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郑恩宠
·上海对越参战老兵市政府前请愿遭暴力清场
·张林两女儿公开信更多孩子需营救
·王宇律师探望当事人遭警方阻扰
·中国女儿要见爸爸美国会举行听证会
·曼德拉首先是律师后是总统
·曼德拉开了南非第一个黑人律师行
·上海131市民纪念《世界人权宣言》上层次!
·杨金柱等律师遭围攻!
·杨金柱律师遭围攻!
·央视播报曼德拉是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等团体要求中国当局释放刘晓波停止软禁刘霞
·十三亿微博挑战中共官媒话语权
·高智晟律师女儿在美长大了
·江天勇等四律师战斗在我原下乡之地
·杨建利当面请求希拉里关注刘霞
·上海市民上街宣传《世界人权宣言》维权上档次!
·奥巴马等国际政要将出席曼德拉葬礼
·上海黄峰平被免职
·斯伟江律师为刘萍辩护赞曼德拉
·曼德拉是基督徒加律师
·许志勇的起诉意见书
·我绝不出卖许志勇!
·官方高度防范80后的领袖人物
·独立中文笔会纪念国际人权日声明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上海张雪忠教授被解聘
·4律师要求31省市公开环保收支
·237名上海市民的抗议!
·30位女律师中国女曼德拉们在行动
·学习美国法律人治国经验
·张雪忠上海的方励之和高智晟
·上海市民维权高尚的举动
·官员咬伤律师
·15律师在南乐绝食抗争!
·15律师绝食中国曼德拉、甘地在你身边!
·李珺上海出色女律师
·向战斗在南乐的20律师致敬!
·南乐教案,15律师被群殴!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毛泽东与市场体系水火不容/鲍彤
·上海李化平狱中不卖他人,张雪忠律师会见
·俄教材:苏共导致3000万人死亡
·参加断绝金家王朝关系署名
·上海302名失地老农就医疗养老问题到政府讨说法
·中国人权律师团130律师声明!
·曼德拉国葬孙文广家被封门
·在美女律师为许志永呼吁!
·上海陈建芳被禁出境委刘士辉律师诉讼
·200多甘肃老知青到省府请愿!
·驳“饿死三千万是谣言”/杨继绳
·人民币“内贬外升”之困
·刘士辉律师为上海陈建芳交诉状
·就南乐教案致国家宗教局与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祝上海市民维权的进步加快!
·韩正面对访民们“推翻独裁专制”口号?
·刘晓原、李方平律师为张林作无罪辩护!
·一介绍曼德拉是基督徒的好博文/刘进成
·云南大学上千学生参加抗议!
·谢炳光9律师上书人大接受外媒采访
·李方平律师为张林辩护词
·维权律师满负荷工作 请好律师更难
·张林在法庭最后陈述
·湖南三千师生抗议特警非法!
·四十多律师论废死刑接受外媒采访
·上海187市民呼关注女人权捍卫者
·毛泽东给百姓和接班人留下什么?
·新唐人电视台刊我新作(动态网头版)
·神与上海7名赴南乐基督徒同在!
·美国之音引述我的博文
·我与115名律师的抗议声明!
·上海警方与我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
·圣诞前上海教会派员到访我家受阻
·上海警方与我家会谈公告(2013年12月23日周一)
·圣诞节我为王炳章祷告!
·打律师、打基督徒平安夜不平安
·论牧师、律师引发台湾美丽岛事件?
·当地人上外网南乐案最大成功
·湖北上千教师罢教!
·桂林村民与数百与警察发生冲突!
·北京学者:中国非法监听甚于美国
·习近平承认世上有神也有人
·张科科律师在抚顺办案遭警方殴打抢劫
·我为何退出冤民大同盟?
·三百人网络影响力超中共政府与媒体
·毛泽东的民主骗局/鲍彤
·上海杨绍刚律师呼为宗教领袖平反!
·中共会放夏业良再度出境?
·湖南土地强征校长被株连九族
·我今年博客点击量超188万
·敢为藏人辩护的人权律师/唯色
·刘萍女儿主动退党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呼吁(2013年12月31日)
·唯色高度肯定中国律师出色工作
·100多律师敦促批准人权公约!
·广东律师为上海访民服务
·唯色、王力雄获“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
·香港元旦游行呼吁“真普选”!
·胡佳参加了“天下围城第一棒”!
·中国女律师许桂娟的声音
·中国律师为藏人维权案例(二)/唯色
·上海莘庄农民维权好辛苦(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转载来源:
    参与首发
    程星:习特勒倒行逆施打压维权律师激起民愤
   [日期:2015-07-27]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程星
   


   
   
    最近,中共当局锁定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和近年来坚守在公民维权运动第一线的大批维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展开了大规模的传唤与拘捕。央视、新华社、环球时报、人民网等官方媒体轮番轰炸与抹黑,于是,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就这样被泡制出来了。那些空泛的措辞和就范者的影音,大概只能暂时骗骗不明就里、平时把新闻联播当新闻看的人。但我还是想在此写下对这次事件的看法,尽管不明就里的人也可能照样看不到。
   
   
    作为法律界的从业人士,他们中规中矩行走在你定的法律之内,他们身体力行维护着你许下的尊严,正义在这个国度里一直苟延残喘,但它历来也会生生不息。谁在疲于奔命,谁又在前赴后继。刀把子可以拉出一时的行情,但它挥不出道义的光辉,更斩不断无形的求索。追求公平的力量,只会蔓延在差距的鸿沟里,你们只能借黑色的夜,掩饰心里的慌张和脸上的狰狞。愤怒却埋伏在阳光里,只等暴风雨的来临。
   
   
    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的精英,敢为弱势群体发声的勇士,他们既有法的理念和法的依据,在职业操守和公益怜悯的完美结合下,努力付出法的实践。他们既可单兵作战,又能抱团会战,他们没有文人相轻的劣根,也没有同行是冤家的竞争环境,面对强大的公权力,维权的路上同行的人才多多益善。他们秉持的是法的精神和人权的理念,他们的人数虽然不是很多,正因为人数不多,他们更会抱团取暖,同气连枝,他们同忧相救注定会为彼此辩护,他们被轰过、被打过、被拘过、甚至被判过,以致他们习惯了和恐惧同行。他们就是一群维法的“惯犯”,拘留所、法庭与监狱的大门,以辩护人、“罪犯”、亲人、等各种不同的身份进进出出已经成为他们的生活。他们承受了恐吓的负荷,也领教过酷刑的折磨,甚至赔上家人连坐,这些痛苦挣扎和身陷囹圄的经历以及应对的经验,正好成就了他们坚忍不拔的品质,具有了能接受一切后果的成熟准备,这次为了同仁他们必将义无反顾义辩忠奸。尽管历来维权的官司也很少羸过,也正因为如此,维权才变得更有意义。屡败屡战,不是更能唤醒更多心存侥幸冷眼旁观的待宰羔羊吗?
   
   
    可以负责地说,只要这个行业不被取缔,在司法不公的社会里,维权律师是打不完的,只会越打越多,他们学的是共产党的法律,引用的也是共产党的法条,从事的也是共产党许可的职业,只要这些都还存在,他们就会选择据法力争,拒绝做法庭的附庸,拒绝做执政党“依法治国”的陪衬。只要法官敢于偏私地执法,他们就会当庭喝止,要求你们也须作法自缚。只要公权力在他们的眼皮下跨过自设的红线,蛮横地挡住他们践行的路,他们就会底气十去冲撞,一丝不苟的死磕,哪怕是螳臂挡车。公共权力越是粗暴干涉司法公正,越是阻挠他们执业行权,就等于不停地往他们法眼里头掺沙子,无论是出于人的本能,还是职业的反应,他们都会反击自卫。他们是一群较真的刁民,也是一群舞着法律之剑的圣斗士。有领导人时常自诩依法施政,一再强调“依宪治国”,有向国际人权组织承诺的国际信用,他们就会举起这支令箭去“畅行”,尽管走得跌跌撞撞碰得头破血流,虽然这支令箭他们使用起来犹如鸡毛,但也举得庄重。
   
   
    他们有圈内人的力挺,圈外人的关注。不要忘记,他们背后都有很多结实的追随者,这些大多都是他们帮助过的受众,和对他们道德勇气的崇拜者,及互通有无合作无间、又患难与共彼此护助过的同仁好友。而不是一些潮流大V上面花里胡哨华而不实的粉丝,他们随时都会转化成有力的后援。正因为他们不能正常履行法律人的职责,不能维护委托人的权益,迫于无奈才“炒作”声援,来引起社会的关注,给故意刁难的法官施压,也向不公展现了他们的能量,让害怕民意的当局如芒刺在背,怀恨在心。但这也没有超出宪法赋予公民权利的范围。
   
   
    在这个体制内,再混得如鱼得水的达官贵人,也会有需要透气的时候,鲤鱼跳龙门也有跳到险滩的机会,不只是弱势群体才需要他们。当你们当中有人受到迫害的时候,只要你们委托他们,即便你们打压过他们,他们也一样不计前嫌,竭力保护你们应有的权利,忠实的为你们发声。不会等到宣判落下,在推出法庭的时候,才大呼上当。所以,不要轻易通过各种手段辗转注销他们的律师牌。越敢于死磕的律师,越会成为你们落马后的基本保障。
   
   
    也有一些世故的律师长年游走在既安全又好赚钱的业务上,但他们的职业使他们时常会面对各种性质的案子,虽然当中也拒绝过一些过于敏感的。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怕保守的执业人士,偶尔也会拿不同类型的案子练手,偶然的就会正义那么一两回,也难免和公权发生抵触,一旦遭到暗里的掣肘和明里的打压也会据理力争,短兵相接。当局想当然的就会武断的把这些律师置于对手或敌人的位置,他们索性顺着你们宣传的方向放开脚步,在你们想要的方向上逆行,切身体会权力傲慢的嘴脸与镜头下和颜悦色的伪善之间的反差,你们不愿意当弱势群体的救星,又把这些维过权的律师当扫把星统统赶下水,也就很容易让他们走上“不归路”,也人为的扩编了维权的队伍,“培养”了维权的领头羊。
   
   
    电视游街,未审先判的做法,对一般人来说,首先是人格上的侮辱,然后才是法律程序。但对律师们来说,更是对法的亵渎和对法律人的蔑视。他们必会一个个站出来护法,为荣誉而战。虽然他们已经欣然接受当局通过央视,人民日报等媒体刻意的丑化与冠以污名,也更加说明他们早就不屑与当局追棒的各种模范为伍,也使得他们对这个制度意兴阑珊。
   
   
    维权律师们行走在体制内外,活在当下,活在弱势群体的苦难中,一起体会这个社会阴暗面里的冷酷,及时为他们争取被吞噬的权益。从法律的角度用法律的语言来针砭时弊。他们是这个社会大森林能最低健康成长的啄木鸟,在民主与专制之间企图用法治调和的正能量。消除当局从来言行背离的陋习,立起执政党应有的承担和信用,还这个社会一点希望,也减缓社会矛盾对体制的直接冲击带来的社会动荡,敦促他们要想一党专政就必须自我改良没有退路。如果当局哪怕还有那么一点小聪明,最少都会虚应故事的善待这些维权律师,不然更多走上街头维权的人群就在暴力维稳下定会四处开花,这样只会让当局日愈被动,每当维稳的力度越大,累积的民愤就越多,维稳的成本越高,那无疑就是在火山口上撒钱,就像熏起动荡要来时的狼烟,这不就是在烧钱买井喷吗?
   
   
    这几年,当局平常时不时的露着膀子关一两个维权律师,吃相还算“斯文”,这次大规模的对维权律师及维权人士展开的一连续行动,无疑是向世界脱去了“法治”的伪装,露出
(2015/07/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