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天才青年被修炼人感动 却遭5年酷刑]
九剑博客
·天哪!湖南医院抱怨说他们的活摘器官用不完
·追查国际:参加港器官移植会的53人涉活摘器官
·粟沂州:为什么说〝两高〞司法解释是非法的
·海外患者震惊:中国大陆移植无法无天 活下来痛苦大于喜悦
·【禁闻】美分原来是五毛 舆情会议录音曝光
·最高检察院国家检察官学院女教授生前的控告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谎言是如何编造的?
·六件事看蒋介石真实人品 毛泽东无法相比
·一部让您看了一定会相信有神的片子
·【新唐人评论】:罪证确凿 国际社会严厉谴责中共〝活摘〞罪行
·杨宁:三名器官移植专家为中共“站台”的背后
·中共强摘器官曝光10年 国际议案谴责不断
·俞晓薇:漂白活摘 《人民日报》不打自招
·又被打脸了 党媒漂白活摘遭国际移植大会主席驳斥
·杨宁:黄洁夫之可笑与纳粹集中营的造假
·《难以置信》新西兰首都公映 观众热烈回应
·俞晓薇:〝环球时报〞评活摘 假话盖不住真相
·中共藉闭门会否认活摘 红二代罗宇点其死穴
·曝光中共在26届世界器官大会中诡秘设局
·香港大型集会游行吁“全球联动制止强摘”
·涉违规 郑树森论文遭国际器官移植大会拒绝
·无力的抵赖:中共无法解释器官来源
·强摘器官 料大陆年移植量达10万
·外媒密集报导中共秘密大量强摘器官
·俞晓薇:中国器官移植与活摘—数字与真相
·【李天笑快评】器官移植会藏黑幕 习近平痛击黄洁夫
·【禁闻】被问活摘 叶启发为何失言?
·【禁闻】日本学者出书披露 毛泽东勾结日军
·亲历中共长春30万屠杀惨案 日学者痛揭恐怖真相
·【禁闻】欲借移植大会漂白 中共反自曝其丑
·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
·平元:活摘器官罪行第一行政责任人──陈政高
·“五毛鼻祖”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受审 被控受贿两千多万
·数部揭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记录片频获大奖
·视频:张学良生前最后告白 竟爆出真相 耻辱
·抹不掉的记忆:揭秘文革红八月的血腥
·黑龙江女监囚犯:生命中最不堪回首的经历
·王友群:叶剑英等高层支持气功研究的内情
·阚神州:从汉奸秉性看江泽民祸国殃民的必然性
·在中国国家级功臣身上发生的悲剧
·李有甫从大师到徒弟的传奇
·法国《费加罗报》17年两次发文 两次震惊世界 图
·法轮功学员:远离中共邪教 您才会有幸福生活
·金剑平:马克思谬论
·林辉:还原中共“英雄模范”之张学良
·林辉:还原中共“英雄模范”之杨虎城
·金剑平:马克思谬论之二、阶级先进论
·揭秘:简化字是苏联分裂中国的一大阴谋
·川人 :无神论是毁灭人类道德的伪科学?
·北大博士报告揭中共基层政权14大乱象
·【史海】血腥土改运动中 地主女眷的悲惨人生
·活摘器官问题上中共难以圆谎和招架
·【禁闻】中共下发密件 迫害法轮功难以为继
·步步惊心 中国人从出生到老都在被骗中
·王友群:习近平做成三件大事 江泽民死路一条
·王岐山再放重话拒特赦 江泽民外甥吴志明自首
·中共阻止就医 高智晟健康状况堪忧
·高天韵:高智晟律师为何令中共如此恐慌?
·风向变了?中办罕见承认对法轮功学员错误株连(视频)
·李寂然: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法轮功的机密文件透露出哪些信息?
·涉核心机密 7中共政治局委员被电话调查实录
·王友群:愿法轮佛法的圣洁光辉普照天地人间
·美国大学开设介绍法轮功的专门课程
·3名中共军方高层回应活摘器官电话调查实录
·2016年1至8月被中共迫害的中国教师们
·《血刃》震撼英国会 议员将提动议谴中共
·王友群:黄兴国被抓后 〝当代牛郎织女〞冤案天津开庭
·当庭指证江泽民犯罪 律师辩护震憾法庭(附辩护词)
·大陆各界祝李洪志大师中秋快乐
·器官移植中介头目回韩自首 勾结中国医院内幕骇人(视频)
·江泽民违宪违法 法学教授:镇压法轮功纯属〝蠢人干蠢事〞
·专访余文生律师:为法轮功做无罪辩护 良知与天职所在
·为法轮功辩护 律师当庭指“1400例”系杜撰
·日本学者新书 披露毛泽东勾结日军真相
·【今日点击】财新网特稿:陈光标涉令计划李东生案
·周晓辉:陈光标诉财新网快速立案背后有暗流
·陆文:从另外空间的存在谈起
·为何大陆法庭上著名律师说江泽民杜撰1400例
·陆媒对陈光标起底 天安门自焚伪案再受关注
·王友群:21世纪最尖端的科技在法轮佛法面前微不足道
·惠虎宇:《推背图》后10象隐含惊人时局密码
·觅真:欧洲议会对中共活摘器官说不
·静远:解析中国《刑法》第三百条
·成功:国殇说“国”
·成功:谈论中共对〝邪教〞一词的定义
·人数超2.5亿 全球义工托起退党大潮
·快下载!追查国际发布《铁证如山》高清视频
·周向阳案辩词:为捍卫法律正义与真善忍而辩
·白恩培刷新中共贪官受贿纪录 周永康居第三
·香港十一反迫害游行 震撼大陆游客
·十一前夕 全亚洲逾180万人呼吁法办江泽民
·王友群:江泽民已被架在火上烤 正在等待下油锅
·真相大白于天下的时候 你损失了什么
·五毛終於瘋了
·林辉:还原中共“感动中国人物”之草原小姐妹
·美国会:中共继续强摘器官 迫害法轮功群体
·破解对信神的疑惑
·石平: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正在中国发生
·觅真:迫害法轮功 中共江泽民集团已穷途末路
·“肝肠寸断” 跨越重洋的牵挂
·丹麦《贝林报》专题报道中共活摘罪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才青年被修炼人感动 却遭5年酷刑


   【新唐人2015年07月05日讯】(明慧网电)曾经全中国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特等奖、数学奥林匹克竞赛一等奖的上海交通大学高材生瞿延来,被法轮功学员无畏当局的残暴,不断善意向当局讲述自身感受而走进法轮功修炼。当他坚持按真善忍行事时,遭到当局的残酷的迫害,五年绝食让他性命濒临生死边缘。
   
   
   

   
   瞿延来一九七七年出生在黑龙江,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能源工程系,品学兼优,曾获全国化学奥林匹克赛特等奖、数学一等奖。一九九九年七月才开始炼法轮功。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深夜,瞿延来被普陀区公安分局的恶警劫持,后被非法判刑五年。从被绑架的那一刻起,他一直绝食绝水抗议对他的非法关押。期间多次遭受毒打,野蛮灌食造成四次严重胃出血,几度生命垂危,原本身高一百八十厘米,体重一百四十多斤的壮小伙子,被折磨得只能躺在床上或坐在轮椅上,生活无法自理。
   
   瞿延来说:〝被五根绳子绑在床上的滋味是极其痛苦的,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难受,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难熬。我想一天不是由二十四小时组成的吗!一小时不是由六十分钟组成的吗!一分钟不是由六十秒组成的吗!我问自己,再多坚持一秒行不行?肯定没问题!那我就一秒一秒的坚持到迫害结束的那一天吧!〞
   
   〝自从被抓到派出所,就开始绝食绝水抗议对我的非法抓捕,因为我修炼〝真、善、忍〞,我无罪!但是在失去自由无处申诉的环境里我只能采取最极限的方式来控诉邪党的迫害。〞
   
   自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被非法抓捕,到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重获自由,瞿延来经历了长达五年的残酷折磨,被迫长期绝食,受尽折磨与羞辱。但在苦难中,经过理性的思考,他依然选择了坚修大法〝真、善、忍〞,用自己的生命来证实大法的清白、真实与伟大。
   
   希望这篇报导帮助人们了解,在神州大地上曾经发生过多么荒唐、残酷的迫害,中共邪党的残暴与罪行必将受到正义的审判!
   
   

   天才青年被修炼人感动 却遭5年酷刑

   

   
   
   瞿延来。(明慧网)
   
   
   下面是瞿延来的自述:
   
   一、非法抓捕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进入第三个年头了,也是我真正走入修炼法轮大法的第二个年头。那时我在上海上班,工作表现比较出色,刚参加工作一个月,设计的产品就出口海外,很得老板的器重与尊重。我也认识当地的几位法轮功学员。
   
   九月三十日下班后,吃完晚饭我就骑着自行车出门了。我漫无目的的骑着车子,心里却翻腾着事情:我认识的两位同修被非法抓捕,我思考着是否应该离开上海,我相信警察撬不开我的嘴,怎么判我刑?但我也知道邪党做事,没道理它就硬来,我这样不是等着进监狱吗?走还是不走呢?真是举棋不定。
   
   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中共江泽民滥用手中权力一意孤心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那时我连《转法轮》这本书还没有读完,但是非常清楚电视上的污衊宣传就是栽赃陷害,是中共邪党历次政治运动的惯用手段:先铺天盖地的造谣,再无情打压!直到二零零一年中共邪党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让我彻底认清了邪党的邪恶,更让我佩服大法弟子的坚韧与善良,在中国大陆要想打倒谁不会超过三天,一张报纸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而大法弟子为了让世人不被谎言蒙蔽仇视佛法,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向世人讲清真相。
   
   那天我骑着车子,不知怎的又转回到住处。看看表,已经晚上十点了,洗漱完毕,我刚躺到床上,几个警察就破门而入,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将我绑架到普陀区公安分局桃浦派出所。
   
   二、派出所的非法审讯:约束带、毒打
   
   警察对我进行了非法审问,中间换了很多人,也不许我睡觉,晚上还用约束带把我连人带椅子铐到一起(作者注:约束带就是一根宽皮带,上面还带着两个皮带套。使用时把皮带在人身上系紧,手则紧铐在皮带套中)。警察问我为法轮功都做了些什么事?与哪些人联系?还说别人都交待了,要我也交代。他们把我当成了犯人在审讯。对于问话我都拒绝回答,只是给他们讲述我个人的情况,法轮功教人做好人,邪党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在造假。
   
   第二天,也就是十月一日,来了一个自称是上海市公安局的心理医生。我与任何人对话都没有丝毫的畏惧,他想了解我的思想,我就毫无保留的让他了解,因为我想破除他对大法的误解。谈了一、两个小时,他就走了。过了几个小时,这个心理医生又想与我继续交流,但审讯的警察不允许。当天晚上,又过来两个自称是上海交大的老师与我谈话,说了几句就走了。之后普陀分局一个交大毕业的警察也被找来,其实我们是一个系的,但平时没什么交往,他说不认识我,就走了。
   
   十月二日第三天,审讯的人始终问不出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就开始打我的脸,打我的上身;捏住我的鼻子,给我灌水。头一次被上海的警察打,让我想起了前两次失去自由时被殴打的情况:第一次是二零零一年八月份在哈尔滨市南岗公安分局,那个警察自称叫刘刊,他也是这么打我的,但他的力量比面前的这两个人大多了。第二次发生在二零零一年底,北京的警察对我是拳打脚踢,踢得却挺狠。他们一打我,我就把眼睛闭上,不再理睬他们了。
   
   三、普陀区看守所:踩生殖器、在水泥地上拖、插胃管
   
   我自从被抓到派出所,就开始绝食绝水抗议对我的非法抓捕,因为我修炼〝真、善、忍〞,我无罪!但是在失去自由无处申诉的环境里我只能采取最极限的方式来控诉邪党的迫害。
   
   十月二日的晚上,派出所的警察见我始终没有屈服,就用警车将我直接送到了普陀区看守所,几个人把我抬到了看守所的大厅。看守所来了一个狱医,给我量了量血压,走了。这时听送我的警察说看守所拒绝接收,他们就给上面的不知是什么人打电话,一会儿我就被抬上了看守所的四楼。这次来了两个犯人把我拖进四号监房,里面的犯人都在躺着睡觉。犯人们挪出了一个位置,让我躺下。
   
   几十分钟后,过来两个犯人又将我拖了出去,扔到看守所管教警察的房间。一会儿进来了两个审讯过我的警察,他们见我躺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就极其恶毒的踩我的下身生殖器,我忍住没有丝毫的反应。他们见一时没有办法,就说:〝我们有的是时间,就不信你在看守所不说,要都像你这样我们还办不了案子了?!〞恶狠狠的撂下话就走了。我又被拖回了监房。
   
   十月三日早上,我被强行拖出监房拉去灌食。看守所的管教见我不肯走路,也不让犯人抬我,而是指示两个犯人抓住我的双手,粗暴的先从四楼拖到了楼下,再从外面的水泥路拖到警车上。在房间里拖我还好承受;从楼上往楼下拖,撞得腿就很疼了;在楼外的水泥路上一拖,腿上的裤子马上就磨坏了,膝盖和脚趾当即也磨烂了。平时看着水泥路很平整,这回才发觉是那么粗糙,也不知道有多少细小坚硬的东西在我膝盖和脚趾的烂肉和骨头上磨来磨去,那种痛彻心肺的滋味旁人真是无法体会。看着短短的一段路,我却觉得异常的漫长。我一声没吭。
   
   警车开进了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护士看到我这副惨样,就责问送我的管教怎么把人搞成了这个样子,他们都支支吾吾的推托。医生给我做了一些检查,接着就让护士给我插胃管灌食。结果插了好长时间也没插进去,还从鼻子里往外淌血,嘴里也开始吐血,医生就让护士给我静脉输液。折腾一天,晚上我又被送回了看守所。上四楼的时候,管教让犯人把我从楼下往楼上拖,但往上拖实在是太费劲儿了,管教只好让犯人把我背上了四楼。但那个管教还很不甘心,用木板猛抽打我的脚底心。
   
   十月八日长假一结束,我就又被送到监狱总医院。这次看守所不想让医院的人看到我的惨样,就没敢让犯人拖我,而是把我背上了警车。医院给我做了些检查,静脉输液后又把我送回了看守所。
   
   十月九日早上,我被拖到了管教办公室。一个狱医叫犯人把我按到椅子上,开始给我插管子。插了将近半小时也没插进去,从鼻子里往外淌血,从嘴里往外吐血。狱医根本不在乎,他叫犯人把我按到墙角,先来一顿拳打脚踢,再插,这回费了半天劲儿终于插进去了。管子从鼻子插进胃里的感觉,就像有一条火蛇在往身体里钻,极其的痛苦。管子插进胃后,狱医让犯人灌了一点流质,就把管子拔了出来。犯人把我拖回了监房。
   
   以后每天狱医都来给我插胃管,灌一点流质。有时灌了一半把管子拔出来,再插一次管子,接着灌剩下的一半,总之想尽办法的折磨我。插胃管灌食的滋味是极其痛苦难熬的。每天灌的食物都是少得可怜的,但我却不觉得饿,那种感觉很奇特。
   
   四、四号监房讲真相
   
   白天没事的时候,我也和房间的人聊聊天。我旁边睡的人说,第一天我睡他旁边的时候吓得他一宿都没敢睡觉,为啥呢?他怕半夜睡着的时候我把他掐死!邪党把炼法轮功的人污衊得极其可怕。可时间长了,他见我人也挺好的,他就不害怕了。我给他讲了法轮功不能自杀,更不许杀人,你们只听信了邪党一边倒的造谣宣传,如果真象它说的那样,有几个人那么傻还炼功啊。特别是邪党现在极其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如果炼法轮功不能给人带来极大的益处,还有几个人会坚持?邪党最善于利用它控制的舆论工具蒙骗老百姓,比如大家都知道的天安门自焚事件,王进东身上都烧成那个样子了,两腿间装汽油的塑料雪碧瓶却没烧坏,刘思影气管都被割开了还能说话,这就像拍电影一样,看着很逼真其实是在拍戏。这一个月我和房间的犯人相处得很好,他们对法轮功的误解也慢慢的没有了。
   
   普陀区看守所是我呆过的第四个看守所。中国的看守所都大同小异,也就是房间的大小有些区别,所关的人数不同。监房的犯人都很多,睡觉的时候,牢头和混得好的几个打手睡的地方还宽裕,但其他人就挤得不得了,一个个都得侧着睡。犯人们管这叫〝冰冻带鱼〞──睡在一起的犯人们就像冻好的带鱼,侧身立的紧紧的挨在一起,形容得极其形像。看守所有时揽到了一些手工活,牢头就分派犯人们干,干活还有指标,完不成要被打骂虐待。没活的时候,犯人们就被强制一个个排好位置在房间坐好,从早到晚的静坐〝反省〞。
   
   在四号监房呆了一个月后,我又遇到了一个曾在普陀区工商局工作的人,他可能是因为经济方面出问题被抓了。得知我因炼法轮功被抓后,他告诉我说:他的单位也有一位大法弟子叫熊文旗,自学了法轮功后,吃拿卡要的事都不干了,干工商税务的人没谁能像他那样清正廉洁的,他还当过上海市的十佳青年哪!但一九九九年之后熊文旗被非法劳教,释放没多久又被非法抓捕到了提篮桥监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