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隋牧青律师拼命三郎]
郑恩宠
·美国政府声明释放浦志强律师
·山东冤民声援舒向新律师!
·言论自由不是扭曲事实的自由
·勿忘为他人而受到酷刑的律师们
·美议员团与香港各派会谈
·四律师法院外抗议对范木根判决
·祝丁家喜律师获公民力量奖
·在教堂见到拆迁户留美学生
·李劲松律师为被警方打死女工呼吁
·五一后公民有诉讼权并不提高胜诉权
·三律师在江西高院前拉横幅抗议
·庆安案网民律师访民高度团结
·赞筹款为经济困难者请律师
·庆安维权一线急需五万元
·随牧青律师会见狱中基督徒王清营
·庆安公民关注团14人被抓捕
·律师质疑庆安案官方调查报道
·赞贾灵敏化十多万元为他人维权
·官媒:一人被击毙全家得政府高福利?
·官媒继续质疑庆安枪击事件
·众律师到建三江继续抗争
·张学忠律师:庆安枪击事件启示录
·五律师在哈尔滨铁路公安处拉横幅抗议
·徐纯和到京上访被几个警察殴打击毙
·聂、徐、周三案家属起诉央视
·庆安枪击的八个反思
·谢阳律师在南宁被殴重伤
·上海访民80%今年将解决问题?
·美国会轻易接受一个访民避难?
·屈振红律师获释
·杨金柱律师被律协立案调查
·检察院对浦志强律师起诉书
·王岐山为何推迟访美?
·赞广州青年、女士、娃娃声援律师
·律师被殴习近平公正在哪里?
·习近平紧急团结三类年青人的启示
·柴宝文被拘哥哥第一时间请律师
·没有青年人就没有光州与韩国今天
·七省市密集爆发群体事件
·天津数千出租车罢工集会
·莫少平律师见狱中浦志强
·上海两官员被查韩正真相再暴露
·上海两官员被查的思考
·数十律师参与长达14年“乐平冤案”
·最高法院文件:信访案登记后驳回(一)
·习近平:信访案法院立案后驳回
·刘正清律师为刘远东案辩护
·政府和法院将访民关在大门外
·律师争阅卷权在江西高院抗争进入15天
·六月的香港将很热闹
·律师与二千军转干部并肩战斗
·李自刚律师评砍死西安拆迁官
·李威达律师为遭酷刑访民呼吁
·12律师:截访引起庆安枪击案的报告
·赞陈华英父亲为女儿请律师王宇
·妻子为王清营请律师李贵生辩护
·教授作家已请5律师为入狱作准备
·张雪忠律师为上海艺术家戴建永呼吁
·赞庆案公民围观募捐的进步
·肖国珍律师长文赞高瑜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5月29日声明
·燕薪律师第一时间为入监吴淦服务
·习近平仍未对三千进京访民让步
·上海法院拒收案说明什么?
·给徐纯合一个公正的评价
·香港游行平反六四释放律师、高瑜、刘晓波
·法官并非心向党
·取消信访建法院三审制是真正法治
·外行领导司法改革可能失败
·兰志学等律师支持诉江
·法官并非心向党
·上海律师赴庆安护法集结令
·河南律师赴庆安护法集结令
·上海官商赌王案发官场丑闻大曝光
·赞为吴淦组成20人律师团募集资金
·上海人士约法三章低调庆维权成功
·六四前蒋美丽赴美护照被拒
·我与胡佳通话他在成都被旅游
·十多年警察经历马连顺律师被拘留15天
·郭莲辉律师:江泽民逃脱不了历史的惩罚
·张赞宁律师支持诉江以办政治、人权案为荣
·六四谢各方关注婉拒资金援助
·30律师致信人大律师站在中国政治前列
·六四逛上海龙华寺买粽子
·13.5万港人参加纪念六四26周年维园晚会
·台湾数百学生悼六四
·香港纪念“六四”遍地开花
·段万金律师见徐纯合母家属愿意打官司
·法官大批辞职是人心向背
·我和乔忠令参加当年华师大静坐
·我与660律师抗议警方抓捕多名律师
·蔡英文是优秀国际训练有素律师
·我与上海25位律师并肩战斗
·决定香港命运的决战在下周
·刘书庆律师为死刑犯张小玉辩护成功
·李方平、王宇律师看守所见吴淦
·众律师努力死刑访张小玉被释放
·经735位律师营救庆安7律师获释
·众律师:取消公安局拘留决定权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九律师向公安部申请公开徐纯合完整录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隋牧青律师拼命三郎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隋牧青:维权路上的拼命三郎/笑蜀
    (博讯2015年07月30日发表)
   
    最近对人权律师的大规模打压,广州的隋牧青律师是重要目标。第一波就被带走,从此人间蒸发,据说是“指定监视居住”,而且罪名大得吓人,居然涉嫌“煽颠”。
   
    我跟隋牧青律师交往多年。据我对他的了解,他固然很性情,但同时更是专业的法律人,法律理性渗透到骨子里。对所谓“煽颠”之说,我压根就不屑,我想隋牧青律师也不屑。他所作所为,无非基于对法治的信仰,对当事人的责任,并无逾越法律之处。
   
    听说隋牧青律师的人,估计大多因为郭飞雄案。郭飞雄是中国维权运动的领军人物,不仅多次身陷囹圄,而且受尽酷刑折磨,但他有着钢铁般的意志,始终不屈不挠,每次出狱,都是他投身维权运动的新的起点。2013年初,作为南周事件街头政治集会发起人的郭飞雄,知道自己身处险境,特意委托隋牧青为他辩护。
   
    不得不佩服郭飞雄的眼力,隋牧青对得起他的信任。在他被捕之后,隋牧青完全不计安危,倾尽全力为他鼓与呼。本来郭所涉罪名只是所谓扰序,无关国家安全或国家机密,依法应予律师会见。但在长达数月的时间里,隋牧青的会见要求都被一概拒绝。郭的法定权利几无任何保障,考虑到他屡受酷刑的历史,其处境更令人担忧。我知道那段时间隋牧青怎样的愤怒,怎样的忧心如焚。在穷尽法律之途后,隋牧青不得不诉诸舆论和诉诸法律人共同体,引来舆论和法律共同体铺天盖地的谴责,让老大哥极其被动。我想,这或许是隋牧青跟老大哥结怨的开始?即他被敏感的开始?
   
    客观地说,在维权界,隋牧青并非资深。尽管1993年就开始做律师,甚至曾全程参与八九学潮,为此付出高昂代价:被通缉,逃亡数月,继而被羁押三月。但执业后他的确一度埋头业务,很少过问公共领域。直到2011年郭飞雄获释,与他在广州相识。郭飞雄强大的人格魅力感染了他,唤醒了他青年时代的理想和激情。
   
    2012年4月,他参与由郭飞雄组建的广州举牌五君子辩护律师团,此后短短一年多时间里,他随同郭飞雄的步伐,在维权运动中打了不少硬仗。2012年7月,他与郭飞雄、郭春平、朱日坤等一道前往江西新余,声援因独立参选而遭迫害乃至虐打的刘萍、魏忠平、李思华,夜间遭当地大批警察针对性查房、骚扰。这是他跟郭飞雄的第一次实质性合作。同年10月、11月,他为维权人士陈启棠提供法律援助,11月,为因受暴力伤害而瘫痪的揭阳女子吴木琴提供法律援助,同时代理广东南海三山农民人大代表郭伙佳诉南海区政府非法征地案二审。12月,与王全平律师共同为维权人士黄文勋提供法律援助。从这份密集的日程表,不难想见维权路上的隋牧青何等辛劳,更不难想见他何等投入。
   
    隋牧青开始崭露头角,同时也开始被老大哥关注。2013年1月1日,他遭遇第一次喝茶。但他没有被吓住,反而在网上公开了喝茶记录。随后就是著名的南周新年献词事件,他到现场为南海三山农民声援南周提供法律帮助;直到郭飞雄被捕前,他一直保持着每月至少接手两个维权案的高记录。而且每个案子都全力以赴。最成功的是成都曾蓉案。旅居广州的成都人曾蓉因发文质疑四川彭州石化项目,而遭成都警方跨省追捕。隋牧青接受曾蓉委托,与成都警方交涉并随时网上公布相关信息,最终迫使成都警方放弃了抓捕计划。
   
    正是因为他的出色表现,他得到了维权界尤其郭飞雄的充分认可。郭飞雄被捕前不仅委托他辩护,而且把后续律师团队的整个组织工作,都全权委托给他一人。事实证明他不负厚望。
   
    一个原来埋头业务的隋牧青,就这样一头扎进维权运动,再也出不来了,他心无旁骛,一切都为维权让路。而维权不仅没有高额代理费,甚至往往需要贴本。时间一长,经济上的困窘不言而喻。政治上代价更大,被限制出境,年审被刁难,都是家常便饭。电话中跟我谈天,他也会谈到他的很多困难,很多苦衷,这些往往难为人道。他也是血肉之躯,也常常喊累,也想停一停,至少,多跟家人亲近。他觉得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欠家人太多,他一直非常内疚,非常挣扎。但叹息归叹息,转过身,他又接了一桩新的维权案。他不会拒绝,不忍拒绝,他见不得不公平,见不得弱者的眼泪。他的悲悯推着他往前走,让他身不由己,停不下来。最终,被逼到了墙角。
   
    用义薄云天来形容隋牧青,一点也不夸张。作为当年的中国政法大学毕业生,作为八九一代人,他懂政治,他有他的价值追求。但他并不喜欢高蹈凌虚的政治,而更强调从专业入手,从一个一个案子入手,来具体地推动中国的进步,捍卫社会的公平正义。他要的只是公平正义,要的只是维护人的基本权利和法定的公民权利。他对权力没有半点兴趣。所以,跟我的很多受迫害的朋友一样,归根结底,他无非一个执着的人道主义者。把他的人道主义、把他的执着视为冒犯,视为威胁,甚至上升到涉嫌“煽颠”的高度,只能反映权力对权利的仇恨,权力对人道主义的仇恨。这只能更印证体制的荒诞,印证改变中国之刻不容缓。
   
    跟这波所有因良知而遭受打压的律师一样,隋牧青律师的遭际,也为国内外舆论广泛关注。多少朋友为他忧心如焚,一如他当初为郭飞雄忧心如焚;多少朋友冒着风险为他呐喊和奔波,一如他当初为郭飞雄呐喊和奔波。爱人者,人恒爱之。充满爱和公义的隋牧青,一旦受难,有那么多爱和公义来护佑他,真是善有善报。我想隋牧青对这也有足够自信,所以前几天从被监禁地传给家人的信,行文非常从容坦然,再没有私下通话时的那种焦虑、那种不确定感。专政体制的本性,就是跟爱和公义为敌,就是要迫害爱和公义的践行者,否则就不叫专政了。既然这是命,是给定的时代条件,那也没法回避,只有面对。这点,智慧如隋牧青者,我想现在已经想透了、看开了吧。
   
    对这种人,迫害有什么用呢?无非更凸显迫害者的愚妄罢了。
   
    ——原载《亚洲周刊》第29卷第30期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5/07/201507301208.shtml)
   
   
   
   
   
(2015/07/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