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党内一高干谈不能给六四平反的原因]
独往独来
·胡绩伟谈胡赵新政失败深层原因
·董 狐:文革50年,习大大搞个人崇拜和新文革,走毛路,园‘皇帝梦’,是自
·林绿野:太平天国与中共天朝之相似性
·宋任穷家族后人的美国生活
·开国大将之子罗宇逃到美国:习近平没有第三条路
·昭明:习、王生巇罅,江、胡结盟抵巇反击 ——任志强敢言必能负重,王岐山
·吃着〝人奶宴〞官升正部级 主管中国人道德规范
·董狐:六中全会或提前以王岐山取代习近平
·伊拉克9年沧桑巨变 戳穿了多少谎言?
·曾金燕:贾葭,网络时代“多余的人”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一直被隐藏的诺贝尔委员会对莫言的颁奖词
·又有171发公开信党员要求罢免习近平 要求票选总书记
·李乔:关于“少帅”张学良的九个真相
·朱学渊旧文:回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
·一个内部讲座,观点犀利惊人
·惊人内幕 中国人的钱到哪里去了?
·中韩一比吓一跳——朴槿惠给习近平带来的启示!
·张洞生新著《黑洞宇宙学概论》正在《香港二楼书店》《香港大书城》出售
·林立果——革命濁流中的叛逆者
·董 狐:「巴拿馬文件」将加速习总倒台中共崩溃
·党媒自曝秘密聚会抨击毛周 亡党已成公开的“秘密”
·李小琳须惩治 习近平姐夫的事情了结了
·毛泽东曾想带我私奔出游
·毛泽东读了17遍《资治通鉴》 读了5000万字 害死8000万人
·听雨楼主的博客:我所知的“毛妃的又一轶闻”
·伍凡:評中共對知識分子和小崗村的講話
·比雾霾更可怕的是于丹! 比于丹更可怕的是鲁豫! 比鲁豫更可怕的是申纪兰!
·董狐:从习近平‘集权争核心搞个人崇拜学毛’等等失败看其自掘坟墓
·昭明:揭秘习近平母亲齐心的小三逆袭上位转正的通奸秘史
·杨继绳:天地翻覆——中国文化大革命历史
·魏光邺:反右运动若干问题之我见
·聂作平:祖国的杂种
·董狐:习胖与金胖,谁怕谁,金胖是中国人民最凶恶的敌人
·雷洋案最關鍵的五分鐘發生了什么:細節分析.精辟!
·网传中央在内部单位逐步解密《林彪日记》内容太惊人
·吴大江:中国,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国家
·董狐:从权贵红二代反对‘文革重来’看习近平的穷途末路
·寡人的博客: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资中筠在习大大与民主党座谈会上:启蒙吧,否则就烂掉了
·万润南:胡锦涛的上司落选总书记内幕
·资中筠 中国为什么日益野蛮化?
·夜问天:自封的“先进”性政党是反人类的犯罪集团
·刘亚洲上将:整人是最卑鄙的人性
·春生:他们是国耻
·中共三巨头死缠同一美女 邓颖超服毒自杀
·董狐:習近平7.1‘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講話, 像是在給中共和他自己立‘
·润涛阎:中美必有一战?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美國蘭德公司:中國現狀分析報告(值得好好看)
·刘亚洲:一亿人脑袋围着一个人转,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好文
·张洞生:中共把马列毛主义吹嘘为「宇宙真理」是愚不可及,末日来临
·陶涵:蒋经国传
·朱忠康:惊世真相 “九二共识”的来龙去脉和前世今生
·陆社交媒体大面积传未经证实的邓小平遗嘱
·隐瞒前中共党员身分入美籍 华裔男子法庭认罪
·毛岸英五个真实细节 赴朝镀金三个月回国
·葉擎天:進口核廢料使習近平遺臭千萬年
·王朔:中國社會的“四大魔咒”
·董狐 :北戴河会议似成习近平的‘华容道’,脱身后抱头鼠窜回到北京
·俞可平:中共政治面临六大问题 统治危机已现
·中国人令世界厌恶原因
·北大博士揭秘基层政治:官员玩女人算个屁
·董狐:习帝反腐:狠拍苍蝇,轻打老虎,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
·周有光闲谈过往
·刘亚洲:中日海军差距超甲午海战 四小时全歼东海舰队非戏言
·董狐: 包子的‘爛陷’又露出來了
·张洞生:任何不符合人性的需要和发展的社会经济制度是会被更适合者淘汰的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六点美国印象让我心酸
·董狐:庆丰帝为什么宁要‘鸿忠’,不要‘兴国’?
·向忠发的供词曝中共十大鲜为人知内幕
·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董狐: 六中全会,包子帝的“困兽之斗”
·毛对特务头子周恩来又用又怕 防到死
·遒真言实: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战争
·大撒币习将投500亿美元孟加拉,北京狂砸700亿美元 普京成为中国奴仆
·【禁书】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1.1.4
·周恩来去世谢静宜兴奋得敲锣打鼓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
·有人揭露习近平篡改六中全会公报!(全文转贴)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 聂树斌处死日期做假:执行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毛远新被捕后吐真言 痛批文革祸国殃民
·毛三次请求杀蒋介石未遂 西安事变竟然是斯大林在操控
·艾叶:毛泽东身患怪病,暴露他强烈的帝王欲权力欲望(节选)
·《毛泽东谈大跃进大规模死亡:死一半人尸体做肥料》
·董狐:看看围绕雷阳案的一些政治斗争闹剧,包子可能是最大输家
·一份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震惊的苏联总统密档!
·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 日特务机关成中共据点 ——中共联
·董狐:习近平大谈‘发展’,他 ‘大发展’了什么?
·将来可进入正史的粟裕秘闻
·美国式贪污:副总统和州长因贪婪而落马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赵紫阳揭内幕:那些元老为何仇恨我 把我家抹黑成官倒
·朱振和;习近平的精彩表演
·【读史】1959年河南信阳事件真相:读完都是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内一高干谈不能给六四平反的原因

老是有人幼稚地以为习中央会为8964平反,并为此上书建言。习中央不会为8964平反的原因至少有四:一是平反后追责问题,邓江胡执政合法性都将动摇,邓的“两手都要硬”基本路线动摇;二是平反后放虎归山,海外民运人士归国,胡赵两案平反;三是平反后8964中两大反抗形式“合法化”、正常化,将为颜色革命铺路。这两大反抗形式是(1)大规模街头政治;(2)如“高自联”“工自联”式的群众团体自发产生,无疑开放党禁;四是军队再不会上街镇压抗议民众,统治者失去最后杀手锏。平反8964必引发风暴,即民间“举一反三”追击产生8964的体制,党内强硬派重新结集。畏访民法院前举牌如虎的当局能平反8964让局面失稳、失控吗?北京查建国
   
   2015-07-14 23:16 GMT+08:00 fang zhou :
   
    党内一高干谈不能给六四平反的原因

   
   
    六四是我黨歷史上唯一不能寫入黨史或黨章的重大事件。不能寫入黨史是因為關於那件事至今還沒有經過黨的全體大會討論通過任何一項決議。即便討論任何有關六四的決議,也無法在黨的大會上通過,一是因為許多老同志無法認同我們的軍隊向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和青年學生開槍,二是因為沒有人敢出來承擔責任,三是無法給那件事定性。由於黨內缺乏共識,關於那件事的說法就前後不一。先是說那是一場反革命暴亂,後來說是一場破壞安定團結的動亂,最後把那件事輕描淡寫成「一場風波」。既然只不過是一場風波,那又為什麼不准黨內外討論呢?像文革、反右都是我黨歷史上的重大事件,我黨勇於改正自己的錯誤,公開給那些被冤屈的同志平反昭雪,為什麼對於六四這樣「一場風波」中的受害者卻不能平反昭雪呢?
    這個問題好回答也不好回答。簡言之,六四雖然死的人遠少於文革和其它政治運動,但這卻是我黨有史以來最棘手的一個問題,沒人敢碰。
    六四以前,儘管我黨犯過很多這樣或那樣的錯誤,但我黨都有改過自新的能力。即使文化大革命對我國造成那樣的劫難,我黨都能夠最後靠自己的力量,粉粹四人幫,否定自己的領袖毛澤東,結束文革,使我國走上改革開放的康莊大道。縱觀中國幾千年的歷史,每一個新的王朝建立之初,總是有這種自我糾錯和革新的能力的。但那種能力卻永遠是很有限的。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不管用了。六四就是這樣一個分水嶺。從那以後,黨再也不能靠自己的能力來治理腐敗,撥亂反正,獲取大多數群眾的支持了。每當一個政權喪失自我反省、自我改過的能力時,這個政權就開始走下坡了。中國歷代幾乎每一個朝廷都意識到了這一點,但卻沒有任何一個皇帝可以扭轉這個趨勢,所以中國幾千年來一直重複著毛主席和溫家寶總理所描述的「政息人亡」這種歷史悲劇。六四就是這個中國的古老悲劇的重新開演。
    「政息人亡」的歷史悲劇在中國不斷重演,是因為從秦始皇到今天,官方都找不到一個好的法子來治理腐敗。治國就是治吏,治吏就是對付腐敗。從古到今,我國都是從體制內找答案。在美國讀過書的孫中山先生首先看到了這個中國幾千年的死結,決定從體制外找答案–他推翻了滿清,建立了中華民國。大總統袁世凱曾經模仿美國建立了一套議會制度,三權分立,同時也開放黨禁報禁,夢想當中國的華盛頓。但很快他就玩膩了,回到了體制內,決定當皇帝。蔣介石不敢稱帝,但他懲治腐敗的法子還是和皇帝一模一樣–體制內找答案。所以22年後他被體制外的我黨所取代。毛主席還沒上台就想到了有一天會和歷代皇帝一樣被趕下台,所以他發誓要用民主來結束「政息人亡」的循環。但他還是沒有能夠跨越體制,他沒完沒了地整人,搞得黨內外怨聲載道,所以他死後不到一個月他的老婆和親信被一網打盡。鄧公一開始也想從體制外一勞永逸地解決大權獨攬、權力高度集中的問題,但他終究沒有那種魄力和勇氣,最後還是回歸舊的體制。他死後我黨之中再也沒有誰敢挑戰這個體制了。
    六四說到底就是中國歷史上最近的「在體制外找答案」的一次嘗試。我黨的領導並非都是外界傳言的那樣酒囊飯袋。他們知道政治體制改革的重要性。他們也知道,六四雖然失敗了,但人類歷史上任何一個獨裁和專制政權都不可能永久,其結局無非只有兩種:或是被另一個獨裁專制政權所取代,或是被一種民主制度所取代。我國現行體制無論出現哪種結局,鎮壓過六四學生和百姓的人都會被後來的掌權者釘上歷史的恥辱柱的,就和那些斬首「六君子」,鎮壓黃花崗起義的人一樣的下場。李鵬同志寫了一本自傳,想撇清他在六四中的責任。我黨不批准他那本自傳的出版,其實並不是和外界傳言的那樣害怕他把責任都推到鄧公的頭上,也不是要把所有參與鎮壓六四的人都綁在一起,而是認為那種責任不是一本書、一個表白可以推卸得了的。老百姓不會那麼笨。
    前面說了,我黨歷史上有過許多次平反糾錯的經歷。例如,我黨的早期曾經給很多被王明、張國燾整肅的同志平反。解放後,我黨錯打了很多右派,文革中又錯誤地打倒了很多知識分子和老幹部,我們都給他們平反了。但那些平反都是路線鬥爭的結果。誰贏了誰就可以否定黨的前任領導所做的一切。搞來搞去這還是體制內爭權奪利,可為什麼這種爭權奪利以前大都出現好的結局呢?這是因為那個時候我們黨內雖然也有不少的投機者,但畢竟還是有一大批有理想的好同志。那個時候加入共產黨遠不如加入國民黨來得實惠,所以我黨那個時候總的說來是純潔的。中國歷史上幫助皇帝打天下的總有一些忠心耿耿的老臣,這些老臣敢於拚死進諫,他們的話皇帝不願意聽也要聽。彭德懷就是我黨的老忠臣。劉少奇、周恩來就是肝腦塗地的宰相。但主席不相信他們,偏偏信了一幫奸臣–四人幫的胡言。主席死時,忠臣已被殺了一大半。到了鄧小平時期,忠臣一個又一個被整下去或退下去,就越來越稀少了。六四以後,我黨的忠臣可以說基本上被一掃而光。如今要入黨的,都是為了當官,撈錢。黨內幹部能夠生存下來的,爬上去的,除了投機者便是貪官污吏,他們連《黨章》都沒讀過,根本就不瞭解我黨的發展史,他們的理想就是撈更多的錢,把孩子一個個?安排到政府裡當大官,或者送到美國去享福,誰會傻到會去給六四平反?今天我們黨內有哪個人有華國鋒為民除害的那種膽略,胡耀邦為民請命的那種慈悲,鄧小平撥亂反正的那種雄才?
    給六四平反的最佳時期已過。鄧公在世時就應該把那件事辦了,那樣做雖然我黨有可能暫時失利,但長遠看來我黨會永存,不會消失,更不可能被打倒。黨和國家都會更加興旺。今天在中國真正的共產黨人已幾乎絕跡,大多數是權貴資本家和利益集團代言人。還有極少數有良心的人,但他們體制內處境艱難,我們這個體制容不下他們。我們這個黨早就不是共產黨了,而是既得利益黨,資本家黨,腐敗黨。如果我們給六四平反,中國將會發生三件事:一是民選政府官員,二是法治社會,三是輿論自由。這三件事一落實,問題就不是我黨失去政權那麼簡單了,而是我們很快就會有幾十萬甚至幾百萬黨的幹部被獨立的反貪局審查。即便按照我們今天的法律嚴格查一下,這些人也都該進監獄的,很多人要被槍斃的。六四平反之後,中國廉政公署的傳票會像雪片一樣飛到歐美各國刑警那裡,通緝那些在國外安享天年的離退休幹部。美國加州的許多豪宅會因為屋主無法再繳納房產稅而被政府查收,荷蘭的紅燈區會立即失去三分之二的生意,法國香榭利大街的商店會一下子冷清一半,德國的奔馳和寶馬工廠將會有大批工人失業,就連泰國的遊樂區的生意也會突然間爆跌。如果說十年前世界需要中國腐敗,那今天的世界就已經離不開中國的腐敗了。
    如果說給六四平反只會影響黨的幹部的利益,那可就小看了我黨的眼光了。六四以後我黨最值得驕傲的一件事就是給我國知識分子辦了許多好事。你也可以說是把他們和黨綁架到一塊去了。中國這幾百年來鬧事的都是讀書人。把這些人管好了,天下就太平了一半。毛主席對他們來硬的,實踐證明那不行。我黨六四對他們大開殺戒,確實是不對的。江總書記靠「三個代表」就把他們徹底搞定了。今天中國那麼多的教授、博士,一打聽都有車有房,卻不見中國的科技趕超歐美哪國。包起二奶,玩弄起女學生他們比公務員還厲害。這裡的秘密誰都知道。他們要是再敢造反,都不用拿他們的政見和玩弄女生是問,隨便找幾篇他們的論文一查就可以讓他們栽了。給六四平反,並不能給他們帶來任何直接的好處,相反卻有可能斷了他們的財源,丟了他們的紅顏和小蜜,他們會同意嗎?今天的中國已不是20年前的中國了,今天中國的知識分子也不是20年前的知識分子了。你去中國隨便一所大學裡打聽一下五月四日是什麼日子,恐怕不少人會回答是情人分手的哀悼日。至於六月四日,他們會說奇怪網上竟找不到這一天。
    不要怪這是學術腐敗。我們二十年來的經濟成長哪裡是靠這些搞學術的。你看那全國十大首富裡有幾個是科技創新者?我國的經濟發展靠了兩大利器:腐敗和廉價勞動力。沒有腐敗這個第一動力,哪個領導幹部會去發傻搞什麼GDP? 都說我們成功的秘訣是摸著石子過河,那是趙紫陽搞過的一套東西,我們早就不用了。我們的幹部是摸著自己的錢包過河。他們的錢包越鼓,過河的幹勁就越大。所以我們的經濟會這麼繁榮。所以這一部分人就能富起來,所以就有一大批人富不起來。腐敗嗎?確實很腐敗。可又能怎麼辦?二十年前鄧公就看到了一個矛盾:反腐敗亡黨,不反腐敗亡國。如何解決這個矛盾呢?他想不出好辦法。江總解了這個難題,這就是讓全國可以腐敗、敢於腐敗的各階層一起來腐敗。大家都腐敗了,誰也就別說誰了。你可以假公濟私,我就可以勾兌地溝油;你可以貪污公款,我就可以摻三氯氰胺;你可以買賣官職,我就可以打磨假晶片。這就叫悶聲發大財。到了最後,全國人民撈錢都撈瘋了,人格都不要了,臉皮都丟盡了,良心都餵狗了,也就沒有亡黨亡國的憂慮了。
    但鄧公當年說的一句話我們卻不能不放在心上。鄧公說,殺二十萬,換取二十年的穩定。聽清楚了:他說那只能管二十年,沒有多說一年。現在二十多年過去了,鄧公可從來沒有延長過這個保鮮期。谁有再大膽也不能瞎做這個主。
    如果這個時候把六四問題拿出來討論,甚至要給六四平反,是多麼腦殘的一件事。二十年保鮮期已過,我黨已經坐在好多個火山上了,會給自己再添一座活火山嗎?就算我黨想通了,那全國那麼多的公務員們、大款們、精英們、教授們能想通嗎?靠喝學生的血養肥的,總不會把喝進去的血吐出來吧。毛主席說,天下大亂到天下大治。可天下大治也會變成天下大亂的。
    所以,六四雖然是一場小風波,卻也是我黨有史以來最棘手的一個問題,至今沒人敢碰。
   
    到底是谁下令开枪?
    「六四」以后,被开枪后果所震撼的中央高层,无人愿承担开枪的责任。军内流传的消息是,当有人问到主持军委工作的杨尚昆为什么部队会开枪时,杨的答覆是他也不知道,他当时正在人大会堂,听到枪响后也感到突然。对开枪持保留态度的张震曾质问过杨白冰到底是谁下令开的枪,杨的回答是他只是执行命令。张震为此一状告到邓小平那儿,指杨氏兄弟把开枪的责任推给了邓,据讲这也是邓下决心把杨氏兄弟换马的原因之一。在北京高干子弟中盛传的消息还有徐、聂两位老帅和陈云去世前,都曾要求邓小平讲清楚到底是谁下令开的枪,看来他们都不愿沾这个「历史功绩」的光。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