,中央政法委员会的职权扩大到七项,其中包括“研究和讨论有争议的重大疑难案件”、“组织推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等。1995年,中央政法会的职权扩大到十项。与此同时,地方政法委也跟着扩权。
   这之后,政法委与司法人员狼狈为奸,“靠法吃法”,有恃无恐。“司法黑社会”遍布全国的同时,上访冤民自1990年始,每年的增幅都超逾两位数,到2004年,中共官方说一年上访案件达一千万起,那应该是最保守的数据了。
   1997年中共十五大,第一次独立主持中共高层换届工作的江泽民安排亲信罗干以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身份接替任建新的政法委书记职务。罗干一干就是十年,而且还藉此爬上政治局常委。
   1999年也是在6月10日,江泽民成立了一个特殊的“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领导小组下设的具体办事机构就是“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中央610办公室”,与中央政法委员会机关合署办公。中央政法委的权力再一次恶性膨胀。
   “中共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由时任的政治局常委(正国级)李岚清任组长,除了中央政法委做主导,该“小组”成员单位还包括:中共公安部、国家安全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国家体育总局、国务院法制办公室、中央外事办公室、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国家邮政局、中华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武警部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