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五四、计生和铁流(微集)]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你受伤,不是我的责任----三复陈复先生
·本体四论(修正稿)
·新礼学初论
·请不要栽赃,好吗?
·大彰良知不是梦,广传吾道可成团
·追问余杰:向何处追寻良知?
·当怒则怒与似怒非怒-----复云尘子先生
·向真理礼拜,对儒家负责----四复陈复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五四、计生和铁流(微集)

   五四、计生和铁流(微集)

   

   【击蒙】或说:“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云。事实恰相反,有了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在政治上,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党主制和民主制、私有制和公有制难以兼容并存。唯我仁本主义才能个体集体并重,唯我新礼制才能汲取西方民主制度精华而超越之。

   

   【答客】或问:孔子说仁者爱人,又说古之学者为己。这不是自相矛盾吗?答:爱人为己,相反相成。爱人立人达人,归根结底是为了成德成圣,成就自己生命的伟大和良知的光明。杨朱学“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但不能爱人,墨学“摩顶至踵以利天下”但不知自爱,皆反人性之常,非中道也。

   

   【击蒙】或说:“其实墨子才是一位最不应该被今天的劳动大众和企业家们遗忘的卓越人物”云,此言差矣。利他当然是美德,但不宜本位化。利他主义过犹不及,与利己主义一样,都不是人性和道德之正常态。反掉儒家反掉中道,人们就丧失了分辨是非的能力,喜欢反常,好走极端。

   

   【儒眼】暴虐和奴性相反相成。奴才最热衷施暴,最容易成暴民,暴民最崇拜暴力,最适合当奴才。极权暴政的成功和维持,需要有相当数量的暴民为之充当基本面,并提供源源不断的干部补给。如果民德民智大幅提升,暴民奴才沦为过街老鼠,极权暴政就丧失了社会基础,难以维持矣。

   

   【计生】计划生育和计划经济一样都是在错误思想指导下实践起来的暴政。计生之恶果后患远大于贪腐。贪官虽坏犹有限,计生之恶不可饶,盖贪腐谋财不害命,计生谋财兼害命。除了以收取社会抚养费的名义劫夺民财,还强制堕胎剥夺人命,导致大量人家断子绝孙,祸我民族至深。此罪若不清算,天怒民愤难化解!

   

   【儒眼】一些反儒派喜欢自诩熟读儒经,非实话也。熟读儒经而反儒者寡。罗先生说:“我跟台湾的龙应台交流很多,她以前也反对儒家,但是后来当她自己坐下来翻原文,她觉得原文跟她在学校学到的意思好像不一样。比如说《中庸》,写得真的不错。”(罗多弼:孔子是一个世界主义者)这才是实在话。

   

   【击蒙】陈独秀说:“记者非谓孔教一无可取,唯以其根本的伦理道德,适与欧化背道而驰,势难并行不悖。吾人倘以新输入之欧化为是,则不得不以旧有之孔教为非;倘以旧有之孔教为是,则不得不以新输入之欧化为非。”以孔教指儒学,将中西文化和文明截然对立起来,将儒学视为欧化即民主化之敌。

   

   【击蒙】李大钊说:“余之掊击孔子,非掊击孔子之本身,乃掊击孔子为历代君主所雕塑之偶像的权威也;非掊击孔子,乃掊击专制政治之灵魂也。”否定了历代儒家政治一定程度的文明性,将孔子视为“专制政治之灵魂”,否定了孔子的正义性和孔学的真理性,却说“非掊击孔子之本身”,欺人乎?欺天乎?

   

   【击蒙】鲁迅说:“总而言之,孔夫子之在中国,是权势者们捧起来的,是那些权势者或想做权势者们的圣人,和一般的民众并无什么关系。”儒家是中华文化主统和中华文明缔造者,孔子是儒家集大成者和最高代表,是真正的民族魂,属于全人类。说“是那些权势者或想做权势者们的圣人”,是无知无耻的污蔑!

   

   【击蒙】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人物偶有尊孔之言,虚尊而已。如陈独秀说:“孔学优点,仆未尝不服膺”,又说:“我们反对孔教并不是反对孔子个人,也不是说他在古代社会无价值”云。其意不就是说孔学在现代社会无价值吗?自相矛盾如此。将孔子学说与孔子个人割开,虚予肯定而实质否定。

   

   【击蒙】吴虞说:“不佞常谓孔子自是当时之伟人,然欲坚执其学以笼罩天下后世、阻碍文化之发展,以扬专制之余焰,则不得不攻之者,势也。梁任公曰吾爱孔子,吾尤爱真理,区区之意,亦犹是尔。”吴虞玩的也是虚誉实贬之计,虚誉孔子为伟人,实贬孔学为“阻文化之发展,扬专制之余焰”的伪学伪理。

   

   【击蒙】或说“中国人有多尊拜儒家就有多丑陋”云。恰恰相反,中国人有多反孔反儒就有多丑陋,反孔反儒,轻则非中国人,重则非人。五四是去中国化的开始,四九是非人化的开始,文革达到巅峰,国民丑陋和非人化的程度,史无前例。这是一个中国人最没中国味最没人味的时代。

   

   【击蒙】或说:“每逢民主运动失败一次,反动潮流便高涨一次,同时孔子便被人高抬一次”云,这个观点很流行,谬论耳。首先,反儒就是民主运动失败的文化根源,反儒的势力和社会建不起任何好制度;其次,反儒派最好也有限,尊孔者最坏也有底。包括康有为袁世凯在内的近代儒家和尊儒派都被严重误读。

   

   【儒眼】福建豪华酒店内美籍华人殴打中国小孩,称因孩子当众剔牙没素质。(@广州日报)小孩有没有素质姑不论,这个美籍华人没素质绝对可以肯定。孩子表现不好,可以提醒劝告,可以向家长反映,不能动手。若非迫不得已(比如为了自卫或者救人)对大人都不能动手,何况小孩?

   

   【袁世凯】袁氏的问题是缺乏政治智慧和自知之明,不识时务,不知道清朝一亡,虚君立宪制就不再具备民意基础。换言之,光绪帝有资格实行虚君立宪制(他没能力是另一回事),他袁世凯没资格。但是,将虚君立宪制称为帝制并等同于家天下君主制,则是对袁氏的恶意抹黑。

   

   【固执】执著儒经,就是允执厥中,执著中道,就是坚持五常道,坚持仁义、诚信、时中等原则,坚持儒家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坚持仁本主义三观和道路。佛教说:天性寂,佛陀以涅槃寂静;道家说:天性虚,真人以致虚极守静笃;儒家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执著儒经就是自强不息。

   

   【铁流】矜老恤幼,明德慎罚,中华传统也。《礼记曲礼上》:“悼与耄,虽有罪不加刑焉。”意谓七岁以下八十以上,即使犯罪,不受法律惩罚。《周礼》有三赦之法:“壹赦曰幼弱,二赦曰老旄,三赦曰惷愚。”对未成年人、八十岁以上老人及智障者,除故意杀人的重罪外,可免予究刑事责任。2015-7-15

   

   【铁流】铁流先生写点文章而已,有没有功姑不论,无罪是绝对的。判他“寻衅滋事”和“非法经营”罪者才是犯罪,搞思想罪文字狱才是政治非法和寻民之衅。你们才是对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犯罪!历史自有公道,天道自有公平。文字狱必须在我们这一代终止,东海将为此不惜一切斗争到底!

   

   【答客】或问:如果有人动机非常好,可是由于思想错误,犯了你们儒家认为的死罪。是否考虑动机可以从宽?答:死罪不由人定,要由法定;法律必须依照仁义原则并参照普世价值而定。例如计生首恶就必须处死。动机如何不值得考虑。因为计生的罪恶太大了,属于反人类罪,王道政治所必杀!2015-7-15余东海

(2015/07/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