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美戰略關係前景不明朗]
藏人主张
·从薄熙来的耳光看中国的社会性质
·温家宝家人隐秘的财产
·薄熙来扔出的白手套
·中国社会濒临爆炸
·中共暴政进入倒数
·温家宝女儿咨询公司
·汉人维人在实践反抗暴政的权利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2)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3)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4)
·对去年一年新疆“恐怖袭击”的剖析
·《中国离岸金融报告解密》的意义
·天价“维稳”经费的背后
·英航、澳航抛棄式耳機乃由獄奴製造
·狼行天下吃肉 狗行天下吃屎
·谁有权回忆文革?
·埃及经验
·近平开枪祝贺令尊老友的生日
·胡耀邦六进藏区揭秘
·藏官披露中共对藏所犯下的罪行
·中国模式遇上了大麻烦
·习叔叔逼薄瓜瓜站离爆料
·华丽尸袍下的黑暗世界
·薄熙来—被困笼中的老虎
·审判薄熙来
·薄瓜瓜发声明对父母遭遇表达不满
·薄熙来:“审判长,我有话要说”
· 薄案庭审细节存疑
·薄熙来盼完善中国司法未来
·“红二代”与“官二代”
·如何定义“中国人”?
·中国人应该从澳洲大选中反思什么?
·《经济成长的终结》
·“北漂族”难落北京户口
·中共是反人类的凶手
·中國追捕部落客擬似文革批鬥
·普京帮习近平戳老虎窝
·潘晴和一平的建议
·中共決定經濟政策的重大改變
六四运动纪念碑
·【赵紫阳录音回忆录选摘】
·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六四前夕暴力革命主张出台
·美议长佩洛西访华能否改变六四定性?
·民众对六四事件历史回顾
·方励之谈六四运动
·中国二十年思想演进
·中军镇压学生是否属于爱国?
·"六四"?什么"六四"?
·“90后”谈“六四”
·从学生运动到全民运动
·从静思节看六四前景(首发)
·自由文化运动六.四祭辞
·达赖喇嘛最新对六四等表态
·从天安门广场到零八宪章
·加油中国人—为“六四运动”二十周年而作。
·刘晓波:我的自辩
·刘获奖异议人士反应不一
·将无人替刘晓波领诺奖
·达兰萨拉藏人纪念六四天安门事件
·中國民運江湖回望錄
·袁紅冰新書《六四之殤》 出版說明
·出版社《六四之殤》邀請函
·《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
·《六四之殤》新書發表會
·首曝白宮密檔六四屠殺人数
·鮑彤:「六四」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我看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沒鬧清
·「六四」之前,胡耀邦主政的十年是中國歷史上的短暫春天
·毛澤
·1989年4月15日下午,胡耀邦的死訊透過各種途徑傳到了北京大學,終於
法轮功抗暴十周年
·法轮功抗暴十周年
·“绿坝”克星“绿色海啸”问世
·遭镇压十周年 法轮功举行纪念活动
台湾以及其它
·马英九回绝达赖喇嘛访台内幕
·马英九没有西藏政策
·“台北和约”和“西姆拉条约”
·吕秀莲要当马英九的特使?
·台湾青年人的西藏情结
·众论达赖喇嘛访台
·达赖喇嘛访台日益政治化
·達賴喇嘛是一面照妖鏡
·达赖喇嘛访台考验两岸政治智慧
·蘇批馬無禮达赖谈好友阿扁
·「一個地球,共同的責任」
·世紀大審 扁案偵審大事記
·一个践踏言论自由的判决
·《台湾大劫难》一书即将震撼出版
·陈水扁如能挺住将成为英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美戰略關係前景不明朗

伍凡評論第452期 中美戰略關係前景不明朗 關鍵議題針鋒相對
   
   
   
   2015-06-26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52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中美戰略關係前景不明朗 關鍵議題針鋒相對」。
   
   
   
   中美戰略会谈表面有些成果,但中美兩國關係並沒有改善
   
   
   
   兩天半的第七輪中美戰略和經濟對話(S&ED),和第六輪中美人文交流的高層磋商,在6月24號結束。這是近年來中美戰略會談的第二場。雙方在氣候變化、雙邊投資談判、海洋保育、人文交流等領域上都有所進展,但是在網絡安全、南海問題上仍然停留在各說各話的狀態,沒有改變雙方對峙的局面。對中國人權狀態和中共當局對待NGO組織的嚴加控制,美國持不同看法。中國尋求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的問題也沒有解決。
   
   
   
   會後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會見中共國務院總理劉延東、汪洋和國務委員楊潔箎的時候,他表達了美國對中國的網絡安全和海洋行為的擔憂。汪洋、楊潔箎和美國國務卿約翰‧凱瑞(John Kerry),美國財長盧‧傑克(Jacob Joseph Jack Lew)在24號的記者會上宣布,經過2天的對話和磋商,雙方在戰略、經濟、人文三個軌道上,一共達成了將近300項成果,其中戰略軌道有100多項、經濟軌道70多項、人文軌道119項。
   
   
   
   儘管表面上有了這些合作項目,但實際上都是為習近平9月份訪美作鋪墊開路而已。可以預料,涉及到中美兩國之間的一些重大而關鍵的問題是議而不決,要等待習近平訪問美國來定案。從表面上觀察,這次中美戰略會談看來似乎有些成果,但最關鍵的是中美兩國關係並沒有改善,並且有向惡化方向發展的趨勢。
   
   
   
   中美之間最大的問題是戰略猜疑和互不信任
   
   
   
   中美關係的定位如何呢?還是沒有解決。汪洋過去講中美關係是夫妻關係,這次會談中講中美兩國關係是兄弟關係,親兄弟明算帳,這些都是用很膚淺的思維來定位中美兩國關係。習近平兩年前提出中美兩國建立「新型大國關係」,堅持「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原則。但是奧巴馬和美國政府至今還沒有接受習近平的倡議。而橫亘在中美之間最大的問題是戰略猜疑和互不信任,譬如中美在南海問題、網絡空間方面的不信任,都造成雙方之間不少摩擦。
   
   
   
   因此中美兩國之間最重要的是如何取得互相信任的問題。美國官員甚至透露,2014年美國起訴5名中國中方的黑客之後,美中兩國成立的黑客工作小組到現在都還沒碰過面,可見雙方都沒有交往、沒有信任感。
   
   
   
   BBC中文網報導,中美第七輪戰略和經濟對話議題廣泛,雙方的官員都對構建建設性雙邊關係表達了強烈的願望。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箎呼籲雙方妥善管控分歧,避免對抗。
   
   
   
   美國副統總喬‧拜登(Joe Biden)呼籲坦誠面對分歧,爭取共贏,不過雙方在安全議題的對話當中氣氛仍然緊張。美國財政部長盧‧傑克指出,美方對中國政府支持的黑客竊取美國公司的商業機密,深表關切,並且講:有關行為已經超出了國家行為可以接受的範圍。
   
   
   
   中美戰略和經濟對話時空背景有很大的變化
   
   
   
   中美戰略和經濟對話,和以前的幾輪對話的時空背景有很大的不同。以前美國總是抱著一個單相思,希望中國富裕和強大起來,中國最終走向普世價值道路,走上自由、民主、人權和憲政道路。所以美國在互利的條件下幫助中國發展經濟、文化和社會。
   
   
   
   但是最近這兩年半以來,中共在國際事務中要有所作為,要做出頭鳥。在意識形態宣傳上,把美國當作頭號敵人。在國內,推行大量的反憲政、反普世價值、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權的政策。同時對各階層的民眾進行大量的逮捕和審判。中共還和普京進行了戰略結盟,形成了對全球普世價值民主化進行抗衡。所有這些不得不使美國重新思考,要改變對華戰略和政策。
   
   
   
   十年前,當時任副國務卿的羅勃頓‧佐利克(Robert Bruce Zoellick),敦促北京成為美國所領導世界當中的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這一個想法,其中體現出美國當時對中國崛起抱有放鬆的自信的態度。然而,如今華盛頓許多人是看到了,它不是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而是一個胳膊越來越硬的競爭對手,有一向要將美國擠出亞洲的計劃。
   
   
   
   並且這次的對話時機也不理想,因為今年中美關係是多事之秋,譬如南海、人權、經貿、網絡攻擊等等,同時美國明年將要舉行總統大選,美國國內正在進行關於中國政策的辯論。所以中美這一次對話的實際總體是處於不利和複雜的背景,並且許多美國智庫和學者向美國政府和國會建言,修改美國對華的總戰略。
   
   
   
   美國副總統拜登向中共高層提出了中美兩國關係中的三個觀點
   
   
   
   過去35年來,美國5屆政府關於如何和中國打交道的共識受到了嚴重的批評,要把中國當作個對手,而不是當作個夥伴、合作者。美國副總統拜登他直言不諱地談到了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分歧,他說,我們在這次會議上不會解決所有的問題,但是我們必須致力於找到解決方案而努力。拜登在這次戰略和經濟對話的開幕式當中,向中共高層提出了中美兩國關係中的三個觀點:
   
   
   
   第一,美國歡迎並希望中國負責任地崛起,也支持中美展開負責任的良性競爭。
   
   第二,歡迎中國在國際事務中制定規則。
   
   第三,領導人的、私人的朋友關係,並不代表彼此歡喜對方。而是非常明顯地邀請中國加入國際事務的規則制定者的行列,要中國參與制定規則之後、要遵守規則,並且約束成為負責任的大國。
   
   
   
   但是在這次對話期間,汪洋、劉延東和楊潔箎都不敢接拜登的這個話題,僅僅一味地強調中美兩國合作雙贏,鬥爭則雙輸。那麼請問如何合作,可以在沒有規則和不遵守規則的情況下合作嗎?完全不可能。
   
   
   
   中共至今沒有表達接受與否共同制定網絡規則
   
   
   
   美國特別提出要中美兩國共同制定網絡規則,但是中共至今沒有表達接受與否,美國為了邀請中國參加共同制定網絡規則,在這一輪會談的最後一天,美國國家安全局局長兼美國網軍司令部司令麥克‧羅傑斯(Mike Rogers)將軍,6月24號在華盛頓舉行的地理空間情報研究會上說,美國人事管理部大量雇員的個人檔案遭黑客盜竊,出現了網絡攻擊的危險性,但不能想當然的認為是中國黑客襲擊了人事部的數據庫,Rogers 拒絶透露美國情報部門的調查對象,僅僅說這是一個正在進行的過程。
   
   
   
   但是美國其他情報官員說,情報機構傾向於認為這次攻擊是中國黑客所為,並且據稱了證據包括黑客使用的惡意軟件種類,黑客盜取數據的先進手段以及儲存數據的互聯網域名等等。
   
   
   
   另外,國會參議院國土安全與政府事務委員會6月25號舉行聽證會,要求聯邦人事局局長阿丘利塔等政府官員作證說明,阿丘利塔說她無法將該局受到的黑客攻擊歸罪於北京、及數據信息庫的脆弱和不堪一擊,說明聯邦人事局老化、陳舊的系統,急需要更新換代。
   
   
   
   聯邦人事局數據信息受到了黑客攻擊之後,美國公眾和許多國會議員都認為,對美國政府數據信息的黑客攻擊是和中國政府相關的組織所為的、所做的,參議員追問阿丘利塔,是否能夠明確的告訴參議員,國土安全與政府事務委員會黑客攻擊是中國政府所做的嗎?阿丘利塔沒有正面回答過這個質問,她說人事管理局不負責將責任歸屬於哪一個人,而是需要其他部門的同事來回答這個問題。上面這兩位美國官員的公開講話,已經給中共當局足夠的面子和友好了,希望在習近平訪問美國的時候能簽訂中美兩國共同制定網絡規則的協定。
   
   
   
   雖然奧巴馬政府沒有直接指責北京黑客攻擊美國,美國媒體引用了美國情報總監克拉珀(James Clapper)就直接點名了是北京。《華爾街日報》引用了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克拉珀辦公室發出的一份聲明說,雖然這一事件仍然調查之中,國家情報局清楚地認為中國仍然是主要的嫌疑人。
   
   
   
   另外美國也有可能會運用TPP的渠道來吸引中國,中國一直沒有批評TPP,顯示了有可能加入,而且如果中國不參加,那麼TPP一旦實現,美國和日本將成為主導力量,對中國不利。所以在這一輪的對話當中,中國有可能向美國釋放出更明確的一個參加的意願。
   
   
   
   中美兩國現在的關係,究竟是處於一個什麼狀態啊?
   
   
   
   那麼我們要問了,中美兩國現在的關係,究竟是處於一個什麼狀態啊?6月24號,日本《經濟新聞》也就是日經中文網,刊登了習近平的智囊之一,清華大學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閻學通在回答日本新聞記者的講話中,可以相當程度的表明了中美關係的現狀。
   
   
   
   記者問:中美圍繞南海問題關係日益緊張,中國外交部6月16日發布了南沙島礁造島將於近期完成,你認為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召開之前發表這個消息的意義是什麼?中美關係的緊張能否得到緩和?
   
   
   
   閻學通回答:第一,中國外交部現在發布南海工程在近期將造島結束,比較明顯的是希望給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創造稍微好一點的環境,使雙方之間的衝突和矛盾降溫,這樣在中美戰略和經濟對話會上就能夠有一些合作問題進行討論。
   
   
   
   第二,今年中美之間在9月習近平和奧巴馬見面之前,雙方應該說即使發生衝突和摩擦,規模也不會太大,程度也不會很嚴重,但是不排除中美雙方領導人會晤之後,發生新的、比較大的摩擦和衝突。也就是說在年底的時候,10月、11月、12月,本年最後一個季度,中美之間發生新的、比較嚴重程度的衝突的可能性不能排除。
   
   
   
   第三,在奧巴馬執政時期剩下的1年半,總體來講中美之間會發生衝突,但是應該說在可控範圍之內。奧巴馬對華政策不會做出本質性的調整,但是奧巴馬之後,也就是說美國的新政府上台之後,中美關係可能會出現新的較大幅度的下滑。
   
   
   
   日本記者問:9月份以後更嚴重的摩擦,具體是指什麼摩擦?閻學通回答:中美之間現在發生衝突的領域非常多,在網絡、海軍、海洋、人民幣匯率、人民幣成為SDR特別提款權、投資、貿易赤字、外太空、朝鮮核武和伊朗核武,中美之間有分歧的領域太多,你說在哪個領域會發生?哪個領域都有可能,就是因為太多的領域裡都有利益分歧,所以這就是為什麼今年年底最後一個季度發生新的衝突的可能性很大。
   
   
   
   中共需要中美之間發生衝突,用民族主義和國際壓力作為藉口,加強社會統治
   
   
   
   為什麼閻學通如此肯定在本年最後一個季度中,中美之間會發生新的、比較嚴重程度的衝突的可能性不能排除呢?是不是中共已經有了中美會發生衝突的計劃了?我們可以理解中共需要中美之間發生衝突,用民族主義和國際壓力作為藉口,加強社會統治,應對中共黨內鬥爭和社會不穩定的局面。中美關係矛盾,控制到不動武,但又讓它時刻有衝突、製造緊張局勢,由中共控制局勢的發展,這是中共政權所需要的,這就是將黨內和國內的矛盾轉向國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