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藏人主张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经济学人》眼中的新疆:种族隔离上建立的警察国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西藏流亡社区的教育体制
·西藏零八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南非改变政策准许达赖喇嘛来访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中国比印度落后在哪里
·加州议会向遭受歧视的华人道歉
·2010年美中关系紧张加剧
·中美数码外交
·“东亚共同体”
·左拉复活控诉不断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点滴
·達賴喇嘛的特別講話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闭幕
·达赖喇嘛警告失败的可能
·达赖喇嘛暗示选择一位女孩为继承人
·“对”“错”之争,鹿死谁手?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藏中文化交流一瞥
·运用不一样的汉语文
·藏中“放屁”比较研究
·达赖喇嘛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见面会(图片新闻)
·中国当务之急是实现新闻自由和法治
·袁红冰与达赖喇嘛见面发言
·慶祝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0周年(图籍)
中国转型问题
·赎回选票行动的背景资料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人声明
·赎回选票行动致全国选民的一封信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记录
·赎回选票行动指南
·赎回选票行动义工自传
·赎回选票行动公报
·波澜初现--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发酵--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网络围剿下的胜利
·赎回选票征求专家法律意见和公民意见
·赎回选票行动申请护照被拒、电脑被扣押
·更正第302号声明及向公众致歉
·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唐荆陵就赎回选票行动答刘飞跃问
·结语-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
·中国与法国大革命遗产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为什么远见卓识者往往不近人情?
   
   职场TONY SCHWARTZ 2015年7月27日 纽约时报
   
   


   托尼·施瓦茨(Tony Schwartz)在书中写道,史蒂夫·乔布斯对那些帮助他实现梦想的人或许残酷了一些。
   
   最近,我读了阿什利·范斯(Ashlee Vance)的传记作品《埃隆·马斯克:特斯拉、Space X与探索美好未来》。在阅读过程中,我时而感到惊讶,时而感到沮丧,这种矛盾心理和我之前阅读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的《乔布斯传》(Steve Jobs)与布拉德·斯通(Brad Stone)的《万货商店:杰夫·贝索斯和亚马逊时代》(The Everything Store: Jeff Bezos and the Age of Amazon)的感觉几乎一模一样。
   这三位领导者都称得上是当今商业领域最有远见卓识的人。他们都推出了一些独特的产品,改变了——或以马斯克而言,有极大的潜力去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他们在商业领域展现出的创新精神、勇气、执着与创造性令我敬畏。我也十分喜爱他们的产品。我有一台Mac Pro电脑和一台iPhone,二十年来,我一直都是苹果的忠实客户。我在亚马逊上买了许多图书和其他产品,他们低廉的价格、轻松的购买方式和快捷可靠的运送服务深深吸引着我。而特斯拉的S型电动车无疑是我开过的最好的轿车,而且它是全电动的,可以在你的车库中充电。
   毫无疑问,我算得上是他们产品的忠实用户。
   然而令我沮丧的是,对于那些努力工作、忠心耿耿、帮助他们实现了梦想的员工,他们却吝于关爱和感激,表现出毫无必要的残酷,这无疑有损于他们的人格。
   当然,这些领袖人物都有忠实的捍卫者。例如在苹果公司,乔布斯的继任者——包括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和首席设计师乔纳森·伊夫(Jonathan Ive)——都认为他最后几年已成为一名相当成熟的领导者。马斯克与贝索斯也都有许多共事多年的工作伙伴。但即便作为乔布斯的崇拜者,伊夫对他为人处世的方式也依然多有不解。
   “他是个非常敏感的人,”2011年乔布斯去世前不久,伊夫对艾萨克森说。“他的反社会行为和粗鲁态度部分是由此造成的。这实在是不合情理。我可以理解为什么厚颜无耻又麻木不仁的人会很粗鲁,但不明白为什么敏感的人也是如此。”
   鉴于这些人取得的巨大成就,有这样的疑问也是顺理成章的——是否正因为他们对人无情,甚至残酷,所以才表现得更加出色。
   我和那些传记作者一样,都认为并非如此。我们在“能量计划领导力训练”(Energy Project)中的研究证明,员工在工作中的需要——尤其是尊重与赞赏的需要——如果得到了更多的满足,那么他们的工作表现也就越好。
   正如艾萨克森在写到乔布斯时所说:“大可不必去招人厌恶。这一点对他的阻碍远大于对他的帮助。”
   与此相似的是,一位曾与马斯克共事的人对范斯说:“他可以那么温和忠诚,但在某些不必要的时候,却又对人那么严苛。”
   而在亚马逊,人们把贝索斯的怒气爆发称为“癫狂发作”。“每当此时,他就变得非常夸张,而且冷酷无情,”斯通写道。“而且这些年来,他对员工做出过一些相当令人难堪的指责。”
   为什么这些才华横溢的人在另一方面却如此不近人情呢?
   答案显而易见,他们有本钱这样做。才华掩盖了许许多多的罪恶。伟大的产品就是伟大的产品,而且你并不需要事事都做对才能取得成功。大多数客户根本不在乎香肠是怎样做出来的,只要吃起来美味就行了。
   另一方面,员工们也愿意任劳任怨地为有远见的领导者工作。大多数这样的领导者,比如乔布斯、马斯克和贝索斯,都是一些有热情、有想法、有魅力的领导人。
   “书中许多接受了采访的人都抱怨过工作时间、马斯克的生硬作风和偶尔荒唐可笑的期望,”范斯写道。“但几乎每个人,甚至那些被炒鱿鱼的人,都依然崇拜马斯克,而且谈论起他来,就像在谈英雄人物或神话传说。”
   最终,他们在经济上所取得的成功以及由此而来的权力,让他们可以堂而皇之地摆脱常人的行为规范,甚至显得不够人道。
   乔布斯生前经常开车不带驾照,而且总是在残障人士的专用车位上泊车。正如伊夫谈到乔布斯的态度时说的那样,“我想,他觉得自己有自由也被允许那样做。他觉得普通的社会规则对他并不适用。”
   亚马逊的员工们曾收集过贝索斯的一些最伤人的话,其中包括“你是懒惰还是没有能力?”“你为什么要浪费我的生命?”以及“不好意思,我今天吃了脑残片吗?”
   而为马斯克忠心耿耿工作了十二年的一名行政助理在谋求升职时,被告知可以先去度两周的假,让他好好想一想。但等她回来之后,马斯克却告诉她,他们之间已经没法再合作下去了。据范斯写,他俩从此后半句话都没说过。
   尽管这些行为听起来匪夷所思,但我始终认为,他们大多数的恶劣行径都是出于害怕、冲动和应激反应,而不是有意伤人。这样的行为并非源自优越感,而是源自不安全感。
   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很不幸深有体会。我早年的大部分时间一直在冷酷无情地谋求证明自我价值,在忐忑不安地害怕自己始终达不到要求。近年来,我已经花了很多时间来努力让自己变成一位关心他人、鼓励他人的领导者。但是我很清楚,一旦交易无法达成、项目不能融洽、或者员工达不到要求,我就会产生一种焦虑的感觉。我知道事情如果失控会有多么可怕。
   和他们三人一样眼光长远的人都很想控制局面。如果事情的结果与他们想要的有出入,或者说,如果他们觉得其他人没有达到他们的标准,那他们极有可能会忽然发作,或者表现相当恶劣。
   这三位领导者投入了无数的时间与精力来打造和经营他们的事业,因而远远忽略了其他的事情,包括忽略了对员工的关心,他们甚至不明白这样做会是什么样子。在很大程度上,那些人只不过是他们达到目标的一种手段。
   我很理解一个人被外在的成功束缚会怎么样。做得再多都不够。
   由于他们的管理风格而引起的这个问题并不是在问,那种强硬、粗鲁且冷酷无情的态度是否会让人把工作做得更好。肯定不会,而且肯定无法良性循环。有谁会不相信员工在更加健康而快乐的工作环境中会更有生产力呢?
   所以,人们应该问的是,如果这些领导者对员工所投入的关怀,和他们在构思伟大产品时所投入的精力一样多,那他们是否会让无数人生活得更好,也许还会让他们更成功。
   “还是不要当成功的人吧,”阿尔伯特·爱因斯坦曾经说,“不如做个有价值的人。”
   本文最初发表于2015年6月27日。
   翻译:任梦
(2015/07/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